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561章 让他急

  
      天欣红颜集团的搬迁仪式虽然是一波三折,但总算是完成了,程可欣宣仪式结束,然后在酒店安排了酒水招待众多宾客。
  
      众人并不想吃什么饭,他们更关心的是欧阳幸月怎样了,还有,太子又会不会马上过来报复?
  
      然而,当客人们去到酒店,直到午饭结束,叶无天等人都未再露面,甚至那会起,叶无天与欧阳幸月就像失踪了一样,公司所有事情都交由程可欣处li。
  
      杨浪子很失望,一直苦等的好戏并没等到,让他多少有些不甘心。
  
      那天的事情被媒体大肆报导,让天欣红颜集团狠狠的火了把,当然,四大使者也同样免不了要大伙一把,所不同的是,有关于他们的画面,一些儿童不宜的画面则是被打上赛马克。
  
      于正宇亲自出席天欣红颜集团的仪式,让人们不由得又对天欣红颜集团的实力高看几分,后台很强大,能请到这么一位军委副手出席,并不是有你有钱就能行得通。
  
      许氏集团这两天很热闹,不管是高级职员还是普通员工,一个个都像是打了狗血般激动无比,原因无它,许氏集团这两天接订单都接到手软,送子丸的大火让许氏集团的人沸腾了,订单从世界各地飞来,岂能让人不激动?
  
      在许氏集团的操作之下,送子丸产品未出,就已经大热,尤其那天许守成出席了天欣红颜集团的搬迁仪式,虽然那天发生了一点不怎么愉快的插曲,可是在许氏集团的运作下,那点影响已经基本消失。
  
      人们想看笑话,但更想看送子丸的效果。
  
      办公室里,许守成刚刚与美国方面的客户签完合约,心情愉悦的他脸带着微笑招呼着客户,正待提出要请客户吃饭时,摆放在桌上手机却不适宜地响起来。
  
      并没多想的许守成接通电话后放到耳边,很快,笑容就僵在他的脸上。“我马上来。”
  
      挂上电话后的许守成虽然同样脸带着微笑,不过无论怎么看,他脸上的笑容都显得很牵强,不真实。
  
      焦急的许守成随意找了个理由就离开,将那几个客户交由下面的人招呼,自己开溜了。
  
      陈家,经过家族一帮主要成员开会后得出一个决定,对于于正宇抛过来的橄榄枝,陈家借机而上与于家拉上关系。
  
      对家中的决定,陈扬一直都有自己的看法,然而家里人并不接受他的看法与建议。
  
      “爸,我认为爷爷的决定是错的。”陈扬仍然坚持自己的看法,认为该与叶无天合作。
  
      陈家明说道:“叶无天很厉害,可他终归是个商人。”
  
      其实陈家明心中,他更希望既能与于家拉上关系,又能与叶无天进行合作,可惜,那样的事情基本不可能存在,叶无天与于家的事情,外人不知道,陈家还是知道的。
  
      “商人怎么了?凭他现在的实力,又有谁敢说他只是一个单纯的商人?”
  
      “陈扬,我知你还忘不了思绮,仍然抱着希望,这事我告诉你,必须得忘掉,尤其是现在。”陈家明话中带着警告。
  
      “为什么?”
  
      “因为宁家将会有大麻烦。”陈家明说道:“那天宁易军如此削于家的面子,你认为于家能忍下去?别忘了于正宇是什么人。”
  
      陈扬哑口无言,父亲的话有一定道理,就算是这样,他也还是认为与叶无天进行合作,“你们想过没有?于家为什么能看上我们们?说穿了,我们们只是一枚棋子。”
  
      陈家以前也曾想过投靠过去,只是于家并没接纳,凭于家的实力,人家根本就看不上陈家。
  
      “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陈家上下都认为,拿叶无天跟于家相比,于家更重,最主是据说于家那位很有可能再上一层,所以陈家这个时候靠过去绝对不会有错。
  
      “爸,于家只是想挑拨,人家以前看不上我们们陈家,现在又看上什么?咱们陈家有什么值得他们看上?别忘了,咱们陈家比起当初,实力减退可不是一点两点。”
  
      陈家明陷入沉思,儿子的分析也并无道理,陈家以前在最顶峰时曾想向于家靠过去,人家不接受,现在力量变弱了,于家反而抛出橄榄枝,这无论怎样看都很不正常。
  
      “爸,一步错就将会步步错,我们们陈家不能错,这是机会,唯一的机会。”
  
      “跟叶无天合作,我们们永远也只能成为一个商人,那不是我们们陈家想要的目标,你明白吗?”
  
      “总之我不认同家里的决定。”陈扬说道:“就算真的靠过去了,于家也未必能帮到我们们什么,何况于泰涛的情况如何暂时还不清楚,一旦证实被感染,于家的力量同样会被削弱,到时恐怕他们连自己都顾不上,又还会顾着我们们吗?”
  
      “这事已经定下了,用不着再说。”陈家明挥挥手,“你没什么事也归队吧。”
  
      陈扬暗叹一声,并没再说什么的他慢慢转身离开,陈家作出这样的决定会是对的吗?
  
