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477章 用意

  
      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叶大爷很想答应司徒妖精,今晚让她爽,可是他不敢,也不能,皆因刚才又让他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发现司徒妖精的某处似乎鼓得特别厉害,像刚刚弄好的面包一样,这让他联想到上次。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不对劲,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算算时候,也正是这个时间,所以咱们这位叶大爷不敢冒险,女人,每月总有那么几天,他可不想再被这妖精玩得体无完肤。
  
      明天就是杨家老爷子的大寿,看着手中这份请柬,叶无天有些犹豫,不知该不该去,没想到杨浪子会给他这么一份请柬,并且还是亲自送来。
  
      站在他个人角度上,他是不想去,对杨家不敢冒。
  
      杨浪子不但请了叶无天,对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还请了欧阳幸月、司徒薇、许影、程可欣。
  
      一次过将她们全请了,杨浪子想干什么?
  
      “你怕了?”欧阳幸月突然一句。
  
      叶无天被吓一跳,这女人,太聪明,自己只是微微皱眉,就被她给看穿。
  
      “杨浪子不安好心。”
  
      欧阳幸月说道:“你可以不去。”
  
      叶无天笑容带着点邪恶:“为什么不去?他想看我的笑话,我又何尝不想看他的笑话?”
  
      “我会派个代表去。”欧阳幸月这话等于说明她不会去。
  
      “如果有空就去吧,身正不怕影子歪。”
  
      欧阳幸月暗想,“身正?正吗?与这混蛋之间的不清不楚关系,让她都迷糊了。”
  
      “别说那些,去吃饭。”叶无天随手将请柬一扔,站起来就去拉欧阳幸月。
  
      欧阳幸月想要甩开,奈何叶大爷早有准备,何况以她那点力气,又岂会是叶无天的对手?
  
      “我们都已经那样了,你还要如此见外?”
  
      欧阳幸月不吃这套,冷冰冰的说道:“请你尊重我。”
  
      叶无天苦笑,郁闷地放开手,两人关系都已经那样,还有什么好怕?
  
      “我不饿。”脸色稍为恢复的欧阳幸月说道。
  
      “你是想我再拉着你去吃饭?”
  
      欧阳幸月无语,率先走在前面,这家伙真敢那样做。
  
      对叶无天,欧阳幸月也不知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不关心他?那是假的,爱?她又不知那是不是爱。
  
      “小天。”二人刚走出公司门口,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二人面前,李恩珠从车内出来。
  
      李恩珠的出现让叶无天心情变差,对这妇人十分反感,就像反感她儿子叶广一样。
  
      “有事?”
  
      李恩珠有几分犹豫,似乎不知该怎样开口。
  
      “你们聊。”欧阳幸月想离开。
  
      叶无天伸手拉住欧阳幸月,“用不着。”
  
      欧阳幸月见状只好作罢。
  
      “小天,请你救救叶广,看在你们是兄弟的份上。”李恩珠满怀期待,这女人,倒是有几分气质,风韵犹存,很识得打扮与保养,年轻时应该是个美娇娘。
  
      作为母亲,李恩珠看见儿子一天天不同,她心里难受。
  
      叶无天说道:“你求错人,走吧,别打扰我的心情。”
  
      “小天,求你替叶广的腿治好,多少钱都行。”
  
      “闹了半天,你是想让我帮他医腿?”叶无天问。
  
      李恩珠狂点头,为了能让儿子医好那条腿,几乎所有名医院都跑遍了,得到的结果却没一个如意,全部都说腿伤无法完全康复。
  
      叶无天冷笑:“凭什么?”
  
      “小天,不管怎样,你们都是兄弟。”
  
      “兄弟?”叶无天满是不屑,“我从来不当他是兄弟。”对叶家,叶无天并没什么感情,现在对付叶家,是因为他曾向以前的叶无天起个誓,一定要将叶家夺过来,算是作为对叶无天的回报。
  
      当初那个叶无天是怎样被抛尸荒山野岭的?又是怎样被赶出来家门的?所有一切的一切,他都要替以前的叶无天讨回公道。
  
      “求你了,小天,小广他整天只是借酒消愁,求你帮帮他,让他变回一个正常人。”
  
      叶无天打断对方的话:“行了,别再说,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还有,你回去告诉叶厚腾那老匹夫,让他作好心理准备,我不会忘记他的。”
  
      李恩珠还想再开口,叶无天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拉着欧阳幸月就离开。
  
      “我看得出,她很有诚意。”欧阳幸月冷不防说出一句。
  
      叶无天此时仍然握着欧阳幸月白嫩小手:“我们家幸月什么时候如此心软?”
  
      “你怎么不说你绝情?如此对待他们,你不怕?”
  
      叶无天好笑:“我怕什么?”
  
      欧阳幸月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这家伙对他亲生父亲都敢如此绝情,更何况李恩珠?
  
