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383章 拉不长的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欧阳幸月美眸紧闭,想将叶无天那双作怪的手推开,却根本无力推开,也好像有些不舍,手掌上所传来的灼热烫得她整颗心都似乎在颤抖。
  
      轻轻将欧阳幸月搂在怀,用她那光滑嫩滑背部依偎着他,不时亲吻她的玉脖,每一次亲吻,欧阳幸月都会微微一颤!
  
      此时的欧阳幸月如同一头任由人宰割的糕羊般,几次想离开叶无天怀中,但都以失败告终。
  
      欧阳幸月恨自己,可她内心深处的莫种却出卖了她。
  
      五次,整整五次,她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五次冲顶时的韵味,就是现在,疯狂虽已停下,可这混蛋那东西却仍然停留在她那里。
  
      二人谁都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彼此的心跳声。
  
      上天仿佛妒忌叶无天的快活,这个时候,该死的电话竟然响起来。
  
      叶无天不想接,可那电话却一直响着,大有他不接电话就不罢休的意思。
  
      无奈之下,叶无天只得依依不舍地从欧阳幸月胸.脯上抽出一个手转身拿过电话,而他这一转身,小无天也恢复了自由。
  
      “哦!”异样的剌激让欧阳幸月樱唇微张,一道仙音发出,差点又让无天同学把持不住而放弃接电话的打算。
  
      看到来电显示时,叶无天苦笑,这女人倒真是会挑时间。
  
      “男朋友,你可不够称职哦。”电话刚接通,许影那怀是幽怨的声音就传来。
  
      “有事?”叶无天眼角的余光瞟了欧阳幸月。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你就这样做我男朋友?”许影的声音更加幽怨,直听得无天同学头皮发麻。
  
      忽然,怀中的欧阳幸月动了动,她不是想要离开他的怀抱,反而是更加贴上来,这女人,也会有好奇的时候,以她这样的身份地位,竟然也想着偷听别人对话。
  
      不过这是好事,至少证明她对他并非没有好感。
  
      “呵呵,这事你还当真呢?那只是一句玩笑。”叶无天很尴尬。
  
      即使没有站在许影面前,也能感受到她的嗔意,“你是对我开玩笑?我可是认真的,你在医院对我说的那些话,我一直都记在心中。”
  
      叶无天没搭话,知许影打电话来肯定有事,最重要是,欧阳幸月就在身边,他如今真不太方便说话。
  
      “我可不管,反正你要承诺你当初的话,要尽到一个男朋友的责任。”那边的许影又道。
  
      此时无天同学最想做的就是将电话听筒里的音量调小,这会的音量实在太大了些,大到欧阳幸月能听到。
  
      刚想说话,突然,无天同学浑身一个激灵,只因‘小无天’被什么东西给紧紧抓住,此举吓叶无天一惊。
  
      眼睛看向欧阳幸月,询问欧阳幸月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又想?这一念头很快就被叶无天给打消掉,原因很简单,他从欧阳幸月身上感受到一股怒意。
  
      欧阳幸月不敢与叶无天相对视,将头扭到一边,不过,她的手却突然一用力。
  
      痛!一种痛楚袭向叶无天,直痛得他倒抽凉气,心都快要跳出来,这女人,够狠。
  
      “啊!”
  
      吃痛之下,叶无天忍不住惨叫一声。
  
      电话另一边许影被吓一大跳,“怎么回事?”
  
      叶无天看了欧阳幸月一眼,苦笑着对电话说道:“没事,被蚂蚁咬了一口。”
  
      “啊!”叶无天又是一声惨叫,“别那么大力拉啊,再拉也不会长。”
  
      连续被袭击两次,叶无天的额头已全是冷汗,欧阳幸月是柔弱无骨,可想要拉断他那玩意也是卓卓有余。
  
      许影听得一头雾水:“拉什么?蚂蚁也会拉人吗?”从小到大,许影都没听说过蚂蚁会拉人,只会咬人。
  
      “嘿嘿,这是一只调皮的蚂蚁。”叶无天说时左手在欧阳幸月胸.脯上稍稍用力捏了捏。
  
      “啊!”可怜的无天同学再次惨叫:“放手,快放手,痛。”
  
      欧阳幸月羞害的同时脸上又满是得意之色。
  
      “别再拉了,会死人,况且你再拉也不会长。”叶无天苦笑道。
  
      此时,电话那边的许影再笨也知猜到叶无天这话是什么意思,羞得她想将电话扔掉,心中暗啐一声混蛋,“我等会打给你。”说完就啪的一声将电话挂断。
  
      欧阳幸月松开手,卷起真丝被子向浴室走去。
  
      叶无天认为她多此一举,她身上哪个地方他没见过?还用得着这样卷被子?“你是不是吃醋了?”
  
      虽然很痛,可叶无天却很开心,如果欧阳幸月是吃醋,那所有一切都是值得的。
  
      欧阳幸月没停下,可她那微微颤抖的娇躯却是出卖了她。
  
      这一刻,叶无天想欢呼,这女人,外冷内热,真以为她是铁石心肠呢,原来所有一切都只是装出来的,她倘若不是见他与别的女人一起暧味,她又怎会做出刚才那种疯狂的举动?
  
