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427章 谁能证明我是凶手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刘秋松明白叶无天在玩以退为进,而且玩得十分漂亮,让人找不到拒绝的借口,人家都同意让你带人走,他问几个问题总不过份吧?
  
      问题是不管是刘秋松还是郑忠仁,都知绝不能让叶无天问问题,这小子的手段层不出穷,天知他会搞出什么?万一真被他问出一些敏.感的问题,对谁都没有好处。
  
      “怎么?连这个也不同意?”叶无天淡淡问道。
  
      郑忠仁一笑,“还是算了吧,这事交给我们就行,我们可以保证,一定不会让你的下属白死,会还他一个公道。”
  
      这也等于向叶无天示好,希望叶无天能借机而退。
  
      可惜,他们高估了叶无天的肚量,在很多事情上,这厮根本就没什么肚量,有仇必报。
  
      “二位,活在这个社会上,就得相互尊重,那样才活得有意思,你们说是吗?”叶无天手头轻轻敲打着桌面,颇有节奏感。
  
      刘秋松二人都从中听出一丝淡淡的威协!叶无天的潜台词就是你们不尊重我,那我也用不着尊重你们。
  
      “你知自己在说什么吗?”堂堂一个副局长,却被叶无天一再威协,刘秋松感到面子上过不去。
  
      叶无天问道:“刘局长,你吓我?”
  
      郑忠仁见势不妙,连忙说道:“呵呵,都是自己人,有话好好说。”
  
      “我只需要几分钟,不管能不能问出什么,人都由你们带走。”叶无天又提出自己的要求。
  
      “不行。”刘秋松这一次拒绝得很直接。
  
      郑忠仁想劝说几句,奈何刘秋松是他的顶头上司,他根本没有反驳的资格。
  
      “唉!为什么人与人之间就不能好好说话?非要这样以权压人?”
  
      “叶天无,给你一句忠告,少惹事,对你有好处。”
  
      “嘿嘿,谢谢刘副局长的忠告,我一定会铭记于心。”
  
      “血樱不能呆在国内,如果你见到她,将我的话转告给她。”
  
      叶无天答应:“好,那也麻烦刘副局长你将我的话转告给杨家,今天这笔账,我记在心上,很快我就会还一份大礼给他们。”
  
      “叶无天,你这是威协。”刘秋松气得用力一拍桌子,差点没被气晕掉。
  
      “威协吗?好吧,那就当我这是威协。”叶无天摆出一副无赖的模样:“几位,不送了。”
  
      很快,刘秋松就带着人离开,包括那个一直蹲在地上的中年男人。
  
      当得知自己要被国安带走时,蹲在地上的中年男人非但没紧张,反而还松了口气,被国安带走,也好过留在这里,对叶无天的传闻,外界已经有很多传说,这家伙,根本就是个疯子,谁惹谁倒霉。
  
      “少爷,就这样让他们把人带走?”站在背后的陈乐急了,好不容易才有一点线索,却被国安给硬生生『插』一脚进来,让到手的线索中断,陈乐等人不甘心。
  
      叶无天问道:“你有办法?他们要带人走,你们能有什么办法?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陈乐也知道这点,可他就是不甘心,不甘心人被国安带走。
  
      欧阳幸月知这家伙肯定有了后招,不然凭他的『性』格,怎会如此老神自在?早就急得跳起来。
  
      “消息不是从我这边走漏的。”欧阳幸月看着叶无天。
  
      “我知道,是我们低估了对方的实力。”
  
      “你有什么计划?”
  
      叶无三『揉』『揉』额头,他十分不喜欢这种生活,不喜欢跟别人勾心斗角,累。
  
      “暂时没有。”
  
      欧阳幸月内心一阵失望,这家伙虽然坏,但却无所不能,什么事到他手中都能迎刃而解,如今却说自己没办法?
  
      “刘副局,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与刘秋松一起离开后,郑忠仁说出自己的担心。
  
      刘秋松停下来转身说道:“你是担心叶无天对杨家下手?”
  
      “这是一方面,他要闹起来,这事还真不好解决。”
  
      “哼!我会跟上面说说,如此任由着那小子放任下去,迟早出大事。”
  
      郑忠仁欲言又止,心想有用吗?上面不可能打压叶无天,就算明知叶无天过份,上面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目前为止,除了叶无天外没任何人掌握了倾城丸的生产工艺。
  
      “欧阳幸月不简单。”刘秋松喃喃说道,那个女人的背后到底还隐藏着多少力量?
  
      “或许我们都低估这些世家的实力。”
  
      “痛,我肚子痛。”突然,被看押在后面中年男人开始大叫起来,额头布满豆大的冷汗。
  
      “怎么回事?鬼叫什么?”刘秋松正憋着满肚子的怒火,忍不住冷喝一声。
  
      “痛,肚子好痛,长官,救救我。”
  
      郑忠仁与刘秋松快速相互望了一眼,第一反应就想到叶无天。
  
      “马上去医院。”刘秋松一声令下。
  
      “啊!”中年男人越来越痛,已痛到极限的他突然双手一挥,“啪!”的一声,手铐断裂开来。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原本坐在旁边的两名国安成员傻眼,竟然连手铐都能硬生生扯断,这是什么力量?需要多大力量才能做到?
  
