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512章 千里救援

  
      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叶无天挺郁闷的,明明自己就已经作好准备要吃掉这妖精,可是这个该死的电话却让他不得不改变主意。请使用访问本站。
  
      挂断电话,叶无天低头看着早已撑起帐蓬的‘小无天’,这厮也只能苦笑着想:“兄弟,恐怕又要委屈你了。”
  
      司徒妖精也已动.情,这会见叶无天要走,顿时性感小嘴一嘟,“爷,你又要扔下妾身?”
  
      无天同学老脸一红,这妖精,怎么说的话那么难听?什么叫扔?他这是特殊情况,哪算是扔?
  
      见叶无天不说话,司徒妖精更加来气,“我说你是怎么回事?每次都把人家弄得不上不上就甩手不管,你再这样,妾身就去找个男人位面旅行指南全文阅读。”
  
      叶无天心里的那个汗啊!被雷得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妖精真不是一般的强悍,什么话都敢说。
  
      “有急事,下次再说。”说完,叶无天落荒而逃,这妖精,他惹不起,不过还躲不起吗?
  
      叶无天的狼狈模样倒是让司徒妖精心里好受几分,独自一人在那咯咯娇笑个不停,笑得花枝乱颤,尤其是胸前那对宝贝,更是上下乱窜,十分壮观养眼,只可惜无天同学没眼福,看不到这养眼的一幕。
  
      “爷,你是天底下最坏的坏蛋,都把人家弄湿了你就走人。”
  
      叶无天听不到司徒薇对他的怨恨,这厮驾车回到天心小区门口时,李霏霏已经在站在那,不待叶无天将车停下,她就不顾危险冲过来。
  
      “什么事这么急?”刚才在电话里,李霏霏根本没有说什么事,只是说救命,让他马上到小区门口。
  
      李霏霏根本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叶无天,因此,直到目前为止,仍然不知所为何事。
  
      一边问,一边看着对方,这是他第一次在白天如此近距离的看李霏霏,淡妆的她看上去清新脱俗,娇小的身躯让人忍不住有种想要保护她的念头。
  
      脑子里情不自禁的浮现出前两次的手机激.情,让叶无天开始口干舌躁,如果能不用手机,而是直接面对面的让她跳一只舞,靠!肯定鼻血都要流出来。
  
      “今天我打电话给姗姐,她很不开心,在我的一再追问之下,她才告诉我,她男朋友病得很重,正在重症室。”李霏霏说道。
  
      叶无天眉心一紧,李霏霏那天晚上倒是跟他说过,可是他没想过那位姗御姐的男朋友会病得如此之重。
  
      “你是医生,求求你帮帮姗姐。”李霏霏看着叶无天,眼神里充满期盼。
  
      果然是那样,叶无天想了想,说道:“你先别心急,能帮的我一定会帮,不过你要知道,我是个医生,却也不一定什么病都能医,这个你得要有心理准备。”
  
      “我知道,我知道,那我们走吧。”
  
      看得出来,李霏霏真的很心急,很关心车慧姗,否则也不会这焦急。
  
      “你得告诉我地点,姗姐在哪?”
  
      李霏霏小手一拍额头:“瞧我,姗姐面f省。”
  
      叶无天有些被雷着:“f省?距离这里近两千公里,你该不会想开车过去吧?”
  
      “现在去机场。”李霏霏反应倒也快。
  
      叶无天不好再说什么,小美女的请求让他不好拒绝,更何况人家曾经那样跳舞给他看,他权当投桃报李也应该报答人家。
  
      内心,他其实还想看看御姐姗的男朋友到底长何样,配不配得上御姐姗。
  
      “对了,麻烦你帮我请假。”机场的路上,李霏霏说道。
  
      叶无天一怔,“我帮你请假?为什么?我又不是你领导。”
  
      “你不是我领导,可是你是我领导的小情人植祖全文阅读。”
  
      叶无天差点没被这话给呛死,小情人?这个名字不是没听过,只是听起来怪怪的,尤其是用在他身上,这名字不是只适合用在女人身上吗?
  
      “这……这不太好吧?”叶无天有些犹豫,让他打电话给欧阳幸月,对方会怎样想?
  
      “就这么定了,看在人家跳舞给你看的份上。”
  
      此话一出,叶无天就真无法再拒绝,扭头看向已经俏脸通红的李霏霏,差点脱口而出对她说:“那你以后还能让跳舞给我看吗?”
  
      当然,这厮不敢说这话,怕会被鄙视,其实,他就算说出来,相信李霏霏也会同意,反正又不是第一次,更何况她怕他不答应帮她。
  
      人一急起来,就会乱了方寸!
  
