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290章 一虾难求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看着进来的文员MM,无天同学是一脸的郁闷,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她可真会挑时间,早不进来迟不进来,偏选在最关键时候进来,让人该说什么才好?
  
      欧阳幸月更是羞得想找个洞钻进去,误会就是这样产生的,引时此刻,她想给自己一巴掌,当然,更想给叶无天一巴掌。
  
      文员MM倒也聪明,随便清理一番后便转身离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出去后,她心里直打鼓,甚至还想哭,撞见老板的好事,她该怎么办?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这份工作,不想离开这间公司。
  
      原来外面的传闻都是真的,老板真与那个欧阳幸月有一腿,两人都已经到了交.换内衣的地步,不过,他们怎会有这种癖好?交换各自的内衣进行收藏?这算什么?纪念?还是想定情?
  
      一时间,文员MM想得有点多。
  
      欧阳幸月很郁闷,也很生气,更后悔那次在京城时的决定。
  
      “你看你,那么小一点事,偏偏还要小题大作。”叶无天一脸责怪道。
  
      “你这是怪我吗?”欧阳幸月瞬间冷静下来,平静地盯着叶无天。
  
      叶无天说道:“我倒没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欧阳幸月显然没打算过放叶无天。
  
      “呵呵,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咱们不谈这事了好吗?”叶无天笑道。
  
      “在哪里?”欧阳幸月却并不想绕过这事。
  
      “呃!你还想要拿回?我当时就扔了,那种东西谁会留着?我又不能穿。”
  
      欧阳幸月被这话给弄得脸红耳赤,“扔了?许家的事情你忘了?”
  
      叶无天愕然,许家什么事?而且许家发生的事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突然,叶无天想到什么,顿时傻了,呆呆地看着欧阳幸月,这女人该不会是知道他那天在许影面前不小心被她妹妹拿到那条小内内,难道这事欧阳幸月也知道?
  
      叶无天打了个冷颤,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吗?
  
      “是不是想起什么?”欧阳幸月冷冷问道。
  
      “好吧,我承认,当时是放着,本想还给你,可后来我想到这样做不好,会让你尴尬,所以就扔掉。”叶无天解释道。
  
      欧阳幸月一直紧紧盯着叶无天,想要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
  
      “真的扔了,你想啊,我又不是变态,哪会留着那种东西?”叶无天又说道。
  
      “真扔了?”
  
      “千真万确。”叶无天拍着胸口说道:“话又说回来,你是怎么知道的?那天的事情。”
  
      欧阳幸月叹了声:“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好几个都知道。”
  
      叶无天眉头一皱,回忆起那天的场景,并没多少人知道,难道是许影私下将事情传开?能打击到欧阳幸月,对许家而言也是件好事,真是她吗?
  
      “查到什么?”叶无天看着欧阳幸月,脸上瞬间散发出一股杀气,如果证据显示贝真是欧阳幸月所为,他一定不会放过许影,至少得要向许影讨一个说法。
  
      “你想去找她算账?”欧阳幸月不答反问。
  
      “如果真是她,我不会罢休。”叶无天沉着张脸,这事让无天同学很不爽,感觉自己成为别人的棋子,几大家族怎样斗都与他无关,可一旦把他也牵扯到里面,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没有证据。”
  
      “你是从哪听到?”叶无天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利用。
  
      “图纸没问题,你想什么时候动工?”欧阳幸月突然话题一转。
  
      这问题问得叶无天愣了愣:“你不想追究?”
  
      “我会去查。”欧阳幸月淡淡说道。
  
      “可这事也关涉到我。”
  
      “那是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叶无天瞬间哑口无言,这女人,总是不按常理出牌,真不知她内心到底在想什么。
  
      “你想什么时候动工?”欧阳幸月又道。
  
      “从动工到建成,需要多长时间?”叶无天问。
  
      欧阳幸月答道:“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有很多因素,资金,人力,物力,还有天气,等等,都必须算在内。”
  
      叶无天想了想,“我能出力的只有资金方面,其它我不懂,也不想知道,是你们的事情,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快,当然,质量要好,我说过,我可以不顾血本。”
  
      “这点你放心,我不会砸了自己的招牌。”
  
      叶无天点点头:“那好,我等会转一百亿给你,不够你再开口。”
  
      欧阳幸月听得一阵无奈,这家伙,真不将钱当钱看,动不动就一百亿,当然,她其实也知道,叶无天这样做,纯粹是出于对她的信任。
  
      “你真的已经扔掉?”欧阳幸月突然问道。
  
      叶无天抓狂,如此大的思维跳跃,他真没办法跟上,“扔了,早就扔了,如果你信不过我,可以去找。”
  
      脸红红的欧阳幸月没再问,很害羞。
  
      叶无天眼珠子一转,坏笑道:“那天你是怎么离开的?不会没有穿吧?”
  
