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01章 有些人天生欠收拾

  
      “恭喜古市长,不,现在得改口叫古书记了,什么时候的事?”吃惊之余,叶无天不忘贺喜。
  
      古安心情不错,笑道:“都是为了工作。”
  
      “古书记,这头等大事,应该好好庆祝才行,这样,我做东,今晚一起吃饭?”
  
      “今晚真不行,手头上的工作太多,改天,我看也别去什么酒店,直接去我家里,你阿姨做菜的味道还是不错的。”
  
      叶无天一笑:“那敢情好。”
  
      唠叨一阵后,古安就离开,今天的目的已达到,再逗留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将古安送出去后,叶无天摸出手机找出王帆思的号码打过去。
  
      “王大记者,这段时间怎么回事?不想我了吗?”叶无天毫无正经道。
  
      电话那边的王帆思似乎情绪不高,“你众美缠绕,还会想到我?”
  
      “瞧你说的,我现在不是想到你了吗?”
  
      “问我爸的事吧?”王帆思猜测道。
  
      叶无天头一次发现这女人也如此聪明。
  
      “我估计古安也应该过去找你。”王帆思说道。
  
      “你怎知他会来找我?”叶无天很是惊讶。
  
      王帆思道:“很简单,刚上位,自然得讨好你。”
  
      “王书记调到哪去?怎么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
  
      “我爸也是前天才接到通知。”
  
      叶无天问:“有时间吗?出来喝一杯?”
  
      “好,难得你这个土豪请客,自然得去。”
  
      二人约好地点后便挂断电话,独自一人坐在那里沉思起来,古安的上位太过于突然,他记得王林是于家的人,如此重要一个位子被挤掉,于老头就能甘休?
  
      王林是于家的人,那古安又是哪个派系?
  
      对叶无天而言,他并不在乎谁做东城一哥,只求别给他惹事就好。
  
      一间咖啡厅里,叶无天见到王帆思,打了个招呼后坐在她对面。
  
      “想吃什么?自己点?很难得你才有这种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叶无天想让气氛轻松一点。
  
      王帆思说道:“没胃口。”
  
      “因为你爸的事?”
  
      “我爸被平调到南市。”
  
      叶无天眉心一紧:“南市?那地方很落后。”
  
      真如王帆思所言,王林即便平调,也等于降级,从一个富裕的城市调到一个穷乡僻壤,这本身就是一种降职行为。
  
      “很快就要走马上任。”
  
      “太突然了,你爸先前没收到消息?”叶无天问,如此突然的调动,并不多见。
  
      王帆思摇头,“没有。”
  
      “你呢?怎办?跟着过去?”
  
      “我暂时呆在东城。”
  
      “嗯,有什么需要帮助吗?”
  
      王帆思露出一个感激眼神:“谢谢,有需要我会开口的,到时你别装不认识我就行。”
  
      叶无天笑道:“哪的话?咱们可是一起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我怎会不记得你这个战友?”
  
      王帆思也一笑,叶无天的话让她想起当初在那个渔村里的事情,两人都差点死在那里,某种意义上讲,的确算是战友。
  
      二人聊没多久,王帆思接了一个电话后就离开,估计是采访什么新闻。
  
      叶无天一人坐在那,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天空中不知何时下起小雨,望着那飘落的小雨,叶无天看得入神。
  
      “大色狼,怎么一个人?”王帆思刚才那个位子上多了一个人,许诗诗竟然坐在那。
  
      对许诗诗这个小魔女,叶无天不想见,做了那种羞人的事被她当场拆穿,让人难为情。
  
      “你又怎么一个人?”叶无天反问。
  
      “跟朋友来吃饭,见你一人,过来问问。”许诗诗说道。
  
      叶无天笑问:“你这是关心我?”
  
      “废话,也就看在我姐的份上。”
  
      叶无天将目光定格邻桌,那有个长得挺帅的年轻人不时朝这边看来,恐怕就是许诗诗的朋友吧。
  
      “你去忙你的吧,我想一个人坐坐。”
  
      许诗诗并未马上离开,“你跟我姐怎么回事?怎么跟陌生人似的?”
  
      “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我想告诉你,男人可以花心,但不能狠心,你对我姐不理不采,这是你该做的吗?”
  
      叶无天好笑:“你的意思我该把你姐娶回来?”
  
      “那样最好。”
  
      叶无天抿了口酒:“行了,不想讨论这事,你朋友等着你。”
  
      许诗诗气得不轻,胸前的饱满起伏不定:“你这人真没劲。”
  
      “诗诗,你朋友?”邻桌那位帅男走过来,看向叶无天的眼神带着一丝警惕。
  
      “戴维,你先回去等我一会。”许诗诗看向帅男。
  
      帅男点点头,目光看向叶无天:“你好,我叫戴维,刚从国外回来。”
  
      叶无天伸手与帅男轻轻一握,“朋友,我知你在想什么,你大可放心,我不是你的竞争对手。”
  
      如此直接的话让帅男脸一红,温雅笑道:“有竞争才有进步。”
  
      叶无天想张口骂对方一句:“你有病吧?”
  
