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23章 拜师

  
      第623章:拜师
  
      叶无天已经退无可退,后面已经是冰冷的墙,无法再退寸步,可是对方却仍然朝他走来。
  
      眼前这个神秘的狮子头给到叶无天一种很强烈的危险气息。
  
      双手受伤,随便所带的那些防身药又被那帮龟孙子给弄走,让叶无天很是抓狂。
  
      “前辈,你……你想干什么?”叶无天还从来没像现在这般无助过,眼前这家伙该不会真有那方面嗜好吧?
  
      想到这,叶无天再次下意识的菊.花一紧,若果真那样,他不如死了算。
  
      “你受伤?”狮子头忽然问道。
  
      叶无天一愣,继而点头。
  
      “外面那些人打伤你?”
  
      叶无天摇头,“我也不知那伙人与外面那些人是不是一伙。”
  
      “你恨他们吗?”
  
      “恨,如果有机会,我一定杀光他们。”
  
      狮子头大笑,他那笑声在这里显得那样剌耳。
  
      “冲你这句话,从现在起,你是我的朋友。”狂笑过后,狮子头说道。
  
      叶无天听得直发懵,靠!这都什么跟什么?这样就成为他的朋友?
  
      “那什么,前辈,你能不能退后一些?”如此距离,叶无天承受不住对方那让人窒息的口气。
  
      狮子头非但没退开,反而更是上前一步,突然双手扣住叶无天双臂。
  
      叶无天大惊,麻痹的,自己多半要完蛋,面对一个被关押了几十年的人,别说美女,就算是男人在他们眼中也会变成女人,被关押这么久,心态方面多少会扭曲。
  
      “咦!你练过内力?”扣紧叶无天双臂的狮子头颇为意外。
  
      叶无天又是一惊,这家伙也太牛了吧?随便一抓就知他有内力?
  
      高手!
  
      “练的什么功法?说来听听。”狮子头问。
  
      叶无天想了想,说道:“晚辈也不知是什么功法,没有名字。”
  
      狮子头双手增加几分力气,“运行你的内力。”
  
      叶无天马上开始运起轩辕真气,一方面想试探一下眼前这个狮子头的实力,另一方面要运行轩辕真气去处li伤口,经过刚才的折腾,伤口又开始流血。
  
      轩辕真气还是不够完美,可以处li伤口,让伤口快速复原,却不能将子弹逼出来。
  
      狮子头久久没出声,不时紧皱着眉头,嘴里喃喃自语道:“奇怪,这是什么功法?”
  
      “前辈,弄不清楚就算了。”
  
      “等等。”狮子头瞬间眼睛一亮:“难道是轩辕?”
  
      狮子头的话让叶无天大惊,差点没尖叫出来,太他妈不可思议,这狮子头到底是何方神圣?
  
      “什么轩辕?”叶无天强行镇定下来。
  
      此时,狮子头放开叶无天,“你练的很有可能是轩辕神功。”
  
      叶无天心中的惊涛骇浪已经没法用语言去形容。
  
      狮子头看了叶无天两条受伤的双臂一眼,说道:“你没找人指点过?”
  
      叶无天摇头。
  
      狮子头似乎很不满,“浪费,明明是宝物,硬是被你当成垃圾。”
  
      这话让叶无天额头直冒汗,似懂非懂。
  
      “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自行将子弹逼出来,可你没有。”
  
      “我真不懂。”
  
      “所以说你是个废物。”
  
      叶无天也并不生气,狮子头既然能这样说,他肯定知道方法,麻痹的,如果真能从狮子头这里学到东西,可就赚大了。
  
      什么叫上帝的宠儿?叶无天觉得自己就是,什么事都能因祸得福。
  
      “我只说一次,能领悟多少就看你自己。”狮子头再次握紧叶无天手腕,动作快如闪电:“仔细感受。”
  
      叶无无来不及说话,就感双臂处的伤口一热,似有两股气向着伤口而去,拼命将子弹往外推。
  
      “咣当。”两声响起,两颗子弹掉落到地上。
  
      望着地上那两颗子弹,叶无天看得出神,真的可以。
  
      “明白吗?”狮子头问。
  
      叶无天很老实的摇头。
  
      “蠢货。”狮子头怒目圆睁,对叶无天十分不满。
  
      叶无天苦笑,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骂蠢货,但他没生气,反而讨好地笑道:“是是,晚辈是蠢了点,如果前辈觉得麻烦就算了。”
  
      狮子头饶有兴趣看着叶无天:“你还会使用激将?”
  
      叶无天差点没一头栽倒,他会激将又有什么奇怪?这该死的家伙用不用这样?
  
      “前辈你真被关在这里二十多年?”
  
      “别扯开话题,你不蠢吗?”狮子头极为不满。
  
      叶无天哭笑不得,这家伙没事吧?这还是正常人吗?
  
      “我不蠢,相反,我很聪明,全世界的绝大部份人都认识我,前面,我在外面很出名。”叶无天有几分得意道。
  
      “聪明?”狮子头不屑:“聪明能被人弄到这来?”
  
