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507章 回到原点

  
      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专家组连续开了几天的会,并且也将杨老爷子全身上下里里外外检查几遍,都没找到除身体功能出现紊乱之外的其它问题。请使用访问本站。
  
      既然会出现紊乱,肯定是身体不正常,一个正常的人又怎会出现紊乱?
  
      此时的杨浪子更想将这些人抓去填海,如此不中用的废物,留来有何用?研究来研究去,最终什么都没研究出,砖家?叫兽?果然人如其名。
  
      杨浪子甚至想到暗地里将这些人杀掉,让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只有这样才能解他们的心头之恨,砖家?靠!叫兽?草!
  
      没研究出什么问题,反倒把杨老爷子当成木偶般弄来弄去,这也是杨家所无法接受的。
  
      “诸位,你们是世界各国的精英,能不能来点实际的?弄一个可行的方案出来?”杨浪子已经不给什么好脸色这些人看,花这么多钱,只换来一句保守治疗。
  
      在座的专家精英们都不太敢杨浪子的目光相对视,查不出原因,他们不敢下手,只能用保守的方法进行治疗,问题是如今保守治疗了几天,病人不见任何起色,这就难怪人家会生气火炼星空全文阅读。
  
      “怎么?各位都没话说?”杨浪子见状心中的怒火更盛。
  
      话说出去后,众多专家们照样不说话,仿佛事情跟他们没关系。
  
      这下,杨浪子再也忍不住,右手一摸,不知从哪里弄出一把手枪放到桌上,黑漆漆的手枪就摆在桌上。
  
      杨浪子此举彻底将众人震住,一个个都倒吸凉气,显然被杨浪子的行为给吓着。
  
      他想干什么?拿枪出来什么意思?还想杀人灭口?
  
      “还没人想跟我说点什么?”杨浪子懒洋洋道,与此同时,他再次拿起枪。
  
      “杨先生,我们尽力了,病人的情况我们束手无策,所以我不会收你们一分钱。”这个世界永远不缺聪明人,一个美国医生主动提出。
  
      对方的话倒是让杨浪子颇感意外,心中好笑,恐怕多半是因为这把枪的缘故吧?***,这些家伙,不对他来横的他就不知该死两个字怎样写。
  
      有了第一个,绝对会有第二个,紧跟其后的有其它几个国家的医生也纷纷效访,钱重要,小命更重要,谁也不敢保证那把手枪会不会喷出愤怒的子弹。
  
      杨浪子又岂会不知这些人的想法?不收杨家的钱了,你杨家总不能还欺人太甚吧?
  
      “杨先生,据我们所知,贵国有位叫叶无天的人医术非常了得,上次跟韩国的医术交流会,那位叶神医就大胜韩国的三大神仙,杨先生为何不请他试一试?”由日本请回来的医生说道,小鬼子与韩国一向都不对路,自然乐得看对方的笑话。
  
      杨浪子一怔,叶无天?绕了一大圈,怎么又绕到叶无天身上?
  
      冷漠无情的瞟了这些人一眼,杨浪子直接离开,再呆下去,真怕自己会忍不住开枪嘣了这些人。
  
      离开会议室后,杨浪子心情烦乱,这些从全世界各地请回来的专家没用,隐派又不肯出手,南派则同样找不到该派的门主,时间一天天过去,杨浪子心情岂能好得起来?
  
      杨家要低调,但爷爷绝不能有事。
  
      “找不到柯剑南?”杨泰问。
  
      杨浪子摇头:“找不到。”
  
      杨泰眉心一紧,“不能再拖下去,拖得越久,对老爷子越不利。”
  
      “你的意思想让叶无天帮忙?”
  
      “别无它法。”
  
      杨浪子说道:“真要让他毁掉爷爷的内力?爷爷不会同意的。”
  
      “你不觉得事情有些奇怪?”
  
      杨浪子有同感,回头细细一想,总感觉不太对劲,“只是怀疑。”
  
      两大门派的行为太过于诡异,一个直接拒绝,一个则是云游四海,他们的职业是医生,有什么理由拒绝?医德从何而来?至于南派的柯剑南,就更假,云游四海不出奇,可这世界还有一种通讯工具叫手机,堂堂一派门主,敢连手机也不带?他能放心得下南派?万一发生什么事,上哪去找人?
  
      当初并没深想,如今回过神来方才发现似乎不怎么对劲。
  
      “叶无天牛男最新章节。”杨泰说道,这事极有可能跟叶无天有关系。
  
      杨浪子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真有这么大能量?”
  
