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20章 流拍

  
      叶无天紧盯着台上那位披着盖头的女人,猜测着她的来头,其它人都没有披这么一条头盖,她却披着,显得那样与众不同。
  
      意外的并不止叶无天一个,那些公子哥也很意外,这女人是谁?为何要披头巾?
  
      “搞什么东西?看不到人怎么拍?”李少叫嚷道,如此披着头巾,漂不漂亮都看不到,万一价钱出去了,却拍到一头恐龙回来怎办?
  
      “看不到才剌激,不是吗?”马锋笑道。
  
      李少也跟着挤出一丝笑容:“锋哥说得是。”
  
      此时,台上的司仪开始说道:“各位大少,各位老板,接下来的环节里是咱位这一位重量级人物登场,为此,我们们改变一些方法,不让各位大少看到她的容貌。”
  
      “你这样披着,我们们怎知漂不漂亮?”台下,有人问,这也是大家的心声,看不到模样还怎样拍?
  
      司仪笑道:“呵呵,这点请大家放心,我们们会所可以向大家保证,她绝对漂亮。”
  
      听到司仪这样说,台下那些大少们也就没再说什么,会所应该不会拿自己的招牌来开玩笑,也不敢。
  
      “起拍价一千万。”司仪说道。
  
      台下一片哗然,一千万?看不到模样还要一千万?这也太他妈扯蛋了些吧?
  
      “另外,这位美女还有一点要求。”司仪说道:“希望叶先生能竞拍。”
  
      叶无天一愣,以为自己听错。
  
      “呵呵,闹了半天是冲着你而来。”马锋笑道。
  
      朱剑几人一脸迷惑,难道又是马锋的计划?
  
      “你安排的?”叶无天直接问马锋。
  
      马锋摇头:“可不是我。”
  
      叶无天微微皱眉,马锋那样子不像说假话,既然不是他,又会是谁?
  
      “现在开始拍,一千万,有人叫价吗?”司仪问道。
  
      马锋笑问:“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吗?”
  
      叶无天又岂会不知马锋的意如算盘?对这种人,除了鄙视还是鄙视,麻痹的,什么玩意?
  
      “怎么?不同意?”马锋又问。
  
      这会的叶无天真有些吃不准,台上那女人会是谁?万一是他所认识的人,而他又输掉可怎么办?
  
      “我同不同意都不能阻止马少你的决定吧?”
  
      马锋说道:“总得要问问,既然人家冲着你来,起码尊重还是要的。”
  
      “一千万,一千万有人叫价吗?”司仪再次问道。
  
      台下,众多公子哥都没叫价,眼前这一幕让他们嗅到一丝不寻常的气味。
  
      叶无天没开口,瞧他那样似乎没有开口的意思。
  
      出乎意料是,马锋也没开口喊价。
  
      “一千万。”于启城喊道。
  
      于启城叫价了,所有人都没想到。
  
      “叶先生不叫价吗?”司仪看向叶无天。
  
      叶无天说道:“能将她的披头巾拉下吗?”
  
      “不能。”
  
      叶无天耸耸肩,按他的想法是,如果他真认识那女人,无论花多少钱都会拍下。
  
      “一千万,于少出价一千万,还有人出价比于少高的吗?”司仪说道。
  
      朱剑小声问叶无天:“人家冲你而来,你不出价?”
  
      “我这人比较简单,不喜欢玩一些复杂的事情,不喜欢费脑。”
  
      朱剑苦笑,叶无天的心思真让人很难猜测出来,真不知他是怎样想的。
  
      没人提价,于启城的一千万已是场中最高价格。
  
      没人看到的是,于启城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一闪即逝。
  
      司仪已经连问三次,台下都没人再提价,按常理,他应该结束这桩拍卖,可他都没来得及举锤,他旁边那个披着头巾的女人却小声在司仪身边嘀咕什么。
  
      不一会,司仪一脸歉意说道:“各位大少,非常抱歉,这位美女不接受于少的竞拍。”
  
      台下又是一片哗然,这是怎么回事?还有这样的道理?不接受别人的竞拍?既然能站到上面,就得接受任何人的竞拍才对,人家的钱是臭的?
  
      “凭什么?我的钱不是钱?”于启城忍不住,被狠狠削了面子,让他忍无可忍。
  
      司仪赔笑道:“于少,抱歉,这是当事人的意思,与我们们会所无关。”
  
      “人家完全是冲着你来。”马锋对叶无天说道:“恐怕只有你出手才能成功,怎样?你就真如此铁石心肠?”
  
      叶无天很清楚,他一旦出价,马锋就会跟着出价,所以,他能做的只有以静制动,并且如今他可以很肯定,台上那女人他认识。
  
      到底是谁?搞出这场面又是想干什么?出于什么目的?
  
