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31章 该怎么办

  
      叶无天住院多天,却一直没什么事,想象中的报复并没有来,这让叶大爷很是不解,不应该啊,马家不是挺护短的吗?怎会没动静?
  
      马家没动静,于家却是动静不小,于泰涛不再负责那个特种部队,这无疑是对于家一个致命的打击,此外,这事远远没完,据说于老头的下一届升迁也出现变故。
  
      如果于老头无法再上升,从现在开始,就意味着于家的实力将会开始倒退,这是很多人都乐于看到,当然,也很多人不想看到。
  
      不难想象,于老头那张老脸应该很难看!
  
      不管叶无天承不承认,于家肯定恨透他,从某种意义上讲,于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他叶无天是幕后真凶。
  
      “许影,我已经没事了,你去忙你的吧。”叶无天看着床边的许影,过去一个星期来,这女人尽心尽力照顾他。
  
      她是尽职的!
  
      最难消受美人恩,叶无天真有些吃不消许影这套,希望许影能离开,再任由这样发展下去,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
  
      许影一个妩媚白眼甩过去:“你烦不烦?得说多少遍你才甘心?”
  
      叶无天苦笑,“我只是想告诉你,这样下去,你吃力不讨好。”
  
      “你这是关心我吗?”
  
      “我不想欠人情。”
  
      “我自愿的。”
  
      叶无天算是发现,女人一条筋的时候,很让人头痛。
  
      “这些天外面一直在猜测你跟马锋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各种各样的版本都有。”许影扯开话题。
  
      叶无天说道:“马锋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那天马锋不该将记者赶走,当时那些记者只拍到一半,拍到他跟马锋的几个手下打斗,却并没拍到他跟马锋打斗的场面,所以,没人知道两人之间后来发生什么。
  
      叶无天中枪了,这是马锋所伤,可是叶无天对马锋做了什么,没人知道,打斗现场已经被翻烂,仍找不到丝毫证据。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导致马家人迟迟没有行动!
  
      “你还是小心点好。”
  
      叶无天一笑:“我烂命一条。”
  
      期间,许影接到一个电话,然后神色匆匆的离开,一个星期来,她第一次离开医院。
  
      许影前脚刚走,宁思绮来了,与她来的还有陈扬。
  
      这两人同时出现在他面前,让咱叶大爷很不爽,疑惑地看着两人:“你们在一起了?”
  
      “你想说什么?”宁思绮脸色一沉,对叶无天这张破嘴,她早领教过。
  
      叶无天不理会宁思绮,反而看着陈扬:“你告诉我。”
  
      “没有。”
  
      没来由的,叶无天松了口气,“陈扬,以前的事情我不管,可是以后,你不能再打思绮的主意,因为她是我媳妇。”
  
      此话一出,不管是宁思绮还是陈扬都纷纷变脸,尤其是陈扬,更是嘴角微抽。
  
      “再胡说八道,我撕了你的嘴。”宁思绮气得不轻。
  
      “再说一百遍我也是那样说,媳妇,思绮媳妇。”
  
      下一瞬间,病床上的叶无天顿时惨叫起来,皆因宁思绮这个恶毒的女人正巧一拳打在他腹部,力度不大,却足于要他半条老命。
  
      “再说试试。”愤怒的宁思绮带着几分得意之色。
  
      臭三八,等小爷好了你就知道,小爷我一定将你这死三八叉完又叉。
  
      “你们来干什么?在我面前出双入对么?陈扬,记住我的话。”
  
      陈扬没说话,神情很是痛苦,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你说句人话会死吗?”宁思绮很想再一拳砸下去,太气人。
  
      叶无天的牛脾气也上来,一瞪宁思绮:“你别吼,让我问他几个问题。”
  
      被吼得一愣一愣的宁思绮果真没再说什么,可眸子里仍有抑制不住的怒意。
  
      “陈扬,你今天不会来看我这么简单吧?”
  
      “不欢迎吗?”陈扬问。
  
      “欢迎,可我就是不明白,你来看我就来看我,为何非要扯上我媳妇?”
  
      “叶无天。”宁思绮大吼,熊熊怒火让她胸前的饱满起伏不定,瞧那架势似乎想要呼之欲出。
  
      “她还不是你媳妇。”
  
      “很快就是,只要我想娶,她明天就能成为我媳妇。”
  
      宁思绮意识到自己不该来,至少那样不用被气坏。
  
      陈扬没有反驳,只是淡淡说了句:“等到那天再说。”
  
      “好,那你可以走了。”
  
      “他有事找你。”
  
      “你闭嘴,你插什么嘴?他是你什么人?”
  
      宁思绮忽然有几分委屈,碎齿一咬,脚一跺,转身离开。
  
      叶无天没阻止,陈扬也没阻止。
  
      “你还需要帮手吗?”陈扬忽然问。
  
      叶无天一怔:“什么意思?”
  
      “帮我陈家渡过眼前这关,我做你保镖。”
  
      叶无天乐了,饶有兴趣问道:“说详细点。”
  
      “没什么好说,让我陈家保持现状。”
  
      “我为什么要帮你?还有,你又如何确认我能帮上忙?”
  
