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593章 大有来头

  
      叶无天不知自己晕了多久,待他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身在一个四面是墙的房间里,唯一的一扇门也被紧锁着。
  
      晃了晃疼痛的脑袋,用手捂着脖子,这是哪?抓他的人又是谁?
  
      低头的时候,叶无天不由一声苦笑,自己这会只穿着那么一条四脚短裤,而其它衣物则不知去了nǎ里。
  
      小灵怎样了?会不会遇到什么不测?当时她可是没穿衣服,那些人会不会起色心?
  
      揉着脖子,叶无天忍不住叹一声,他真心不喜欢京城,每一次来到京城,总会发生点什么事,每次都会闹得不愉快。
  
      “有人吗?出来个活的。”叶无天喊了句。
  
      话音刚落,铁门便吱的一声被推开,一个长相普通的男人走了进来。
  
      “醒了?”对方笑道。
  
      “你是谁?这里是nǎ里?”
  
      “呵呵,叶先生,别紧张,我们们没有恶意。”对方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木子。”
  
      “这里是什么地方?”
  
      李木子答道:“京城。”
  
      “跟我一起的那个女人呢?你们把他怎样?”叶无天问。
  
      “她没事。”
  
      叶无天皱眉,并不太相信这话:“人呢?她人在哪?”
  
      “我只能说她很好,不过这会不太方便见你。”
  
      “不方便?为什么?什么意思?”
  
      李木子想了想,说道:“小灵是我们们的人,你说我们们会害她吗?”
  
      对方这样一说,叶无天就更加好奇,疑惑地看着对方,他需要一个解释。
  
      “具体身份我不便多说,总之请你放心,我们们并没恶意。”
  
      叶无天不爽了,说话的声音提高几个分贝,“没恶意?没恶意你们会那样对我?”
  
      “呵呵,误会,一切都只是误会,当时那种情况之下,你们又没穿衣服,所以我们们误以为什么。”
  
      “误以为什么?”
  
      “既然你已醒,也就可以走了。”
  
      叶无天低头看了自己一眼,“我的衣服呢?”
  
      李木子朝墙角之上的一个监控挥了挥手,不一会,一个男人提着一个黑色袋子进来,直接将袋子放到叶无天面前后就离开。
  
      叶无天打开袋子,见自己的衣服完好无损的在袋子里面,就连那部被小灵砸烂的手机都在里面。
  
      确认东西没少后,叶无天抬头看着对方:“你们到底是谁?”
  
      李木子一笑:“叶先生,有时候人的好奇心太强也不是好事。”
  
      叶无天冷笑:“我的好奇心强也是被你们给逼的,是你们把我弄来这里。”
  
      李木子饶有兴趣道:“听你的意思,我们们今天若是不给你一个满yi的答复,你就不走了?”
  
      “你还真的猜对了。”
  
      李木子一愣,显然叶无天的无赖性格出乎他意料,“如果叶先生你有兴趣呆着,我们们欢迎,只要你不嫌弃,我们们还可以管饭。”
  
      叶无天拿出衣服慢慢穿起来,“如果你知道我来京城的目的,我恐怕你们笑不出来。”
  
      李木子眉心一紧,叶无天是什么人,他很清楚,叶无天来京城是什么目的?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叶无天绝不可能是来京城游玩的。
  
      “你们浪费我太多时间,这不要紧,我有时间被你们浪费,可是,有人经不起你们这样浪费。”
  
      “什么意思?”李木子隐隐感到不妙。
  
      叶无天拿出手机,拆出里面的电话卡,“有新手机吗?把我的卡放进去你们就知道。”
  
      李木子坐在着没动,他有些吃不准叶无天到底是啥意思。
  
      “有人在等着我救命,而你们却把我打晕弄到这里来,知道什么叫时间就是生命吗?对于那人来说就是这样。”
  
      “谁?”这下,李木子就更加惊慌起来。
  
      叶无天说道:“我不能说,也不会说,小灵不是你们的人吗?她应该知道我来京城的目的吧?”
  
      李木子脸色开始拉下来,紧紧盯着叶无天。
  
      “别瞪了,快去弄清楚我来京城的目的吧,你瞪也没用。”叶无天漫不经心道,现在该急的不应该是他。
  
      李木子走了出去,估计是去问那小灵。
  
      叶无天并不着急,静静坐在那里等待,相信李木子很快就会回来。
  
      果然,李木子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并且跟着他一起进来的还有小灵。
  
      “哟,少妇姐姐,咱们又见面了。”
  
      对方的脸色不好看,更不理会叶无天的话。
  
      “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把你怎样?有的话你告诉我,我替你收拾他们。”叶无天拍拍胸膛说道。
  
      “你不想走?”小灵开口。
  
      “走,当然要走,但走之前至少得弄清楚原因。”
  
      “如果我们们不说呢?”
  