      哼着小调的叶无天重新拨通许影电话:“什么事?说吧。”
  
      “疯完了?你可真够无耻的,大白天的,你也想着那些事情。”许影骂了句。
  
      叶无天乐了,“谁规定大白天不能做?这种事情还用得着刻意吗?随性最好,再说,你又听说谁我是在做那种事?我说你的想象力是不是太丰富了点?”
  
      “是谁?程可欣?欧阳幸月?还是司徒薇?”
  
      叶无天笑道:“你的好奇心可真不小,要不要拍个照片发过去给你欣赏欣赏?估计你都没见过如此大的尺寸。”
  
      “流氓!”许影气得不轻,怒骂了一句。
  
      “嘿嘿,你见过多大的尺寸?”
  
      许影脸色一沉:“闹够没有?”
  
      叶无天有些自讨没趣,“好吧,找我什么事?”
  
      “作为我的男朋友,你似乎没尽到责任,过去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如今眼前有一个机会。”
  
      “你就不能直接点?”
  
      “后天是我爷爷生日,而我缺一个男伴,这种事情自然非你莫属。”
  
      叶无天自然不相信许影的话,以她的条件,哪会缺什么男伴?只要她想要,估计排队的人能从京城排到东城。
  
      听到生日这两个字眼,无天同学顿时想起司徒老爷子,他就是在生日前失踪的,如今许影她爷爷不会也遇上这种事情吧?
  
      当然了,这些话他并未说出来,不适合。
  
      许影找他作为男伴,让他联想到许多问题,难道说许家也看上他了?
  
      “怎么?你不乐意?”见叶无天半响没回答,许影问道。
  
      “呵呵,我在想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会落到我头上,上天对我实在太好了点。”
  
      “噗哧。”许影被逗笑:“你知道就好,那今天晚上就过来吧,我去机场接你。”
  
      叶无天说道:“我虽然高兴,可又担心。”
  
      “担心什么?”许影听得莫名奇妙。
  
      “红颜祸水啊!成为你的男伴,我得承受多大的压力?这个你想过没有?”
  
      许影哭笑不得:“听你的意思是你不想来是吗?”
  
      “可以吗?”叶无天小声问道。
  
      “废话!”
  
      “呃!那好吧,当我没说。”叶无天其实并不想去参加这个什么生日宴会,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宴会。
  
      “今晚过来吧,我去接你机。”
  
      “明天吧。”叶无天想了想后说道:“我还有点私事需要处理。”
  
      聊没几句,二人结束了通话,随手将手机扔到床上,眼睛却瞄向浴室,这厮眼珠一转,忽然轻手轻脚的下床朝浴室而去,当他走到浴室门时用手轻轻一扭,竟然没反锁,于是,无天同学当下不再客气,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欧阳幸月自然反抗,奈何几个回合下来她非但没有成功将叶无天赶出去,反而还连连吃亏,到最后,累得不轻的她更是只能任由叶无天摆布,于是,浴室里开始响起一阵阵激昂交错的声音,浴室的征战之旅的冲锋号再次响起。
  
      京城,许影脸红红的收起电话,抬头着眼前的老人,“爷爷,他同意了。”
  
      老人看着孙女,“你很看好他?”
  
      许影点头:“事实证明,他潜力很大。”
  
      “这样的人,你有信心能应付?”
  
      许影想了想,说道:“我会尽力。”
  
      老人叹了声,“欧阳幸月近来怎样?”
  
      许影一愣,未想到爷爷会突然关心起欧阳幸月来。“过得很好,公司生意如日中天,叶无天很相信她。”
  
      “呵呵,欧阳家这一手玩得漂亮。”老人笑道,笑容中带着一丝鄙视。
  
      “爷爷,我们没有证据。”许影知爷爷怀疑什么,他怀疑欧阳幸月与家人共同演一出戏,为的就是得到叶无天的支持,无疑,照目前看来,这出戏演得很成功。
  
      “你妈妈好久没有回去了吧?告诉她,想回去就回去一趟吧。”
  
      许影动了动嘴唇,似乎有话想要说。
  
      “你是不是有话想要说?”
  
      许影犹豫一会:“爷爷,我不希望妈妈难做,她不容易。”
  
      老人一愣,“我们每个人都不容易。”
  
      许家与欧阳家是亲家,这事很多人都知道,但是两家人虽然已是亲威,却甚少走动,欧阳守云嫁到许家后,已经很少回娘家探亲,如今爷爷却突然主动提出让妈妈回娘家,这让许影担心。
  
      “司徒家那边差不多就行了,别把他们赶得太狠。”
  
      “为什么?现在是个好机会。”
  
      “呵呵,你这丫头,有时挺聪明,有时又笨笨的,司徒家再不济,它也是一个老家族,有他自己的底子在,我们一口气吃不成胖子。”
  
      “可是就算我们放手,其它人也不未定肯放手。”
  
      老人神秘一笑:“这正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许影瞬间明白过来,知道爷爷为何这样做,“我明白了。”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