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567章 意外线索

  
      看到对方,叶无天就想起一句话,警察总是在最后关键时候来。
  
      虽然郑忠仁是国安,可也有一个安字。
  
      “老弟,刀下留人。”郑忠仁的脚步很快,他可不敢保证叶无天手中的刀会不会砍下去,
  
      “郑主任,走到哪都有你的影子。”
  
      郑忠仁老脸一红,呵呵一笑:“没办法,老哥我干的就是这行,劳碌命。”
  
      叶无天可不想听郑忠仁扯下去,“你想救他?”
  
      郑忠仁说道:“我们们国安已经盯他好久,希望叶老弟你能把他交给我。”
  
      “他是什么人?”叶无天不可能因为郑忠仁一句话就把对方交给郑忠仁。
  
      “杀手。”
  
      “普通杀手?”叶无天问道。
  
      “可以这样说,喜欢独来独往,只要有钱,什么事都做。”
  
      这点,叶无天倒是可以理解,出来混,不就为了钱吗?
  
      “既然如此致,为何还值得郑忠任劳师动众跑来?这不正常啊。”叶无天说道:“这种人,死了就死了,没必要你郑主任跑来。”
  
      郑忠仁暗骂一句小狐狸,笑道:“呵呵,不满老弟你说,我们们还从他身上挖到一点有用线索。”
  
      “什么线索?”
  
      “这个恐怕不能告诉你,请谅解。”
  
      叶无天脸一沉:“那我现在杀了他,你能谅解吗?”
  
      郑忠仁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叶无天根本一点面子都不给他,几次都想朝叶无天破口大骂,最终又还是忍了下来。
  
      “郑忠仁,我差点死在他手上,这样一个人,你总不能什么都不说就全让我把人交给你吧?说不过去。”
  
      郑忠仁说道:“老弟,我答应你,对于今天的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
  
      “好,就冲你这句话,我答应你,不过,希望你要快,我的耐性有限,倒要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想动我。”叶无天说道。
  
      郑忠仁松了口气:“你有什么怀疑吗?”
  
      叶无天反问:“你想问什么?”
  
      “老哥我希望你有什么线索别一个人独享,或许咱们都有共同的敌人。”
  
      叶无天没回答,这厮走到那个被血樱放倒的杀手面前,突然抬腿朝对方的右腿踩去。
  
      “咔嚓!”
  
      惨叫声响起,而叶无天却丝毫不以为意,闭上眼睛的他仿佛在听着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郑忠仁哭笑不得,这小子真是个从不肯吃亏的主,得罪他可不是件明智的事情。
  
      “我刚才说过会要你一条腿,希望你别怪我。”睁开双眼的叶无天冷笑着道。
  
      叶无天带着程可欣一起离开,发生刚才那事,二人都失去了看电影的心情,准备回家呆着。
  
      “老公,你怀疑是毒影门?”坐在车上的程可欣突然问道。
  
      叶无天愕然,很好奇地扭头看向程可欣:“为什么会这样问?”
  
      “太子想动你。”
  
      “他的强项是毒,就算想要打败我,也只能用毒,那就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程可欣点点头,认同叶无天的话。“你说太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变.态无.耻的贱.人。”
  
      程可欣听得直翻白眼,对这个评价,她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不过也能证明这坏蛋有多恨那个太子。
  
      叶无天的确挺恨太子的,两人斗了这么久,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感觉自己就像只猴子,被太子耍得团团转。
  
      以前,叶无天一直认为自己是装十三的高手,也是有相当境界的,可是现在,他不那样认为,若论装十三的高手,太子才是,那狗日的道行不浅!
  
      “你自己要小心点。”程可欣很是担心。
  
      叶无天笑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算命先生说我有九十九岁,你就放心吧。”
  
      玩笑的同时,叶无天不免有些无奈,陈家作出那样选择,是件让人难过的事情,一直都想将陈扬弄过来做保镖,现在,这个愿望基本不可能实现。
  
      如果有陈扬这样的超级保镖,他的安全性又必将会再升一层。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对此,叶无天不怪对方。
  
      回到家里,某人就是开始忍不住yy,双手不时在程可欣浑身上下来回游动着,“宝贝,时间不早了,咱们睡吧。”
  
      程可欣好气又好笑,这才八点,就不早了?她当然知这坏蛋在想什么,肯定又是在想着那些龌龊的事情。
  
      “告诉你,绝对不行。”
  
      程大美人的一句话就将咱叶大爷打入地狱,笑容当场僵在脸上,“宝贝,咱们已经好久没来了,再不来,我都快要忘了。”
  
      “总之是不行。”
  
      “你担心什么?真的不用担心。”叶无天一直都想弄明白合修的原因,这个问题不弄清楚,以后怎么办?总不能让他与程可欣之间一直这样吧?
  
