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536章 解除婚约

  
      两份检查报告单都是真的,两个晚期肝癌的人,那个幕后敌人到底是怎样找来的?他又是怎样想到找这样两个人?真他妈绝!
  
      找到这样两个人,两个都不怕死之人,对于他们而言,反正迟早都是要死,患了这种病,已经等于被宣判了死刑,这样的人,还有什么不敢做?别说只是开开飞机,哪怕让他们杀人,只要给他们足够的利益,他们也敢做。
  
      能同时找出两个身患重病的人不难,难就难在这两人还会开飞机。
  
      对两个被抓的驾驶员,在场的人全都知道,知道对方是一个什么人,当宾客们听闻那两人竟然身患绝症时,一个个都苦笑,果然厉害,这又是一记杀招,一记让于家抓狂的杀招。
  
      被你抓到人又怎样?人家都是个快要死之人,抓到又怎样?抓到了也只能是干瞪眼,别妄想用什么手段去从他们口中挖出什么有用的价值。
  
      更绝的是,两人中,其中一个还是单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人,他曾经有一段婚姻,但并没维持多久,没有小孩,没有家人,至于另一个,倒是有家人,只不过家人是那种老实交巴之人,祖上几代是都是深山沟中的农民,总不能把那样一个农民抓来吧?
  
      要说两人的共同点也不是没有,两人唯一相同的就是都是军人出身,曾经当过兵,但只是普通兵种,退伍后混得很不如意,先后在几间公司里做过保安,也曾做过摆过小摊,甚至还做过泥水工。
  
      于老头放下那两份检查单,抬头看着对方二人,“你们是军人。”
  
      对方二人并没说话,瞧他们那样子也并不打算开口说话。
  
      于老头又道:“虽然对你们的情况表示同情,但是绝不能成为你们的借口,你们明白吗?”
  
      二人还是没说话,就那样直勾勾的看着于老头,二人不笨,都知眼前这个老人是谁,说实话,他们内心还是挺震憾的,没想到有朝一日能见到军委副主席。
  
      “我可以给你们一点时间考虑,希望你们能告诉我一些我想要的,你们要记住,国家是绝对不会允许罪犯横行霸道,不管是谁,胆敢触碰法律的威严,都必须要付出代价。”
  
      两人很快就被带下去,于老头深知必定无法从对方身上问出什么有用的价值,忽然间,于老头感觉有些挫败感,就是这种挫败感让他很不舒服,堂堂一个军委副手,却被人当成猴子般玩弄。
  
      “爸,接下来我怎么办?”于泰涛不甘心,凶手是抓到了,却只抓到这样两个人回来,无论如何他都不甘心,或许幕后的敌人这会正得意的笑,笑于家的无能。
  
      于泰涛属那种有勇无谋的人,让他去打架去训练下属,那是他的强项,可是让他去费脑子分析这分析那的,他真做不到。
  
      于老头问道:“叶无天有什么反应?”
  
      “平静自如,跟没事似的。”
  
      “带他回去问问。”
  
      于泰涛一喜,等的就是这句话,当下转身离开,当前,只有叶无天的嫌疑最大。
  
      “砰!”房门被推开,于启城一脸愤怒的冲进来,“爷爷,许家要退婚?”
  
      于老头脚下生风的走到孙子面前,伸手就是几巴掌,这不孝的畜.生还敢进来?
  
      于启城被打得发懵,却不敢反驳,此时他都有开始后悔,自己就不该进来,这不讨打么?爷爷正在气头上,自己还公然跑进来。
  
      “畜.生。”连抽几巴掌后,于老头又骂一句,“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关禁闭一个月,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放他出来。”
  
      于启城两腿一软,悔得连肠子都青掉,早知这样打死他也不敢进来,被打算什么?那一个月的禁闭才让是他恐惧的原因,一个月的禁闭,没有任何娱乐设施,甚至连台电视都没有,更别说电脑,整天只能对着四面墙,而且头顶还是露天,也就是说碰上括风下雨的,情况还会更加可怜,只能任由着风吹雨打,在那种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呆一个月,于启城怕自己会疯掉。
  
      “爷爷,求求你放过我这次,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于启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为的就是希望能放他一马。
  
      于老头并不理会孙子的求饶,狠狠朝两旁的警卫员一瞪眼,“还愣着干什么?要我请你们吃饭吗?”
  
