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588章 靠山

  
      叶无天最终也没能达成心愿,没能与二女一起吃晚饭,更没能与二女一起滚床单,他被宁老爷子的一个电话叫了过去。
  
      不是去宁家大院,也不是去老爷子的办公室,而是去东城军用机场。
  
      直到飞机起飞,叶无天也未能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去京城,替我一位老领导看看。”飞机起飞后,宁朋终于作出解释。
  
      “什么情况?”叶无天问。
  
      “具体情况我不清楚,据说是肝下垂。”
  
      叶无天皱了皱眉:“这病不难治,京城那边应该有这种医生。”
  
      宁朋点头:“问题的关健就在于我那老领导身体十分虚弱,经不起西药的讨伐。”
  
      “那京城方面就没有厉害的中医?”
  
      “别人我相信不过。”宁朋拍了拍叶无天肩膀,“用点心。”
  
      叶无天能感受到宁朋的紧张,估计他的那位老领导对他十分重要。
  
      飞机降落到京城后已是晚上八点,在宁朋的安排下,两人随意吃了点东西后便急匆匆朝病人所在的地方面去。
  
      这是京城十分有名的疗养院,京山疗养院。
  
      刚踩进疗养院,叶无天就发现这里守卫异常严实,除了一些明桩之外,还有多处暗桩,经过重重检查的叶无天走进疗养院时仍然感受到自己被气机锁住,这个时候只要自己稍为有些风吹草动,那些隐藏在暗处的高手马上就会动手。
  
      幸好有宁朋带路,不然叶无天自己想要进来,恐怕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终于,在经过一段不短的路程后,终于来到目的地,宁朋示意叶无天先在外面大厅坐着,他自己则是进去看望他的老领导。
  
      叶无天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下,大厅里除了他之外还有很多人,三五成群坐在一起,看样子似乎都是医生,正小声窃窃私语着。
  
      听力过人的叶无天并不想听,可那些话又总是不断飘来。
  
      没人过来与叶无天打招呼,而叶无天也落得个清静,这个时候,要做的就是低调。
  
      这次过来,很有可能只是一个过场,京城是什么地方?一个小小的肝下垂治不了?而能值得宁朋如此紧张与在乎的老领导,那绝对是实权人物,至少曾经是一位风云人物。
  
      “你就是叶无天?”一位青年男子走了过来,直接坐到叶无天对面。
  
      叶无天有些愣,不明对方是什么来头,对方给他的印象怎么有点像小流氓?
  
      “思绮姐曾说过你。”
  
      叶无天更加疑惑,“你是?”
  
      “朱剑。”
  
      “你好。”
  
      “你要看的是我爷爷。”朱剑说道,“听说你中医很厉害,思绮姐与宁爷爷都极力推崇你。”
  
      叶无天听得心里火热火热的,没想到他在宁思绮那暴力女心中有如此高的地位。
  
      不过,此时的叶无天也终于知道患者的来历,姓朱?似乎上一届的一哥也姓朱,该不会是他吧,虽然已经退下,可是谁又敢小看那位老人?
  
      是宁老爷子的老领导,还能让他如此紧张,对方的身份多半不简单,十有是刚刚离任的那位。
  
      想到这,叶无天不由得有些手心冒汗,自己也算是见过一些大场面,从来没像现在这样会手心冒汗。
  
      “只要你帮到我爷爷,我交你这个朋友,在京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叶无天开口道:“你就那么相信我?”
  
      朱剑毫不客气道:“我只是相信思绮姐。”
  
      叶无天老脸一红,暗道有些臭美过头了。
  
      朱剑这小子一口一个思绮姐,该不会是对那个暴力女有意思吧?想到这,叶无天就忍不住想笑。
  
      对方似乎知叶无天在想什么,于是说道:“别想歪啊,不是你想的那样,不过你也猜得没错,我曾追求过她,她不答应,反而还打了我一顿。”
  
      叶无天狂汗,靠!这是什么情况?宁思绮的暴力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连朱剑这样的人她也敢打?
  
      “很吃惊吧?敢打我的人只有思绮姐。”
  
      叶无天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暗想着这小子可能有受虐倾向,被人打了还如此美滋滋的,靠!绝对是一个病态青年。
  
      “思绮姐小时候救过我一命,从两个歹徒手里把我给救下,所以我当她为姐姐。”抛过一支烟给叶无天后,朱剑点燃手中的烟。
  
      不得不承认,这小子抽烟的模样还是挺帅气的。
  
      狠抽一口烟后,朱剑的神情忽然严肃起来,双眼暴射出两道精光,“既然思绮姐如此看重你,我希望你能尽你最大的努力。”
  
      “请放心,我会尽力。”叶无天点头说道,笑话,他敢不尽力吗?特别如今已知道患者是谁的情况之下,他更是不敢大意,否则宁老爷子还真有可能会活撕了他。
  
      叶无天很好奇,宁老爷子有这么一层关系在,为什么还只能呆在东城?这本身就很不正常。
  
      谁也没想到宁家背后的靠山如此牛,可同样谁也没想到宁家有如此靠山还要呆在东城,按叶无天的理解,宁朋应该一早就爬上去,东城军区是挺大,但不是最大的,还有更大的军区。
  
      百思不得其解!
  
