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375章 那就让他继续怀疑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司徒薇的变化让叶无天心情不太好,有时候他发现自己挺贱的,明明怀疑手机上的窃听器是司徒薇装的,可是现在见她这样时,他仍然心情不太好,似乎意识里并不想看到司徒薇这样。
  
      难道因为她是美女么?
  
      离开之前,叶无天打给程可欣,让她将第二期的工程款拨过去,司徒家的情况比他所想象中还要糟糕。
  
      叶无天正犹豫着要不要去一趟欧阳幸月那里,司徒家的事情她应该清楚,只是,他用什么理由去问?
  
      很快就放弃这一念头,自己想知道司徒家的情况,也不能去找欧阳幸月,那女人,聪明得很。
  
      司徒楚的出现让叶无天心下一笑,这家伙倒是适合,而且他没想到司徒杨会找他。
  
      “专程来找我?”叶无天明知故问。
  
      司徒楚说道:“有时间吗?聊聊。”
  
      “可以。”二人找了个清静的地方坐下,叶无天发现司徒楚四周都站满了保镖。
  
      “每次出门都带这么多保镖,累不累?”叶无天对这个问题颇为好奇。
  
      “累。”司徒楚倒也老实:“相当累,我现在都开始厌倦这各生活。”
  
      叶无天笑笑没说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也有自己的选择方式,他无权去左右别人。
  
      “我知你关心小薇的状况,所以今天是想来求你一件事。”端起杯子眠了口茶后,司徒楚直接开门见山。
  
      叶无天好笑:“你从哪方面觉得我关心她?”
  
      “眼神,我从你的眼神里感觉到,刚才我看到了。”
  
      叶无天顿时脸色一沉:“你跟踪我?”
  
      “别误会,只是凑巧,我是来找小薇的。”
  
      “说出你的目的。”心一缓的无天同学看着司徒楚,对这家伙,他还是带着欣赏之意。
  
      司徒楚拿出一支雪茄,点燃后狠狠的抽上几口,“相信你也应该知道,这段时间司徒家遇上麻烦。”
  
      “略知一二。”
  
      “具体事情我就不想说,我只是想告诉你,再这样下去,很快不会再有司徒家族。”
  
      “然后呢?”
  
      “爷爷的失踪,合作伙伴的反水,让司徒家雪上加霜,为了帮助家族,每个人都用尽自己的力气,可是成效不大。”说到这,司徒楚又狠狠抽了几口雪茄,接着道:“小薇从小就不服输,而我也很疼她,这段时间她总是日以继夜的工作,想必你也看到了,她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外面,都没有了笑容。”
  
      叶无天倒是挺认同司徒楚的话,司徒薇的变化的确挺大,不再是昔日那个妖娆妩媚的女妖精!
  
      “无独有偶,我大哥的身体头状况又出现问题,而二哥的经商能力又有限,至于我,更加不懂那方面的事情,让我打打杀杀还行,让我经商?我真不是那块料。”
  
      叶无天想笑,这老小子倒也够诚实,于是对他好感又上升一层,至少比起杨浪子那王八蛋来要强太多。
  
      “你能想到小薇的压力有多大吗?”司徒楚突然问。
  
      无天同学摇头:“我不懂,对你们司徒家的做法也感到不解与鄙视,那么大一个家族,为什么非要将压力都放到一个女人身上?”
  
      “其实,当一个家族发展到一定程度上时,已经不分什么男女,有能力的都要为家族服务,欧阳幸月也是女人,以前她不同样有压力?”
  
      司徒楚的这个问题将叶无天给问住,不知该如何回答。
  
      “司徒集团可以倒,但我不希望小薇有事。”
  
      叶无天再次震惊,满是不敢相信地看着司徒楚,他能感受到,这老小子对司徒薇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
  
      “还有一件事,你手机上的窃听器并不是小薇装的,至于是谁,现在还不能说。”
  
      “你怎么知道这事?”如果说刚才是震惊,那么现在就是震憾了,这事并没多少人知道,司徒楚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有自己的情报网络。”
  
      “你还知道什么?”叶无天心里凉飕飕的,一点安全感都没有,“是谁放的?”
  
      “我不能说。”司徒楚摇头拒绝道:“想知道你可以自己去查,我只能告诉你,这事不是小薇所为。”
  
      叶无天感到一种压力,一种无形的压力压得他浑身不舒服,让他感觉快要窒息,仿佛像是有一张无形的网在他头顶上。
  
      “你不说,我又怎么相信你?凭什么相信?”
  
      “我没有骗你。”耸耸肩的司徒楚表示自己现在给不出任何证据。
  
      叶无天冷笑:“我也没有骗你,没有证据的事情我不会随便乱相信。”
  
      “我以猛虎帮,以司徒家担保,所说的一切全都是真的?”司徒楚说得很认真,很严肃。
  
      叶无天沉默了,直觉告诉他,司徒楚的话都是真的。
  
      “就算你所说的都是真的,然后呢?想我怎样帮你?”
  
