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296章 拽不起来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我是王林。”电话里传来一道声音。
  
      轰!
  
      原本不怎么在意的眼镜男听到这句话后顿时浑身僵硬,目瞪口呆的他半天未能反应过来,脑子一片空白,王林?那不是东城一哥吗?他的顶头上司啊。
  
      “叶老弟,怎么不说话?”电话那边王林很奇怪,等了半天都未见叶无天说话,于是又问道。
  
      这下,眼镜男知道踢到铁板了,人家一声不吭就搬来东城一哥,区区一个县委书记又算得了什么?
  
      因为紧张,眼镜男手心冒汗,手中手机如有千斤重般,几乎让他拿都拿不稳。
  
      “王……王书记,我是刘恒利。”眼镜男紧张无比的答道。
  
      电话那头的王林眉头一皱:“刘恒利?你是谁?为什么用别人的电话?”
  
      刘恒利无从回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下。
  
      站在旁边的周虎子他们有些看不明白,这个秘书怎会变化如此之大?
  
      周虎子回想起师父跟他说过的话,师父曾跟他说过,那些人再来找麻烦,直接让那些人去找他,现在方知,师父的关系很硬,区区一个县委书记又算得了什么?
  
      “王……王书记,我是东平县张。”刘恒利硬着头皮答道。
  
      “嗯,你怎会用这个号码打给我?”电话那边的王林问道。
  
      “是……是叶先生打给你的。”
  
      “让他听电话。”
  
      刘恒利顿时暗松口气,连忙应了声,然后就将电话递给叶无天。
  
      叶无天接过电话,“王书记,不好意思,没打扰你吧?”
  
      “呵呵,你这是唱哪一出啊?”王林笑道,心下却嘀咕着肯定又有事发生,否则这小子不会无缘无故这样做。
  
      叶无天将刚才的事情的大概说了遍,当然,其中不少细节是经过他的添油加醋,直听得刘恒利冷汗淋淋。
  
      电话那边的王林大骂东平县张功,哪个不惹,偏偏惹上这小子,这小子就像个剌猥。
  
      不过,王林更生气,东平县想干什么?国家早已再三下令,严禁这种宴席,请客可以,但不能超标,东平县敢用如此贵的龙虾去招待什么贵宾,这就已经出格。
  
      “叶老弟,你放心,这事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只要属实,我会严惩。”王林说道,透着一股杀气,东平县这样做等于不将他这个东城一哥放在眼中。
  
      叶无天笑着挂电话,与此同时,刘恒利也已经挂断电话,他刚才那个电话是打给他的老板,东平县县委书记,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告诉对方。
  
      “刘秘书,我们要吃饭了,你要不要一起?”叶无天问道。
  
      刘恒利摇头,再借他一个胆,他也不敢,“叶先生,刚才真是对不起。”
  
      叶无天没说话,转身带着李婉儿她们进屋去了,只留下刘恒利几人在门外焦急不安的走来走去。
  
      “师父,你是我的偶像。”周虎子心中激得已经不知该说什么,更多的是能为自己有一个这么牛的师父而感到开心。
  
      “别顶着我名字去做坏事,被我知道,我饶不了你。”叶无天脸色一沉,对周虎子作出提醒。
  
      周虎子浑身一个激灵,连连摇头:“师父你放心,我保证不会那样,也不敢。”
  
      “虎子,叶小哥说得对,做人最主要是对得起天地良心。”李宗仁说道。
  
      周虎子连连点头,“李爷爷,你放心吧,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周虎子。”
  
      李宗仁笑了笑,他是看着周虎子长大,知这年轻人心地并不坏。
  
      “李老头,你放心吧,这小子要是敢乱来,我打断他的狗腿。”周老头大声道。
  
      如今,两家人早已经恩怨消散,来往得很亲密,周老头心里很清楚,能赚那么多钱,跟李老头有莫大的关系,叶无天完全是看在李宗仁的面子上。
  
      再说,以前两家人本就没什么很大的恩怨,无非就是李宗仁欠周家一点钱,而他又想让李婉儿做他的孙媳妇,才会闹上那么一点矛盾。
  
      现在有了钱,还怕虎子找不到媳妇?周老头一点不担心这个问题,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赚更多的钱。
  
      “爷爷,我哪敢啊?”周虎子苦着张脸道。
  
      一桌子人顿时哈哈笑起来,众人这一笑,周虎子则更是郁闷。
  
      餐桌上,两个老头频频相互敬酒,喝了不少,若不是被周虎子与李婉儿阻止着,真怕他们会喝醉。
  
      此时,屋外又响起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叶无天知道,应该是正主来了。
  
      不一会儿,果然,一个大腹便便的秃头男人走了进来,而他身后则是跟着刘恒利。
  
      “叶先生,我今天是来请罪的,”一进门,张功就目标直指叶无天。
  
      叶无天放下筷子看着对方,尤其看到对方那个肚子,无天同学内心马上给出一个答案,这人,不是好官,如此大腹便便,需要浪费多少公款才能让肚子变成现在这样?
  
