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28章 要出事了
    叶无天不但来了,这厮还提着一大袋水果补品之类,脸上更是一脸担忧。
  
      不得不承认,叶无天的演技越来越厉害,越来越炉火纯青。
  
      “老爷子,怎么会这样?昨天我见他时还好好的,咱们还喝过酒,怎么就突然会疯?”叶无天放下手中的水果补品。
  
      于正宇很是严肃地打量着叶无天,感到不解与疑『惑』,真不是叶无天?
  
      如果真是他,那他这会又是来干什么?示威?[]  首发燃文小说妙手狂医
  
      “老爷子,医生怎么说?”叶无天又问。
  
      “暂时查不到原因。”于正宇忍住心中的种种疑问,说道:“小哥,你来得正好,麻烦你替启城看看。”
  
      叶无天一脸为难状:“这不好吧?”
  
      于家父子不明叶无天这话是什么意思,有什么不好?
  
      叶无天解释道:“精神方面,这里就是权威,我这样出手,似乎不太好。”
  
      这话差点没让于家父子举拳朝叶无天砸过去。
  
      “有劳了。”于正宇说道:“没人敢说什么。”
  
      “你怀疑我吗?”叶无天突然问。
  
      于家父子又是愣了愣,如此直接的问题,让他们反应不过来,叶无天自己问?
  
      “老爷子,你们怀疑我对于启城下手?”叶无天又问。
  
      于泰涛问道:“是你吗?”
  
      叶无天微微一笑:“你们有证据?”
  
      这话将于家父子问得哑口无言,若有证据,他们早就采取行动。
  
      “我知你们肯定怀疑我,老实说,连我自己都怀疑我自己,太巧合了。”
  
      “这就是你今天专程过来想要说的话?”于泰涛问。
  
      叶无天答非所问:“我只是想跟你们说,怀疑我,就得拿出证据。”
  
      “小哥,这事还是以后再说吧,麻烦你替启城看看,这也是能很好证明你清白的一个方法。”
  
      本以为叶无天会答应,哪知他还是摇头,“老爷子,清者自清,我不需要用那样的方式去证明自己,别人怎么看怎么怀疑,那是他们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于正宇实在想不通叶无天到底想干什么,这不行,那也不行,就是过来看笑话?[]  首发燃文小说妙手狂医
  
      “启城那我就不去打扰了,这个时候的他应该多休息。”
  
      带两二女的叶无天转身准备离开,刚走两步,这厮又像是想到什么,再次转头看着于家父子:“老爷子,怀疑是我做的就拿出证据,不然就算我自己承认是我,你们也不好意思对我做什么,是吗?”
  
      看着叶无天三人离开,于家父子脸上的表情可就丰富了,一会儿青一会儿黑,父子二人都意识到,叶无天就是过来看笑话的,就是过来剌激他们。
  
      离开医院后,司徒薇问:“爷,你是怕他们不够恨你?”
  
      叶无天真的点头:“你说对了,我就是希望他们能更恨我一点。”
  
      司徒薇二女听得直翻白眼,这到底是什么人?
  
      “你准备跟他们撕破脸皮?”程可欣问。
  
      叶无天很想张开双臂将两女搂在怀里,又怕程可欣会不舒服,能做到这样,程可欣已经很不简单。
  
      “已经撕破。”
  
      “我们还是小心点好,于老爷子身份特殊,对付起来不容易。”程可欣提醒道。
  
      叶无天不以为意:“我烂命一条,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怕过谁,他们喜欢玩,我就陪他们玩玩。”说到这,叶无天话锋一转:“我要让他们后悔,让他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程可欣见状不再说什么,知道说了也没用,这坏蛋根本听不进去。
  
      “我准备回东城。”
  
      “这么快?”叶无天颇为意外地看着程可欣。
  
      “公司不能『乱』,必须得有人守着。”
  
      “太少『奶』说得对。”司徒薇说道:“我也得回去了。”
  
      程可欣俏脸红红,司徒薇一句大少『奶』让她非常不自然,总是感觉很怪异。
  
      叶无天也好不到哪去,他是发自内心紧张程可欣,同时希望她能开心,所以此时总是不时用眼角余光瞟向程可欣。
  
      “你留在这,说不定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程可欣对司徒薇说道。
  
      司徒薇愕然,随即点头:“我听大少『奶』的。”
  
      叶无天很是尴尬,程可欣纯粹就是想让司徒妖精盯着他,不让他『乱』来。
  
      “幸月呢?”叶无天想要扯开话题,可是话吐出后方才发现自己问了一个极不明智的问题。[]  首发燃文小说妙手狂医
  
      “二少『奶』已经走了。”司徒薇答道。
  
      叶无天多少有些无奈,原本还想借这个机会与小月月一起吃饭,然后,然后当然是做该做的事情,可惜,小月月总是避着他,难道每次非要他都采用强硬的手段才行?
  
