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537章 再阴你一把

  
      叶无天冷冷盯着于泰涛,对方的用意再明显不过。
  
      “你以为这样有用?”叶无天冷冷问道。
  
      于泰涛说道:“有没有用等会就知道。”
  
      叶无天笑笑后便不说话,不一会儿,那两人被带了进来,于泰涛让那二人坐在叶无天对面,这当然也是于泰涛特意安排。
  
      “认识他吗?”于泰涛指着叶无天问二人。
  
      那二人只是看了叶大爷一眼,同样不说话。
  
      “于家好手段啊!才那么一会儿功夫就将人家打成遍体是伤。”叶无天的话中带着无尽的讽刺。
  
      “怎么?不忍心了?”于泰涛冷笑:“你可以救他们的。”
  
      “白.痴!”叶无天一声怒骂。
  
      于泰涛脸色一沉,“你骂谁?”
  
      叶无天毫不示弱地问了一句:“你敢承认,我就骂你,你敢承认吗?”
  
      于泰涛回头看着那二人,“告诉我,是不是他指使你们那样做?”
  
      石沉大海,根本没人回答于泰涛的问题。
  
      怒不可遏的于泰涛再也忍不住,拿起旁边的一把手枪指着那二人,“我再问一次,到底是谁让你们这样做。”
  
      叶无天叹了声:“于先生,就凭你这种实力也能带兵,老实说,我很失望,而且你带的还不是普通兵种,太不公平,太不可思议。”
  
      面对叶无天的拼命挖苦,于泰涛已快要忍不住,现这样下去,他不知自己能忍到什么时候,或许下一分钟,或许下一秒,他就会控制不住的拿枪嘣掉叶无天。
  
      “二位,我叶无天敬佩你们,是条汉子。”叶无天朝那二人竖起大拇指。
  
      “很好,很好。”于泰涛连续说了几个好,“我倒要看看你们能硬到什么时候。”
  
      “砰砰!”
  
      于泰涛连续两枪,分别对那两人的大腿各自开了一枪。
  
      两声枪响,两声惨叫,但很快又静下来,各自咬牙坚持着。
  
      叶无天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
  
      “告诉我,是谁让你们这样做?”因为愤怒,于泰涛那只握着枪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你这招不行。”叶无天冷笑:“快想想别的招数吧,我可没太多时间陪你玩。”
  
      “砰砰砰!”
  
      于泰涛又是连续三枪,枪枪正中目标,都没打中要害,他就是想通过这种非常的折磨手段去找到突破口,可惜效果似乎不太好。
  
      因为痛楚,让那二人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豆大的冷汗流下,可他们仍然咬牙坚持住。
  
      叶无天站了起来,掏出两粒药丸朝那二人走过去,但刚站起来,就被两个荷枪实弹的士兵用枪指着,同时一声喝令:“坐下。”
  
      叶无天并未坐下,反倒继续朝前走去,面对黑漆漆的枪口,他毫无畏惧。
  
      “看不过去?”于泰涛冷笑。
  
      “的确看不过去,对你这种做法,我极为不耻,别忘了,我是个医生。”
  
      “哈哈!”于泰涛一阵狂笑:“有意思,没想到啊,咱们的叶先生竟会第一次开口承认自己是个医生,直是太阳打西边起了。”
  
      “我一直都是个医生,你应该知道。”
  
      “我不知道。”
  
      叶无天分别将两粒药丸递到二人嘴边,“你知不知道并没多大关系。”
  
      “啪!”
  
      眼看药丸就要被叶无天喂进那二人嘴里,可是此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于泰涛突然出手将叶无天手中的药丸打落到地上。
  
      因为没有防备,还真让于泰涛得逞。
  
      看着掉落到地上的药丸,叶无天并没去捡,只是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你会后悔的。”
  
      “我从来不后悔,后悔的应该是你。”
  
      叶无天看向那二人:“原本想帮你们止止血,可是人家不让,所以真抱歉,帮不到你们。”
  
      于泰涛可不想继续浪费时间,又再次举起枪对着那二人,“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没人能救得了你们,只有你们自己才能救自己。”
  
      “开枪吧,朝我脑袋打。”右边那位瘦削的男人说道。
  
      他的突然开口反倒让于泰涛不适应,心早已有思想准备,预了这二人不会开口,不管怎样,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告诉我一些我想要的,我可以让你们死个痛快,保证你们一点痛苦都没有。”问这问题时,连于泰涛自己都没想到,他有些紧张。
  
      “开枪打死我,这是你最好的选择,对大家都好。”对方又道。
  
      于泰涛快气疯,“他有什么好?值得你们如此卖命帮他?他给了你们什么?我也可以给你。”
  
      “白.痴。”对方一声骂。
  
      “嘿嘿。”叶大爷瞬间被逗笑,“看到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砰砰砰砰!”
  
      连续几枪,枪枪都只打那个伤口,于泰涛这招够狠。
  
      巨大的痛楚让对方无法承受,于是脑袋一歪,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看见自己同伴被打晕,另外一个也稍稍动容,凶狠的瞪着于泰涛,如果他这会能恢复自由,很有可能会朝于泰涛扑上去。
  
      “轮到你了,说吧,我给你一个痛快。”事情闹到这个份上,于泰涛不想再采用诱.惑的手段,还是决定使用他最拿手的强硬手段。
  
      对方没说话,只是死死盯着于泰涛。
  
      “装有骨气?很好,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骨气。”于泰涛说罢手一抬,枪口对准对方大腿。
  
      叶无天看不下去,于泰涛就像个疯子,为了于家,他什么事都敢做,杀两个人又算什么?
  
