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235章 昨晚跟我在一起

    欧阳山庄的失火牵动着很多人的神经,也让原本平静的东城再度热闹起来,欧阳家可不是什么普通家族,而是一个有着几百年历史的老牌家族,如今家主在自己地头上失踪?单凭这点,就足于成为全世界人的笑柄。、.
   
    警察,甚至还有一些特殊部门都在第一时间运作起来,希望能尽快找到欧阳老爷子。
   
    欧阳家除了在商场上有很大的成就,在政坛上同样有股不弱的势力。
   
    发生这事,东城政府方面受到极大的压力,欧阳家不断给政府施压,要求政府尽快破案。
   
    为了这事,王林一整天都是茶饭不思,除了要面对欧阳家的压力之外,还得面对上层的压力,电话是一个接一个,而且每个的级别都比他高,如今听到电话响,他就头皮发麻,再这样下去,他很快就会得电话恐惧症。
   
    “老徐,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三天内务必要破案。”王林对坐在面前的徐远华说道。
   
    徐远华苦笑,三天?他真没信心能在三天内破案,能自由进出欧阳家的人,肯定是高手中的高手,这样的人会好对付吗?
   
    而且,徐远华自己内心还有猜测,这事会不会跟欧阳家内部有关系?
   
    像那种大家族,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发生的,眼中只有利益,其它什么都不重要。
   
    不过,他也是怀疑,并没有真凭实据。
   
    “王书记,不是我泄气,三天时间恐怕不够。”徐远华说道,希望能多争取点时间。
   
    王林一脸严肃道:“我知时间有些紧迫,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外界可都是等着看我们的笑话。”
   
    徐远华倒是理解,如今无论是政府还是警方,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二人说话间,王林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一看,顿时脸色大变。
   
    “王书记,我先去忙。”徐远华离开,这场合并不适合他。
   
    王林没理会徐远华,接通电话的他一边小心应付着,一边却又不住地抹额头上的汗水。
   
    电话讲到最后,王林都不知自己是怎么挂断电话的,脑袋空白一片的他整个人瘫软在工作椅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个时候他甚至想到了退休。
   
    杭省一号打电话来明确告诉他,欧阳家的案子必须尽快破,电话里的那位虽然并没直接恐吓王林,但王林知道,这事倘若办不好,不能交一个漂亮的答卷,恐怕他的仕途就会到此为止,更甚至恐连现在这个位置都不保。
   
    抹了抹汗后,王林用他那仍旧颤抖的手拿过支烟点燃,狠狠抽了几口,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自从政到现在,他都没有尝试过有现在这种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随着自己年纪越大,官位越高,他发现自己胆子倒越来越小。
   
    据说欧阳安南的失踪惊动了中央某位高官,吩咐让人盯着此事,换句话说,他在关注着这事。
   
    正如叶无天自己所猜测那样,欧阳安南的失踪让他也惹上麻烦,此时,他被带到警局最新章节铁血枭魂。
   
    警察将他带来,原因只有一位,欧阳安南出事前一晚,他去过欧阳家,而且还有段时间自己独自一人见过欧阳安南,换句话说,他叶无天有很大的嫌疑。
   
    此时此刻,叶无天有种想骂娘的###,麻痹的,他医欧阳安南,完全是看在欧阳幸月的份上,这事他一分钱都没收,现在倒好,钱没赚倒,反惹得一身骚,这都他妈什么跟什么?
   
    “你最好能找到对你有利的证人,否则恐怕你会很麻烦。”常肖媚说道,这事她不相信叶无天干的,这家伙只会医术,根本不会武功,凭他自己根本没能力自由进出欧阳山庄。
   
    叶无天苦笑:“小宝贝,我已经说了很多遍,这事跟我没任何关系。”
   
    “我相信没用,很多事情并不是我所能决定。”常肖媚说道。
   
    “可我昨晚真没什么证人,就是自己一人呆在家里。”叶无天发现连老天都要跟他过不去,昨晚程可欣回家去了。
   
    常肖媚还想再说什么,可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却突然被推开,只见进来两个中年男人。
   
    进来的两人都是一脸严肃,不过其中一个却是叶无天认识。
   
    “常队长,从现在起来,他归我们管,这是文件。”一个中年男人将文件递了过去。
   
    常肖媚接过文件认真看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抬头看着叶无天,透着一股担心,这事怎么摊上国安?
   
    那两位中年男人就在常肖媚的位子上坐下,四道目光同时盯着叶无天。
   
    “老弟,我们又见面了。”
   
    叶无天苦笑:“郑主任,这是唱哪一出啊?”
   
    郑忠仁说道:“叶老弟,情况对你不妙,希望你能有个心理准备。”
   
    “这事跟我没任何关系,你们应该知道。”叶无天说道。
   
    “很多事情你说了不算。”
   
    叶无天愕然,这话怎么跟常肖媚说的一样?那女人也是这样说的。
   
    “你想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就得找出证据。”郑忠仁说道。
   
    叶无天反问:“这不是你们的强项吗?为什么要我来找?不管我有没有罪,这工作都不应该由我来做吧?”
   
    “我们会找,但如果你也一起找,可以让你更快恢复自由,这样不好么?”
   
