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295章 谁更拽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竖日。
  
      叶无天与周虎子一起回到渔村,让叶无天没想到的是,当他们回到渔村时,李婉儿也竟然在家中。
  
      看到这丫头,无天同学忽然想起自己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她,今日突然一见,竟然怪想她的。
  
      一段时间未见,叶无天发现这丫头长得更婷婷玉立,水出芙蓉。
  
      女大十八变啊!
  
      “丫头,来,让我抱抱。”叶无天张开双臂,坏笑着对李婉儿说道。
  
      李婉儿被羞得脸红耳赤,“爷爷,你看,叶大哥他坏死了。”
  
      李宗仁呵呵笑起来,对孙女的话根本不以为意,这老头心里巴不得孙女跟叶无天发生点什么,反正孙女迟早是要嫁人的。
  
      “丫头,是不是不想叶大哥了?”说话间,叶无天瞄向李婉儿胸前,暗想着好久没有看这丫头的胸了,自己是否找个机会再度欣赏一番?
  
      站在旁边的周虎子对师父的敬仰已经找不到任何语气去形容,这才是强人啊!
  
      “李爷爷,身体怎样?”玩笑过后,叶无天看着李宗仁。
  
      “已经没什么事,谢谢小叶的关心。”
  
      叶无天笑道:“谢什么?都是一家人。”
  
      听到叶无天这话,李婉儿的俏脸忽地就红了起来,娇艳欲滴,因为这话,让她不免想得有些多,一家人?叶大哥所说的一家人是什么意思?只是将她当成妹妹?还是说?
  
      李婉儿没再想下去,小心肝狂跳,不知为什么,她总是觉得叶无天刚才那句话是一语双关。
  
      一番客套话后,李宗仁离开了,准备回家准备丰盛的午餐,叶无天的来到让他很开心,他是发自内心的想把叶无天招待好。
  
      “虎子哥,你也回家吧,叶大哥有我陪着就行,你忙你的吧。”李婉儿见周虎子并没离开的意思,无奈之下,她也只能厚着脸皮将周虎子赶走。
  
      周虎子愕然,本还想陪着师父,可是李婉儿的话让周虎子暗骂自己笨,自己这会呆在这算什么?根本就是一个多余的人,而且看样子师父并没反对李婉儿的意思。
  
      “呵呵,师父,那我回去一趟,呆会再过来。”说完,周虎子也不给叶无天说话的机会,直接转身拨腿就跑。
  
      李婉儿俏脸红红的,眼角的余光发现叶无天正看向她,这更是让她羞得想找个洞钻进去,太丢脸了,后悔自己刚才说出那些话。
  
      “我想去附近的山上看看。”叶无天左右看了看,见四下无人,这厮心痒痒的,想着他要不要上去吻这丫头一口?
  
      “我陪你去。”
  
      “好,你可别嫌累。”叶无天笑道。
  
      李婉儿没说话,她倒是不怕累,只是在那荒山野岭,二人会不会发生点什么?
  
      脑子里不自觉的浮想起她第一次与叶无天相识场景,那次,她什么都让他看见了,而且还要近距离的让他看,作为一个女孩子,她的牺牲也算是够大的。
  
      “别忘了我可是这里长大的,你这种花花公子别说累就行。”李婉儿胸一挺,带着几分示威的意思。
  
      叶无天狂汗,看着李婉儿那挺.拔的胸.脯,这厮咽了口唾沫,“丫头,有没有变小?”
  
      李婉儿低下脸,声音小得跟蚊似的:“没有。”
  
      叶无天好一阵失望,怎么可以没有呢?这个可以有,那样他才有机会好再次一亲芳泽。
  
      李婉儿有些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可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苦笑着强行将脑中那些杂念抛开,叶无天去到附近的山上查看了那些泥土一番,发现这里的土质并不是很理想,不过却也能种植药材。
  
      连续爬了几个山头,土质都差不多,只能算是中上的土质,基本能符合叶无天的要求。
  
      “叶大哥,你到底想干什么?”跟着叶无天爬了半天,都不知叶无天想什么,不时这里挖挖,那里挖挖,弄不明白他想要干什么。
  
      “种药材。”
  
      “药材?你想在这里种?”李婉儿满是不可思议。
  
      叶无天停下手中的工作:“怎么?有什么问题?”
  
      “没有,只是觉得奇怪罢了。”李婉儿说道,“那这里符合你的要求吗?”
  
      摇摇头的叶无天看了眼四周:“不是很理由,胜在地方够大,这些山也不是很高,位置倒是不错。”
  
      “叶大哥,如果你真要在这种药材,我帮你打理吧。”
  
      叶无天大惊,“你?”
  
      “不行吗?我还有一个学期就快要毕业,都是要出来工作,在哪上班不一样?”
  
