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546章 叶大爷的威力

  
      若不是亲眼所见,胡适几人打死也不会相信这种荒唐到近乎变态的事情,即便是现在,他们也在疑惑,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意外?单凭一台抽风机就能将飞机吹下来?太不可思议,太难于置信。
  
      叶无天脸露笑容,很满yi自己的杰作,目光从那直升机爆炸所产生的火光中收回来,扭头看着众人,一脸得意道:“怎样?很吃惊吧?”
  
      胡适内心说道,何止吃惊,简直震精了!被风机一吹,那架直升机竟然就像纸糊得一般。
  
      “吃惊归吃惊,还是办正事吧。”叶无天吩咐道:“把抽风机对准小鬼子。”
  
      反应过来的胡适想到什么,马上照做,与另外两人合力将风机朝前面的小鬼子吹去。
  
      叶无天再次如法炮制的从包里拿出一把药粉移到风机面前后慢慢张开手,张开手的速度很慢。
  
      众人既是好奇又是期待,期待着叶无天能再创造出一个奇迹。
  
      几秒钟后,让人震精的事情再次发生,只见前面的小鬼子一个个像没了电的玩具般摔倒在地,包括r国那些警察。
  
      此举再次将胡适与陈扬几人雷得不轻,乖乖,这是怎么回事?那么一点点药粉就能有如此大的杀伤力?跟这些药粉比起来,什么机枪,什么手榴,什么微冲,那都只能算个屁。
  
      抽风机所到之处,所向披靡,无人能敌!
  
      突如其来的状况也将小鬼子们吓得不轻,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又为何会突然晕倒在地?就好像一场瘟疫一样,而且就算瘟疫也没这么恐怖,一倒就是一大片,并且还是在瞬间的功夫。
  
      忽然间,小鬼子们发现自己脑袋不够用,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好端端为何会自动晕倒。
  
      反而胡适几人已从惊讶中反应过来,一个个如同打了狗血般大吼,“###他们。”
  
      就连那一直扔手榴的朱小三也停止停手榴,跑到叶无天面前伸手就想去抓药粉,扔手榴可是个体力活,哪有抓药粉轻松?
  
      叶无天阻止朱小三的行为,“你想我们们抬你出去?”
  
      朱小三顿时一个激灵,吓得连忙缩回手,他当然明白叶无天这话是什么意思。
  
      “移动风机。”叶无天说道。
  
      如今,叶无天的话如同圣旨,胡适三人马上转动风机,叶无天则忙着将粉沫借着风机吹出去。
  
      陈扬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现在,他开始明白,为何宁家如此重视叶无天,光是今天这一手,就不是普通人能做到。
  
      “他们会不会有事?”陈扬问。
  
      叶无天双手左右开弓,一边洒药粉一边答道:“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陈扬被呛得哑口无言,找不到话去回答。
  
      小鬼子意识到不对劲,纷纷想要找地方躲起来,不想被莫名其妙放倒,可惜,他们的想法是好的,奈何无论他们怎样躲都没用。
  
      短短一会儿功夫,小鬼子就被放倒一大片,直到现在,他们也不知自己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竟然晕倒。
  
      “你这是什么?”朱小三一直关注着叶无天那些药粉,几次都想伸手去抓把来玩玩,可联想到叶无天先前的警告,只能将手缩回来。
  
      “好东西。”
  
      朱小三不甘心这样的回答,又问:“为什么你能碰,我就不能碰?”
  
      “为什么你的儿子只会喊你做爸爸?”叶无天一个反问。
  
      众人狂汗,这都什么跟什么?两者之间根本就不能论为一谈。
  
      回答不上来的朱小三老干脆很识趣地闭上嘴,论打架,他很在行,论斗嘴,不是他的强项,嘴笨得很。
  
      看着那一个个倒下去的小鬼子,众人终于知道叶无天为何会如此淡定,有这么神奇的药粉,换谁都能淡定下来。
  
      “各位,行动吧。”叶无天停止下来,不再洒药粉。
  
      雷丙忠问:“为什么不继续?杀他们个狗日的。”
  
      其他几人也纷纷看着向叶无天,都在静待着他的回答,众也是这个意思,为什么不继续?
  
      叶无天露出一个极为邪恶的笑容:“咱们好不容易才来这么一趟,不松松筋骨怎么行?怎么对得起你们的身手?”
  
      众人恶汗!明明能轻松解决的事情,他偏偏非要搞得那么复杂,可是,他的话也并非全无道理,虽然都是干小鬼,可跟自己亲自动手不一样。
  
      “说得对。”周建拔出一把军手剌刀,“动手吧,我要替我爷爷报仇。”
  
      “你爷爷死在小鬼子手里?”朱小三问。
  
      周建说道:“我爷爷当年是红.军。”
  
      “咱们分批吧,在那房子集合。”胡适发出命令。
  
      片刻后,众人分成两组,胡适带着唐杰五人一组,至于叶无天则带着血樱与陈扬,还有雷丙忠,共四人。
  
      由于被叶无天用药粉放倒大批人后,众人的压力大减,超高的身手也终于派上用场。
  
      堂本刚有些懵,眼前这一幕让他如同见了鬼般傻站在原地,看着自己那些手下一个个倒地,他不知为何竟然涌出一丝恐惧感。
  
      当上山口帮帮主后,他从未像现在这般竟然有一丝恐惧与无助,他的那些手下就像中邪般倒地,这很不可思议。
  
      “八格,上,给我上。”堂本刚咆哮的同时,已经有些底气不足,今天的事情太邪门。
  
      见背后没任何反应,堂本刚又是一声怒吼:“你们都想死吗?给我上。”
  
