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461章 过山车


    宁思绮扑了个空,待她去到渔村时,叶无天与程可欣却已不在渔村,一问李宗仁方知,人家也只是刚刚离开不久。

    这次扑空,让宁思绮很不爽,感觉有些老鼠躲猫猫。

    “大爷,他们有没有说去哪里?”李思绮问道。

    李宗仁笑着摇头,“这种事情小哥又怎会告诉我?你有急事找他就打他电话吧。

    宁思绮心道那混蛋若是接电话,她也用不着亲自赶来这里找。

    走出渔村,宁思绮即当打给她爷爷,将此事告诉他,接下来该怎么办,她也不清楚。

    没人知叶无天与程可欣去了哪里,到最后,这二人干脆直接将电话一关。

    找不到叶无天,众多记者就将目光对准欧阳幸月与司徒薇,过去两天里,每天总有很多记者围在公司门口,希望能采访到两人,可是想采访她们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两女都有意识的加强安保,记者根本近不了身,而她们也不回答任何问题。

    越是到不到答案,媒体们就越是想要弄到答案,因此,园在两女公司楼下的记者非但没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司徒薇站在窗前,看着楼下密密麻麻的记者,她苦笑了笑,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比名人还要名人,每天被众多记者追在屁股后面转。

    “小薇,二叔不支持你这样做,对公司没任何好处。”二叔司徒维原极力反对司徒薇停产,那样不管对纤美国际还是对司徒集团都没任何好处。

    “二叔,这事就别说了,我不会改变主意。”司徒薇不冷不热的回了句。

    司徒维原被呛得不轻,如果司徒薇是他女儿,早就一巴掌扫过去,她凑什么热闹?跟着添什么乱?有钱不赚,非要这样一起添乱,不像话。

    “小薇,我们都是成年人,成熟一点。”

    “二叔,多余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司徒维原仍旧不甘心:“你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

    “似乎对你也没什么损失吧?”

    “上面有人不太满意。”司徒维原说道:“小薇,上面有人对我们司徒集团不满意,认为是我们集团在操纵结果。”

    司徒薇紧紧皱起眉头:“谁不满?二叔,你去告诉那人,如果有不满,让他来找我。”

    司徒维原哑了,脸色越来越不善,“你确定要这样做。”

    “没人能让我改变主意。”

    “好,小薇,我希望你能好自为之。”司徒维原咬牙切齿,他今天是放下面子前来,希望能仗着自己这张老脸让司徒薇改变主意,哪知司徒薇根本不买他的账。

    目送着二叔离去,司徒薇甚为不屑,她这个二叔的如意算盘打得相当精,她岂会看不出来?

    无独有偶,欧阳幸月也有与司徒薇的同样遭遇,同样被家人苦口婆心劝说,希望她不要跟着瞎起哄,人家叶无天又没有强烈要求她停产,自己主动停产,这是唱哪出?

    “幸月,你真没必要那样做。”与司徒薇所不同的是,前来劝说的不止一个人,除了欧阳政仁这个代家主之外,还有欧阳贡根。

    “公司的生产工艺的确需用改进,再者,我们现在就算不想停产,也没有原材料。”

    欧阳政仁问道:“叶无天不是将所有步骤都交由你来处理吗?”

    “幸月,我们还是劝你想清楚。”欧阳贡根说道。

    “我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用不着你们告诉我。”

    “我们也是为你好。”欧阳政仁苦口婆心。

    “谢谢,这事就别说了,我已经决定。”欧阳幸月冷冷说道,并没因为欧阳政仁就给他们面子。

    欧阳幸月是不可能改变主意,其实叶无天更多时候只是想看一个态度,他是没说什么,没让她们主动停产,并不代表他不在乎。

    她与司徒薇之间并没沟通过,司徒薇都可以想到,她也不能退缩。

    “有没有办法联系到叶无天?”欧阳政仁想了会,问道。

    “没有。”

    “连你也没告诉?”

    欧阳幸月反问:“为什么要告诉我?”

    欧阳政仁很想说你们不是那种关系了吗?可这句话到嘴边就咽回去。

    “司徒薇是什么想的?”欧阳政仁又道。

    “不知道。”

    “幸月,你怎可以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我要知道她所想?她是她,我是我,我做事用不着看别人。”

    …………

    …………

    叶家终于体会到什么是过山车,所有人都还没有从兴奋中回过神来,却又被一个电话给打懵了,不知什么原因,政府又放弃了对叶氏集团的扶持。

    接到这个电话时,叶厚腾气得想骂娘,跟小孩子玩泥沙似的,像话吗?明明就说要扶持叶氏集团,现在又改变主意,不带这样玩人的。

    失去政府的支持,叶氏集团会怎样?用脚趾都能想到,肯定会跌到谷底,会被叶无天继续打压得喘不过气来。

    “爸,他们为什么反悔?”叶恒财震惊不已,没有了政府的支持,叶氏集团会走到哪一步?很难预料,一旦公司倒闭,对叶家上上下下都是一个灾难。

    叶厚腾答非所问:“妃乔怎样了?”