      隔日,杨家老爷子大寿,叶无天携同程可欣一起过去,原本这厮是想带着程可欣与欧阳幸月一起过去,奈何欧阳幸月死活不同意,让叶大爷很无奈。
  
      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宴会,能看到的全是虚伪。
  
      看着人来人往的宾客,叶无天开始满怀期待,期待着杨浪子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进去杨家后,叶无天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坐下,他在等待,等待着杨浪子上门。
  
      “别惹事,我们等会就走。”程可欣十分了解叶无天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她还真怕他会乱来。
  
      “嘿嘿,我已经很乖了,没看到我已坐到这角落里了吗?”叶无天笑道。
  
      程可欣风情万种甩给叶无天一个白眼,她才不相信他的鬼话。
  
      “无天兄弟,你们可不好找,终于让我给找到你们。”杨浪子不知从哪钻出来。
  
      叶无天一笑,果然来了,而且还得如此之快,杨浪子身后,杨田海静静站在那,只是朝叶无天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对叶无天,杨田海是发自内心的畏惧,心知跟这种人是离得越远越好,他惹不起。
  
      “这可不能怪我,杨兄,要怪就怪你杨家太大,有钱人啊。”
  
      杨浪子哈哈大笑:“你这话怎么让我听得那么别捏?”
  
      “杨兄不用招呼我,今天你才是主人,快去忙吧。”
  
      “呵呵,无天兄弟,我其实有个不情之请。”
  
      叶无天一愣,“说说看。”
  
      “我爷爷老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想见一见你,不知你呆会可否看在我的薄面上,给我爷爷祝个寿?”杨浪子说道。
  
      这个问题倒真将叶无天给难住,他并不想去祝什么寿,尤其是杨家那老头。
  
      “怎么?是不是很让无天兄弟你很为难?”杨浪子问道,“如果为难就算了。”
  
      “不会,老爷子是长辈,向他祝寿是应该的,行,我等会过去。”
  
      “谢谢,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目送着杨浪子离开后,程可欣笑道:“真够虚伪,明明恨不得对方死,还要称兄道弟。”
  
      “没办法,谁让我是好人呢?人家主动与你称兄道弟,这点面子你应该给吧?所以只能配合一下喽。”
  
      程可欣已经不知说什么好,虚伪,杨浪子是这样,叶无天这坏蛋也是这样。
  
      “老弟,真没想到啊,你也会来。”郑忠仁笑着走来。
  
      “哟,郑主任,真巧。”
  
      郑忠仁呵呵笑着坐下:“老弟,你的到来让我颇感意外。”
  
      叶无天耸耸肩,一脸无奈:“没办法,我也是个俗人。”
  
      “行了,你别在我面前叫苦,老哥我要是能有你活得一半痛快,也就不枉此生。”
  
      叶无天总感觉郑忠仁的话一语双关,另有所指。
  
      “我看到欧阳小姐与司徒小姐。”郑忠仁坏笑道。
  
      叶大爷突然有种想将这家伙按在地上痛打一顿的冲动,麻痹的,连你也要嘲笑大爷我?
  
      “然后呢?”叶无天表情不惊,神情淡定道。
  
      “然后?没有然后。”
  
      叶无天说道:“你在国安真浪费人才,像你这种人应该去做记者,相信那样会更能发挥你的长处。”
  
      “噗哧。”
  
      旁边坐着的程可欣一声娇笑,想忍都忍不住。
  
      郑忠仁又如何听不出叶无天的挖苦之意?暗道这小子的嘴巴还是那么毒,从不饶人。
  
      “何城青呢?”叶无天问。
  
      郑忠仁左右瞟了眼,有意压低声音:“处理了。”
  
      叶无天心中一惊,郑忠仁的这一句处理可不是普通的处理,何城青恐怕已经见上帝去了。
  
      “老弟,当初是你答应要跟他合作,国安可没有答应,你明白吗?”
  
      叶无天被雷得不轻,脑海中浮现出一句话,江湖险恶。
  
      何城青的死活跟他没什么关系,死了更好,想到这,于是当下微微一笑,“改天找个机会,我请你们吃个饭。”能从公司里揪出何城青这个间.谍,国安功不可没,这点,叶无天倒是挺感激。
  
      “吃饭的事情以后再说,老弟,你还是好好想想怎样应付今天这事吧。”郑忠仁有几分幸灾乐祸。
  
      “你什么时候见我吃过亏?”叶无天随即就是一句。
  
      这话将郑忠仁问住,原来的幸灾乐祸也瞬间消失不见,是啊,他叶无天何时曾吃过亏?
  
      闲聊没多久,杨浪子去而复返,“无天兄弟,时间差不多,请随我走一趟。”
  
      在杨浪子的带领下,三人穿过花园,去到大堂,叶无天老爷就发现坐在正堂上的杨老爷子,红光满脸,鹤发童颜,估计这老头平时保养得不错。
  
      “爷爷,我将人带来了。”杨浪子神情恭敬说道。
  
      叶无天脸带着微笑,正待上前给杨老头祝寿,哪知一个不觉意,他看到一个人,一个让他心情瞬间复杂起来的人。
  
      网为你提供精彩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