      接下来两人都没说话,气氛有些冷场,二人各怀心事,各有所思,幸好不久,一位中年男人将叶无天带走。
  
      跟随着中年男人上去二楼,在房门口,叶无天见到宁老爷子正眉头紧皱站在那。
  
      宁朋什么都没说,只是伸手拍拍叶无天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走进房间,叶无天发现自己果然猜对,眼前这个老人正是上一届的一哥,一个权力通天的老人。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从一进房间,叶无天就暗中打量着这个老人,情况似乎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这也就能理解为何宁老爷子要皱着眉。
  
      医护组的人并没拿出任何病历给叶无天看,按理说,至少在他上前诊断之前,医护组的人应该拿病历给他看,可是人家没那样做,也不知他们到底是怎样想的。
  
      人家不给,叶无天也没有问,在征得同意之下,他走到床前坐下,开始替老人把脉。
  
      叶无天多少也能猜测到一些,人家是故意的,就是想测试一下他的实力。
  
      老人很虚弱,比叶无天想象中要虚弱得多,就老人现在这样子,随时都有断气的可能。
  
      按叶无天的理解,实在不应该这样,京城那么多名医,怎么老人的身体还搞得这么差?
  
      头昏肢倦,脉息弦小,苔薄黄,略腻,有裂纹,边缘有齿印,这是脾虚,肝络不和,脏器下陷之状,西医诊断得没错,的确是肝下垂。
  
      可是叶无天不敢大意,一个单纯的肝下垂绝不弄得如此严重,也不可能难倒医疗组,想到这,叶无天继续静下心来品脉,老人除了以上症状外,还伴有脸色晦暗,精神委顿,牙龈出血,从呼吸上还能听出老人有点胸闷气短,心悸,等等,这不是肝下垂该有的症状。
  
      房间内的几人都没说话,静静站在那等待着结果。
  
      终于,五分钟后,叶无天停了下来,站起来的他给了宁朋几人一个眼神,然后几人走出房间。
  
      “情况怎样?”宁朋迫不及待问道。
  
      朱剑这会也站在旁边。
  
      一位与朱剑长得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人看着叶无天:“别紧张,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叶无天说道:“老人除了肝下垂外,他还有别的症状。”
  
      中年男人与几个医疗组的专家听到纷纷双眼一亮,看向叶无天的眼神也跟着柔和几分。
  
      “那你说说是什么情况?”一位医疗组的专家问道。
  
      “如果我诊得不错,老人除了有肝下垂之外,还有早期的肝硬化。”叶无天并没隐瞒。
  
      静!现场很静,众人纷纷看着叶无天,震撼,叶无天的话彻底震住这些人,不过,中年男人看向叶无天则是更加的柔和,甚至还有小小的激动,没看任何病历,单靠一个把脉就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这简直太神奇。
  
      朱剑也有几分激动,如果没有外人在,他很有可能会冲上去给叶无天一个熊抱。
  
      “请问有什么办法吗?”中年男人问,他这话也等于默认了叶无天的话是对的。
  
      这一次,对方使用一个请字。
  
      凭中年男人的能力,他一早就知道叶无天的来历,虽然叶无天搞出倾城丸,丰.胸丸等这些惊天产品,但他还是不怎么相信叶无天的医术,如今一试,他彻底相信。
  
      “老人本身的情况不容乐观,却也没差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叶无天又抛出一句让众人震惊的话,尤其是中年男人,从叶无天话里,他看到了希望,没差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岂不等于说叶无天有办法?
  
      想到这,中年男人忍不住激动起来,浑身微微颤抖着。
  
      宁朋也很激动,不过他怕叶无天会口出狂言,毕竟叶无天是他找来的,弄不好,他宁朋也会跟着丢脸。
  
      “小子,情况真如你所说那样?”宁朋这话带着提醒,示意叶无天冷静下来。
  
      “老爷子,你还不了解我么?”叶无天说道,“我相信你们一早就知老人患什么病,一直拖着,因为不敢用药吧?以老人现在的状况,怕是经不起本药的讨伐。”
  
      如果说这个中年男人刚才还有一点疑惑,那现在连那仅有的一点疑惑都全部消失不见,内心激动的他深吸一口气,“有劳叶医生。”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