    “情况不容乐观。”叶恒东答道:“她完全失去了求生的欲.望。”

    “还不吃饭?”

    叶恒东摇摇头。

    “我过去看看。”叶厚腾思索一会,开口说道。

    于是,一众人去到叶妃乔的房间,在房门口,叶厚腾把所有人都赶出去,他自己单独一人走了进去。

    叶妃乔静静躺在床上,整个人瘦了很多,苍白的小脸让她看上去是那么的弱不禁风。

    有人进房间,叶妃乔并没睁开眼睛,她很想累,很想好好累一觉。

    “妃乔。”叶厚腾坐到床边,孙女的模样让他有几分心酸,走到这一步,他也不知到底是谁对谁错。

    叶妃乔没动,甚至连眼皮都不眨一下,静静躺在那。

    “还在怪爷爷吗?”叶厚腾握住叶妃乔那瘦得只剩皮包骨的小手,“爷爷不想那样做,也是迫不得已,作为家主,爷爷得为这个家负责,你能明白吗爷爷的苦心吧?”

    叶厚腾一边说话一边暗中留意孙女的情况,可是无论他说什么,孙女就是不动,让他很无奈,这个孙女是将他给恨上。

    “如果你恨爷爷,想骂就骂吧,作为家主,我不能对不起列祖列宗,不能让叶氏集团毁在我手里,你明白吗?”

    “我不怪你。”突然,叶妃乔开口说话了,不过并没喊他为爷爷。

    虽是这样,也让叶厚腾眉笑眼开,“妃乔,你想骂就骂吧,爷爷知那样做不对,可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办法,我也是被逼的,眼下,我们家族的危机并没过去,原本政府说会扶持我们家,现在,对方反悔了,妃乔,用不了多久,我们这家就会散掉,就会变得一无所有,到时叶家将不再是以前的叶家。”

    “爷爷我也累了,有时很想抛下所有事情一个人离开好好休息,可你也知道,你爸爸跟你大伯根本就不是经商的料子,将公司交到他们任何一个人手中,叶氏集团都无法支持多久,正是因为这样,爷爷我才咬牙硬撑着。

    “妃乔,你能体会爷爷的苦心吗?”

    “我想我怎样做?”叶妃乔又问。

    “爷爷希望你能坚强起来,好好活下去,你的路还很长,我们叶家以后可能还需要你帮助。”

    “我没事。”

    叶厚腾满是怜惜道:“你这样还算没事吗?”

    “还想我去求哥哥?”叶妃乔猜到几分,从上次到现在,爷爷从未来看过她,哪怕她绝食,他都不曾来过,现在来到,必有所求。

    叶厚腾老脸一红,一大把年纪的他今天却不得不再次求自己孙女,希望孙女念在这个家的份上,再帮家里一把。

    失去政府的支持,孙女或许是唯一的机会。

    “没用的,哥哥他不会再理我。”

    叶厚腾说道:“尽力就好,妃乔,爷爷知这样很不好,可爷爷真没有办法,就当是爷爷求你了,行吗?打个电话给他,让他别把我们逼到绝路。”

    良久,叶妃乔开口,“这个电话我可以打,最后一次。”

    变了,叶妃乔不得不相信,她只能是这个家的一枚棋子,啥时候有用,就会被用上,一旦失去作用,可能会被无情的扔掉。

    如果爷爷不是想来求她打电话,爷爷还会来看她吗?还会来关心她这个孙女吗?

    虚弱的叶妃乔连拿电话都觉得累,可她还是坚强的拨通号码。

    “关机了。”片刻后,叶妃乔说道。

    叶厚腾一愣,这个结果他无法接受,“再打一遍。”

    第二次结果还是一样,叶无天关机了!

    失望到极点的叶厚腾抛下一句好好休息就离开,让叶妃乔愣在当场,就算她早有心理准备,这会也无法接受,翻脸比翻书还要快。

    找不到叶无天,叶氏集团接下来的路该怎样走?他不知道,现在,也只能希望叶无天手下留情,希望叶无天为了对付于家而没心情理会这边。

    从孙女房间走出,叶厚腾决定厚着老脸去一趟杨家,再求求杨家,怎么说两家也即将快要成为亲家。

    叶厚腾刚刚升起去杨家的念头,却见大儿子叶恒财领着一个人来到书房门口。

    看到对方,叶厚腾愣了愣,更多的是惊喜,连忙快步伸手朝对方走去。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