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594章 逼毒

  
      中年男人心一惊,“到什么程度?”
  
      “先拿昨晚的记录给我看看,包括那个方子。”叶无天并未正面回答。
  
      很快就有人将昨晚的记录拿到叶无天面前,叶无天先是认真看着那个方子,然后再看着医疗记录,记录上显示老人是凌晨一点开始不适,全身抽搐,神智不清,经过抢救后算是保住命。
  
      想起昨晚的情形,在场的人都有心余悸,没人愿意回忆昨晚那个情形,昨晚那个情形可以说是悬之又悬,真已到了最危急的关头。
  
      放下记录与方子,叶无天又再次走向老人床前捏起老人的手脉。
  
      不过这一次当叶无天再次捏向老人的手腕时,老人却醒了,微微睁开的他看向叶无天,“我知道你,你是小叶。”
  
      叶无天一愣,未想到老人会在这个时候说这话,最重要是,老人知道他这么一号小人物的存在。
  
      感动,忽然间,叶无天有着一种莫名的感动,眼前这位老人家是什么人?可是曾经的第一人。
  
      “老人家,你好。”叶无天微微笑道:“您现在感觉有什么不舒服吗?”
  
      旁边的中年男人也未想到父亲会这样跟叶无天说话,倒是宁朋心里暗自高兴不已,看来叶无天这小子已经被上层记住,这很重要,无论是对叶无天还是对宁家。
  
      “浑身都沉沉的。”老人说一句话都很吃力,“听说你医术很厉害,你说我还有救吗?”
  
      叶无天小声笑道:“nǎ里的话?老人家您只是感冒,小问题。”
  
      老人呵呵笑了笑,眼神看向叶无天,“小滑头,净说这那种讨好的话,每个人都逃不出生老病死的轮回,你用不着安慰我。”
  
      叶无天暗自敬佩起眼前这个老人,豁达,这才是国家领导人该有的心胸。
  
      “真没那么严重,老人家,你如果能配合我的工作,我保证你在不久的将来就站起来把一些年轻人甩八条街。”
  
      老人又是一阵开心,他这样子倒是把旁边专家组那些人紧张得不行,老人家可不能这样子笑,如此笑法,谁也不知老人会不会发生什么不测。
  
      “不相信我?老人家您要是不相信我,那咱们打个赌怎样?如果我将你的感冒治好,你请我吃饭,一直都没机会吃京城的烤鸭。”
  
      众人狂汗,都暗自替叶无天捏了把汗,敢跟这位老人打赌,叶无天绝对是第一人,就连老人家的亲人都不敢这样做,平时见了他都大气不敢喘一口。
  
      所以有人都以为老人家会发火,可事情并非那样,只见老人家童心大起,“你输了呢?”
  
      “我输了,如果我输了,我以个人名义捐一百亿给国家。”
  
      “一百五十亿。”老人说道。
  
      叶无天狂汗,这老头忒贪心,不过挺可爱的,“好,一言为定?”顿了顿,叶无天又道:“那你先睡一会,我马上开始替你处li。”
  
      老人果然很配合,缓缓闭上眼睛躺在那休息,而叶无天示意众人出去,很多话在这里不方便说。
  
      “怎样?严重吗?”中年男人最为着急,刚才叶无天与父亲在那里谈笑风声,让中年男人见到了希望,叶无天如此淡定,说明他有把握。
  
      叶无天说道:“老人家中毒了。”
  
      “中毒?”中年男人瞬间严肃起来,迸发出一股杀气,父亲竟然中毒?这很不正常,也很不应该。
  
      “你别着急。”叶无天说道:“并不是有人下毒,是老人家身体机能不太好,再加上他以前偏爱吃辣吧?很大程度上剌激了他的肠胃,昨晚那个方子可以说药引。”
  
      中年男人听不太懂,对医术上的事情他完全就是个门外汉。
  
      叶无天想了想,说道,“这么说吧,没人对老人家下毒,所有一切都只是个意外。”
  
      “严不严重?”
  
      “这就要看怎样治,看谁治。”
  
      “让你来治,你有几成把握?我需要实话。”
  
      “六成以上。”叶无天答道。
  
      中年男人并没马上表态,反倒转身看向专家组的几个老专家,“几位专家,你们有几成把握?”
  
      “我认为患者这个时候需要保守治疗,不适宜用偏激方法。”一位专家说出自己的观点。
  
      中年男人几次都想打断那位专家的话,对这类话,他已经听得不耐烦,每次都说保守治疗,可效果在nǎ里?非但没效果,老人的身体反而越来越差,再这么保守下去,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中年男人又问。
  
      没人回答中年男人这个问题,谁也不敢保证,甚至不敢像叶无天所说那样,有六成以上的机会。
  
      中年男人心里已经选择相信他叶无天,一百五十亿,那可是真金白银,没有一点把握,他敢跟老人打赌?
  
