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18章 没天份的调酒师

  
      叶无天紧紧盯着马锋旁边的人,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人,于启城。
  
      于启城认马锋?这世界会不会太小了点?
  
      “于少,好久不见。”叶无天似笑非笑看着于启城。
  
      于启城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似有些回避叶无天的眼神。
  
      “怎么?不认识我?”叶无天并不放弃,继续追问着于启城。
  
      被叶无天如此逼问与讽剌,于启城的老脸有些挂不住,开始盯着叶无天。
  
      “马少,我来了,谢谢马少你如此看得起我,喝酒之前,我想告诉你,你那两个手下被我打了。”
  
      马锋一愣,于启城更是不可思议,仿佛见了怪物似的看着叶无天。
  
      “误会,一切都是误会。”李少开口赔着笑:“锋哥,这都是误会。”
  
      在京城这块地,竟敢有人打他马锋的人,这样的人,不是疯子就是傻子,从来只有他马锋打别人的份。
  
      “原因。”马锋只吐出两个字。
  
      叶无天并不紧张,“他们不该用枪指着我,我讨厌被人用枪指着。”
  
      “锋哥,都是误会。”张少也跟着开口,希望马锋别将事闹大,但是估计不可能,马锋真的会罢休吗?他的人被打了,他真能不管?
  
      “闭嘴。”马锋一句,顿时张少两人噤若寒蝉。
  
      “两位,谢谢你们的好意,我自有分寸。”叶无天心中承张少两人的情。
  
      马锋表情平静自如,除了声音冰冷之外,看不出他有没有生气,“你很狂。”
  
      “谢谢,通常我只尊重一些我认为值得尊重的人。”叶无天说道。
  
      “哦,你的意思是我不值得你尊重?”
  
      李少几人暗中苦笑,现场的火药味越来越浓,这样下去可怎么办才好?两位祖宗都不肯相让,这才让人头痛,真的斗下去,对谁都没好处。
  
      “你值得吗?”叶无天反问。
  
      马锋忽然哈哈大笑,“好,好,你有种,敢这么跟我马锋说话的人,你是第一个。”
  
      叶无天一脸微笑站在那,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在他叶无天心里根本没这个概念。
  
      “现在还要喝酒吗?”叶无天问:“马少你现在还有心情跟我喝酒吗?”
  
      马锋突然脸色一沉:“诚心情你过来,你竟如此做法,你对得起我吗?”
  
      “马少你没诚心想请我喝酒吧?”
  
      “这话怎讲?”
  
      “第一,你我之间并不认识,根本没那个交情,第二,于少在这,而且我看他极力演好自己是配角的角色,所以,如果我分析得没错,马少你多半是因为于少才想着让我过来一趟。”
  
      马锋嘴角微微上扬,“有意思,真有意思,叶无天,你是一个妙人,以前启城曾在我面前提过你,当时说你难缠我还不相信。”
  
      “果然是跟班。”叶无天忽然一句,而这话是冲着于启城所说。
  
      下一秒,于启城脸绿了,坐在那里异常难受,一句跟班让他心隐隐一痛,哪个男人喜欢被别人认为是跟班?
  
      “马少。”于启城终于开口,然而刚吐出这两个字,就被马锋给阻止。
  
      “听说你跟启城之间有些过节?”马锋问。
  
      叶无天弄不明白马锋到底想怎样,想了想后回答:“是他跟我有过节,是他故意要跟我过不去。”
  
      “叶无天,你别血口喷人。”于启城咆哮如雷。
  
      “呵呵,我有吗?于少,咱们之间那点事你应该最清楚。”
  
      马锋问道:“一件一件来吧,你打了我的人,你说该怎么办?”
  
      “你想我怎样?”叶无天又是反问一句:“马少你是想帮于少出气?”
  
      马锋说道:“叶无天,这里是京城。”
  
      叶无天点头,“我知道,我还知道这里除了是京城之外,这里还属于华夏的地方。”
  
      马锋愕然,继而哈哈大笑起来。
  
      李少几人一个个全苦着张脸,差点没喊叶无天做祖宗,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真想将事情越闹越大?
  
      “我不喜欢拐弯抹角,人我是打了,就算再来一次,他们还敢拿枪指着我,我还是会那样做,毫不留情下手,而且可能还会下更重手。”叶无天毫不畏惧,“你想怎样,划个招吧,想喝酒,我陪你,想打架,我恐怕不是你对手,但是还是会奉陪。”
  
      “好,痛快,既然如此,你只要把这几瓶酒喝了,今天这事我就当没发生,冲着他们几个小子的面子,这事算了。”马锋指着桌上几瓶高贵洋酒。
  
      叶无天瞟了那几瓶酒一眼,“喝酒这种事,一个人喝没什么意思,要喝,咱们一起。”
  
      “你的意思是我跟你一起喝?”马锋耐人寻味道。
  
      叶无天反问:“你敢吗?”
  