      欧阳幸月脸色一沉,死死盯着叶无天。
  
      “好吧,当我没问。”叶无天苦笑。
  
      “你出门不会带替换的吗?”欧阳幸月还是回答了叶无天的问题,原本她对这事不放在心上,那天找了一会没找到,以为叶无天故意藏起来,就算这样,她还是不在意,害羞的同时甚至内心还有一丝难言的激动,于是拿过一条干净的换上,可是,如今外面却传闻,叶无天拿着她的内.衣四处摆显,说叶无天随身带着她的内衣,这让她无法冷静。
  
      “今晚有空吗?一起吃饭。”叶无天问道,这厮的话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将那笔钱转过来。”欧阳幸月没有直接回答叶无天的问题,而是抛下这句话后就转身离开,此举让叶无天傻眼,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着已经消失的俏影,无天同学苦笑,本以为跟也有过不寻常的关系,她会对他好一点,可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她还是对他冷淡,麻痹的,难道她真可以那么洒脱?
  
      欧阳幸月离开后,程可欣进来了,“她找你是什么事?”
  
      叶无天看着程可欣:“一点小事。”
  
      程可欣才不相信,可这坏蛋既然不肯定,她也没办法,总不能拿刀挂在他脖子上吧?
  
      “走吧,去吃饭。”程可欣说道。
  
      “这么快?”叶无天的看了看时间,果然,中午吃饭时间到了。
  
      二人走出办公室时,刚才端茶的那个文员MM顿时紧张起来,低着头不敢看叶无天,生怕叶无天对她下手,她不想离开公司。
  
      叶无天暗自好笑,想了想后走到文员MM台前,轻轻敲了敲桌子,“好好工作,别乱想。”
  
      文员MM看着叶无天二人离去的背影,此时此刻,她想哭,很想哭,多好的老板啊!能在这样的老板手下工作又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这会,她已经完全忘了叶无天的变态,忘了一切,只记着叶无天对她这么一个普通员工的关心。
  
      有了叶无天的安慰,文员MM瞬间将心中的担扰抛到脑后,知道叶无天并没将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是她自己想多了。
  
      叶无天与程可欣并没走远,就在大厦的员工厅餐里点了些菜吃起来,二人刚起筷,叶无天的电话就响了,见虎子打来,叶无天马上接通电话。
  
      “师父,我在公司楼下,你在哪里?”电话里,虎子的声音传来。”
  
      叶无天一怔,“虎子,你在公司楼下?”
  
      得到周虎子的确认后,叶无天告诉虎子地址,几分钟后,周虎子果然出现在二人面前。
  
      “师父,师娘。”周虎子很是恭敬的打了个招呼。
  
      周虎子这话让程可欣脸红起来,心肝砰砰狂跳,不过她喜欢周虎子的这个称呼。
  
      “虎子,吃饭没有?坐下来一起吃。”程可欣指了指旁边的位子。
  
      周虎子摇头,他没吃饭,却不敢坐下,只是将目光看向叶无天,师父不答应,他不敢坐下。
  
      能有今天,全都是师父给的,如今的周虎子可是今非昔比,手里有了存款,底气也就更足,如今他丝毫也不担心自己讨不到媳妇,相反,有了钱,他反倒不急于讨媳妇,女人什么时候没有?现在的他想要开开自己的眼界,不能再让自己做井底之蛙。
  
      “还愣着干什么?坐下一起吃吧。”叶无天说道。
  
      “嗯。”周虎子重重应了声,开心的拉开椅子坐下,有师父点头,他才敢这样做。
  
      “虎子,你找你师父有事?”饭间,程可欣问道。
  
      周虎子连忙放下筷子,“师娘,我这次是找师父帮忙的,我们遇上麻烦了。”
  
      “什么麻烦?”程可欣心一急,以为李爷爷他们又被打了。
  
      叶无天也好奇地看着周虎子,静待着他的讲述。
  
      “师父,师娘,你们是不知道,我们的龙虾出名了,很多人慕名而来我们村子。”
  
      “这不是好事吗?”程可欣问。
  
      周虎子苦着张脸:“刚开始我也以为是好事,可是很快我就不这样想,近段时间,跟我们打招呼的人越来越多,都想要一些龙虾,而且跟我们打招呼的那些人的级别也越来越高,今天上午还有一个县委书记的秘书前来,希望我们能卖他们几只龙虾。”
  
      听完周虎子的解释,叶无天与程可欣面面相觑,终于弄明白是什么事情,二人都以为是有人想打龙虾的主意,可如今方才知道,事实并非那么一回事。
  
      龙虾火了,一虾难求,这年头,人们不怕出钱,有钱的主也特别多,他们只在乎吃下去的东西对自己有没有用,这才是关键,无疑。
  
      “师父,这事你得帮我,要不然我是不回去了,那些人无论是谁,我都得罪不起。”周虎子说到最后干脆耍起赖来。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