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231章 谁先上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听到这句话,无天同学顿时就软了,心有不甘的退回去,不过在退回之前,这厮还是狠狠的『摸』了一把,并且还轻轻带捏。.
  
      司徒妖精娇嗔:“姐姐的肉滑吗?”
  
      叶无天苦笑,内心却又不住的骂起这个温泉的老板,为个么这些水会是深绿『色』?而不是清彻透明的白『色』?该死,这样的老板根本不懂做生意。
  
      “怎么不看姐姐这姐?怕姐姐吃了你?”司徒妖精显然并没打算放过无天同学的意思。
  
      叶无天硬着头皮转过脑袋,一脸郁闷地看着对方:“算我怕了,还不行吗?”
  
      司徒妖精咯咯娇笑起来,这一笑,顿时让池子里的水也开始涌起一道道波浪,让叶无天忍不住的想歪,这是因为她笑得太厉害,胸前的两团东西产生晃动而造成水波浪?
  
      虽然已经是近距离,可还是不能看清那庐山真面目,这让无天同学很沮丧,很抓狂。
  
      “你不肯对姐姐负责吗?我可是已经作好准备了。”
  
      “可我没作好准备。”叶无天如同被霜的了的茄子般无精打采。
  
      发现自己每一次都被这妖精给吃得死死的,都斗不过她,就好比孙悟空永远也翻不出如来佛主的手掌心。
  
      “那姐姐做第二夫人好不好?第一的位置就留给程可欣了,人家做第二还不行吗?”
  
      叶无天哭笑不得,难怪有人说女人天生就是影帝,靠!演得真他妈像,演得入木三分,十足一个受尽委屈的小媳『妇』般,这都他妈什么跟什么?无语。
  
      “你真要确定继续勾.引我?”叶无天冷冷问道。
  
      “你是不是动真怒?真想吃我?那来吧,姐姐在这呢,绝对不可能是你的对手。”说完,司徒妖精还故意闭上眼睛。
  
      叶无天是鄙视自己的,都现在了,还考虑那么多,第一夫人,第二夫人又怎样?有什么所谓吗?这个时候相信只要是男人,都只会用下半身去考虑。
  
      不过,低头看着下半身,虽然看不到那已在水中之物,却能感受到它似乎并没什么怒意。
  
      出乎意料的是,连它也冷静下来。
  
      叶无天意识到不能再呆下去,必须得离开这里,否则真保不准会发生什么事,他的自控能力是有限的。
  
      “你什么时候离开?”叶无天问道。
  
      司徒妖精向着叶无天###瞟了一眼:“你要走?”
  
      “洗好还不走?”
  
      “可是姐姐还没洗好呢。”司徒妖精嘟###小嘴。“要不你再陪陪姐姐好不好?”
  
      叶无天一口拒绝:“不好意思。”
  
      小嘴嘟得更高的司徒妖精极为不满:“绝情。”
  
      “能回避一下吗?”叶无天佯装听不到。
  
      司徒妖精道:“你要走就走吧,没人拦你。”
  
      “问题是,你不走,我怎么起来?”
  
      “哦,我想起来了,你好像没穿衣服是吗?”恍然大悟的司徒妖精说道。
  
      抓狂的叶无天想打人,想将这妖精按在地上狠狠的抽她屁股,用‘小无天’去抽,麻痹的,看她还敢不敢得瑟。
  
      “好弟弟,难道你忘了吗?姐姐也没穿。”
  
      这下,叶无天傻眼了,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妈的,这下怎么收场?两人都没穿,这种情况之下,谁也不会同意先行离开。
  
      “要不你先离开?”叶无天提议。
  
      司徒妖精狠狠瞪了叶无天一个白眼:“有你这么做男人的吗?”
  
      “嘿嘿。”叶无天尴尬的挠挠头:“你可以将我当成一个不正常的男人。”
  
      司徒薇被叶无天的无耻打败,“可我是正常的女人。”
  
      “你正常吗?一个正常的女人会这样闯进来?”
  
      司徒薇被这话给弄得脸红耳赤,一脸怒意!“你希望我先离开?”
  
      “嗯,这样最好。”
  
      “你舍得?”
  
      叶无天答道:“我说过,我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小『色』狼,我不会如你所愿的。”
  
      “那怎办?我们之间总得要有一个人先离开吧?”叶无天颇为头痛道。
  
      “男士优先。”
  
      叶无天摇摇头:“女士优先。”
  
      “那就呆着吧,反正我也没泡够。”司徒薇一点也不急。
  
      “总得想个办法吧?”
  
      司徒薇想了想,“要不这样,我们凭实力说话?猜拳吧。”
  
      叶无天心一动,猜拳,这倒是不错的选择,起码还有赢的机会。
  
      “输的那一方先离开。”司徒薇说道。
  
      “万一你输了不认账怎办?”叶无天担心这个问题。
  
      “你放心,我虽是个女人,但也绝对守信用,如果我不守信用,就做你二姨太。”司徒薇红着小脸说道。
  
      叶无天再次动心,不得不说,这个提议真不错,恐怕每个男人都会想有这么一个妩媚漂亮的二姨太吧?
  