      喊话的同时,堂本刚也扭头朝身后望去,可是他这一转眼,顿时就傻掉,因为身后站的几个人并不是他的手下。
  
      站在堂本刚身后的正是叶无天四人,此时正一脸笑意地看着对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叶无天遇见多年未见的老友。
  
      叶无天着着没动,血樱动了,动作奇快无比地朝堂本刚冲去,刚才一路过来,她不知杀了多少人,但凡是山口帮的人,她都想杀掉,想替自己家人报仇。
  
      堂本刚大惊失色,踉跄的退后几步,希望避开血樱的刀锋,然而论身手,他远不如血樱,刀未到,他就感受到那冷冽的杀气。
  
      “八格,血樱,你竟然帮着外人来对付我们们国家。”堂本刚骂道。
  
      他不骂还好,这一骂,血樱出刀的速度更快上几分。
  
      堂本刚见势不妙,马上又道:“你不想知是谁杀了你的家人吗?”
  
      血樱一怔,速度也有所下降,这也让堂本刚有惊无险的避过危险,但不待堂本刚喘过口气,血樱再次动了,恢复到她以往那冰冷的模样,动作极快的朝堂本刚劈去。
  
      堂本刚暗暗叫苦,在血樱这种高手面前,他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小学生,毫无还手之力。
  
      退无可退,堂本刚暗道今天怕是要完蛋了,正当他要闭上眼睛等死时,突然耳边响起咣当一声,紧跟着他仿佛被一股强大的力道给硬生生扯开。
  
      由于站不稳,堂本刚退后摔倒在地,屁股着地的他摔得不轻。
  
      “血樱,你敢背叛组织。”两个忍者出现在堂本刚左右两边,不用问,刚才肯定是这两个忍者救下他。
  
      虽然被摔痛,但堂本刚丝毫没生气,反倒开心起来,救兵到了,自己摔倒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小命能活下来。
  
      “杀了他们。”堂本刚说道:“还跟他们客气什么?”
  
      叶无天听不下去,指着那两个忍者大骂:“小畜.生,你们可真够无耻,明明就是你们的不对,还敢倒转过来说她?”
  
      那两个忍者怒骂一声:“八格。”与此同时,两人身形一闪,都同时隐身。
  
      陈扬冷笑一声:“让我来会会你们。”说时,陈扬紧握着军用剌刀朝他左侧扑去。
  
      隐在暗中的那个忍者或许没想到陈扬会知他的位置,眼看着剌刀冲到前面,他仍有些不敢相信。
  
      对方不愧是实力高强,短暂的失神后便马上回神过来并且与陈扬交战。
  
      血樱则与另外一个忍者恶战着,不过血樱似乎占不到什么便宜,在对方的强攻之下连连吃亏。
  
      “血樱,我是你师父,你的所有招式都是我教的,停下吧,跟我回去,我替你求个情。”那个忍者对血樱说道。
  
      血樱没说话,右臂已经被对方的刀锋划中,一股鲜血正快速流出来将衣服染红。
  
      叶无天总算知血樱为何打不赢对手,原来如此。
  
      “我来。”雷丙忠说着就想冲上去帮忙,却被叶无天给拦下。
  
      叶无天看着雷丙忠道:“让我来吧,这种英雄救美的事情岂能少得我?”
  
      雷丙忠被雷得不轻,笑着退到一边。
  
      “血樱,退下。”叶无天一声冷喝。
  
      正与对方恶战的血樱闻言迅速退后。
  
      对方并没继续进攻,反而将目光盯向叶无天:“你就是叶无天吧。”
  
      叶无天一怔,“嘿嘿,想不到本大爷的威名都传到国外来了,没错,本大爷就是,老鬼,你是血樱的师父,我本不该对你动手,可你既然要对付血樱,那就是我的敌人,所以,对不起了。”
  
      “你很狂。”对方半眯着双眼,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杀气。
  
      叶无天不屑,非但没收敛,反而更加变本加利,“狂吗?对你这种老鬼,我有狂的实力,那是因为本大爷一招就能摆平你。”说着,叶无天动手了,一个箭步朝对方冲上去,与此同时这厮更是双手齐下,两把粉药朝对方撒去。
  
      对方连忙退后几步,并第一时间射出两枚飞镖。
  
      叶无天被那两枚飞镖给吓出一身冷汗,麻痹的,这老鬼的实力可真不盖的,不愧是血樱的师父,那飞镖的速度恐怕都能赶上子弹的速度!
  
      “就这一招吗?我还站着。”退开几步后,对方满是不屑与鄙视。
  
      就算对方蒙着脸,叶大爷也能从对方眼神里感受到,然而他并不在乎,非但没继续进攻,反而双手靠着背,“一招足已。”
  
      对方正想再讽刺几句,可刚张开嘴的他立马发现不对劲,噗通一声后整个人摔倒在地。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