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33章 浑身是伤

  
      叶无天离开了京城,离开这个他一直不喜欢的地方,每次去到京城,总要闹出点什么事,而且一次比一次大,一次比一次严重。
  
      还是东城好。
  
      站在东城机场上,叶无天深吸口气,感觉东城的空气都要新鲜些。
  
      唯一让叶无天无语的是,竟然没人来接他,明知他今天回来,程可欣她们竟然一个都没来。
  
      用叶无天的话说,不指望你们全部来,至少也要来一个吧?
  
      他受伤,她们也不去京城,现在回来,也不来机场接,她们想怎样?
  
      拦了辆的士直接到公司,待去到公司时,一打听方知三个女人都在公司,这更是让叶无天疑惑,都在公司,为什么就不去接机?
  
      推开程可欣的办公室门,叶无天忍不住问:“宝贝,老公回来了,就不站起来抱抱?”
  
      “还没死?”抬起头的程可欣突然一句。
  
      叶无天惊愕当场,目瞪口呆的他一个劲以为自己听错,靠!不会吧?
  
      “你这种混蛋就该死,死了最好,省心。”程可欣又是一句。
  
      叶无天没说话,愕然的他一个劲的回忆着自己到底是nǎ里得罪她们,左想右想,都想不到,不应该啊!自己好像并没得罪她们。
  
      程可欣一向温柔,从未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今天是怎么了?
  
      “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程可欣突然砰的一声拍响办公桌:“没听清楚吗?我说你怎么不死了好让我们们省心。”
  
      叶无天走过去,伸手拉住程可双手,正待安慰几句时,却见程可欣一把扑过来,冲进他怀里。
  
      暗自得意的叶无天忍不住想,女人,可爱的动物。
  
      得意劲都没来得及过去,叶无天却是忽感一道剧痛袭来,程可欣咬人,咬得够狠。
  
      叶无天直痛得倒抽凉气,奈何程可欣并没手下留情的意思,咬得那叫一个狠啊!
  
      待程可欣松口之时,鲜血已湿透叶无天的t恤。
  
      已是泪流满脸的程可欣问道:“痛吗?”
  
      叶无天笑着摇头,“不痛。”末了,这厮心里加上一句,不痛才怪。
  
      “可是我痛,我心痛,你总是这样吓人家,我心痛。”程可欣的泪水越来越大,一发而不可收拾。“你有替我们们想过吗?知我有多担心吗?有死我忍不住想,你不如死了算,那样我最多也只是伤心一次。”
  
      叶无天轻轻将程可欣拉到怀中,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对不起。”
  
      “伤好了吗?”从叶无天怀中起来后,程可欣轻轻摸着叶无天腹部。
  
      叶无天拉起衣服,说道:“请老婆大人验收。”
  
      程可欣被逼得噗哧娇笑一声:“不要脸。”
  
      仔细查看一番,确认叶无天所受的枪伤已好,程可欣的心才放回去。
  
      本想问程可欣,问她为何见他受如此重的伤,她都不去京城,现在他却改变主意。
  
      “许影尽职吗?”叶无天不提,程可欣却主动提出来。
  
      叶无天说道:“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回事?”
  
      “我们们去过京城,但是当天就回来了。”
  
      叶无天很诧异:“怎么回事?”
  
      “许影求我们们,让她照顾你。”
  
      “你们就同意了?”叶无天有些来气,程可欣应该知他对许影不感冒。
  
      程可欣根本没将叶无天的怒意放在心上,“她朝我们们下跪,用她的生命起誓,说一定会好好照顾你。”
  
      听到这,叶无天沉默起来,没想过这中间还发生那么多事情,许影竟然朝程可欣她们下跪?她到底在想什么?
  
      “回来就好,去跟她们打个招呼吧。”
  
      叶无天老脸一红,这话让他不知如何回答,这件事上,他总感觉自己亏欠了程可欣,但事情已经演变到现在这步,他也不知该说什么。
  
      “宝贝,我保证,以后不会让你担心。”
  
      程可欣说道:“先听着。”
  
      叶无天狂汗,这话其实连他自己都知道,自己说了不少遍,话过三遍淡如水,怕是程可欣都听麻木。
  
      走出程可欣办公室,叶无天想了想,先是去司徒薇那一趟,欧阳幸月是什么态度,他现在还摸不清,在他看来,司徒薇比较好说话一些。
  
      “妖精,见到本大爷还不迎接?”推开司徒薇办公室门后,叶无天坏笑。
  
      司徒妖精发愣过后马上欣喜若狂,朝叶无天狂扑而来,整个人如同老树盘根般缠在叶无天身上,“爷,人家想死你了。”
  
      抱着香喷喷的司徒妖精,叶无天忍不住想,妖精就是妖精,够开放。
  
      “爷,你再不回来,妾身都寻思着去找个猛男安慰一下自己,作为男人,你失职了。”
  
      叶无天哭笑不得,说话还是那么强悍,那么让他无法接招。
  
      司徒妖精身穿一套浅灰色的职业套装,现在如此缠着叶无天,不偏不巧,某地方正好停留在叶大爷某处。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妖精还要故意摇晃着身体,导致的结果就是让叶无天呼吸开始急促。
  
      “啊!”
  
