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25章 过段时间再说

  
      两个星期,十五天,叶无天失踪已达到十五天,然而叶无天仍然没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到底去了哪?
  
      不少消息灵通的人都收到消息,说叶无天这次摊上事,摊上大事,杀害军人,那可就是死罪。
  
      人们只知叶无天被抓,却不知叶无天被抓到哪去了。
  
      越是神秘,就越是激起人们的好奇心。
  
      十五天过去了,程可欣她们只知道叶无天还活着,当然,这点也最为重要,只要活着就好。
  
      大牢里的叶无天完全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这厮在牢里过得很是快活,每天与狮子头过招,如今的他可以与狮子头对几十招而立于不败之地。
  
      除了武功上的事情外,叶无天已经不止一次开口问狮子头的身世,每次都无功而返,无论怎样问,狮子头就是不回答。
  
      “师父,我这个进步算得上优秀吗?”叶无天问道。
  
      狮子头皱眉:“优秀?你还真的容易满足,一套简单的武功,你练了十天才练成,还敢自卖自夸说自己优秀?”
  
      叶无天额头冒汗,狮子头这话等于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师父,以我现在这个实力,能挤进高手行列吗?”
  
      “勉强。”
  
      这话也让叶无天挺满足的,他当然不敢跟自己师父比,那就是一个变态。
  
      “徒儿一定不会让你丢脸。”此时此刻,叶无天心中对狮子头除了感激还是感激,如今的他发自内心把狮子头当成他师父,这段日子,他得到太多,而这一切全都是师父给予。
  
      “吱!”聊天间,那道厚实的大门突然被推开,几个荷枪实弹的士兵进来,“叶无天,跟我们们出来。”
  
      叶无天一怔,就连狮子头也颇为意外,不由多看了他这个徒弟一眼,难道他这个徒弟真要走了?
  
      “什么事?”叶无天坐在那不动。
  
      “有人要见你。”
  
      叶无天想了想,回头对狮子头道:“我出去一趟。”
  
      狮子头没说话,只是缓缓闭上双眼,如老僧入定般坐在那里不动。
  
      叶无天站起来,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被几个士兵押着走出去。
  
      刚一走出大门,外面的强光让叶无天很不适应,伸手挡了挡,他都快忘了阳光是什么样子。
  
      铁网的另一边,程可欣三女正一脸担心站在那,而她们旁边,朱龙军坐在椅子上。
  
      终于,叶无天进入到几人的视线,当叶无天出现在她们视线时,三女不知为何情不自禁的流下泪水,就连那一向冰冷的欧阳幸月也是瑶鼻发酸,美眸泛红。
  
      叶无天的模样比她们想象中还要惨!
  
      此时的叶无天的确挺吓人,胡子长得吓人,这还不算什么,最让人惊讶的是他身上那套衣服,烂得不像话,浑身上下,只有一些关键部位勉强能被衣物挡着。
  
      衣服烂了,全身还脏得不行,连脸上都黑得发亮,这才十五天,感觉比十五年还要夸张。
  
      朱龙军也被叶无天这副尊容给吓得不轻,从叶无天这副装束看,他怕是没少吃苦头。
  
      “都来了。”叶无天露出一丝微笑,一段时间没见三女,他挺想她们。
  
      在朱龙军的示意下,铁网被慢慢打开,三女第一时间朝叶无天冲过去,不过就快要冲到叶无天面前时,欧阳幸月与司徒薇都下意识稍慢几步,让程可欣走在前面。
  
      程可欣可不管叶无天有多脏,直接扑进叶无天怀中,过去那十五天里,她的心一直都在悬着,而如今叶无天这模样,更是让她下定决定,不能再国内呆下去。
  
      “呵呵,我不是没事吗?都别哭了。”叶无天轻搂着程可欣,目光看向司徒薇二女,“你们还好吗?”
  
      “爷,我想咬你。”司徒薇哭着笑道。
  
      叶无天狂汗,伸手准备去替司徒薇扶泪水,可当手就快要伸到时,叶无天方才发现自己手脏得不像样子,如此去替司徒薇抹泪水,只会让她那张###的俏脸更花。
  
      司徒薇发现叶无天的异样,突然一把抓住叶无天那只手,直接将她的脸蛋靠向叶无天手掌心,一脸微笑:“我不怕脏。”
  
      身后,朱龙军被这个场面给震撼住,不是因为叶无天的惨样,而是被他的御女之术给吓着,这小子是怎样做到?这三个女人,哪一个简单?哪一个都那么优秀,叶无天竟然可以让她们如此温顺,同为男人,朱龙军对叶无天是无比的佩服。
  
      “幸月,你没事吧?”叶无天不忘问欧阳幸月。
  
      “我很好。”欧阳幸月回了句。
  
      温情的场面过后,三女都很识趣的退到一边,将时间交给朱龙军。
  
      “朱叔。”叶无天喊了句。
  
      朱龙军上前几步,叹了声:“吃苦了吧?”
  