      “不敢吗?连这点胆量都没有?”
  
      叶无天老脸一红,硬着头皮道:“有什么不感的?赌就赌,输的未必是我。”
  
      司徒妖精咯咯娇笑道:“赢的一定会是我。”
  
      “三回两胜。”叶无天说道。
  
      “没问题。”
  
      “开始。”
  
      随叶无天一的一声令下,二人都将藏在身后的手伸出来,叶无天出剪,而司徒薇则是网。
  
      “哈哈,不好意思,小赢你一局。”叶无天开始得意起来,有一局在手,让他心定不少。
  
      司徒薇说道:“还有两局,先别高兴太早。”
  
      叶无天收起笑容,重新将手缩回来,然后二人再次进行第二局,这一局叶无天出网,而司徒薇却是出剪。
  
      这下,无天同学傻眼了,暗骂自己是猪,为什么不出锤?自己明明就想出锤的,怎么最后鬼使神差的出了网?
  
      司徒薇晃动着她那条如雪藕般的玉臂,“知道什么叫报应吗?”
  
      叶无天老脸一红,“还有一次呢,先别得意。”
  
      “这回我还是出剪。”司徒薇晃动着她那两根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的纤纤玉指。
  
      叶无天眉头一皱,对方越是这样,越是让他紧张起来,这妖精会那么好说话?肯事先告诉他?
  
      不正常!
  
      “好弟弟,可要记住了哦,姐姐这回还出剪。”
  
      无天同学不屑,压根就不相信。
  
      一声令下,二人同一时间伸出一手,可当结果出来后,无天同学傻眼了,因为对方真的出剪,而他却不相信,所以出了网。
  
      叶无天感到头皮有些发麻,这不可能,第一时间就想反悔。
  
      司徒薇十分同情地看着叶无天,“啧啧,为什么你就不相信姐姐的话?明明就已经告诉过你,偏不信,其实姐姐是想输给你,同时也想让你大饱眼福,唉!不听教的孩子。”
  
      叶无天脸如土『色』,即使不用照镜子,他也知自己的脸『色』这会有多难看。
  
      “好弟弟,其实姐姐真想让你看看,现在看来,你是没眼福喽!”司徒妖精再次重提旧事来剌激叶无天。
  
      叶无天想拿头撞墙,接二连三被耍,让他很抓狂,现在怎么办?真要他先走?赤.『裸』着身体先走?靠!
  
      “还愣着干什么?该不会是后悔了吧?”
  
      “能不能换个条件?”叶无天硬着头皮问。
  
      “你说呢?”
  
      “非要这样?”
  
      “当然,能看到你出丑,姐姐我很高兴。”司徒薇大言不惭道。
  
      “你以为我不敢?”叶无天一咬牙,忽然从水中站起来,当然,双手则是捂着关键位置。”
  
      用无天的同学的话说,既然不能逃避,为何不能大方点?有道是君子蛋当当,怕个鸟?
  
      司徒薇有些被吓着,可很快就娇笑起来,被叶无天的怪异给逗笑。
  
      忍着抓狂的###快速将挂在墙上的浴巾围在身上。
  
      “本钱不小哦,中用吗?改天让姐姐试试好不好?”司徒薇瞟了叶无天两腿间一眼。
  
      叶无天狂汗,疯狂的女人啊!她还能再大胆一些吗?
  
      “你可以试试。”叶无天回了句。
  
      此时,只见司徒薇由水中站起,扭着小蛮腰走出池子。
  
      她这一站起,叶无天再度傻眼,因为他看到司徒妖精的身上还穿着一套比基尼。
  
      这是怎么回事?刚才她明明就已经脱掉了,怎么身上还有一套?
  
      目光朝池边望去,发现那套比基尼此时正静静躺在那。
  
      “你……你怎么还穿着?”叶无天手指着问道,因为吃惊,这货甚至连说话都有些结巴。
  
      司徒妖精风情万种的来到叶无天面前,“为什么不穿?不穿岂不让你看光?”
  
      “可你刚才明明就脱了。”
  
      司徒妖精娇笑:“有谁规定不能穿两套?”
  
      “你骗我?”想到自己刚才被骗,叶无天就想打人。
  
      “我可没骗你,你也看到了,我是脱了,当着你的面脱的,这没错吧?所以,别说姐姐骗你。”
  
      叶无天被呛得说不出来话来,偏又拿这妖精一点办法都没有。
  
      “以后别跟姐姐猜拳了,姐姐的智商很高哦,高得吓人。”
  
      “妖精。”叶无天突然一把拉住司徒薇,将她狠狠往墙上推去。
  
      毫无准备的司徒薇吓一跳,待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整个人已经被推得背贴着墙。
  
      叶无天喘着粗.气,嘴巴伸到大概离司徒薇面前约只有一寸左右的隔离后停下。
  
      司徒薇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乱』,如此近距离,她甚至都能感受到叶无天呼吸。
  
      这个时候,她没敢调戏叶无天,知道叶无天已经被她调.戏得到了极限,再下去,就真怕要出事。
  
      “你想吻我吗?”定了定神,司徒薇问道。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