      “不行不行。”程可欣狂摇头,脸红红的她小声道:“你真的想,我可以帮你。”
  
      叶无天咽了口唾沫,明白程可欣的意思,所谓的帮他,是用嘴,已经不止一次这样帮他,每次爆发在程可欣嘴里,叶大爷也感觉挺爽,可两者不是一个意思。
  
      在咱叶大爷的调教下,程可欣在床上的表现越来越优秀,每次都给到叶大爷惊喜,像上次,她竟然将那些东西全部咽下去,完了还要伸出舌头在唇边舔了舔。
  
      “算了吧。”叶无天阻止了程可欣的行动,“让我好好抱着你。”
  
      “许家那里怎样?你不打算帮她?”依偎在叶无天怀中的程可欣摸着叶无天胸膛,头也不抬的问。
  
      叶无天说道:“你认为该怎么办?责任不在我。”
  
      程可欣想了想,答道:“给这事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吧。”
  
      叶无天笑笑,明白程可欣的意思,“好,我听你的。”
  
      “叶氏山庄已经空了,他们已经搬走,你有什么打算?”
  
      “那还用问?找人装修一下,咱们搬进去。”
  
      程可欣犹豫半会,问道:“这样会不会不好?”
  
      “有什么不好?谁敢说闲话?造成今天这个局面,都是他们的错,他们不该一开始就将我赶出来。”
  
      程可欣见状也就不再问什么。
  
      二人聊没多久,叶无天电话响起,拿起后见是郑忠仁打来,顿时精神一振,是不是郑忠仁找到什么线索?
  
      “郑主任,直觉告诉我,你有好消息要告诉我。”接通电话的叶无天并没废话,直接进入主题。
  
      “哈哈,老弟,收获不小。”电话另一边的郑忠仁听起来挺高兴。
  
      叶无天笑道:“恭喜了。”
  
      笑声过后,郑忠仁说道:“你现在有空吗?出来喝一杯,咱们到时再聊。”
  
      “行。”
  
      与郑忠仁约定好地点后,叶无天挂上电话,对程可欣道:“你跟我一起去吗?”
  
      “我不去了,还有两份文件需要处li。”
  
      这话让叶无天很是惭愧,第一次怀疑自己这样做一个甩手掌柜会不会不太好。
  
      “别太辛苦,钱是赚不完的。”
  
      程可欣一笑:“再辛苦我也愿意,现在的我很满足。”
  
      弦月俱乐部,叶无天见到了郑忠仁,在一个包厢里,郑忠仁跷起二郎腿喝着酒。
  
      “老弟,什么都别说,咱们干一杯。”郑忠仁亲自替叶无天倒了一杯酒。
  
      叶无天与对方轻轻碰碰杯,一口气将酒喝完,放下酒杯后的他说笑问,“什么情况?”
  
      “挖到一条大虫,不过具体详情我不能多说,等着看好戏吧,这段时间应该会有行动。”
  
      叶无天沉思着要不要拿起酒杯砸过去,麻痹的,什么玩意,装什么装?
  
      郑忠仁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叶无天,“这些东西估计对你有用。”
  
      拿起那张纸的叶无天低头看了起来,刚看到上面的同容时,他就不由得眉头一紧,满脸不可思议地看向郑忠仁。
  
      “怎样?是不是很惊讶?”郑忠仁似乎很满yi叶无天的反应。
  
      叶无天再次低下头认真看着纸上面的内容,越看,他就越震惊,越愤怒,看到最后,浑身都忍不住颤抖。
  
      “想不到他们会是亲戚。”郑忠仁说道:“老弟,你打算怎么办?”
  
      叶无天没正面回答郑忠仁的问题,只是扬了扬手中的纸后说道:“谢谢。”
  
      “答应过会给你一个交待,老实说连我也没想到会得到那么多东西。”
  
      “郑主任,这里的红酒不错,有些年限,我请你喝。”叶无天说着站起来准备喊服务员,可他刚站起来,包厢的门就被打开,进来之人是车慧姗。
  
      一段时间未见,她又瘦削不少。
  
      “姗姐,你什么时候上班的?”叶无天问道。
  
      车慧姗露出个淡淡的笑容,“今晚刚上班,知道你来了,我特意过来向你道个谢。”
  
      叶无天颇有些不好意思:“嘿嘿,都是自己人,没必要那么客气,何况我也并未帮上什么忙。”
  
      车慧姗说道:“有那份心意就行,谢谢了。”
  
      “行,既然姗姐你这么说,我接受了。”叶无天笑道。
  
      “这酒算是我请你们的,慢用。”
  
      看着车慧姗手中那支红酒,叶无天忍不住的想,麻痹的,这算是缘份吗?自己正想去弄支红酒给郑忠仁,车慧姗马上就送来一支。
  
      “谢谢。”叶无天也没客气,用他的话说,反正他也不当车慧姗是外人,都是自己人,用不着客气。
  
      聊没几句,车慧姗就离开,叶无天替郑忠仁倒了杯酒,“郑主任,你随便,今晚的消费全部算在我账上。”
  
      “行,你去忙吧。”郑忠仁同样没客气,知道那么多内情而不行动,那就是他叶无天了。
  
      走出包厢,叶无天拿出手机快速拨打了一个号码,“我现在要见你。”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