      “直觉!”陈扬的回答倒也直接。
  
      “你们不是靠上于家了吗?横看竖看,于家都比我要强太多。”
  
      陈扬流露出几分痛苦之色:“答不答应?”
  
      叶无天摇头:“陈扬,你应该知道,我不缺保镖,咱们曾经一起战斗过,你多少应该知我的实力。”
  
      “以前你又为何提出要让我做你保镖?”
  
      “那是以前,以前我把你当成朋友。”
  
      陈扬没说话,叶无天的意思再明白不过。
  
      最终,陈扬并没达成他此行的目的,失望而回。
  
      望着陈扬离去的背影,叶无天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于家出事,陈家也怕是跟着倒霉,所以陈扬今天才会找上门来。
  
      拒绝陈扬,完全是不看好陈扬那位父亲,如此眼光,叶无天并不看好对方。
  
      “为什么不帮他?”宁思绮去而复返。
  
      叶无天很好奇的打量着宁思绮:“你认为我能帮他?”
  
      “你不能吗?”
  
      “你很关心他?”叶无天答非所问。
  
      “说正事。”
  
      “媳妇,你认为我为何能帮他?”
  
      “朱家。”宁思绮说道。
  
      叶无天好笑,果然是这样,陈家就怕是为了这点吧?
  
      “你尽可以带陈扬去找你爷爷,老爷子跟朱家也很熟识。”
  
      “如果可以我还会来找你?”宁思绮给了个鄙视的眼神。
  
      “哈哈!”叶无天大笑:“你有想过老爷子为何会拒绝吗?”
  
      宁思绮顿时陷入沉思,这个问题她真没想过。
  
      “不知道吧?回去好好问问老爷子。”
  
      宁思绮不爽道:“你怎么废话那么多?”
  
      “谁让你是我媳妇?”
  
      脸通红的宁思绮问:“你真要我做你媳妇?”
  
      “当然。”
  
      “那现在就娶我,还有,把你那些女人通通甩掉,我马上嫁给你。”
  
      叶无天充耳不闻,而是伸出手指头数着。
  
      “你数什么?”宁思绮好奇。
  
      叶无天放下手,说道:“如果按大小,你排到第四,在我家,地位也不低了。”
  
      下一秒,可怜的叶无天又是一声惨叫,这次,宁思绮比刚才还要用力,直痛得叶无天额头直冒冷汗。
  
      打完一拳后,宁思绮连招呼都不打,直接转身离开,跟这种流氓无赖说话,费劲。
  
      叶无天手捂着伤口,苦笑着想,这小皮娘还真下得了手,麻痹的,真他妈痛。
  
      待伤口没那么痛后,叶无天长吐口气,就在这时,房门被再一次推开。
  
      叶无天以为又是那宁思绮,没想到是朱剑。
  
      “朱少,怎么这副苦表情?被大妈给轮了?”
  
      朱剑笑道:“你倒挺乐观。”
  
      “指哪方面?”
  
      “我爷爷去了趟马家。”朱剑说道。
  
      叶无天收起玩笑之心,朱剑这次很有可能是老人家喊来的。
  
      “情况不太乐观。”
  
      叶无天问道:“马家要对付我?”
  
      朱剑摇头。
  
      这下,叶无天就不解了,既然马家不是想对付他,又还有什么不乐观?
  
      内心,叶无天早已作好思想准备,准备等着马家的报复,用他的话说,大牢都蹲过,还有什么好怕的?
  
      “马老爷子入了医院。”
  
      叶无天大惊,“被我气的?”
  
      朱剑苦笑,“弄不清楚,先前他一直身体不好。”
  
      “那你苦着张脸干什么?说吧,给我一个痛快。”
  
      “爷爷让我告诉你,这事就到这,马锋的事情处li一下。”
  
      叶无天忽然骂娘的心都有,这他妈叫什么事?这摆明就是怀疑他对马锋下手,现在又还要让他去医好马锋。
  
      憋屈!无论怎样想叶无天都觉得憋屈!
  
      “你爷爷还说了什么?”
  
      “会补偿你。”
  
      “怎样补偿?”
  
      朱剑又是摇头表示自己不知。
  
      “马老爷子很重要,他不能死。”
  
      再也忍不住的叶无天粗口道:“他重不重要关我屁事?我就不重要吗?被人扔到大牢里呆了那么久,我就不重要?就他才是人?我靠!”
  
      朱剑嘴角微微抽搐着,叶无天的臭脾气他可是领教过,不好惹。
  
      “我没那个义务去帮任何人,尤其是一些想整死我的人,还是那句话,有证据就拿出来,只要能证明是我对马锋下手,我认罪。”
  
      叶无天很生气,他不懂政.治,也不想去懂,那玩意太复杂,在那个怪圈子里,他感觉根本没有敌人,今天是敌人,明天就是朋友,太他妈难懂。
  
      本是跟朱老爷子同一阵线,现在倒好,朱老爷子又要让他去帮马锋,这他妈叫什么事?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