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293章 冤家路窄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晚上,心情不错的叶无天与程可欣坐在一间高雅的餐厅里享受着二人世界,美食,美酒,美人,美不胜收!
  
      “干杯。”叶无天举起酒杯。
  
      程可欣微笑着拿起高脚酒杯轻轻与叶无天的酒杯碰了碰,这种可场面她很喜欢,很甜密,这是她想要的场景,当然,如果叶无天能在这个时候向她求婚,那就更加完美,她一定会幸福到极点。
  
      内心虽这样想,可程可欣也只是想想罢了,经过上次的父母向叶无天逼婚的事件后,程可欣已经产生一种恐惧感,知道叶无天的为人,如果他不喜欢,怎样逼他都没用,只会让他反感。
  
      还有一点,程可欣怕将叶无天给逼急了,让他避着她,那可不是她所想看到。
  
      就算暂时不能与叶无天结婚,能这样与他呆在一起,她也是知足的,而且叶无天对她不错,她能感受到他的真诚。
  
      “今天什么事这么高兴?”抿了口酒后的程可欣问道。
  
      叶无天笑:“开心还需要理由吗?笑一笑十年少。”
  
      程可欣风情万种地甩了叶无天一个白眼,根本就不相信这男人的话。
  
      程可欣的娇俏模样让无天同学看得色心大动,暗想着今天晚上是不是将这妮子吃掉?每天晚上依偎在自己怀中的尤物,而自己却没动她,这事说出去,谁会相信?恐怕没人会相信,甚至有时连叶无天自己都不怎么相信,这简直就不可思议。
  
      “你跟欧阳幸月有过节吗?”忽然,程可欣忽然问道。
  
      叶无天愣了愣,一脸疑惑地看着程可欣:“为什么这样说?”
  
      “我看她心情似乎不怎么好。”
  
      叶无天直翻白眼:“她心情好不好关我屁事?”
  
      程可欣狠狠一瞪叶无天,怪他说粗口,在这种场合说粗口,让人掉胃口,而且她也不相信叶无天不关心欧阳幸月,对外面的传闻,她多少也听到过一些。
  
      叶无天与欧阳幸月肯定不止表面那么简单。
  
      这是程可欣所不愿意看到,女人的感觉很强烈,也很奇妙,直觉告诉她,叶无天很在乎欧阳幸月。
  
      想想也是,欧阳幸月那么漂亮,恐怕只要是个男人都会喜欢她。
  
      “现在是我们的二人世界,咱们不要提到别人,好吗?也不要提工作。”叶无天出言问道。
  
      程可欣微微点头,朝叶无天露出一个笑容,只是无论怎么看,她都有些强颜欢笑的意思,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叶无天将一切看在眼里,内心苦笑,女人啊!真不知她们在想什么。
  
      “待会看场电影吧,好久没看了。”叶无天找个话题。
  
      程可欣乖巧地点点头:“我妹妹毕业了,我想按排她进我们公司。”
  
      叶无天一愣,“这个你拿主意好了,我们家小事你拿主意,大事我作主,不过基本上没什么大事。”
  
      程可欣噗哧一声娇笑起来,因为叶无天这句话也令到她心情大好,将刚才的郁闷抛到脑后。
  
      “还有她男朋友。”
  
      叶无天微微皱眉:“何城青?”
  
      “有什么问题吗?”程可欣看着叶无天。
  
      叶无天想了想,“你妹妹对他有多了解?”
  
      这话让程可欣心一跳:“你是不是发现什么?”
  
      “没有。”叶无天摇头:“总感觉他有那么一点让人不舒服。”
  
      程可欣娇笑:“是你自己想多了吧?我看他挺老实的一个人。”
  
      叶无天笑笑,没再说什么,这事他并没证据,完全是自己猜测与怀疑,或许是自己猜错也不一定。
  
      “这事你拿主意吧,我们家的小事,你作主。”
  
      程可欣心满意足,尤其是叶无天那句我们家,无形中就已经将她当作这个家的女主人。
  
      悦耳的铃声打断二人对话,叶无天拿起电话,见是一个陌生号码,不慌不忙的接通电话英雄。“哪位?”
  
      “警局?找我有事?”听到对方说是警局打来的时,叶无天的第一反应就是以为跟林其涛的事情有关。
  
      林其涛报警了?欧阳幸月是怎么回事?那女人没将这事压下来?
  
      短暂的一瞬间,叶无天想了很多。
  
      “周虎子?我认识。”叶无天说道。“好,我马上过去。”
  
      随后,叶无天便挂上电话,脸上满是苦笑,这叫他妈什么事?
  
      “发生什么事?”程可欣关心道。
  
      “虎子被抓了。”叶无天解释道。
  
      程可欣柳眉一皱:“虎子被抓?怎么回事?”
  
