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239章 危险气息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妙手狂医
  
      第 240 章  危险气息
  
      “你要收我十万?”王帆思满是不敢相信。┠& &&★ &
  
      叶无天不以为意道:“从现在开始,没钱的事情我绝对不干。”顿了顿,无天同学接着道:“欧阳家的事情你也看到,老子一分钱没赚到,到头来还惹得到一身『骚』。
  
      “你要收钱,我能理解,可你也不能太狠吧?”
  
      “狠?”叶无天一笑:“什么叫神医?”
  
      “你……我不管,这两天内你必须去看看,否则我把你写臭。”
  
      叶无天狂汗,“这算是威胁吗?”
  
      王帆思小脸一红:“你可以这样认为。”
  
      “十万,最多打八折。”
  
      “放心,会给你一百八十的,不会让你白跑一趟。”
  
      叶无天无语,这年头女人都这么强悍么?
  
      王帆思不给叶无天说话的机会,直接转身离开。
  
      程可欣一脸担扰地看着叶无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这坏蛋的弱点不多,只有那么一点,可偏偏就这点却是致命的,他对漂亮女人狠心不起来。
  
      这样下去可不知怎办才好?
  
      知道可以在商业心拿到那么大一块地后,程可欣也是高兴得不行,一脸兴奋,倘若真可以用低价在那地方拿下这么大一块地,可以帮公司省不少钱。
  
      “这事你去跟『政府』交涉。”叶无天说道。
  
      程可欣点头:“放心吧,我会跟进。”
  
      叶无天一直在公司呆到午,陪程可欣吃完饭后便离开,准备去宁家一趟。
  
      刚走到公司楼下,却意外看到宁思绮迎面而来,她的出现让无天同学很是吃惊。
  
      更让叶无天吃惊的是,这妞似乎哭过,双眼红红的。
  
      “有空吗?”宁思绮来到叶无天面前直接问。
  
      叶无天傻愣般点点头,脑仍消化不了宁思绮哭这一事。
  
      “跟我走。”宁思绮自己先行转身离去。
  
      无天同学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跟上去,宁思绮的哭让他太好奇,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能令到她哭。
  
      十几分钟后,宁思绮将车停在一个酒吧门口,下车的她直接朝酒吧走去。
  
      叶无天也跟着下车,不过更多的是以为自己看错,现在可是大白天,这妞难道想来买醉吗?
  
      带头满头雾水跟着进去,只见宁思绮一口气点了几瓶烈酒,此举让叶无天直摇头,敢情这女人真是来买醉的。
  
      受剌激了!
  
      由于是午,这间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酒巴并没什么人,只有那么几对估计是小情侣坐在角落里。
  
      看到眼前这酒吧,叶无天忽然发现,他自己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来这种地方,以前的那个叶无天基本上每晚都出入这种风月场所。
  
      “什么都别说,陪我喝酒。”宁思绮拧开其一瓶酒,分别替两人倒满一大杯。
  
      叶无天看着眼前那一大杯酒,不由苦笑了笑,这样喝法,能坚持多久?恐怕用不了一会,人就会醉倒。
  
      “想灌醉我,至少得让我知道原因吧?”叶无天问道。
  
      “你怎么那么八卦?”已经喝完一杯的宁思绮骂道。
  
      “不说我可不喝。”叶无天将拿起的酒杯重新放下。
  
      宁思绮没说话,自己倒满一杯后直接仰头将酒喝完,叶无天想阻止时已经来不及。
  
      喝完这杯酒后,泪水又再次从宁思绮的眸子里流出,看得出来,她十分委屈。
  
      叶无天很想安慰几句,却又不知该从何开口,这女人给他的印象一向都是很硬朗,根本不知眼泪为何物的主,怎么也没想到她今天竟然哭了。
  
      “我漂亮吗?”忽然,宁思绮一抹脸上的泪水。
  
      叶无天说道:“漂亮。”
  
      “娶我吧。”宁思绮一咬牙,对叶无天说道。
  
      目瞪口呆的无天同学是被这话给吓得不轻,令他几乎连坐都坐不稳,这女人的一番话给他带来的冲击实在太大。
  
      “你没事吧?”叶无天小心问道,看样子这女人受的剌激不轻。
  
      “回答我问题,同不同意娶我?”宁思绮紧盯着叶无天。
  
      遇上这种事情,叶无天却无念如何也开心不起来,这女人肯定是一时之气,此话不可信。
  
      “发生什么事?”
  
      宁思绮又是一大杯酒下去,让叶无天赞叹,这女人的酒量不错,连续三大杯酒下肚都还能不倒,不愧是军人出身。
  
      “爷爷不同意我结婚。”
  
      叶无天一怔:“为什么?不是说你男朋友挺不错的吗?”
  
      宁思绮苦涩地笑起来:“那是以前。”
  
      “说清楚点,怎么回事?”叶无天如同云里雾里,一知半解的。
  
      “你娶我好不好?”
  
      叶无天苦笑:“我倒是没什么问题,你呢?不会后悔?”
  
      “会。”宁思绮很是老实答道:“会又有什么用?”
  
      “你很爱你未婚夫?”
  
