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469章 还你两枪

    站在眼前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同样像刚才那些人一样散发出一股杀气,而且此外,眼前这人还有着一股久居上位者的威严,一种霸气。
   
    “是你打电话给我?”叶无天忽然想起刚才连续接到的两个陌生电话。
   
    “我叫于泰涛。”
   
    叶无天说道:“于家?跟于启城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父亲。”
   
    听到这个回答,叶无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很狂,很大声,瞧他那样,仿佛是遇到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于泰涛嘴角不住抽搐着,他隐隐能猜到叶无天为何狂笑。
   
    “笑死我了,真是笑死我了。”叶无天一边笑一边说,并且这厮还要不住的拍打着大腿。
   
    “很好笑?”于泰涛终于忍不住,同时也暗暗头痛,这个年轻人太精明,不好对付。
   
    叶无天强忍住笑意:“不好笑吗?”
   
    “就因为我姓于?”
   
    “没错,就因为你姓于,因为你竟然会用这种手段请我来。”叶无天问道:“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于泰涛没问,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叶无天。
   
    “我高估你们。”叶无天不紧不慢说道。
   
    此话即当让于泰涛脸色一沉,讽剌,从叶无天话中,他感受到极大的讽刺。
   
    “年轻人,做人别太嚣张,对你有好处。”
   
    “嚣张?于先生,于军人,于法律,我嚣张得过你们?”
   
    于泰涛老脸一红,说道:“我儿子的确有不对之处,你也并不是全无错过,明知许影就要成为于家媳妇,你还这样做,换成是你,你会怎样?”
   
    “我会直接一拳打上去,而不是你像儿子那样,整天只会装十三,最讨厌这种人。”叶无天毫不留情打击着对方。
   
    “论打架,他不是你对手。”
   
    叶无天并不认同这话,随即反驳:“错了,因为他精通法律,他懂法律,所以无时无刻都想着暗算我,希望我能打他,然后他就可以让楼下候着的军人冲来抓我,甚至杀我,现在我才知,不但法律是你们家的,就连军人也是你们家的,可以任由你们指挥。”
   
    于泰涛脸色巨变,这可是一项不小的罪名,于家承受不起,“你别胡说八道,没这回事。”
   
    “事实胜于雄辩。”叶无天懒洋洋道:“说正事吧,找我什么事?”
   
    “合作。”
   
    “合作?”叶无天很诧异,“我真不知我们之间有什么可合作的。”
   
    “你杀了军人家属,这是重罪。”
   
    叶无天并不惊慌,“你想逼我就范?”
   
    “不管你承不承认,这都是事实。”
   
    “如果我不合作呢?”
   
    于泰涛声一沉:“那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
   
    叶无天又是哈哈大笑起来,这次比刚才笑得还要夸张。
   
    “啪!”
   
    于泰涛用力一拍桌子,他已无法承受叶无天的笑声。
   
    “你们以为这样我就会害怕?”
   
    于泰涛说道:“你可以不害怕,但外面的人会相信你杀人的事情。”
   
    叶无天叹了声,“终于知为何这么多人热衷权力,真是好东西啊!可以把黑的说成白的,也可以把白的说成红的。”
   
    “你用不着挖苦我。”
   
    叶无天冷笑:“于家受到压力了吧?”
   
    “哼!你那些雕虫小计,你以为我于家会害怕?”
   
    “既然不害怕,你找我干什么?还要如此大费周章,我真的很好奇。”
   
    “需要怎样你才肯罢休?”顿了顿,于泰涛又道:“稍为明白的人都知你不可能将公司迁到国外,也只有外面那些无知的小市民才会相信。”
   
    “无知?于泰涛,你敢骂他们无知?你知不知道他们是天下间最可爱最善良的人?没有他们,会有你们吗?没有他们,你们只能喝西北风,没有他们,你们拽个毛?没有他们,你狗屁都不是,没有他们,还会有你于家?你敢说他们无知?别忘了,作为一名军人,你的职责是保护他们,而不是欺负他们,国家给予你权力,是为了让你保护,是保护。”叶无天越说越大声,说到最后,几乎是用吼。
   
    于泰涛皱着眉,不知这小子吃到哪一门药,竟会如此激动。
   
    “为了逼我就范,你们竟然杀人,这样的行为,你们不配做一个军人,你们该死。”叶无天并不解恨,继续骂。
   
    “叶无天,现在你只有老实合作,否则就等着牢底坐穿。”
   
    “你这是威协?”
   
    于泰涛毫不畏惧:“你可以这样认为。”
   
    “好吧,想怎样合作?”
   
    “恢复生产,停止闹事。”于泰涛提出条件。
   
    “然后呢?”叶无天歪着脑袋看着于泰涛。
   
    “我帮你罢平今天这事。”
   
    叶无天的怒意越来越浓:“你儿子就继续逍遥法外?”
   