      “诗诗,别让你朋友久等。”叶无天懒得搭理这种自以为是的公子哥。
  
      “回答我问题,你跟我姐到底怎么回事?”许诗诗又问,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意思。
  
      叶无天心浮几丝火气:“你听不明白我的意思?我跟你姐姐之间已经完了。”
  
      “玩了就甩?”
  
      “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你是什么样?告诉我。”
  
      “诗诗,我真不想再谈论这问题,咱们别谈了好吗?”
  
      “行,你把真相告诉我,我马上离开。”
  
      “没有真相,要说有,那就是我跟你姐不适合。”
  
      许诗诗一双小粉拳握得紧紧的,好看的眸子死死盯着叶无天:“那你觉得我跟你适合吗?”
  
      叶无天愕然,“说什么呢?”
  
      “怎么?不敢承认吗?上次你不是拿着我的内裤做那事吗?你不是喜欢我还会做那事?”
  
      旁边站着的帅男闻言顿时皱眉起来,若有所思地看着叶无天,将警惕性再提
  
      高几个档次。
  
      老脸通红的叶无天偷偷左右看了看,这里可是公共场合,小魔女不怕,他还怕呢,“那只是个误会。”
  
      “你喜欢我吗?”
  
      “诗诗,你应该知道,我只是把你当朋友。”
  
      “你会随便拿你朋友的小内裤做那种龌龊的事情?如果这样,我不得不说,做你朋友真是件痛苦的事情。”
  
      面对许诗诗的冷嘲热讽,叶无天渐渐失去耐性,“许诗诗,适而可止。”
  
      “我姐到底nǎ里做得不够好?为什么你要这样对她?”
  
      叶无天被气乐:“你就怎么知道是我不要你姐?就不能反过来?”
  
      “不可能,我姐甩你,她会偷偷哭吗?”
  
      哭?许影暗地里在哭?不像她的性格。
  
      “我没办法解释,也不想解释,随你怎样想。”
  
      许诗诗看向帅男:“戴维,你们男人都这样吗?玩过就甩?”
  
      帅男摇头否认:“我跟这位先生不一样,诗诗,你还不了解我吗?”
  
      叶无天冷冷一笑:“戴维是吧?别把我扯上,你想泡妞,我不阻止,但请别踩着我上,我会不高兴的。”
  
      “先生,不管什么事,男人都应该大度一点,不是吗?诗诗问了你这么多次,你都不回答,这是对女士极不尊重的一种表现。”
  
      叶无天真想一拳朝帅男砸过去,尊你妈十三,以为自己长得人模狗样的就是斯文?很有可能是斯文败类。
  
      载维心里一直在幻想着叶无天拿着许诗诗内裤做那种事情的画面,这种待遇,连他都没有,别人凭什么有?尤其眼前这个长得不如他帅的家伙。
  
      从刚才诗诗与对方谈话中得知,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还是诗诗姐姐的男朋友,许影他见过,一个长得祸国殃民的大美人,偏偏这样一个大美人还被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甩了,凭什么?他有什么资格甩那样一个大美人?
  
      极度的心理不平衡让戴维想跟叶无天较量一番,自己长得比对方帅气,无论是气质还是其它,戴维都不认为自己nǎ里差,连这样一个人都比不过,他戴维这么多年在国外也算是白呆了。
  
      “怎么着?听你的意思还要继续?”叶无天冷笑。
  
      戴维说道:“希望你可以有风度一点,回答诗诗的问题。”
  
      “我要是不回答呢?”叶无天反问。
  
      “先生,我希望你能回答。”
  
      戴维的话让叶无天的无名火瞬间涌出,“你心理不平衡吧?作为男人,尤其像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听到我可以拿着诗诗内衣玩时,你是不是羡慕妒忌?是不是心里泛酸?我告诉你,上次我手里拿还不止一条,有好几条,好几个颜色,并且还是最性感的,不信你问诗诗。”说到这,叶无天还故意压低声音:“都没洗过的。”
  
      戴维那张帅气的脸蛋连连变色,嘴角更是不自抽搐着。
  
      “很生气吧?让你别惹我,你还不听。”叶无天话中透着几分得意,麻痹的,他叶无天怕过谁?狗日的跑到他面前来装十三?找虐?
  
      “诗诗,他说的都是真的?”戴维沉着张脸问道,让他不解是,既然这样,许诗诗不管?他印象中,许诗诗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她不反抗,不追究,是默许吗?
  
      “当然是真的,我不但有好几条她的贴身衣物,我还见过她不穿衣服的样子,戴维先生,你见过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