      “不是帮我,是帮小薇,我只希望她能做回以前那个司徒薇,开开心心的活着。”
  
      叶无天说道:“恐怕你比谁都清楚,想让她重新变得快乐起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你们司徒家渡过难关。”
  
      “我知她找过你,也知她想让你将倾城丸的国外销售权交给她的事情。”
  
      “你恨我?恨我不将销售权交给她?”叶无天问。
  
      司徒楚说道:“没什么好恨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与权利,你有你的理由。”
  
      “其实,你可能不知道,小薇她对你很特别。”
  
      叶无天一愣:“这话从何说起?”
  
      “只是我的直觉,我感觉她似乎对你挺有好感,从小到大,她从不将男人放在眼中,很多豪门贵公子也曾追求过她,好些人都很优秀。”
  
      “你是说她喜欢我?”
  
      “至少不讨厌,对待你的方式也不像对待其他男人那样无情与不屑。”
  
      叶无天真不知自己该说什么好,不知为什么,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激动,虽然司徒楚的话没有任何证据,可他还是选择相信他。
  
      “叶无天,不管你最终会不会将倾城丸的销售权交给她,我都希望你能帮她一把,让她开心起来,恐怕也只有你才有这个能力。”说完后,司徒楚似乎放松不少,长吐一口气后话题一转:“杨浪子吃了你的亏,他不会罢休。”
  
      “一山不容二虎,为什么你不出手?”叶无天问道。
  
      “两个帮派之间迟早有一战,但不是现在,你也看到了,上面不允许乱,其实,我又何尝不相让腾龙帮消失?相信腾龙帮也一样,希望能一支独秀。”司徒楚的话语间带着太多的无奈。
  
      “说句你不太喜欢听的话,如果不是上面压着,恐怕你们早就被灭了。”叶无天戏谑道。
  
      司徒楚老脸一红:“你说得对,其实这也是件好事,可我没办法,老爷子一直都不喜欢我搞黑道,不像腾龙帮,得到家族的大力支持。”
  
      叶无天笑笑后不以为意,司徒楚这话只能信一半,司徒老爷子或许表面上是反对,可暗地里一定有支持司徒楚这老小子。
  
      “我其实挺同情你的。”叶无天忽然说出这么一句。
  
      司徒楚莫明其妙地看着叶无天,一脸疑惑。
  
      “你与杨浪子都是世家子弟,你们两的差别怎就那么大?”
  
      司徒楚嘴角微微抽搐着:“你这是什么意思?赞我还是损我?”
  
      “你说呢?”叶无天反问。
  
      司徒楚还想再问,却被叶无天电话铃声所打断。
  
      “宝贝,是不是想我了?”接通电话后,叶无天对着电话调戏起常肖媚。
  
      苦笑了笑的司徒楚彻底无语,这样的花心男,小薇怎会喜欢他?跟着这样的男人,到头来只会让自己吃苦。
  
      电话那边的常肖媚极力忍住怒意:“你过来警局一趟,现在有一宗蓄意杀人案需要你协助调查。”
  
      叶无天愕然,第一反应就是他摊上事了,而且还是摊上大事。
  
      “说清楚点。”叶无天也失去了玩笑之心。
  
      常肖媚将事情大概说了遍,而叶无天则是越听越皱眉头,听到最后,这厮更是听不下去,口出狂言道:“他们怀疑就让他怀疑,麻痹的,什么东西。”
  
      “叶无天,我是警察。”常肖媚气不过叶无天粗口连天的模样,“马上过来一趟。”
  
      叶无天被气乐:“媳妇,照你这样说,如果天天有人想害我,我岂不是天天都很忙?”
  
      “那是你的事。”
  
      “我不去,也没空。”
  
      “你敢不来,我就向上面申请通缉令。”常肖媚说完就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断,根本不给叶无天说话的机会。
  
      听到电话忙音,无天同学除了苦笑还是苦笑,他知这女人真敢那样做。
  
      “遇上麻烦?”司徒楚问道。
  
      放下手机的叶无天笑道:“没办法,像我们如此优秀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引起别人的妒忌,已经习惯了。”
  
      目瞪口呆的司徒楚好半响才竖起大拇指送给叶无天:“你脸皮真厚!”
  
      “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老子把你毒哑?”叶无天狠狠一瞪。
  
      司徒楚很识趣的闭嘴,对叶无天那身诡异莫测的能力,他虽没亲身领教过,却也知道绝不会有假,杨浪子就已经在叶无天手上吃了大亏。
  
      “不管怎样,谢谢你顺便帮我出了口恶气,实不相瞒,我想收拾杨浪子那混蛋好久了。”
  
      叶无天鄙视道:“你脸皮才算厚,什么叫顺便?跟你有半毛钱关系?臭不要脸的。”
  
      虽然被讽刺,司徒楚也不以为意,挥挥手道:“去忙你的吧,记得帮我安慰一下小薇,算我欠你的。”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