      “还行。”
  
      叶无天狂汗,这算什么回答?感情方面的事情还能这样回答?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我不太喜欢当替身。”如今叶无天彻底确定这女人根本就是气话。
  
      宁思绮又是一杯,不知不觉已经被她灌下四杯,这样下去很快就会醉。
  
      “我该怎么办?能不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叶无天问道:“你家人为什么不同意?不是已经订婚了吗?”
  
      宁思绮痛苦地摇头,这个问题她也无法回答。
  
      “别太伤心,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放心,如果你们结不成婚,不是还有我吗?”叶无天安慰道。
  
      宁思绮抬头骂道:“你真不是人。”
  
      “嘿嘿,是我心地善良,见不得女人伤心,明知你拿我当替身,我还是愿意那样做,这难道还不够伟大吗?”
  
      “喝酒。”宁思绮举起酒杯说道。
  
      叶无天都未来得及拿起杯,对面的宁思绮就已经一口喝完。
  
      “啧啧,巾帼不让须眉啊!果然是部队出来的,酒量真好。”叶无天赞道。
  
      宁思绮忽地朝叶无天『露』出一个微笑,而这个微笑则是让叶无天愣了愣,从认识她到现在,第一次见她笑,不过,她那笑容笑得真是难看。
  
      微笑过后,宁思绮更是直接扒在桌上,她醉了。
  
      叶无天一手拿着杯一边看着已经扒在桌上的宁思绮,他是哭笑不得,自己一口酒都没喝,她却已经醉了。
  
      宁思绮这一醉,也让叶无天失去了喝酒的兴趣,随手将酒杯放下后坐在那里认真打量着对方。
  
      看着宁思绮脸上的泪痕,叶无天知道,再坚强的女人也会有其软弱的一面。
  
      结账后,叶无天直接扛着宁思绮走出酒吧,费力将她塞进车上后,由他开着宁思绮的车前往宁家。
  
      “怎么回事?”去到宁家后,正巧宁朋在家,一边咐吩人将孙女扶进去,一边问叶无天。
  
      “这事别问我,得问你们。”叶无天说道。
  
      宁朋一早就已经猜到孙女为何会醉酒,从小到大,孙女都很守本身,做事也很有原则,从来不会『乱』来,更不会随便喝醉。
  
      “老爷子,我看她受的剌激不轻啊!叫嚷着要跟我结婚。”
  
      宁朋脸『色』一变,十分惊讶地看着叶无天:“她是这样跟你说的?”
  
      “你同意吗?”叶无天坏笑。
  
      “同意。”
  
      “呃!”叶无天无语了,见宁朋那副正经严肃的模样,似乎不像是开玩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同意吗?”这次轮到宁朋发问。
  
      本是一句玩笑话,可如今却让叶无天不知该如何回答,“老爷子,你来真的?”
  
      “你看我像在说假话吗?”
  
      这下,无天同学就不知该怎么应府这场面。
  
      宁朋没再『逼』问,而是伸手拍了拍叶无天肩膀,“好好考虑一下,不用急着回答我。”
  
      发生这一『插』曲,让叶无天来的主要目的都给忘了,脑子混『乱』一片,他能感受到宁朋并没有开玩笑,只是,宁朋为什么要这样做?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宁朋这样做肯定必有所求,否则既然宁思绮已有未婚夫,他这个做爷爷的还想着要反悔?
  
      走出宁家后,叶无天仍旧在想着这事,直到距离宁家有很长一段距离,方才记起此来前来的目。
  
      苦笑了笑,返回去已是不可能,只能等下次。
  
      将烦心的事抛到一边,一边走一边想要拦辆出租车,可似乎上天在故意跟他作对,走了半天都未等到一辆出租车,让他很抓狂。
  
      忽然,走在马路上的叶无天心一阵剧跳,一种惶恐不安的念头涌出来,让他很难受。
  
      怎么会这样?那感觉很怪异,好像前面有危险在等着他。
  
      停下来朝四周看了看,并没发现有什么危险,可即便这样,还是让他感到不安,那丝丝危险的气息并没离去,反而来越来越近。
  
      为什么会这样?叶无天用力摇摇头,并且脚下的步履也加快很多,希望那种不安的情绪能消失。
  
      此时,一辆出租车缓缓驶来,叶无天连忙伸手拦停,快钻进车内。
  
      刚钻进车内,甚至都没坐稳,车子就启动了,刚起动之际,忽感到整个车身轻微的晃动一下,不过叶无天并没深想,以为这是车子起步而造成。
  
      不知不觉,出租车已经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叶无天却突然回过神来,想起自己并没有告诉出租车司机前往的地点,而出租车司机竟然也没有问。
  
      “停车。”叶无天一声大喝。
  
      那位出租车司机并没按叶无天所说的停车,甚至脸上还『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叶无天刚想再度开口,突然,却见出租车司机左手握着一把枪由他的腰弯过,而此时枪口正指着叶无天。
  
      望着那黑漆漆的枪口,叶无天顿时苦笑起来,麻痹的!这下麻烦了。
  
      -? ,您的最佳选择!
  
      请推荐
  
      +?
  
      ?。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