      去到f省已经是几个小时以后的事情,真正坐飞机的时间很短,等飞机,买票等一系列事情更耗时间。
  
      飞机下地后,李霏霏直接带着叶无天拦了辆了出租赶往车慧姗所在的地方,f省人民医院。
  
      一段时间未见,车慧姗消瘦不少,不过仍旧那么的美艳动人。
  
      对叶无天的来到,车慧姗颇感意外,不由看向李霏霏,等待着她的解释。
  
      “姐,你忘了,他是医生。”李霏霏解释道。
  
      经李霏霏提醒,车慧姗方才想起好像真是这么一回事,可是就算医生又怎样?这里有的是专家。
  
      “姗姐,你关心别人的同时,也要注意自己身体。”车慧姗这模样让叶无天看得有些心痛,看得出来,如今的发生的事情对这女人打击挺大,同样也能看出她对那个男人的用情很深。
  
      “我没事,谢谢关心。”
  
      “姐,快让他去替姐夫看看吧,说不定能帮上忙。”李霏霏拉着叶无天胳膊,大老远将叶无天打来,为的就是希望能帮上忙。
  
      车慧姗一脸为难站在原地。
  
      叶无天开始不舒服,心道她不相信他的技术?多少人想让他帮忙看一下,他都不肯,现在倒好,他主动送上门来,她却想拒绝,这个巨大的落差让他难于适应。
  
      “姐,你怎么了?快走啊。”没心没肺的李霏霏并没发现车慧姗的异样。
  
      车慧姗开口道:“你们刚到,好好休息一会吧,也不急在一时。”
  
      “都这个时候了,我哪还有心情休息?姐你这是怎么了?”后知后觉的车慧姗终于发现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叶无天更加认定慧姗可能是信不过他,想到这,他忽然有种挥袖转身离开的冲动,可鬼使神差的,他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人家不相信他也是人之常情,为这事计较啥?生死在天,怪不得别人。
  
      “姐你倒是快说啊,到底怎么回事?”李霏霏急得不行,希望马上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车慧姗俏脸微微一红,说道:“我现在也见不到他。”
  
      叶无天二人一怔,“为什么?”
  
      “他的家人在这。”车慧姗说道。
  
      叶无天似懂非懂的看着车慧姗,忽然浮现出一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他们怎可以这样?”明白过来的李霏霏顿时激动无比,义愤填膺,开始替车慧姗打抱不平,“太过份了,我去找他们那些年混过的兄弟。”
  
      “霏霏,你别去。”车慧姗一把拉住李霏霏,免得她乱来。
  
      挣扎几下,李霏霏便放弃挣扎,“姐,这么多天你一直没见到他?”
  
      车慧姗又是脸红不已,最后还是点点头。
  
      “太过份了。”李霏霏又是忍不住骂一句。
  
      叶无天忽然开始同情起这女人,情字这一关又有多少人能闯得过去?
  
      “他们都不让你见,你还呆在这干什么?等着他们来污辱你吗?”李霏霏很不明白,一向理智的姗姐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我就想陪陪他。”多日来的委屈让这个坚强的女人终于崩溃,美眸发红。
  
      “不行,我得去找他们,太过份了,豪门又怎样?豪门就了不起吗?”李霏霏是个直肠子,越想越气,这状况跟她想得有很大出入。
  
      这一次,车慧姗没来得及拉李霏霏。
  
      李霏霏离开后,车慧姗抹了抹眼角,对叶无天微微一笑:“叶先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姗姐,还是喊我无天吧,大家都做邻居这么久了,老是先生来先生去的,见外。”
  
      车慧姗微微点头。
  
      叶无天不知该怎样去安慰才好,想了半天只憋出一句:“姗姐,别太过为难自己。”
  
      “谢谢,我不后悔。”
  
      一句不后悔让叶无天将到嘴边的话咽回去,周喻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别人能说什么?
  
      “你们怎么回事?就算你们是他的家人,也无权这样做,凭什么?你们凭什么?”那边,李霏霏与对方大吵起来,想要车慧姗出口气。
  
      车慧姗暗暗叫苦,被这妮子闹下去,只会更是让他的家人反感她。
  
      “你们凭什么不让我姐进去?他不是跟你们相爱,你们管得着吗?”李霏霏并不解气:“太过份了,我就没见过你们这样的人。”
  
      “霏霏。”车慧姗冲到李霏霏身边将她拉开,“叔叔阿姨,不好意思,我妹她一时之气。”
  
      对面站着一对年约五十上下的中年人,叶无天猜测,对方可能就是车慧姗男朋友的父母。
  
      “果然是什么人交什么朋友。”对面那位妇人说道。
  
      她这话等于骂车慧姗没素质,没修养。
  
      不知为何,对方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让叶无天一阵生厌,她这一骂,等于把他也骂了进去,因为他也是车慧姗的朋友。
  
      “你骂谁呢?”李霏霏双手叉腰:“你算什么东西?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以为自己高人一等?”
  
      “你……”
  
      “霏霏,你给我闭嘴。”车慧姗一声低喝。
  
      对方被讽刺得浑身颤抖,在她看来,李霏霏就是个无赖,就是个没教养的家伙。
  
      此时,走廊里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几个医生急匆匆赶来,他们所去的方向正是中年夫妇身后的重症室。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