      叶无天的回答倒也直接:“那我就不走了。”
  
      李木子很是头痛,用普通办法对付叶无天是绝对不行的,这小子压根就是个剌猥,谁碰剌谁,当前最需要弄清楚的就是他来京城的目的是什么。
  
      问过小灵,她也不太清楚。
  
      “呵呵,叶先生,我想我们们之间有些误会。”
  
      “有手机吗?”叶无天答非所问。
  
      在李木子的安排下,很快就有人送了一部全新的手机过来,叶无天将卡放进去后,手机刚刚开机,短信之声就响不停。
  
      叶无天翻查着那些短信,还有留言箱信,刚翻到一小半,电话就响起,正是宁老爷子打开。
  
      “你小子是不是想死?”电话刚接通,宁朋那震耳欲聋的声音传出,震得叶无天耳朵发麻。
  
      摸了摸鼻子的叶无天苦笑:“老爷子,至于这么大火气吗?”
  
      “废话少说,你在哪?马上过来。”
  
      叶无天瞟了李木子二人,然后对电话说道:“恐怕不行,我也不知我在nǎ里。”
  
      “怎么回事?我们们去酒店找过你,发生什么事?”
  
      “三言两语很难解释得清楚。”叶无天说道:“我只能说,我被人抓到这里来了,具体什么位置,我不清楚。”
  
      “你把电话给对方。”
  
      叶无天很听话的将电话朝李木子递过去,“让你听呢。”
  
      李木子接过电话说了几句,很快,他的脸色就开始发生变化,先是红,后是青,再后是白,并且额头上还伴着豆大的冷汗,“是,首长,保证将人送到。”
  
      收起电话,李木子吐长口气,拿着电话的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反倒是叶无天似笑非笑看着对方。
  
      “那个,叶先生,误会,一切都是误会。”
  
      叶无天没说话,老神自在坐在那不动,大有跟对方耗上的意思。
  
      “我们们其实是国安九处的人。”李木子终于松口,如今他知道叶无天来京城的目的。
  
      “国安九处?”叶无天对国安并不了解。
  
      “也就是外人所说的特工。”李木子加以解释。
  
      叶无天愣住,“特工?你们是特工?她也是?”
  
      “小灵是因为任务而潜到赌船,具体原因我不便多说。”
  
      叶无天的心里乱哄哄的,这都什么跟什么?特工?怎么又跟特工扯上关系?小灵是特工?他曾经上过小灵,岂不等于他上过特工?靠!
  
      现在终于知道小灵为何不杀他,敢情她是身不由已,不敢知法犯法。
  
      她应该恨他,可她的身份摆在那里,所以再不满也只能强忍着。
  
      “还真是误会。”叶无天苦笑着道。
  
      “呵呵,没错,就是误会,叶先生,我现在就送你过去吧,首长的身体重要。”这个时候,李木子巴不得马上将叶无天这个灾星送走,万一耽误了时间,令到首长发生什么不测,这个责任谁能承担得起?谁都无法承担。
  
      “走?你们的意思我白被你们打了?”
  
      笑容僵在李木子脸上,满是疑惑与不解的他没想到叶无天如此不上道。
  
      “可以把你的号码给我吗?”叶无天把手伸向小灵。
  
      小灵没搭理叶无天。
  
      倒是李木子反应够快,“当然可以,我待会发过去给你。”
  
      “呵呵,那就谢谢了。”
  
      李木子嘴角微微抽搐着,心道,大爷,你现在还不肯罢休吗?差不多就行了吧?
  
      “行,送我过去吧。”叶无天见好就收,不敢做得太过,老人家那里情况还不知怎样。
  
      将叶无天送到疗养院门口,李木子的任务也就完成了,看着叶无天被人接走,他才长吐了口气,幸好叶无天会主动要手机,也幸好他答应了叶无天的要求,不然这样耗着,估计就悬了,麻痹的,好险。
  
      “老爷子,什么情况?”一夜未见,叶无天宁朋憔悴不少,估计是昨晚没睡好。
  
      “情况不太乐观,老人家昨晚抢救过两次。”宁朋说道。
  
      正在走着的叶无天忽然一把拉住宁朋:“怎么回事?不应该这样,是不是中间发生什么事?”
  
      “老人吃了一个方子后不久就这变成那样。”
  
      “什么方子?我的?”叶无天心下一惊。
  
      “不是,另外一位国手开的方子。”宁朋说道:“你先看看情况再说。”
  
      叶无天没再说什么,快步跟着宁朋走去。
  
      中年男人与那朱剑已守候在房门口,待叶无天来到时,中年男人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轻轻拍了拍叶无天肩膀。
  
      叶无天朝对方点了点头,便走到老人床前坐下,开始替老人把脉。
  
      一分钟后,叶无天停下来,小声对旁边的中年男人说道:“情况不乐观。”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