      叶无天看着程可欣,一时不知该怎样去解释。
  
      “因为女人?”程可欣突然问道。
  
      叶无天苦笑着点头,这事他也不知该怎样去评论,周虎子就是因为在夜总会里找.小.姐被警察抓个正着,这事只能说周虎子着实倒霉了点。
  
      程可欣脸色一沉:“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叶无天狂汗:“也别一棒打死,我就是好男人啊。”
  
      “你有没有像他那样经常出去找女人?”程可欣突然盯着叶无天。
  
      “天地良心,我不是那种人。”叶无天举起双手,表示自己很清白,脑子里却又想着,这女人变化有些大,以前她亲口对他说,如果憋得难受,就去找个女人,现在呢?靠!
  
      程可欣冷哼一声:“就是要让他受点教训,活该。”
  
      “这也不能全怪虎子,他是个男人,那么大,连女人的手都没拖过。”叶无天为周虎子解释。
  
      “那又怎样?就该去那种地方?”程可欣反问。
  
      叶无天忽然发现跟女人讨论这种问题其实是很笨的一件事情,根本没法说得通,程可欣站在女人的角度上,自然不喜欢这种事情。
  
      因为周虎子的事情,二人都没什么心情再吃饭,胡乱吃了点后便停下。
  
      此时,周虎子正一脸郁闷地坐在警局拘留室,长这么大,他是第一次被抓,这会的他是后悔得肠子都快要青掉,早知这样,打死他也不是夜总会,至少不会去那间夜总会。
  
      “我真是清白,什么都没发生过。”这句话周虎子已经不知说过多少次,可是警察就是不相信。
  
      本想今天把自己的‘第一次’送出去,谁知却没成功,反倒把自己送到警局来了,这他妈叫什么事?第一次去夜总会,就遇到警察‘扫黄’。
  
      “清白?你同时跟两个女人呆在床上,那叫清白?”一个警察冷笑道,明显不相信周虎子的话。
  
      周虎子一脸沮丧,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他是黄泥掉进裤档里,不是屎也是屎,说自己是清白?谁会相信?
  
      如今,周虎子也只能寄望于师父,在这里他只认识师父,希望师父能救得了他,否则他真不知该怎么办。
  
      “快点老实交待吧,把你跟她们的详细经过都说出来,拖时间是没用的,你现在只有一条出路,老实交待。”那警察说道:“那两个女人已经什么都交待了,承认收了你两千块跟你过夜。”
  
      周虎子暗骂一声没骨气,这么快就把他给卖出去。
  
      “我是清白的。”周虎子又说道。
  
      “看不出来你倒挺硬的,我告诉你,对付你这种人,我随时能找出一百种以上的办法来对付你。”
  
      “在我师父没来之前,我什么也不会说。”周虎子毫不示弱道。
  
      “你师父?”那警察皱眉:“谁是你师父?”
  
      “叶无天。”
  
      那警察吓一跳,“叶无天是你师父?”
  
      “当然,如假包换。”周虎子一脸的自豪,发现师父的名头挺好用。
  
      “呵呵,早说嘛,真是大水冲倒龙王庙。”那个警察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让周虎子是看得云里雾里,这是演哪一出?
  
      “你认识我师父?”周虎子问道。
  
      “你师父可是个名人,认识他也很正常,虎子兄弟,可能有人要陷害你。”那警察说道。
  
      周虎子大惊:“是谁?”
  
      “这我们就不知道,我们是接到线报,说那里有人非法活动。”
  
      周虎子傻眼,这叫什么事?他并没得罪什么人,又会是谁想要害他?
  
      “等会你最好把事情经过跟你师父说一说。”警察说道。
  
      重重点头的周虎子说道:“谢谢。”
  
      周虎子苦思,到底是谁想要害他?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是谁想要害他,难道那些人是冲着龙虾而来?
  
      叶无天自独一人走进警局,程可欣临时改变主意,她不想来,叶无天又岂能不知道?程可欣在生周虎子的气,这女人,爱恨分明。
  
      走进警局的叶无天刚想问明周虎子的所在之处时,眼角的余光却意外发现常肖媚走了。
  
      看到她,叶无天第一反应就是想调头走人,这母暴龙,还是少惹为妙。
  
      叶无天看到常肖媚的同时,常肖媚也看到叶无天,正所谓仇人相见份外眼红,在看到叶无天时,常肖媚出现短暂发呆,片刻后马上恢复过来,或许她没想到叶无天还敢来,这算什么?自投罗网?
  
      见常肖媚来势不妙,叶无天苦笑,这女人,还记着那天的事情?肚量也太小点了吧?
  
      “我今天不是来找你的,我有事要办。”不待常肖媚来到面前,叶无天便先行说道。
  
      常肖媚一愣:“什么事?”
  
      “我徒弟被你们抓了,我来保释他。”
  
      “不准保释。”
  
      叶无天愕然:“为什么?他又没犯什么大罪。”
  
      “因为他是你的徒弟。”
  
      叶无天抓狂,这是什么理论?“你可真够蛮不讲理的。”
  
      “因为我是女人。”常肖媚的回答十分直接。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