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358章 老鼠戏猫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还要拉多久?”走进餐厅后宁思绮沉声问道。

    叶无天被问得莫明其妙,一脸诧异地回头看着宁思绮。

    “拉得很舒服吧?”俏脸红红的宁思绮低头看了她那只被握住的手。

    叶无天这会才反应过来,他还拉着这女人的手,于是连忙像闪电般弹开手,“嘿嘿,意外,完全是意外。”

    宁思绮才不相信叶无天这鬼话,可又不知该怎样去骂他,这流氓的脸皮厚得已经不能用尺去量。

    “不过你小手真软,用什么护肤品?”嘴贱的叶无天小声问。

    宁思绮想一脚踹过去,她想打人。

    见宁思绮不理他,无天同学只能落得个自讨没趣,话题一转:“想吃什么菜。”

    “你要请我?”宁思绮问道。

    “当然。”

    “由我说了算?”

    “当然。”叶无天硬着头皮答道,可是他隐隐感到不妙,从这女人的表情里看出,她要使坏了。

    “服务员,今天来消费的客人都送一支上等红酒,我请。”

    叶无天苦笑,就知这女人会为难他,果真如此,“姑奶奶,我错了还不行么?”

    宁思绮一脸无辜的看着叶无天:“你不是说要请我吗?不会是后悔了吧?”

    “好吧,我认输。”叶无天举手投降,这是最明智的选择。

    宁思绮倒也没再为难叶无天,二人找了个位子坐下,由叶无天点了几个菜,宁思绮还点了一瓶红酒。

    “你把欧阳杰得罪得那么惨,不怕他报复?”

    “报复?”叶无天不屑道:“不是我目中无人,我还真不怕他。”

    “总是得罪这个得罪那个,小心阴沟里翻船,走得夜路多,总会遇上鬼的。”

    叶无天狂汗,一脸怪异的看着宁思绮:“我说,你这是关心我还是骂我?我怎么听得浑身不舒服?而且,刚才是你让我闹的吧?追究起责任来,少不了你的一份。”

    “你认为呢?”宁思绮问。

    叶无天摇头:“我不知道。”

    这话过后,二人沉默起来,宁思绮似乎有话想说,却又有那么点说不出口。

    叶无天说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爷爷让你有空去家里吃顿饭。”

    “嗯。”叶无天应意应了句。

    宁思绮暗叹了声,这家伙还在恨宁家,恨宁家上次不帮助他,不过,他恨宁家也是正常的。

    “你恨宁家?”

    “谈不上恨。”叶无天没想到宁思绮的问话会如此直接,“只是有些失望。”

    “爷爷迫不得已。”宁思绮解释道。

    “每个人都有迫不得已的时候。”叶无天无法接受这种解释。

    宁思绮继续说道:“现在的宁家四面楚歌,随时都会有倒下去的可能。”

    “为什么?”叶无天大惊,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爷爷明年就要退下了,宁家青黄不接,我爸虽然职位不低,可是短时间内他根本无法达到爷爷那个位子,甚至很有可能一辈子都达不到爷爷那个职位。”

    叶无天沉默了,倘若真如宁思绮所说那样,宁家真的麻烦了。

    “爷爷快退了,很多人都瞄着他那个位子,而且以前的一些盟友不知为何也开始渐渐与宁家拉开距离。”

    “叶无天,我希望你能帮帮宁家。”宁思绮看着叶无天:“眼下也只有才能帮宁家。”

    “小妞,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

    “你有这能力,前段时间如果不是因为你,我爸升不起来。”作为宁家的一员,宁思绮太清楚叶无天对宁家的重要性。

    “我只是个商人,无法影响政。坛上的事情,而且我也不想涉及。”

    “你已经涉及了,不管你承不承认,你都已经涉及了。”

    叶无天再次沉默起来,对宁朋那老头,他其实挺反感的,那样一个人,他看不起,当然了,站在宁家的度角上,或许宁老头并没做错什么,可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宁家中人,他只知道上次自己有困难时,宁家退缩了。

    “咱们换个话题吧。”叶无天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你与陈扬之关真的完蛋了?”

    “如果你能帮我,还有机会。”

    叶无天好奇起来:“此话怎讲?”

    “如果你能帮助宁家,我与陈扬就有机会。”

    叶无天苦笑,绕了半天又绕回来了。

    “爸,为什么不让我收拾他?”欧阳山庄,欧阳杰一脸的不甘心,今天的他算是掉尽面子。

    “你收拾他?你用什么收拾他?用你的拳头吗?还是用你那些所谓的手下?”欧阳政仁恨铁不成钢,恨自己儿子不懂事,整天只会茶天酒地。

    欧阳政仁并不反对儿子纨绔一点,可那也得有个度,凡事不能太过。

    “爸,你知现在外面那些人在说什么吗?说我们欧阳家连叶无天一个人都对付不了,这样下去我们欧阳家还有什么面子可言?”