      叶无天摇头:“没事。”
  
      叶无天这样,越是让朱龙军担心不已,这小子是不是生气了?
  
      “抱歉!让你受苦了。”朱龙军不知该怎样安慰,伸手拍拍叶无天手臂的他说道:“你可以出去了,你自由了。”
  
      叶无天愕然,不知外面经过怎样的一番博弈,但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让他出去,想必下了一番苦功,或者作出很多让步。
  
      “出去?我自由了?”叶无天喃喃自语着。
  
      众人都以为叶无天这是高兴所致,可是很快她们就错了,只见叶无天说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我被关了多少天?”
  
      程可欣说道:“十五天。”
  
      叶无天沉默好一会,忽然抬头说道:“我不会走,你们过一段时间再来接我。”
  
      此话一出,无论是程可欣三女还是朱龙军,全部呆住,都第一时间以为自己听错,不想走?叶无天竟然不想走?不会被关傻了吧?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是认真的。”
  
      “原因是什么?”朱龙军问,在他看来这已经不是正常人的思维,正常怎可能这样?
  
      叶无天说道:“有些事我还没想通。”
  
      朱龙军几人很想将叶无天脑袋破开来看看,看这家伙到底是怎样想的,什么事如此重要?有什么事不能在外面想吗?非得要在里面想才行?
  
      显然,几人不相信叶无天这个说法。
  
      “你要报仇,咱们出去再说好不好?”程可欣问道。
  
      叶无天一笑:“你们真的不用担心我,我很正常。”
  
      朱龙军忍不住问:“你这还叫正常吗?为了能让你出来,大家花费多少心血你知吗?”
  
      叶无天点头:“朱叔,我记住你们这个情,谢谢。”
  
      朱龙军已经无语,很认真的打量了叶无天一番,见这小子又不像开玩笑。
  
      “都回去吧,半个月过后来接我。”叶无天说道。
  
      “我听你的。”程可欣说道:“我停止对军队的供货。”
  
      叶无天并没过多的惊讶,说道:“工作上的事情你处li。”说完,叶无天转身就走,再次回到那不见天日的牢里。
  
      “师父,我回来了。”叶无天大声一句。
  
      “为什么不走?”黑暗中,狮子头那丝毫不带感情的声音传来。
  
      叶无天嘿嘿一笑:“这里挺好,包吃包住,虽然环境差了点。”
  
      “该教的已经教了,你留下没什么意义。”
  
      “有,我还没打败你。”叶无天说道。
  
      狮子头双眼一亮,“你有把握?”
  
      “现在没有,但总会有的。”
  
      “哈哈!”狮子头狂笑:“好,做人就要有这股傲气。”
  
      “师父,我能不能提一个要求?”叶无天问。
  
      “说。”
  
      “如果我打赢你,你就得跟我出去,怎样?”叶无天提出要求。
  
      狮子头陷入沉思中。
  
      “师父,外面的世界已经不一样,徒儿接你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带你去环游世界。”
  
      狮子头久久方才说道:“你有这份心就行。”
  
      叶无天有些气馁,但并不放弃,又道:“师父,我不知你当年是怎样进来这里,难道你不想再出去看看吗?哪怕看看后再进来。”
  
      “没兴趣。”
  
      这下,叶无天撞墙的心都有,师父到底是怎样想的?
  
      叶无天拒绝离开大牢的事情很快就传来,当人们听到这事时都有着同样的反应,傻!
  
      竟有人喜欢呆在大牢,而且这个人还是叶无天,他并不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到底是怎样想的?难道想借此来威协上面?犯了如此大错,能从大牢里出来,他就该偷笑,还敢讲条件?
  
      “马少,你说那小子打什么鬼主意?”于启城分析来分析去也弄不明白。
  
      马锋也紧皱着眉头,换成一般人,怕是用百米冲剌的最快速度离开,可他叶无天竟然不想离开。
  
      与此同时,于泰涛父子二人也正商量着此事,父子二人一直紧皱着眉头,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太清楚,几股势力斗得凶,最终还是支持叶无天的那股势力赢了,可那小子到底想怎样?
  
      叶无天不愿意离开大牢,人们想得最多的就是叶无天仍然想借此事报复某些人,停止对军队的供货,就是对某些人的最大打击。
  
      可也不对啊,他叶无天想报复某些人,出来以后他大可以继续停止供货,又何必如此?
  
      “你的情况怎样?”于正宇看了于泰涛一眼。
  
      于泰涛说道:“不太乐观。”
  
      “别自己吓自己。”于正宇一瞪眼。
  
      于泰涛苦笑,“爸,我知自己的事,怕是要完蛋了。”
  
      于正宇怒道,“你这样谁也救不了你。”
  
      “叶无天可以。”
  
      于正宇叹了声:“不可能了,凭叶无天的能力,很快就会知道这事是启城在背后运作。”
  
      “启城有危险?”于泰涛惊问。
  
      于正宇并没正面回答,只是淡淡说了句:“这两天我会送他去部队。”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