      国安的出现让叶无天有些意外,对方就是为于启城的事情而来。
  
      可能由于没有证据,国安对叶无天也算是客气,只是询问一些问题,更多像是在例行公务。
  
      与叶无天聊了将近一个小时,国安的人离开了,叶无天身份特殊,没有证据,他们不敢拿叶无天怎样。
  
      国安刚走,军部的人也来了,同样找叶无天,同样是为了于启城的事情,于启城不是军人,可是于正宇是,伤害军人家属,尤其是高级将领的家属,那是重罪。
  
      “媳『妇』,你怎么来了?”叶无天不明地问道,宁思绮竟然跟随着军部的人来了。
  
      宁思绮脸一红,“严肃点。”
  
      “你负责这个事?”叶无天问。
  
      宁思绮冷冰冰瞪了叶无天一眼:“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耸耸肩的叶无天说道:“我配合啊,现在不是在配合吗?谁让你是我媳『妇』呢?”
  
      “叶无天。”宁思绮终于忍不住咆哮,这家伙左一句媳『妇』右一句媳『妇』,让她抓狂。
  
      “思绮媳『妇』,你吼我也没用,这辈子你注定只能做媳『妇』,谁敢打你主意,我废了他。”
  
      宁思绮心里的那个气啊,由于生气,饱满的胸.脯起伏不定,她发现,跟流氓无赖讲道理根本行不通。
  
      “陈扬呢?你俩有联系吗?我警告你,别再跟他联系,我不喜欢。”叶无天对陈扬挺看重的,可惜,陈家做出那样的选择。
  
      “姓叶的,你能不能说句人话?”宁思绮差点没被气哭,这感觉让她很不喜欢。
  
      “把他号码给我。”
  
      “你想干什么?”
  
      “跟他打一场。”叶无天很想跟陈扬较量一下。
  
      宁思绮气得不轻,扭头对她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说道:“主任,我申请退出这个调查。”
  
      叶无天说道:“好了好了,说正事吧,我知你们为什么而来,也用不着你们问那么辛苦,现在我就可以告诉你们,怀疑解决不了问题,要证据才能解决问题。”
  
      嚣张!不管是宁思绮还是那位由始至终都黑着张脸的主任,第一反应都认为叶无天过于嚣张。
  
      “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还有什么需要问吗?”叶无天问,“如果没有那我就告辞了,想必你们也清楚,我的生意做得点大,分分钟都是过千万,所以时间不能如此浪费。”
  
      这次京城之行让叶无天意识到,自己以前一味寻求低调,一味的回避着各种麻烦,可是他发现那样没用,不管再怎么低调,该来的还是会来。
  
      换一种活法!这是叶无天的决定,别人可以狂,他为什么不可以?别人有这个资本,他就没有吗?凭什么要向别人低头?
  
      尽管叶无天十分配合,军部的来人同样没得到什么有用线索,种种迹象上看,于启城的事情都与叶无天无关。
  
      …………
  
      …………
  
      “朱少,谢谢了。”接过李少递来的纸张,叶无天说了一句谢谢,这次来京城收获不少,朱剑几人值得交朋友。
  
      纸张上不是什么东西,就是一个电话号码,马锋的号码。
  
      朱剑略为担忧道:“你确定要见他?”
  
      叶无天笑道:“他又不是什么老虎,为什么不能见他?”
  
      “他是疯子。”
  
      “疯子吗?”叶无天重复着这句话:“最多是个假疯子。”
  
      “小心为好。”
  
      “谢谢,这事过后,我请你们几个吃饭。”
  
      朱剑很佩服叶无天的胆量与勇气,“对了,思绮打电话给我。”
  
      叶无天意外道:“哦,她说什么?”
  
      朱剑苦笑:“让我离你远一点,跟你在一起只会学坏,我能听出来,她很生气,你是不是把她给办了?”
  
      叶无天狂汗,“就你现在这样子,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