      “马少,别听他的。”于启城说道。
  
      马锋没说话,饶有兴趣地看着叶无天。
  
      叶无天并没理会于启城,笑着弯下腰去拿起桌上那个原本装冷开水的大玻璃壶,将里面的冷开水倒掉后,叶无天左右手各自拿着一瓶洋酒往那个玻璃壶倒去。
  
      马锋嘴角微微抽搐着,如此兑酒,弄不好很容易出人命。
  
      不一会,两瓶酒倒完,然而叶无天仍旧没有罢休的意思,再次拧开两瓶酒往玻璃壶里面倒。
  
      这下,马锋的嘴角再次抽搐起来。
  
      朱剑众人全部傻掉,靠!这是人喝的酒吗?怕是连牲口都不会喝吧?四种烈洋酒混合在一起变成一种酒,这样的酒叫什么名字好?夺命酒?穿肠酒?
  
      玻璃壶装不下四瓶酒,叶无天却没管那么多,任由着酒流出,这厮直至将酒倒完后才放下酒瓶,再拿过三个杯子,分别将三个杯子都倒满。
  
      “马少,于少,这样的酒你们敢喝吗?”叶无天问道。
  
      于启城看了马锋一眼,对叶无天怒吼:“你敢喝吗?”
  
      叶无天笑着端起其中一杯,仰头就将杯里的酒一口气喝完,末了还要舔舔嘴唇,仿佛那不是什么夺命酒,而是什么仙泉玉液。
  
      “不得不承认,我无法做一个出色的调酒师。”放下酒杯的叶无天喃喃自语。
  
      此时此刻,朱剑几个对叶无天已经不能用崇拜去形容,乖乖,这是何等的牛?这架势完全将马锋镇住。
  
      马疯子也会有被人压住的一天。
  
      “两位大少,不赏脸吗?”叶无天似笑非笑。
  
      马锋皱眉问:“你没事?”
  
      叶无天笑:“说没事就是假的,腹中如火烧一样。”
  
      “哈哈,有意思,你赢了。”马锋大笑,这样的酒,他真不敢碰,他可以玩命,但不是这种自残的方式。
  
      朱剑几人石化,一个个相互对望,都以为自己听错,这怎么可能?马疯子认输?在他马疯子心里,哪有输字?
  
      “于少,你呢?要不要陪我喝一杯?”叶无天冷笑:“咱们也算老相识,你不会连这个面子都不给吧?”
  
      因为生气,于启城的脸部已开始扭曲,他同样不敢碰这样的酒。
  
      “于家的人就这么没种?”叶无天冷笑:“千辛万苦把我找来,连杯酒都不敢喝吗?”
  
      忍无可忍的于启城冷冷说道:“你在骂我们们?”
  
      叶无天鄙视道:“我在骂你,单纯骂你,马少不敢喝,他敢道歉,敢认输,你敢吗?酒不敢喝,输也不敢认。”
  
      于启城很抓狂,叶无天总盯着他不放,他发自内心不想道歉,当然,同样不想喝酒。
  
      “马少,有句话我不知该不该说。”叶无天将目光对准马锋。
  
      马锋懒洋洋的将身子靠在沙发上,问道:“什么话?”
  
      “马少你的眼光不怎样,带着这么一个跟班,只会让你丢脸。”
  
      “你认为我会听你的?”
  
      叶无天摇头:“我不在乎,只是建议,听不听是你的事。”
  
      “你这招没用。”
  
      “好吧,当我没说。”叶无天再次将目光瞄向于启城:“于少,要不我让着你些?我喝两杯,你喝一杯?”
  
      于启城气得差点拿起桌上的空酒瓶朝叶无天砸过去,有这么污辱人的吗?那样喝法,就算赢了,他也赢得不光彩。
  
      “不敢?算了,我也不强人所难。”说到这,叶无天忽然脸色一沉:“以后见着我千万要客气点,否则我生气起来,后果很严重。”
  
      马锋淡淡道:“他是我朋友。”
  
      叶无天问:“你想护着他?”
  
      “如果必要我会那样做。”
  
      叶无天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今天的事情让他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于老头背后的靠山很有可能就是马锋的爷爷,所以于启城在马锋前面才像个孙子似的。
  
      原来于老头的靠山如此强硬,难怪外面盛传于老头会更上一层,看来并非空穴来风。
  
      有了这么一层靠山,叶无天发现自己扳倒于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马家那位老太爷极为护短。
  
      事情难办了!
  
      叶无天觉得自己隐隐掉进一个圈,一个精心为他设计的圈,想到,头就开始痛起来,麻痹的,上天真就不让他消停一会?
  
      “两位大少,如果没别的事,我要回去了,听说这里有拍卖会挺不错,正合我这种乡巴佬见识见识。”叶无天知自己的目的已达到,再逗留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马锋没说话,没阻止。
  
      看着叶无天几人离开,马锋的脸慢慢拉下来,没有刚才的风轻云淡,取代而之的是皱眉,杀气。
  
      “马少,那小子太嚣张。”于启城小声道。
  
      马锋冷冷说道:“京城是我的地盘。”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