    “你给我听好了,从现在起,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不能去惹他,听清楚没有?”欧阳政仁一声怒吼。

    “为什么?”欧阳杰不解,这种事情他也没办法去明白。

    “从明天起,你给我去公司上班,别整天游手好闲。”欧阳政仁如今最迫切的就是希望两个儿子能快速成长起来。

    “公司不是还有你吗?”听到让他去公司上班,欧阳杰就懵了,他现在的生活过得很滋润,哪想去公司上班?有空泡泡美女,玩玩。女明星多好?上班?朝九晚五?他哪受得了?

    “小杰,我会老的,而且欧阳家也并不是那么太平,爸希望你能懂事一点,早点成长起来。”欧阳政仁有点心力憔悴,接管欧阳家以来,业绩非但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尤其是另一个儿子欧阳豪接手集团总经理一职后,更是业务量大跌,因此,欧阳政仁才急,才希望两个儿子能快速成长起来。

    “有人想对付我们?”欧阳杰问道。

    听到这话,原本还苦口婆心想教育儿子一番的欧阳政仁这会却突然想将这个儿子给灭掉,白痴!他怎会生出这种儿子出来?

    “出去吧。”欧阳政仁显得有些意兴澜珊,他实在没有什么心再教。

    欧阳政仁很失望,前所未有的失望,看来别指望这个儿子,指望不上,他该怎么办?盯着欧阳家的人不少,都想从欧阳集团身上咬一块肉下来。

    秘书昨天才送来报告,上个月的利润又下降百分之九,这已经是连续三个月下降,百分之九,那就已经是一大笔钱,一笔巨款。

    叶无天与宁思绮这顿饭吃得并不怎么开心,二人各怀心事,各有所思。

    “送你回去。”二人走出餐厅,见欧阳杰的那辆悍马仍然停在那没拖走,不过欧阳杰没办法拖走,因为叶无天的车就停在后面堵着。

    用无天同学的话说,你横,我比你更横!

    宁思绮拒绝了叶无天的好意,自己拦了辆出租车离开。

    叶无天没坚持,刚钻进悍马,嘴里发出一句命令,“启动。”

    随着叶无天的一声令下,悍马车马上启动起来,发出阵阵轰鸣声,对这车,叶无天还是挺满意的,唯一让他不爽的就是那辆自行车没了,他真的很宝贝那辆自行车,把它当成古董看。

    “麻痹的,千万别让我知道是哪个混蛋干的,否则我饶不了他。”叶无天喃喃自语道。

    刚启动车子准备去欧阳幸月办公室,郑忠仁来电话了,告诉叶无天一个好消息,抓到炸他自行车的凶手。

    听闻抓到凶手,叶无天笑了起来,上天对他不错,刚刚才想什么时候能抓到凶手,没想到马上就传来好消息。

    车子停在国安楼下,叶无天就拍不及待的赶去见那个凶手,按叶无天的意思,既然人在国安这里,他已经不可能杀了那个凶手,可是打他几巴掌应该没问题吧?

    再说,那种人渣,不好好收拾他一顿,他还不知马王爷有三只眼。

    “郑主任,谢谢你。”这次无天同学没敢给什么脸色人家看,再怎样人家也帮了自己。

    郑忠仁笑着道:“这是我们的工作,走吧,带你去看看。”

    “谢谢。”

    在郑忠仁的带领下,二人去到一个房间,可当郑忠仁推开门时,二人马上傻眼,因为本是被反手铐着的疑犯这会却低着头一动不动。

    二人都预感到不妙,尤其是郑忠仁,连忙冲过去抓起对方的头发,死了。

    疑犯脖子上有一条深深的口子,应该是被什么利器割过,而且由伤口看,应该被刚割不久。

    那么深的一道口子,却不会流血,可想而知凶器是多么锋利。

    叶无天的脸色不好看,郑忠仁的脸色同样不好看,疑犯在国安被杀了,这事传出去,国安哪还有什么面子可言?

    挑衅!

    “郑主任,这是唱哪一出?”叶无天眉头皱得紧紧的,来之前心情不错,现在,他是一点心情都没有。

    “你不相信我?”郑忠仁抬头看着叶无天。

    “这是你的地头。”叶无天没说不信,也没说相信。

    郑忠仁脸色铁青,嘴角不住抽搐,“这事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叶无天还想说点什么,可最后还是咽了回去,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我等你电话。”抛下这么一句后,叶无天就转身离开,进去之前,明显看到郑忠仁亲自打开门,可在这种情况之下,凶手还是被杀。

    叶无天知自己被挑衅了,被无视了,甚至被嘲笑了,相信这会幕后那人肯定在笑。

    扭头看着背后的国安,叶无天射出一股凌厉的杀气,从来都只有猫戏老鼠,今天却被躲在暗中的老鼠给戏弄。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