    “我们可以给你一笔钱装修。”
   
    “就这样?”
   
    “就这样。”
   
    “姓于的,有没有人说你像一头猪?”
   
    “砰!”
   
    于泰涛突然掏枪对着叶无天大腿就是一枪。“说话小心说,就凭你这句话,我就可以杀了你。”
   
    叶无天低头看着被打伤的大腿,咬牙站起来,“朝我大腿开枪?你怎么不朝你胸口开枪?你于家不是法律吗?来啊。”
   
    于泰涛愣住,这小子不怕死?换成别人,恐怕早就害怕了,哪知这小子根本不吃这套。
   
    抛开别的不说,这小子的胆色很让人敬佩。
   
    “你以为我不敢?”不甘示弱的于泰涛怒吼。
   
    “有种就来,开枪,特种部队长官?我呸,于家?我呸呸。”
   
    于泰涛浑身不住颤抖,尤其是握着枪的手,更是抖得厉害。
   
    “别怪我没提醒你,杀了我,你们于家也得跟着陪葬,你敢试吗?”
   
    “单凭你还威协不了于家。”
   
    叶无天说道:“既然威协不了,你还找我干什么?不害怕你找我干什么?”
   
    “肯不肯合作?”
   
    “从你刚才那一枪起,我们之间就没有合作的空间。”
   
    “你不怕死?”
   
    “怕,谁都怕死。”
   
    于泰涛又道:“除了帮你装修公司,我们还可以给你一笔钱。”
   
    叶无天怒吼:“我没钱?你那点钱我会看得上?”
   
    “你想怎样?”
   
    “我这枪怎么办?”叶无天指着自己大腿上那一枪。“别告诉我以当没事发生,我不喜欢欺负人,却也不喜欢被别人欺负。”
   
    于泰涛一咬牙,“这枪我可以还给你。”
   
    叶无天顿时来了兴趣,“怎么还?我不会开枪。”
   
    “我自己来。”说着,于泰涛对准自己大腿就是一枪。
   
    对方这做法倒真让叶无天发懵,这家伙够狠的,对自己都能下狠手,不简单。
   
    “现在你满意了?”于泰涛不笨,意识到自己刚才过于冲动,更没想到叶无天的脾气会这么臭,天不怕地不怕,所以他才想着用这一枪去弥补。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这也是在向叶无天低头。
   
    “不满意。”叶无天说道:“就算你打自己一枪,我也不满意,有谁规定我就一定要被你打?”
   
    于泰涛忍住痛道:“刚才是我的不对。”
   
    “现在说会不会迟了点?我已经受伤了。”
   
    “好,为了表示我的道歉,我再还你一枪。”于泰涛又朝自己大腿开一枪,还是刚才那条腿,还是那个伤口。
   
    叶无天开始敬佩对方,是条汉子。
   
    “好,冲你这一枪,刚才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是,我所提出的条件你们必须答应,否则这事没得商量。”
   
    于泰涛真懵了,连续两枪,这小子都还不满足?欺人太甚。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你又不是美女,我不喜欢。
   
    “这么说你是不同意合作?”
   
    叶无天点头,“我们没什么好合作,是你们于家错在先,凭什么要我向你们低头?就凭你们手中的权力吗?我告诉你们,偏不向你们低头。”
   
    “你也有错,你挑起启城的怒气。
   
    “我有什么错?男未婚女未嫁,我有什么错?许影是你于家的人?她还不是,现在是恋爱自由,不能强买强卖,你告诉我,我有什么错?如果你儿子现在有本事,也可以去追求许影,只要他真有本事能让许影对他好,我绝不会有意见,只会怪我自己不如别人,错了,失败了,我会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而不是将所有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你们才是人?你们才是爷娘生的?”
   
    “行,论斗嘴,我自认不如你,现在我只问你一句,到底同不同意合作?”
   
    “我们之间不存在合作。”
   
    “好,很好,希望你别后悔今天的决定。”于泰涛怒到极点,“来人,把他关起来,敢违抗,就地格杀。”
   
    叶无天静静看着于泰涛,忽然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笑得很邪恶。
   
    于家不上道!这种人,该死!
   
    “什么?被抓走?”程可欣听到妹妹的讲述后顿时大惊,连叶无天被带到哪都不知,现在可怎么办?谁也不敢保证那些人不会下死手。
   
    “姐,你快点救姐夫,他没杀人,都是那些人陷害他。”程丽后悔死了,早知这样,打死她也不会去海边,如果她不去海边,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程可欣想了一会,拿出手机运指如飞的编了两条短信发出去,这事她们有权利知道,而且发生这事,不能让她们闲着。
   
    发完短信后,程可欣按下电话秘书键:“替我约见各国代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