      “马少你有意思可以出价。”叶无天说道。
  
      “呵呵,我出价的结果也只会是一样,被拒绝,更何况这种事情一个人就不好玩。”
  
      叶无天对马锋又再次看轻一层,整天只想着仇恨的人,强不到哪去。
  
      不过叶无天倒是能理解马锋,这厮从小到大在京内都是个混混魔王,怕过谁?又曾在谁的手里吃过亏?
  
      自信,自负,自傲,让马锋失去理智,让他只记着仇恨,总想着能找回这一个面子。
  
      “拿下头巾。”台下某位公子哥开始起哄。
  
      紧跟着又有另外一位公子哥跟着起哄,要将头巾拿下。
  
      “叶少,你真不打算出手?”李少问,他倒是很想知道台上那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此神秘。
  
      “我不同意,你们这个解释我不满yi。”于启城大吼,站了起来的他紧紧看向台上。
  
      司仪一脸赔笑:“于少,我们们只能尊重当事人的意愿。”
  
      “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来?”于启城再次逼进。
  
      司仪说道:“她们有自己的权利进行反悔,这个游戏的规则就是双方都要愿意。”
  
      于启城哑然,这个游戏的规则他当然明白,人家还真有那样的权利进行反悔。
  
      “还有出价吗?”司仪问道。
  
      没人回答,心想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出价又有何用?出价也白搭,当事人一句不同意,这事就黄了,于启城就是很好的例子。
  
      “叶少,请问你准备出价吗?”司仪问道:“当事人说只要你肯出价,她愿意将起拍价降一半。”
  
      “靠!”张少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这他妈叫什么事?成了叶无天的专场。
  
      叶无天轻轻摇头,算是回答了司仪的问题。
  
      “我替她感到不值。”马锋说道。
  
      “马少你喜欢怜香惜玉,我不会阻止。”
  
      叶无天站了起来,对朱剑几个说道:“走吧。”
  
      朱剑几人也跟着站起,这样的结束出乎他们意料之外,人家叶无天就是不出手。
  
      “马少,你慢慢玩。”临走前,叶无天对马锋说了句。
  
      马锋一脸微笑看着叶无天离开。
  
      “马少,这样让他离开?”于启城对叶无天的恨意已经无法用语言去形容,恨不得马上将叶无天挫骨扬灰。
  
      “人家不出价,你能怎么着?拿枪逼他?”马锋问。
  
      “可这样让他走,我不甘心。”
  
      马锋也已站起,伸手拍拍于启城肩膀,“京城也你的地头,想怎样做你就做吧。”
  
      于启城仿佛吃了兴奋剂般,等的就是这句话,有马锋支持,他闹起来也不用怕。
  
      走出大厅,朱剑几人马上朝叶无天围了上去,纷纷问出自己的问题。
  
      叶无天发现朱剑这几个小子有点长不大,如此简单的问题都看不出来,“几位大少,我真不喜欢惹事。”
  
      “可人家明显是冲你来,就等着你出价,你竟然不鸟人家,太恨心了吧?”朱剑笑道。
  
      叶无天说道:“你怎么不出价?”
  
      朱剑一脸郁闷,“我倒是想,人家肯定不理我。”
  
      因为叶无天的离开,这次竞拍变成流拍,叶无天离开后,台上那位始终都披着头巾的神秘女人也离开,直到最后离开时,她都没将头巾拉下。
  
      走出会所大门,叶无天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呆在京城,这里是非多,尤其还有一个马锋的存在。
  
      “这么快就要走了吗?”许影不知从哪钻出来。
  
      许影的出现印证叶无天的猜测,尤其是看到许影手上那条披头巾。
  
      “刚才为什么不出价?”许影一脸幽怨地问:“在你心中,我连五百万都不值吗?”
  
      叶无天问道:“你的用意是什么?”
  
      “想给你一个惊喜,不行吗?”
  
      叶无天暗想,惊喜倒没有,惊吓则有一个,“谁告诉你我在这里?”
  
      许影说道:“京城并不大。”
  
      见问不出什么,叶无天不再问,“我还有点事,先走,改天再聊。”
  
      “我是毒蛇?”不知为何,见叶无天这样,许影心里来气,以前的叶无天并不是这样。
  
      朱剑几人暗自感叹,真是人不能比人,人家叶无天就是命好,如此绝色美女主动送上门。
  
      极品御姐!许影绝对称得上是一个极品御姐。
  
      “你是美女。”叶无天答道。
  
      许影脸色一缓,“既然我是美女,你为什么还要这样?”
  
      “正是由于你是美女,我才要更加避着你,我怕我女朋友生气。”叶无天给出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
  
      “一起吃饭。”许影答非所问。
  
      叶无天摇头,当场拒绝,“我跟我朋友一起。”
  
      下一秒,朱剑几个家伙很没义气的将叶无天卖掉,纷纷对叶无天说道:“没关系,你们去吃饭吧,我们们几个也正好有点事需要处li。”说完,朱剑几人掉头就走,直接将叶无天晾在那。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