      “想走?”于泰涛仿佛看穿叶无天心中所想。
  
      “我想走你能拦得住我?”叶无天毫不客气回了一句,“你们怀疑那是你们的事情,没有证据,你于家敢动我一根毛吗?”
  
      “敢不敢动你,但是我们们有权将你扣下,叶无天,别把自己太当回事,这个世界比你想象中要复杂得多。”
  
      叶无天说道:“很好,于泰涛,我也有句话要送给你,别把你自己当回事,还有,老子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既然你于家很想把我当成敌人,我就成全你们,今天我就把话说直白一点,在我有生之年,只要我有机会,一定要把你于家踩沉。”
  
      于泰涛神色凝重起来,从叶无天的话里,于泰涛感觉到杀气与决心,一时间,他也不知该怎么办,只想着自己是不是将叶无天逼得太急。
  
      “怎样?我这样说你还满yi吗?如果不满yi,我还可以说一些更狠的话。”叶无天上前一步。
  
      于泰涛问:“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搞倒你于家,这就足够。”
  
      “走着瞧。”顿了顿,于泰涛又道:“叶无天,你知不知凭你这句话,我就能将你定罪?”
  
      “既然如此,那为什何不动手?”叶无天发现,自己刚才骂这家伙为白.痴,还真没骂错。
  
      “叶无天,你别太嚣张。”于泰涛很想朝叶无天开枪,可他不敢,没有任何证据情况下,他绝不敢朝叶无天开枪,这小子不是官,也不是军人,可他的身份太过于特别,一般情况下还真不能拿他怎样,当然,除非能找到有关于今天的证据,证明今天的事情跟他有关。
  
      “你有家人吧?你说,如果你的家人无缘无故死掉,你说该怎么办?”于泰涛问对方。
  
      叶无天听得直翻白眼,麻痹的,采用这种手段?其实他倒挺能理解于泰涛,的确挺为难的,于家今天被弄臭,不尽快找回点面子,以后的于家将会寸步难行。
  
      听到于泰涛用家人去威协他,对方再次动容,“你是军人的耻辱。”
  
      于泰涛浑身直发抖,“我只要答案,告诉我答案,幕后的凶手是谁?”
  
      对方似乎在犹豫不决,像是在挣扎,于泰涛见状心一喜,知道有戏,当下又道:“只要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向你保证,于家不会为难你,而且一定会照顾好你的家人。”
  
      既然有威协,又有诱.惑,叶无天发现,于泰涛这王八蛋开始聪明起来。
  
      “你真能?”
  
      “当然。”于泰涛点头:“我没必要骗你。”
  
      “好,你放开我。”对方又是一阵犹豫后说道。
  
      “当然可以。”于泰涛连想都没想就答应,根本不怕对方逃掉。
  
      不一会,警卫员替对方解开绳子。
  
      “现在可以说了,是谁让你做的?”于泰涛问。
  
      对方眼角余光不时瞟向叶无天,此举给到于泰涛一种错觉,以为对方是怕叶无天。
  
      “想说什么你就说,没人能把你怎样,有我在,还有我手中的枪在,谁也不敢把你怎样。”于泰涛这话带着霸气,又带着安慰之意。
  
      “你过来,我只能告诉你一个人。”说着,对方又快速瞟了叶无天一眼。
  
      此时,于泰涛更加确定这事必定跟叶无天有关系,不然不会如此惧怕叶无天。
  
      “首长。”警卫员见于泰涛朝对方走去,连忙开口提醒。
  
      于泰涛不耐烦地挥挥手,直接无视警卫员的劝告,就算对方想暗算他,他也不可能害怕,连一个病入骨膏且身受重伤的人都对付不了,他也没什么脸面继续呆在现在位子上。
  
      走过去的于泰涛刚想开口,突然,对方动了,快如闪电,虽然于泰涛有所防备,却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的动作会如此之快,身患绝症,而且还受了重伤,动作竟然快得吓人。
  
      待于泰涛反应过来时,他的手腕已经被对方狠狠咬住,一秒钟不到就见血。
  
      于泰涛直接用枪朝对方砸去,与此同时,两个冲来上的警卫员也动作极快的拉开对方。
  
      对方被拉开后,于泰涛紧皱起眉,手腕被咬得不轻,直到现在仍然感觉到痛。
  
      “哈哈……啊哈哈……”成功咬到于泰涛后,对方狂笑起来,仿佛捡到宝物般,很开心,够本了,已经够本了。”
  
      正清理伤口的于泰涛闻言一怔,不好的预感瞬间涌起:“你什么意思?”
  
      咬一下又不会死人,对方为何这样说?咬一下就够本?
  
      “于将军,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
  
      “什么事?”于泰涛见对方这样说,更是心慌起来,“告诉我,谁是幕后主谋?”
  
      对方一笑,笑容中带着几分邪恶,一抹从眼角上流出的血后将手伸到嘴辱边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忘了告诉你,其实我是爱.滋.患者。”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