      “呵呵,倒也不是不行,只是有些奇怪,以你们这个年纪,全部都会向往一些大城市。”
  
      “爷爷的年纪越来越大,我不放心他,而且,帮你打量这些药材,我同样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还有一个原因李婉儿没说,呆在渔村里替叶无天管理这些药材产地,就等于是帮他大忙。
  
      “这事先别急着决定,还是等你毕业后再说吧,我本想让你毕业后去公司上班。”对李婉儿的未来,叶无天早就已经作了规划,打算在她毕业后就按排她进天欣红颜集团上班,却没想到这丫头会想留在渔村。
  
      “嗯,叶大哥,你种植药材,肯定需要很多人帮忙,就喊村子里的人吧。”
  
      叶无天笑道:“你跟我想到一块去了,这样吧,你去问问村民们,看看他们是否愿意,这事不能勉强,毕竟他们打了一辈子的渔。”
  
      “没问题,我回去就帮你问问。”李婉儿高兴道,仿佛能替叶无天办事,是一件十分荣耀的事情。“叶大哥,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说。”
  
      叶无天一愣:“丫头,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客气了?”
  
      “叶妃乔遇上些麻烦。”犹豫一会的李婉儿说道。
  
      叶无天没说话,他是发自内心的不想与叶家的人扯上任何关系,可不知为什么,李婉儿的话让他内心平静不下来。
  
      “对不起,我不知你不喜欢听。”李婉儿以为叶无天生气。
  
      “她遇上什么麻烦?”
  
      李婉儿说道:“一个富家公子缠着她,她不敢拒绝。”
  
      “为什么?”
  
      “因为那个男人很有钱,而且家里有权,据叶妃乔说,叶家斗不过对方。”李婉儿解释道。
  
      叶无天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同时也对那个人产生兴趣。“她喜欢那个男人?”
  
      “不喜欢,甚至还讨厌。”
  
      叶无天再度沉默,叶妃乔,这个他名义上的妹妹,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又是因为家族利益吗?为了家族利益就可以放弃自己的一切?
  
      越想越气,忽然间,叶无天想仰天大吼。
  
      李婉儿不敢说太多,知道叶无天并不喜欢别人谈论与叶家的任何事情。
  
      “你跟她是朋友?”叶无天问道。
  
      “嗯,我们很要好。”
  
      叶无天深吸一口气,“跟我说说她是个怎样的人。”
  
      对叶妃乔,叶无天并不了解,在叶家,最先将他当成亲人的也只有她。
  
      “很好的人,善良,没有千金小姐的一些恶习,很平意近人。”
  
      叶无天没说话,有些心烦意乱。
  
      “叶大哥,我看得出来,她很关心你,已经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提起你。”李婉儿又道。
  
      “她说了什么?”
  
      “只说家里不该那样对你。”
  
      叶无天一笑,叶家是不该那样对他,可是话又说回来,他并不在乎叶家的做法。
  
      叶妃乔与李婉儿走在一起,恐怕更多的是为了他吧?当然了,叶无天并不反感叶妃乔这样做,他虽不了解叶妃乔,从几次的见面中,他能感受到叶妃乔是真的在关心他,她与叶家其它人不一样。
  
      “丫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叶无天长吸一口气,扭头笑看着李婉儿。
  
      李婉儿微微一笑,知道叶大哥是刚才是听进去她那番话。
  
      “只要能帮到叶大哥你就好。”李婉儿脸红红道。
  
      “嘿嘿。”叶无天露出坏坏的笑容,“丫头,如果你能让我抱抱,顺便再让我那什么,我会更感谢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李婉儿一怔,随即明白叶无天这话是什么意思,顿时脸红耳赤,她那会听不出来这大色狼在取笑她?
  
      “来吧,丫头,让我抱抱。”
  
      “大坏蛋,大色狼,你敢作弄我?看我不咬死你。”说罢,李婉儿张牙舞爪地朝叶无天冲去,那模样像是恨不得把代叶无天咬成几大块方才甘心。
  
      叶无天笑着跑开,而李婉儿则是在后面紧追,一个生气,一个欢笑,声音传遍山野。
  
      中午,二人回到家门口时,却发现家门口站了很多人,此外还有两辆车。
  
      “我师父说过了,暂时不能卖,你们想买,下个月再来买。”周虎子大声说道。
  
      “县委书记要用来招待贵宾,劝你们最好合作点。”一个带眼镜的男子说道。
  
      “师父。”眼尖的周虎子发现了叶无天,“就是他们。”
  
      叶无天微微点头,刚才的对话他已经听到。
  
      “你们书记要用来招待贵宾?”叶无天看向眼镜男。
  
      眼镜男没马上回答,只是一个劲的看着叶无天,总感觉叶无天有点脸熟,偏又记不起自己在哪见过他,不过他很肯定自己一定是在哪见过。
  
      “你们书记呢?”叶无天问那眼镜男。
  
      “你是谁?”
  
      “小平民百姓,我只想知道,如果我的龙虾不卖给你们书记,后果会怎样?”
  
      “你这是跟政.府作对。”眼镜男说道。
  
      叶无天冷笑:“好大一顶帽子,我他妈就不明白,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说话?非要拿你们的权力来吓人?”
  
      一边说,叶无天一边拨通电话,然后将电话递给对方,“跟这个人谈谈。”
  
      眼镜男一头雾水地接过电话,以为是对方找来的关系,只是,他刚将电话放到耳边,就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我是王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