      “爷爷,我不敢了,求你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爷爷,我不想关禁闭。”
  
      “拉出去。”于老头一声咆哮后,两名警卫员拉着于启城往外走,对此,于家其他人不敢说什么,尤其是于启城的母亲,更是不忍心见儿子去承受那种苦,可在老爷子面前,她不敢过多说什么,老爷子在家里有着绝对的权威,于家上下没人敢挑战他的权威。
  
      “爷爷,求你放过我,我真的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于启城一边挣扎一边求饶,为的就是希望能放他这一马。
  
      于老头坐着没动,对孙子的求情丝毫不动心,作出这个决定,一方面要给这个畜.生一个教训,另一方面是要做给某些人看,借此来堵住外人的嘴巴。
  
      “你们给我听好了,谁也别想帮那畜.生,禁闭满后,我会将他送到条件最刻苦的部队去。”于老头淡淡说道。
  
      没人说话,谁敢反驳老爷子的意思,不想去触那个霉头。
  
      外面,许守成站到台上,面对着台下的众多宾客,他开口说道:“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因为今天发生太多事情,所以,经我许家与于家商量决定,决定解除这桩婚事,为此,我代表许家向各位说一句对不起。”说完,许守成一个鞠躬。
  
      许守成的话让台下的众多宾客们全傻了,靠!解除婚事?不得不说,这又是一桩猛料,看来今天注定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正如许守成所言那样,今天发生太多事情,一桩接着一桩。
  
      虽然许影已经知道自己不可能与于启城订婚,但现在听到父亲宣布时,她仍然喜而哭泣,有种解脱的感觉。
  
      “姐,没事了。”许诗诗搂着许影胳膊,“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许影一抹泪水,美眸左右看了看,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那家伙被人带走了。”许诗诗知姐姐在找谁。
  
      “带走?”许影连眼泪都顾不上抹,“为什么带走他?知不知是谁带走?”
  
      “于家。”
  
      这下,许影的眉头更皱,“他们想干什么?采取强硬的手段吗?”
  
      “姐,你就别管了,让那小子吃吃苦头也好,太不是东西了。”
  
      许影根本听不进去,心里想着于家到底想要干什么,为什么带走叶无天?
  
      本是一桩美好的亲事,却因为发生一出出荒唐的事情而导致婚事泡汤,让人不知该说什么好,这里的绝大部份人都参加过各种各样的婚宴,但是像这种如此离奇的婚宴,他们谁都没有遇到过,现场解除婚约,好像在演戏。
  
      解除婚约的事情就像长了翅膀般四处传开,包括婚礼现场放哀乐,以及播放于启城的视频等等,越传越开,版本就越多,传到最后,更是有人说是新娘子许影与叶无天的合力策划。
  
      许于两家的解除婚约既在众人的意料之中又在众人的意料之外,于启城的视频被暴光,许家肯定得作出反应才行,不然外人会怎样看待许家?明知于启城是那样的人,许家还能接受?
  
      意料之外的是许家算有点魄力,就算发生今天这事,也无法改变于老头是军委副手这一事实,所以,不管怎样,他仍然是一个权力通天之人,许家反对这桩婚姻就意味着无法跟于家对亲,无法得到于家的帮助。
  
      两个被抓的人被关在一个地下室,无论怎样问他们,两人就是不说话,即使面对毒打,他们也咬牙顶着,一心求死。
  
      “你们都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样做,想对付你们,我最少有一百种以上的方法。”一个少尉手握着根拇指般大的铁棒,铁棒上全是血,看上去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告诉我,是不是叶无天指使你们这样做?”少尉说着又扬起手中铁棒,随时都有砸下去的可能。
  
      被五花大绑着的二人微微抬头看了那条铁棒一眼,然后慢慢闭上眼睛,根本将这当回事。
  
      那名少尉有些发懵,这两人的骨头倒挺硬的,无论怎样打就是不说,要命的是,你还不能太过用力,稍不小心很有可能将他们打死,这两人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死,或者说不能死在他手上。
  
      叶无天也被带到一个房间,于泰涛坐在他对面,而于泰涛身后则是站着两个壮汉,不但如此,叶无天身后也同样站着三个人,一个个都盯着叶无天,毫不怀疑,只要叶无天敢乱动,这些人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出手。
  
      “你们这是想屈打成招?”叶无天漫不经心地看着于泰涛,丝毫没将眼前这场面放在心上。
  
      于泰涛问道:“你是不是以为我们们一直都找不到证据?”
  
      “什么证据?”叶无天冷笑:“想屈打成招就出手吧。”
  
      “你真不怕?”
  
      “我为什么要怕?就因为你姓于?因为你有部队的支持?还是因为其它?”
  
      “啪!”于泰涛突然一拍桌子:“叶无天,你别太放肆。”
  
      “放肆吗?”叶无天不以为意:“姓于的,有证据你就拿出来,没有证据就别乱说,别以为你姓于,就能拿我怎样,我告诉你,我并不喜欢惹事,但并不代表我会怕事。”
  
      于泰涛愣了愣,他没威协成功,反倒被叶无天给威协了。
  
      “你也别太过得意,我们们已经取得初步证据,那两人已经交待一些,所以,我们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于泰涛说道。
  
      叶大爷极为夸张的缩了缩身子,“靠!我好害怕,你别吓我好不好?”
  
      于泰涛脸色铁青,嘴角不住抽搐着,死死盯着叶无天好一会,“把那两人带过来。”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