    “可我昨晚真没什么证人,就一个人在家,楼下那些保安不知算不算证人?还有那些视频,应该足于证明我昨晚没离开过。”叶无天说道。
   
    “那些东西我们早就查过,算得上证据,还不够齐全。”
   
    “那我没办法了,你们爱咋就咋吧。”叶无天双手一摊,表示自己没办法。
   
    郑忠仁笑道:“如果你没证据,你恐怕就要多呆一阵子。”
   
    叶无天大惊:“要呆多久?”
   
    “直到我们能证明你是清白的为止。”郑忠仁淡淡道。
   
    这话让叶无天想骂人,甚至想打人,麻痹的,那要等到什么时候?万一一年未找到证据,他岂不要被关上一年?
   
    “情况对你非常不利,欧阳安南失踪前,只有你见过他,所以,你的嫌疑最大。”
   
    “呸!昨天我还见过许多女人呢,那是不是意味着她们将来所生的小孩都是我的?”
   
    郑忠仁不以为意地笑道:“你先别###,我们会尽快找到证据。”
   
    “既然没有证据,你们为什么要抓我?最多也只能怀疑我。”
   
    郑忠仁说道:“我们也没办法,这都是上面压下来的,欧阳安南的影响力太大。”
   
    叶无天忽然哑口无言,好端端的怎会发生火灾?难道是欧阳家的内鬼干的?联想到上次查出欧阳安南被人下毒的,叶无天是越来越确定,极有可能是欧阳家内鬼所为。
   
    无天同学算是发现了,人一旦倒霉起来喝凉水都会塞牙缝,真他妈无语。
   
    “将当时的事情经过都说一遍。”郑忠仁旁边那位一直没开口说话的中年男人说道,语气不带一丝情感。
   
    叶无天看向对方,然后问郑忠仁:“他是谁?”
   
    “你没必要知道。”对方冷冷道。
   
    郑忠仁微微一笑:“还是说说当时的情况吧。”
   
    叶无天知道,又是一个级别比郑忠仁高的家伙。
   
    无奈之下,叶无天将当时的情况简单陈述一遍,虽然他已经说过。
   
    “没了?”对方眉头紧皱,看样子十分不满意叶无天的讲述。
   
    对方的嚣张让叶无天极为反感,用他的话说,你他妈装什么逼?不管是联盟政府那一世,还是现在这一世,叶无天都极为讨厌这种嚣张的混蛋,把自己当成那么一回事。
   
    “我可以胡说八道,添油加醋吗?”叶无天反问。
   
    对方的眉头更皱,“叶无天,希望你能合作一点。”
   
    叶无天毫不退让的看着对方:“可以跟郑主任合作,但不想跟你合作。”
   
    对方脸色一沉,估计没想到事到如今,叶无天还敢如此嚣张。
   
    “哈哈,老弟,你还是认真说说吧,我们也想帮你。”郑忠仁适时开口笑道。
   
    叶无天说道:“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事实上我去欧阳家并没呆多久,这事你们可以查出来。”
   
    对方冷哼一声,“叶无天,别忘了,你现在根本没得选择。”
   
    此时,外面有人敲门,只见常肖媚推开门走了进来,而她身后则是跟着一个女人。
   
    司徒薇怎么来了?
   
    “两位,她说可以替叶无天作证。”常肖媚看几郑忠仁二人。
   
    常肖媚的话让叶无天也大惊,难以置信的看着司徒薇。
   
    叶无天看向司徒薇时,司徒薇也正好看过来,发现叶无天看她时,这妖精还故意朝叶无天眨眼,流露出一丝###不堪的模样。
   
    这妖精!
   
    她这样做不更让人误会吗?不知内情的人都会认为他跟她有一腿。
   
    郑忠仁与那位中年男人都同时看向司徒薇,都知道司徒薇是什么人,不过却对司徒薇此举深感不解。
   
    “两位,我能证明叶无天跟欧阳家的事情没任何关系。”司徒薇樱唇轻启。
   
    “什么证明?”
   
    司徒薇淡淡一笑,倾城绝色的俏脸上也迅速染上一朵朵红云。“不知我算不算证明?”
   
    郑忠仁二人没说话,仍旧看着司徒薇,静待着她下面的话。
   
    司徒薇看了叶无天一眼,“昨天晚上,他一直跟我在一起。”
   
    此话一出,不但郑忠仁几人大惊,就连叶无天也是差点连下巴都掉下来,这女人疯了吗?难道她不知这话会给她带来多大的影响?
   
    “你确定?”郑忠仁问道。
   
    司徒薇点头:“非常确定,不过,至于我们在一起是干了些什么,这点恐怕就没办法告诉你们,不过想必你们也能猜测到,孤男寡女的呆在一起,能干什么?
   
    叶无天更惊了,这妖精,拿她自己的名节开玩笑?这可是自毁名节,这样做值得吗?
   
    吃惊过后,常肖媚用一种很怪异的目光看着叶无天,她的神情很复杂,像是有好奇,还有愤怒。
   
    无天同学被盯得浑身不自在,知道今天过后,恐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二位,不知这样的证据够不够?”司徒薇问道。
   
    郑忠仁想了想,说道:“司徒###,我们查过昨晚的视频,并没发现你曾出现在天心小区。”
   
    司徒薇不屑道:“你以为单凭那几个监控就能难倒我?如果这样,你们也太小看我司徒家吧?”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