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371章 你又不是我媳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叶无天此话一出,众人顿时傻眼,包括杨浪子,满是不可思议。
  
      “要不要?”叶无天内心快笑翻了,麻痹的,老子让你威胁,你以为手里握着炸弹,别人就会怕你吗?“如果你不要,我可就收回了。”
  
      杨浪子浑身不住颤抖着:“你非要这样做?”
  
      叶无天很肯定的点头,“当然,用你的话说,你也可以不相信,可以把这三粒都当成解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把这三粒都吞下去,膻中穴的痛楚肯定会消失。”
  
      杨浪子很抓狂,他想知道另外两粒是又是什么毒药,三粒药丸的颜色都不一样,而且叶无天也没告诉他药丸的颜色,让他怎么选?万一选错了呢?
  
      三粒都吞下去,膻中穴的痛楚是可以解决,但另外两种又是什么毒?
  
      这一刻,杨浪子想杀人,想将整个腾龙帮的所有弟兄都喊上来,然后齐齐朝叶无天开枪,直接将这混蛋王八蛋无耻小儿打成马蜂。
  
      叶无天将三粒药丸都放下,抬头问杨浪子:“请问,我可以走吗?”
  
      杨浪子拦不是,放也不是,他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你应该放我走,如果你不懂得选择,可以找相关机构帮你分析,相信这对你而言不是什么难事吧?”叶无天似笑非笑地看着杨浪子。
  
      刘秋松开始欣赏叶无天这小子,还真是走到哪里都不肯吃亏,而且他这样对杨浪子,也让他心里解气。
  
      不知不觉间,刘秋松就与叶无天站在同一阵线上,正是因为如此,他如今才没有出面阻止,他根本不想帮助杨浪子。
  
      “媳妇,我们走吧。”叶无天自己将手搭在宁思绮的脖子上,这厮又开始借机大占便宜。
  
      宁思绮死死瞪着叶无天,“既然你自己能走,为什么不自己走?”
  
      “谁说我能走?能走我早走了,媳妇,你怎么连这点同情心都没有?好歹我也是个伤者。”
  
      宁思绮直将这无耻的混蛋直接从这里扔下去,这家伙什么时候都那么气人。
  
      “走吧,别那样看我,最多今晚我加倍努力。”
  
      “你再胡说八道,我让人将你从这里扔下去。”宁思绮有种想拔枪的冲动。
  
      “好吧。”耸耸肩的叶无天说道:“当我没说,我忍你,谁让你是我的媳妇?”
  
      “站住。”一直盯着那三粒药丸的杨浪子突然开口。“哪粒是解药?”
  
      杨浪子知道,解药的事情今天必须弄清楚,虽然三粒药丸中有一粒是解药,可是他也犯不着冒这个风险,尤其当叶无天刚才那句好心的提醒,更是让他心一紧,叶无天会有这么好心吗?主动告诉他可以去找相关机构分析?
  
      叶无天这样说,肯定是因为他有信心,认为外界的机构根本无法将他这些药丸的成份分析出来,退一步说,就算能分析出来,那又怎样?他同样不知哪一粒才是解药。
  
      “杨浪子,你他妈最好别得寸进尺,我不会忍你,所以,你最好别给脸不要脸。”对杨浪子,叶无天可不想给什么好脸色。
  
      “哪一粒是解药?”杨浪子答非所问。
  
      “你又不是我媳妇,为什么要告诉你?”叶无天不屑道。
  
      “不说,谁都不能走。”杨浪子今天也是割出去了。
  
      “是吗?”叶无天忽然冷笑了笑,一拐一拐的走到那三粒解药面前,然后这厮在众目睽睽之下又掏出一粒放上去,“现在,四分之一的机会。”
  
      杨浪子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没人理解他此时是多么的愤怒。
  
      “我现在就走,你可以按炸弹。”叶无天说完转身将手搭在宁思绮脖子上,然后与宁思绮一起离开。
  
      眼看着叶无天离开,杨浪子紧紧握着手机,他在挣扎,在犹豫。
  
      刘秋松也快步离开,他内心还真怕杨浪子会启动炸弹。
  
      两个都是牛人,两个人都不好惹,无论是杨浪子还是叶无天,都属于惹不得的之人。
  
      “帮主。”杨浪子身边的一位帮中弟兄小声喊了句,“报仇的机会有很多。”
  
      杨浪子扭头看向这个下属,“你怕死?”
  
      那人摇摇头:“我不怕死,但帮主你不能死,你死了,腾龙帮就会乱,你是我们的精神支柱。”
  
      杨浪子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你说得对,我们有很多机会报仇。”
  
      杨浪子的话令到在场的腾龙帮众人心下一松,小命算是保住了。
  
      “叶无天。”杨浪子看着桌上那四粒颜色各异的药丸,表情阴晴不定,从未像今天这般如此恨一个人。
  
      “李婉儿怎么办?”那人又问道。
  
      杨浪子一愣,他都几乎差点忘了李婉儿还在手上,可是,叶无天也忘了吗?他刚才怎么没有提起?
  