      “你是?”叶无天问道。
  
      对方一愣,嘴角微微抽搐几下,用力一拍额头,“呵呵,瞧我,都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张功,东平县委书记。”
  
      周老头几人一听来人是东平县委书记时,全都站起来,县委书记在他们眼中就已经是一个大官。
  
      “叶先生,我这次是专职来替我秘书向你道歉,你放心,回去后我一定会处理这事。”张功说道。
  
      刘恒利脸色铁青的站在后面,他知道这事中,他这个小小的秘书又已经成为牺牲品,随时都有被抛弃的可能。
  
      “听说你要用龙虾来招待贵宾?”叶无天并没因为对方的服软就给对方好脸色,对方之所以服软,那是因为了王林的原因,因为这个张功怕将官位丢掉,所以才会亲自跑过来,对这样的人,无天同学是从来不知客气二字是怎样写的,用他的话说,对付这种人,用不着客气。
  
      “呵呵,误会,所有一切都只是误会,是我这个秘书误会了我的意思。”张功说道。
  
      叶无天问:“哦,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当初只是让他过来看看,你们这里是否有便宜点的龙虾,实不相瞒,我们的确是想用来招待几个客人,他们打算在我们平东县搞一笔大投资,如果真能把他们的投资拉过来,东平县的经济增长水平将会大幅度的提高。”
  
      叶无天没说话,却也无可否认张功的话有道理,站在他那个位置上,出发点是好的,作为当地的一把手,自然得为东平县负责。
  
      “叶先生,我再一次表示歉意,这并不是我的本意,希望叶先生你能理解。”
  
      “好,既然张书记这么有诚意,我也不能不给张书记你这个面子,过去的事就算了吧,不过我不希望有下一次,你们要买龙虾,我举双手欢迎,但必须得听众安排,我现在这些龙虾可是全部都被客户订购,一只都不能少,作为一个生意人,这点诚信我们还是有的。”
  
      张功暗松口气,这事算过去了,“我明白,请放心,这种误会以后不会再发生。”
  
      “张书记,那就不送了。”叶无天这等于下逐客令。
  
      张功的脸色变得有那么几分不自然,“叶先生,王书记那边还请你美言几句,感激不尽。”
  
      叶无天内心一笑,说来说去,还是担心自己的官位,心中对这张功又看轻几分,如果张功不是在乎他的官位,又怎会这如此低声下气?
  
      “张书记,你是否抬举我了?我没那么大的影响力吧?王书记怎样想,怎样做,我恐怕左右不了。”
  
      张功脸色微微一变:“只要叶先生能帮我,我就感激不尽。”当前,必须得尽快平息顶头上司的怒火。
  
      “说起投资,张书记,我也想在你们这里搞一点小投资。”叶无天忽然灵光一闪,正愁找不到人,如今却是对方主动送上门来。
  
      张功有些反应不过来,叶无天要要在东平县投资?这是天大的好事,只要落实,他这个书记之位就稳如泰山,甚至还有可能会更升一步。
  
      问明叶无天的投资方向后,张功微微思索一番,举手拍胸向叶无天保证:“没问题,这事包在我身上。”
  
      虽然张功的内心有一丝失望,听到叶无天只是想弄些地方来种植药材,而不是直接拿十亿八亿建公司厂房。
  
      当然,老狐狸般的张功并没将心中的失望表露出来,蚊子再小也是肉,更何况可以借此机会跟叶无天拉好关系,这才是最重要的。
  
      “那我就代表平东县欢迎叶先生前来投资。”
  
      叶无天笑着道:“呵呵,张书记,到时恐怕少不了要麻烦你了。”
  
      “这是我们应该帮的事情,只要能让东平县人民的生活好起来,我们就愿意做。”张功心中的那点不安开始慢慢淡去,本是来讨好的,却没想到还获得叶无天的投资。
  
      确定叶无天要投资后,张功与叶无天聊了好一会儿才离开,准备马上着手操办叶无天的事情。
  
      张功离开后,周老头几人放敢大声喘气,今天他们算是长见识了,堂堂县委书记,算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官,可是在叶无天面前,这个书记却一点也拽不起来,反倒有些低声下气,故意放低自己的姿态,这样的场面,让两个老头面面相觑,活了一辈子,何曾见过这种场面?
  
      都说民不与官斗,现在方知,官也会怕民的!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