      这个问题杨泰也答不上来,叶无天的能量有多大,很难说。
  
      “还有一个门派可以请。”杨浪子道:“妙妙门也是一个古老门派,比起隐派这两大门派,这个妙妙门更为低调。”
  
      “好,尽管试一试。”杨泰并不看好,却始终是个机会,既然有机会就不该放弃。
  
      父子二人结束通话后,杨浪子马上着手安排。
  
      叶无天这两天过得并不无聊,这厮有空就去找常肖媚聊天,两天来,他总感觉常肖媚变了,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不时都会脸红红的,少了股彪悍,却多了股娇羞。
  
      常肖媚的变化总是让叶大爷很不适应,他认为,母暴龙就要有母暴龙该有的性格。
  
      “媳妇,该查伤口了,快躺下。”叶无天坏笑着想要伸手去拉常肖媚的衣服。
  
      脸红不已的常肖媚手往枕头下一摸,此动作让无天同学第一反应就想到枪,常肖媚应该想拿枪,哪知待看清东西后却发现并不是枪,让他无语的是,竟然是一把剪刀。
  
      一个警察,并且还是一个刑警大队长,却竟然手拿着把剪刀,这他妈叫什么事?怎么看怎么别扭。
  
      “你什么时候买的?”叶无天缩回手,天知这女人会怎样?
  
      “昨天。”
  
      “呃!那个,你不想查伤口?万一留疤怎么办?”极为不甘的叶无天又道。
  
      “那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担心。”被骗过一次,可以改过,再被骗第二次,那已经不能用笨去形容,常肖媚绝不属于笨女人。
  
      “好吧,到时别赖我就行。”
  
      “放心,绝不怪你。”常肖媚没好戏道。
  
      叶无天眼珠子一转:“既然这样,让我抱抱总可以吧?抱自己媳妇不犯法吧?”拐弯抹角不行,叶无天就直接挑明。
  
      “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常肖媚很郁闷,认识这家伙那么久,从未见他什么是候正经过,无时无刻都摆出一副无赖的样子。
  
      “好,那我就正经一点,徐局怎么跟你说的?找到什么线索没有?”叶无天收起笑容。
  
      “从那些人口里根本问不出什么。”
  
      叶无天一怔:“那就是说根本没问出什么?”
  
      “估计是。”
  
      “唉!媳妇,不是我看不起你们这些人,有时我真怀疑你们的办事能力。”叶无天唉声叹气说了句。
  
      “少来那套。”常肖媚怒道:“你以为办案这么简单?”
  
      “很难吗?”叶无天反问,“我承认,有些案子很难,可也只是有些案子,咱们这个案子是再简单不过,我就不明白有什么难办,让我来,最多一个小时就能问出我想要的线索。”
  
      常肖媚压根不信这话,当然,警方也不可能将那些混混交给叶无天,这家伙可是舍事都做得出来,惹火他,杀人灭口的事情都敢干。
  
      “要不你跟徐局说说?让他把人交给我?”
  
      “不行最强改造全文阅读。”
  
      “为什么不行?”叶无天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换句话说,这可是双赢的事。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叶无天苦着张脸:“你到底是不是我媳妇?怎么就是不肯帮我?”
  
      常肖媚将声音提高几个分贝:“我是个警察。”
  
      “那又怎样?你是警察也照样是我媳妇。”
  
      “哟,门都不关,有没有打扰你们?”郑忠仁笑着走进来。
  
      “郑主任,今天吹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郑忠仁笑道:“我说你小子别一见我就咬人,你受伤了,怎么的我都该来探望探望你吧?”
  
      叶无天瞟了对方一眼:“既然是探望,礼物呢?连一袋水果都没有,你好意思说探望?”
  
      郑忠仁老脸一红,笑道:“忘了,下次,下次我一定补。”
  
      “我呸!你是想我经常受伤?”
  
      “哈哈,行了,老弟,都是老哥我的不对,这种行了吧?”郑忠仁意识到,论斗嘴,自己不可能是这小子的对手。
  
      见对方主动投降,叶无天也不好再逼紧,问道:“找我有事?”
  
      “有好消息,你的案子有些眉目,我们查到是一个叫军哥的人让那帮混混去对付你们。”郑忠仁说道。
  
      常肖媚很是吃惊:“这案子连你们国安也查?”
  
      “抛开我这位老弟的身份不说,如此恶劣的案子,上面自然不能不管。”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抓到那个军哥了?”叶无天很是意外。
  
      “抓到,不过死了。”
  
      “死了?”叶无天皱眉:“为什么?”
  
      “狙击手。”
  
      叶无天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你的意思是线索又断掉?而且这也算是坏消息?”
  
      郑忠仁点点头。
  
      叶无天气得不轻,***,狙击手都出现,是谁如此恨不得他死?
  
      “疑犯虽然死了,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至于,我们查出那些人是冲着你而去,至于常队长,只是倒霉与你一起。”
  
      这下,叶无天就更加无语,郑忠仁的话等于告诉他,这个案子又成为无头公案,想查出真凶,怕是比登天还要难。
  
      血樱的案子是这样,伍东的案子也是这样,如今连他自己的案子同样还是这样,一桩又一桩的案子成为无头公案。
  
      背后的敌人到底有多强大?
  
      “老弟,别心急,再狡滑的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给点耐心。”
  
      叶无天懒得搭理郑忠仁,事不关己高高挂,不是他郑忠仁的敌人,当然这样说,站着说话不腰痛。
  
      房里再多出一人,司徒薇来了,朝郑忠仁微微点头后便直径扭着小蛮腰走到叶无天面前,“爷,妾身来接你沐浴更衣,从今天开始,你将踩出称王的第一步。”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