      宁朋此时也很紧张,希望叶无天能成功,目前看来,中年男人已经没有别的路可选择,唯有相信叶无天,放手让叶无天去治,无论如何都不能再保守治疗。
  
      “小叶,我也跟随老爷子这样称呼你吧,你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叶无天说道,“最快要三个小时后,我开个方子,你让人把弄我需要的药材弄回来。”
  
      两个多小时后,一个特大号木桶内装着大半桶药水。
  
      “行不通,绝对行不通。”一位老专家连连摇头,不管是这些药水的成份还是待会要给老人喝下去那碗药的成份都是公开的,几位专家都认为太过于霸道,药力太猛,患者经不起折腾。
  
      叶无天不理会那些专家的抗议,最主要的是中年人的意见,只要他不反对就行。
  
      “重症还需猛药。”叶无天说道。
  
      “可是患者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根本经不起这药效的攻伐。”一位老专家反驳道。
  
      “那只是对别人,我不认为,几位前辈,既然你们没有更好的办法,不妨放手让晚辈来试一试,怎样?”
  
      几位老专家都被叶无天这话给气得够呛,嚣张,真够嚣张,一个年轻后辈,竟敢如此嚣张,完全无视长辈的意见,一意孤行,万一发生什么不测,那个责任谁负担得起?
  
      “把老人抬进桶里,不用脱衣。”叶无天吩咐道。
  
      中年男人稍稍犹豫小半会后亲自将老人抱到桶里,然后小心守护在旁边。
  
      老人被放进木桶几分钟后,叶无天拉起衣袖,暗中运起轩辕真气替老人按着各大穴位,好让他更快吸收药力。
  
      很快,众人发现,叶无天出汗,木桶中的老人也出汗,不过叶无天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而老人的脸色则是越来越红润,两者之间反差极大。
  
      站在木桶旁边的中年男人越发惊讶起来,因为他发现桶里那些本是黑色的药水这会却慢慢变成浅绿色,而那些绿色的东西正是从老爷子身上出来。
  
      人的身体怎么可能流出绿色的东西?太不可思议。
  
      看到这,不由对叶无天的信心又增加多几分。
  
      没有轩辕真气的支持,叶无天还真不敢用这个方子,正如那些老专家所言,老人的身体已是极度虚弱,经不起猛药的讨伐。
  
      叶无天的办法是,先将老人体内的毒素全部逼出来,把他身体清理干净,然后再开始治理他的肝硬化,经过昨晚那个方子后,再按原先的方法对老人治疗已经行不通。
  
      半个小时下来,几乎掏空叶无天的轩辕真气,换另外一个人,叶无天或许真不愿意这样做,不愿意付出那么大代价。
  
      “抱起来,换上干净的衣服,把药喂下去。”叶无天累得双腿在颤抖着,这种感觉真不好受。
  
      中年男人闻言马上亲自将老人抱起来,让护士给老人换衣服,再按叶无天所吩咐,将药给老人喂下。
  
      躺在床上的老人脸色红润,与刚才相比,完全判若两人。
  
      叶无天再次坐到床边替老人把脉,一会儿后便停下,老人脉象平稳。
  
      “很好,很舒服。”床上的老人开口。
  
      叶无天微微笑道:“我可是等着你的京城烤鸭哦。”
  
      恢复往日几分精神的老人哈哈一笑:“看来一百五十亿要泡汤了。”
  
      叶无天哭笑不得,这老头。
  
      “谢谢!”老人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拍了拍叶无天手背。
  
      “老人家你只是感冒,没什么大事,不然我胆子再大,也不敢拿一百多亿跟你赌,我的钱也是辛苦赚来的。”
  
      这话又是逗得老人一阵笑声,再次拍拍叶无天的手背,“不错。”
  
      叶无天一时间也弄不明白老人这话到底代表着什么,当然,他可不会随便乱说,这两个字肯定代表着什么。
  
      “您先好好休息一会,晚些我再来替你看看。”
  
      老人很合作,他也真累了,刚才说这么一会话,他已经累得不轻,闭上眼没一会,老人就发出轻微的鼻鼾声。
  
      中年男人见状顿时露出一个欣慰的表情,他能真切的感受到,老人的情况有所好转。
  
      “谢谢。”中年男人拍了拍叶无天肩膀,这一句谢谢同样包括很多,今天过后,朱家必须承叶无天这个情。
  
      叶无天说道:“情况虽暂时控制住,可也不能小视,老人的肝硬化必须尽快控制住。”
  
      “有劳小叶你了。”
  
      叶无天一笑,“份内事。”
  
      中年男人话题一转,瞬间换了副表情:“把你遇袭的事情说一遍,尤其是毒影门。”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