      “我是被陷害。”
  
      “你那么聪明,为什么还会被陷害?”
  
      叶无天瞬间哑口无言,想想好像还真是那样,狮子头的话有几分道理,可一想不对啊,“前辈,你聪明吗?”
  
      “比你聪明。”
  
      叶无天脸上的笑意更浓:“既然你聪明,为何又会被弄到这来?”
  
      狮子头愕然,估计连他都没想过这个问题,当下哈哈大笑起来,“有意思。”
  
      叶无天心道,想教训小爷我?没那么简单。
  
      “跪下。”狮子头一声令喝。
  
      发愣的叶无天都没来及作出反应,就感两腿一软,然后双膝重重跪到地上。
  
      “嗯,既然你跪下,从现在起,我就是你师父。”狮子头说道,
  
      叶无天忽然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麻痹的,什么跪下?那是他本意吗?
  
      没有那些防身药,叶无天发现自己如同一个幼嫩的小鸡般,毫无还手之力。
  
      狮子头是怎么做到?实力太过骇人。
  
      “怎么?还不叫师父?”狮子头声音一沉,“你也想死吗?”
  
      叶无天想要从地上起来,他根本不想拜什么师。
  
      “在你之前,我在这里杀了二十一个人,你想成为第二十二个吗?”
  
      狮子头这句话将叶无天硬生生震住。
  
      “把你扔到这来,你只有死路一条,没人能从这里活着出去。”狮子头说道:“除非你学会我的本事。”
  
      “既然前辈你有这能力,为何不出去?”叶无天根本不相信狮子口的话,在他看来,这家伙也属于那种吹牛不打草稿的家伙。
  
      狮子头叹了声:“老伙伴都不在了,出去没意思,还不如在这里清静。”
  
      叶无天差点没笑出声,这家伙吹牛吹得有些过了吧?
  
      狮子头似乎看出叶无天的疑惑,只见他突然双腿一用力,锁着他两腿的铁链被拉断。
  
      叶无天目瞪口呆,半响回不过神来,靠!这还是人吗?
  
      短短一瞬间,叶无天想了很多,意识到自己捡到宝,于是开口喊了句:“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狮子头这才露出一个满yi的笑容,亲自将叶无天扶起。
  
      从此刻起,叶无天就多了个师父,这种感觉很怪异,很不习惯,但是能有一个如此牛叉的师父,应该不错,日后遇上高手,直接让这老头过去干架。
  
      站起来的叶无天从狮子头的话里中多少能分析出一些,有人想弄死他,将他扔到这里来,多半不安好心,想借狮子头的手杀掉他,可惜,那些人注定要失望。
  
      因祸得福!
  
      叶无天深信,一定可以从师父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这里举行拜师仪式,外面却是乱翻了天,叶无天的失踪牵动着很多人的神经,尤其是朱家,叶无天可是来帮朱老人家看病,如今却在京城失踪。
  
      那些人对付叶无天也等于是打朱家的脸。
  
      风起云涌,几股势力在较量着,凭朱家的势力,想查出是谁想对付叶无天一事并不难,难就难在想对付叶无天的人不好对付。
  
      就因为跟叶无天吃了顿饭,许影受到极大牵连,集团业务受到不明打压,让许家暗中大惊,正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短短几个小时里,许氏集团的好几个项目被叫停,而那些项目早已通过审批,现在又被叫停。
  
      “爸,这样下去不行。”许守成心急如焚,那几个项目被叫停一天,许氏集团就不知要损失多少。
  
      许老头问道:“小影呢?回来了吗?”
  
      许老头的话刚落,许影就从外面进来:“爷爷,我回来了。”
  
      “说说情况。”
  
      许影说道:“就是问一些叶无天的问题。”许影这趟被国安喊去调查,全因为叶无天。
  
      “上面怎么说?”许老头问。
  
      “保持联系,配合调查。”许影吐出四个字。
  
      许守成说道:“叶无天的仇家不少。”
  
      许影没说话,叶无天的失踪,她第一时间想到于启城还有马锋,这两人有最大嫌疑。
  
      京城一处清雅的别墅里,客厅里坐在几个人,其中一个稍为年轻些的老人小声对太师椅上的老人说道:“老首长,小孩子不懂事。”
  
      太师椅上的老人缓缓睁开双眼,本是浑浊的双眼突然暴射出两道精光,“我是从部队里出来,对部队有着很深的感情,我们们的军人可以死在敌人手中,但是绝对不能死在自己人手上。”
  
      “老首长说得是,但是他对我们们国家很重要。”
  
      太师椅上的老人仿佛很累,没了刚才的精神:“不管是谁,犯了法,就得处li,你也是从那个位置退下,如此简浅的道理你不懂吗?”
  
      年轻点的老人还想说什么,却被对方打断:“这事就到这吧,你别插手,让下面去处li吧,送客。”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