      刚想进一步行动,叶无天感觉一阵剧痛,这妖精咬人。
  
      一口过后,可怜的叶大爷胸前再次多了个伤口。
  
      低底看了胸前两个伤口一眼,叶无天是死的心都有,这他妈叫什么事?
  
      “真爽。”咬人过后,司徒妖精一脸满足,末了还要伸出她那条小丁香舌出来舔舔嘴唇,一副犹如未尽的表情。
  
      叶无无快哭了,今天这个日子似乎不太好。
  
      “大少奶咬的?”司徒薇指着另一个伤口问。
  
      “你们约好的?”叶无天很怀疑,是不是她们约好,不然为何一个个都会咬他?
  
      “没有,就是突然想咬你一口,咬死你这混蛋。”
  
      “我死了,你怎么办?谁来安慰你?”
  
      “你死了,妾身就找三个猛男来伺候我,让你戴一辈子的绿帽。”司徒妖精歪着可爱脑袋问:“要不你试试。”
  
      气得不轻的叶无天伸手狠狠一巴掌打向司徒妖精的性感粉臀。
  
      查看叶无天身上的伤后,司徒薇一边替叶无天处li两个新伤口,一边说道:“爷,下次你再吓人家,我可真就找猛男了,到时你可别怪我。”
  
      叶无天根本没生气,嘿嘿坏笑:“世上还有比我更猛的猛男吗?”
  
      “讨厌。”
  
      虽然被咬,叶无天却心情大好,唯一让他不解是,她们真不是事先约好?
  
      替伤口消毒后,司徒妖精问:“十几天,跟许家那女人有没有发生点什么?”
  
      “想哪去了?我不是那种人。”
  
      许影却是答非所问:“爷,你急什么?人家又不在意,巴不得你多找一个,现在我是小的,你再找一个,我就不用做最小那位,我也可以当姐姐了。”
  
      叶无天被雷得里嫩外焦,愣是半响说不出一句话,这他妈是什么理论?
  
      处li好伤口后,司徒妖精给了叶无天一个长长的舌吻,然后就抱着文件开会去,沙发上的叶无天感觉脑子有些胀。
  
      站在欧阳幸月办公室门前,叶无天竟不敢敲门,想着,她不会也咬吧?
  
      犹豫间,身后竟响起欧阳幸月的声音:“怎么?里面有鬼?”
  
      叶无天堆起笑容,京城的事情,是他的不对,她们有气,正常,“哈哈,怎么会?小月月,我都不知有多想你。”
  
      跟着欧阳幸月进去办公室后,叶无天抱住欧阳幸月背部。
  
      欧阳幸月心神一乱,这里可是公司,万一被人看到该如何是好?
  
      来不及多想的欧阳幸月下意识提起右腿,然后狠狠踩下去。
  
      下一瞬间,惨叫声响起,被踩个正着的叶无天脸通红的蹲下去捂着他右脚,欧阳幸月这一下可是要了他半条老命。
  
      狂揉着脚掌的同时,叶无天想今天他妈邪,连招毒手,天下间怕是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他如此倒霉的人。
  
      相比之下,叶无天宁愿被欧阳幸月咬一口,至少不会这么痛。
  
      欧阳幸月美眸里闪过一丝担忧,她很清楚自己这一脚的力气,尤其是她今天还穿着高跟鞋。
  
      见叶无天满脸冷汗,痛苦神情不像是装的,欧阳幸月又是心软起来,找来药油在叶无天面前蹲下,亲自替他脱下鞋袜。
  
      坐在沙发上的叶无天现在算是痛并快乐着,欧阳幸月如此为他服务,实属难得,不容易。
  
      “小月月,下次能轻点吗?”
  
      欧阳幸月神情冰冷道:“下次再敢对我无礼,我会用刀。”
  
      叶无天嘿嘿笑着缩回腿,一把将欧阳幸月拉到怀里,用叶大爷的话说,有挑战的事情才更好玩。
  
      “小月月,咱们好久没一起吃饭了,晚上陪我一起吃饭好不好?”
  
      欧阳幸月俏脸通红,拼命想要从叶无天怀里挣扎出来,奈何力度不够。
  
      “好不好?”叶无天脸上挂着一丝淫.的笑意。
  
      “放开。”
  
      “不放,你不答应我就不放,再不答应我,我就大喊,让下面的人来评评理。”
  
      欧阳幸月不动,那意思分明是在说,有本事你喊试试。
  
      “来人啊,快来人啊,大家快来帮我评评理。”叶无天张口就喊。
  
      脸色铁青的欧阳幸月赶忙捂住叶无天嘴巴,他不要脸,她可是要脸。
  
      “答应吗?”叶无天得意地问。
  
      欧阳幸月眸子里射出怒火,这流氓根本就是在威协她,想到这,她更来气,也不知哪来念头,只见她张口就咬。
  
      毫无意外,叶大爷惨叫起来。
  
      惨叫的同时,可怜的叶大爷想,这些女人都属狗的。
  
      松口后的欧阳幸月心情不错,乘着叶无天松手之际,她赶忙离开,转身之际,说道:“我要吃法国菜。”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