      恢复自由的中年男人像一头失控的狮子四处『乱』撞,甚至用脑袋去撞车门。
  
      “快拉住他。”刘秋松大吼。
  
      反应过来的两位国安员队连忙想抓住对方,可奇怪的是两人用尽力气都竟然抓不住对方。
  
      “砰砰!”中年男人再次用头去撞车门,随着他的脑袋撞向车门,整辆商务车都一阵摇晃。
  
      “痛!啊!好痛!杀了我,快杀了我。”
  
      “打晕他。”郑忠仁大声道,说完自己也上去帮忙。
  
      中年男人右手边的年轻人马上运掌朝目标的后脖砍去。
  
      一掌下去后,中年男人顿时晕过去,这让刘秋松他们暗松口气。
  
      商务车仍然快速向着医院飞奔而去,郑忠仁很想让刘秋松调转车头去找叶无天,倘若真是叶无天所为,这事恐怕去医院也没用。
  
      一分钟不到,本已晕厥的中年男人又再次醒来,被痛醒的,那种无法忍受的巨痛让他再次醒来。
  
      人刚醒,顿时又疯起来,又像刚才那般四处『乱』撞,根本不知痛。
  
      “砰砰砰!”中年男人又是几下撞车门,这次不是用脑袋,而是用肩膀。
  
      出人意料的是,车门竟真的被撞开,而中年男人见状立马不顾车子正在高速行驶,一个箭步就冲下车。
  
      冲出车外的中年男人摔得不轻,身上多处擦伤,然而他也似乎感觉不到痛,爬起来就跑。
  
      此时此景,让郑忠仁他们看得头皮发麻,虽然无法感受对方到底有多痛,可是见对方公然拿脑袋撞车门,且不顾车速,可想而知他是多么痛苦。
  
      爬起来的中年男人拼命朝前方奔去,动作极快,完全超出人类的范畴。
  
      司机一下急刹,郑忠仁他们也第一时间冲出车外去追,一旦被犯人逃掉,他们就真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所幸,中年男人狂奔一会就慢下来,越来越来慢,直至郑忠仁几人制服对方。
  
      折腾几分钟后,疑犯终于有惊无险的被再次抓回来,被重新带回车上后,对方宛若变了个人,脸『色』苍白无比,整个人看上去十分虚弱,完全看不出刚才那猛虎般的模样。
  
      “你哪不舒服?”郑忠仁问道。
  
      对方没回答,只是呲牙咧嘴的笑了起来,笑得十分诡异。
  
      郑忠仁刚想骂人,突然,意外又发生了,只见对方的嘴角先是溢出一丝鲜血,然后整张脸就像雪糕遇上太阳一样融化掉,本是五官分明的人,这才几秒钟的时间,脸部就变成纸一样平了。
  
      这下,郑忠仁他们傻眼了,看着已经彻底失去生机的中年男人,一个个都脸『色』铁青。
  
      “死了。”一个国安成员检查一番后说道。
  
      “刘副局。”郑忠仁自己猜对了,这肯定是叶无天的杰作,除了他,没人有这本事。
  
      “找叶无天。”怒火满腔的刘秋松这个时候气得想杀人,挑衅,绝对的挑衅!
  
      郑忠仁暗叹一声,假如刚才从一开始就找叶无天,这人或许不会死。
  
      叶无天似乎算准刘秋松二人会回来,“二位,该说的话我已经说了,我想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
  
      “叶无天,我现在怀疑你跟一宗谋杀案有关,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刘秋松冷着张脸,今天他准备与叶无天撕破脸皮。
  
      “谋杀案?”叶无天大惊:“我靠!姓刘的,你可别『乱』说话,小心我告你。”
  
      “疑犯死了,这事跟你有关系吗?”
  
      “刚才那人?怎么死的?”叶无天冷笑:“人是你们带走的,也是死在你们手中,我怀疑你们是否想杀人灭口,二位,别忘了你们的身份,你们可不是普通人。”
  
      刘秋松冷哼一声:“少废话,走吧,跟你有没有关系,我们回去调查就知道。”
  
      “你们口口声声说怀疑我杀人,请问你们有证据吗?你总不能光凭你们一句话就证明我是凶手吧?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拿不出证据,我不会罢休。”顿了顿,叶无天又接着道:“你们有没有证据我不知道,可我有证据,这个能证明我是清白的。”说着,叶无天拿起桌上一张光碟,“这是今天监控的视频,它可以证明的。”
  
      看着那张光盘,郑忠仁与刘秋松瞬间傻眼,这叫什么?有备无患?叶无天知他们会回来吗?一早连光盘都准备好?那不就更加说明他心里有鬼吗?^_^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