      稍为有点头脑的人都应该能看出那天于正宇的用意,无非就是想给叶无天一个人情,如此明显的做法,难道爷爷他们真看不出来?
  
      明知原因,却装看不到,说来说去,家里人还是想拼一把,希望能攀上于家。
  
      叶无天带着欧阳幸月已经消失三天,没人知他们去了nǎ里,人们对于欧阳幸月的情况也同样一无所知,这急坏很多人,特别是欧阳贡根夫妇,女儿的失踪,生死未明,作为父母的又岂能不担心?所幸是,叶无天也跟着失踪了,对于叶无天的医术,他们还是有信心的。
  
      欧阳政仁这两天仍在挣扎,矛盾到极点,既希望欧阳幸月死,又不希望欧阳幸月死,她一死,好坏都有,好处是欧阳家的财产又少一个人分,坏处是,一旦欧阳幸月死掉,欧阳家的损失将会很大,无可否认,欧阳幸月是个经商天才,她一死,对欧阳家的打击将会不小,欧阳家将再也无法从丰.胸丸上得到任何好处,这也是欧阳政仁纠结的地方。
  
      渔村,李婉儿家隔离,一幢刚刚建起的普通房子门前,叶无天正小心看着眼前的火候,而欧阳幸月则是静静坐轮椅上,那天经过救治,她的人倒是醒过来,可是却站不起来。
  
      被叶无天带着这渔村里来,经过两三天的平复,她心情已经好多,此时,见叶无天正专心的捣弄着他那些药煲,她不由看得有些入神,原来这家伙专心工作的时候也很有魅力,脸上的表情很严肃,没有嬉皮笑脸,这样的男人看起来才更像一个男人,才会让人更加有安全感。
  
      过去两三天里,她做得最多的就是这样静静地看着他,看他认真工作的样子,还看他不时尝药而皱眉的模样,甚至还将舌头申出来,如同一个邻家大男孩般,有一种亲切感。
  
      欧阳幸月看得入神,也想得入神,对自己自身的情况,她并没想太多,虽然时间已过去几天,可她不急,连她也很奇怪,她信任他,信任这个她一直认为不靠谱的男人,相信他一定会有办法。
  
      “小月月,看什么呢?是不是觉得我很帅?”吐掉嘴里的药后,叶无天突然转身坏笑看着欧阳幸月。
  
      此举将欧阳幸月吓一跳,俏脸儿通红,不过叶无天那脏脏的脸却又让她忍不住想笑,如同一条花脸猫似的。
  
      叶无天伸手握着欧阳幸月的白嫩小手,“告诉老公,我们们家小月月在想什么?”
  
      欧阳幸月想缩回手,奈何几次都不成功,对于叶无天的厚颜无耻,她已经是习以为常,这家伙哪天不耍耍流氓反倒不正常。
  
      “我不想再听到你那些话。”欧阳幸月绷着脸道。
  
      “嘿嘿,不管你愿不愿意,反正你都是我家的小月月,这是没法改变的事实。”
  
      欧阳幸月气结:“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叶无天忽然一脸正经起来:“这是一种境界,目前我的境界只能到这,不过如果小月月你希望我的境界再深一点,也可以,为了我们们家小月月,我会努力的。”
  
      欧阳幸月彻底无语,正在此时,一辆宝马出现在二人面前,只见周虎子从车内钻出,“师父,师娘。”
  
      周虎子如今是今非昔比,这小子有钱了,也开始牛气起来,买了车,甚至还跑到城里不知被他通过什么手段勾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娃,据说女方家里非常同意这门亲事,整天催促周虎子成婚,却被周虎子一直拖着。
  
      换作以前,能与如此漂亮的女人结婚,周虎子肯定会第一时间点头,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这小子的底气足了,用他的话说,你有钱又怎样?城里的姑娘又怎样?老子照样把你城里的姑娘勾过来,让你成为我周虎子的农村媳妇。
  
      叶无天拉下张脸瞪着周虎子,这小子倒真会挑时间,好不容易跟他家的小月月调调情,这混小子就跑来。
  
      周虎子一脸疑惑,不知自己nǎ里得罪了师父,站在那时走不是,不走也不是。
  
      “还愣着干什么?过来,帮我看着这些火。”叶无天猛地一吼,将周虎子吓得不轻。
  
      “你还站着干什么?没听到我师父的吩咐吗?快过来帮忙,想做我周虎子的女人,你得把你那套千金小姐的架子收起来。”周虎子也嘲他的女朋友吼。
  
      欧阳幸月直翻白眼,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虎子,说话注意点。”
  
      周虎子顿时哑火,再借他一个胆,他也不敢出言顶撞欧阳幸月,那可是他周虎子的师娘,虽然他也不知欧阳幸月排在第几。
  
      “那就让他们等着,你说我没空,狗日的,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他们。”那边,叶无天对着电话叫嚷,流氓作风尽显无遗。
  
      挂上电话,叶无天对欧阳幸月解释一句,“许家找我。”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