      “放了。”
  
      那人一急:“帮主,咱们应该给点苦头叶无天尝尝。”
  
      “什么苦头?杀了李婉儿就能给叶无天尝吗?”
  
      那人没说话,面对杨浪子的目光,他开始低下头,不敢与杨浪子的目光相对视。
  
      离开腾龙帮后,叶无天才松了口气,其实他刚才也挺怕,他也怕死,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一次机会重新活过来,他又岂会不珍惜?
  
      “你也会害怕?”宁思绮发现了叶无天的异样。“刚才不是挺牛的吗?”
  
      叶无天苦笑:“说不怕就是假的,我很担心。”
  
      “叶无天,今天这事我会上报给上面,你要作好思想准备。”刘秋松的话让无天同学发愣好一会儿,这家伙是什么意思?提醒?还是什么?
  
      “李婉儿还在杨浪子手中,这事你们得帮我,刘副局,我说句狠话,如果李婉儿有事,我不介意将事情闹大。”
  
      刘秋松说道:“希望你能笑到最后。”
  
      叶无天无言以对,不管怎样,他今天是杀人了,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证明他杀人,可正如杨浪子所说,有些时候并不需什么证据。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他也不知道。
  
      刘秋松离开了,钻进车内后他马上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出去。
  
      “你闹得有些大。”宁思绮透着一种担心。
  
      “我也不想,杨浪子那总是拿我身边的人来威胁我,换成是你,你会怎样?直到现在,婉儿仍然在他们手中。”一开始,叶无天并不想惹事,闹到现在,他也不知该怎样去评价,只能说,身不由己。
  
      “你要有思想准备。”宁思绮说:“杨浪子不是普通人,势力很大。”
  
      叶无天叹了声:“活在这个社会真累,动不动就是讲关系,讲人事,说来说去,这就是一个拼爹的年代。”
  
      “你在讽刺我?”
  
      “我在讽剌杨浪子,没有杨家的支持,他算个什么东西?”
  
      “我怎么感觉你有酸意?”
  
      “嘿嘿,说得没错,我有时挺羡慕他的,摊上这么一个好爹,不像我,早早被人给赶出来。”叶无天自嘲道。
  
      宁思绮是知道叶无天身世,对这家伙,她更多的是同情。
  
      “你应该忍一忍。”宁思绮毕竟是女人,开始心软起来,“就算想报仇,也不能当着那么多人面前进行。”
  
      “媳妇,你还不了解我吗?我就是个直肠子,不喜欢拐弯抹角,有什么就说什么,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对以后将要发生的事情,我已经有心理准备。”
  
      “杨家一定会施压。”
  
      “意料之中。”叶无天冲动,但却不傻,杨家如果不这样做,反倒不正常。“上面既然让你与刘秋松来救我,说明还不想我死,最多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些东西罢了。”
  
      宁思绮哭笑不得:“你倒是挺想得开的。”
  
      “钱财是身外物,我只想自己活得痛快点。”
  
      “除了要有思想准备外,你还得提防着杨浪子,我担心他来阴的。”
  
      叶无天忽然深情无比说道:“媳妇,你这么关心我,我真会喜欢你的。”
  
      宁思绮脸红耳赤,“那你去死吧,混蛋。”
  
      叶无天不以为意:“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不过我不会生气,不管怎样你今天都救了我,想我怎样多谢你?香水?什么牌子?”
  
      宁思绮气鼓鼓的,胸前的饱.满一涨一缩的,很吸引人。
  
      “我从来不用香水。”说这话时,宁思绮一脸的骄傲。
  
      叶无天坏笑:“体香?难怪这么好闻,过来,再让我闻闻。”
  
      宁思绮红着小脸退后几步,一脸鄙视地瞪着无天同学。
  
      将叶无天送到医院处理完伤口后,宁思绮就想走。
  
      “你家老爷子让你来的?”叶无天突问道。
  
      宁思绮回头反问:“这个很重要吗?”
  
      “重要。”叶无天很认真,也很期待宁思绮的回答。
  
      “自己猜,还有,以后别那么嘴.贱,我不是你媳妇。”宁思绮抛下这话后就离开。
  
      叶无天苦笑,这女人,越来越可爱了。
  
      宁思绮离开后,叶无天独自一人呆在医院里,伤口已经没什么大碍,稍为休息几个小时就行,需要借这几个小时的时间好好顺一顺,尤其是轩辕气术。
  
      今天虽然惊险,却也算因祸得福,连续爆了几个穴位,因此,今天吃的苦是值得的。更何况杨浪子也没讨到便宜,估计那王八蛋如今正为哪一粒是解药的事情而头痛吧?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