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34章 还要跳舞吗

  
      一顿法国菜下来,让叶无天爽得飘飘然。
  
      有时候,他发现自己就是个贱骨头,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想得到,可是,这也不能完全怪他,虽然身边有三个红颜知己,却也不能想上哪个就能上哪个,除了司徒妖精大方点之外,无论是程可欣还是欧阳幸月都不太好对付。
  
      用叶大爷的话说,有机会吃法国菜,自然是将吃奶力气都使出去,欧阳幸月可不是时时都这么好说话。
  
      坐在自己办公室里,叶无天哼着一些连他也不知名的小调,还是东城舒服。
  
      朱剑已经打来电话告诉他,马锋好了,于启城也同样恢复正常,不过听说他们二人在治疗过程中可是尝尽苦头,坐在冰块上面,就算是大热天,怕是也难受承受。
  
      他们的疯癫是好了,身上的皮肤却损坏一大片,被冻的,被烫的,都有。
  
      程可欣敲开门,见叶无天嘴角那丝淡淡的笑容,她也忍不住笑起来,看着这个坏蛋笑,她也会跟着开心。
  
      “宝贝,过来让我抱抱。”叶无天坏笑着张开双臂。
  
      程可欣俏脸一红,朝叶无天甩了个大白眼:“上班时间。”
  
      “那又怎样?谁规定我们们不可以在上班时间抱抱?”
  
      程可欣很清楚,论斗嘴,她绝不是叶无天的对手,“军部来人了,让我们们恢复倾城丸的供应。”
  
      叶无天的笑容很快就下去,说道:“暂时别答应。”
  
      “事情已经过去,我看还是恢复吧。”
  
      “真过去了吗?我看未必。”马家真会就此罢休?叶无天可不这样认为。
  
      程可欣一惊:“你是说他们还会报复?”
  
      “不知道。”叶无天摇头,其实他心里一直都对马家那个老头不满,哪怕朱老爷子说那马老头很重要,哪怕对方曾经立过很多大功,这会叶无天也对对方很不满。
  
      对方会不知马锋为人?不知马锋过做什么事?如此护短,让人无法再对他尊重,那样一个人,自己无法做到公平公正,别人又如何服他?
  
      当然了,人无完人,再传大,也会有私心,这点,叶无天倒是可以理解。
  
      “老公,不如我们们搬吧,搬到国外去。”经过几次的风波,程可欣彻底的怕了。
  
      叶无天一笑:“搬到哪都没用,就算我们们搬到国外,同样如此,主要是我们们公司的产品太过于让人眼热。”
  
      程可欣有些沮丧,叶无天的话她也认同,是非多,完全就是因为公司的产品,想要清静,除非将天欣红颜集团关门,然后两人远走高飞,从此隐名埋姓。
  
      “可是我真的不想再过那种生活,不想再担惊受怕。”程可欣说道。
  
      “尽量小心吧。”叶无天也说不准,更无法保证,他可以不去惹事,可别人呢?会不会过来惹他?不好说。
  
      “人你见过了吗?”程可欣突然一句。
  
      叶无天听得莫明其妙,完全听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傻愣的坐在那。
  
      “给你请了个秘书。”程可欣说道。
  
      叶大爷的心没来的一紧,秘书?这事他他可是盼了好久,堂堂董事长,连个秘书都没有,像什么话?可是,程可欣所请的秘书到底是什么货色?
  
      秘书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漂亮的,一类是不漂亮的,但凡是男人都希望会是前者,希望秘书能漂亮点,哪怕不能怎样,至少看着也舒服些。
  
      “你怎么不跟我说说?”叶无天佯装镇定道。
  
      “不喜欢吗?没关系,不喜欢我可以调到别的部门。”
  
      “请一个吧,倒倒茶也好。”
  
      程可欣忽然道:“老公,你是不是在想秘书漂不漂亮?”
  
      “呃!没……没有的事,只要能工作就行。”
  
      程可欣笑道:“那就好,真怕你以貌取人。”
  
      这话让叶大爷的心冷了一截,肯定很丑,这丫头在给他打预防针。
  
      心里,叶无天安慰着自己,哪怕丑点也没关系,丑点也能倒茶。
  
      没多久,程可欣便离开,将叶无天一人留在办公室,这厮总是忍不住在想,他的那位秘书到底是怎样?
  
      按他的猜测,那位秘书应该很丑,或者年纪很大,大到让他都不好意思下手。
  
      应该是那样,程可欣她们哪会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他是什么人,她们很清楚,又怎么送美女去他身边。
  
      秘书没等来,却等来宁朋爷孙二人。
  
      叶无天亲自倒了杯茶给宁朋,至于宁思绮,直接被他过滤,此举将宁思绮气得不轻,过门也是客,这流氓就这样对待客人?
  
      “思绮,都是自己人,别客气,想喝茶自己倒。”叶无天说道。
  
      这话更是让宁思绮来气,美眸圆睁,“谁跟你是自己人?你还能再不要脸些吗?”
  
      叶无天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这暴力女属剌猥的,见面就想剌他。
  
      宁老头饶有兴趣看着两个年轻人斗嘴,他乐呵呵的,仿佛自己也年轻好些。
  
      “老爷子,你给评评理,我当她是自己人,她却不当我是自己人。”叶无天满是委屈。
  
      “呵呵,行了行了,真不明白你们两人怎么回事,一见面就斗。”
  
      “嘿嘿,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我。”叶无天自辩道,顿了顿又道:“老爷子,你可能不知道吧?思绮她又想跟陈扬在一起。”
  
      宁朋的笑脸瞬间拉下来,扭头看着宁思绮,“真的?”
  
      此时此刻,宁思绮杀人的心都有,这到底是什么男人?如此没品,小人。
  
      “别听他胡说。”
  
      叶无天无视宁思绮的杀人目光:“我胡说?既然是我胡说,你为什么要帮他求情?念旧情?还是你想旧情复燃?思绮,你知不知道,这样做,我会有多心痛?”
  
      事情被越描越黑,宁思绮的心也越来越沉,再这么下去,假的都会变成真,尤其是他那句会心痛,关她屁事?
  
      “我们们是朋友。”
  
      “朋友?”叶无天问:“怎么你不把我当成朋友?”
  
      宁思绮哑然,她发自内心不将叶无天当成朋友。
  
      “思绮,这事我不希望有下次。”宁朋冷冷说道。
  
      宁思绮一脸委屈,叶无天却一脸笑意,如此不要脸的做一番小人,他也是有目的,防止陈扬那小子。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叶无天早已不知死掉多少次,宁思绮眸子里所射出的熊熊怒火让叶无天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老爷子,今天您老人家来有什么事?”
  
      宁朋说道:“京城的事情应该算是告一段落,我就想问你,你什么时候恢复倾城丸的供应?”
  
      “生产力不足啊!暂时怕是跟不上。”
  
      宁朋皱眉:“以前的那些份额呢?”
  
      “分给别的客户了,老爷子你该不会以为我停掉军队的供应,然后就卖不出去吧?”
  
      这话将宁朋问得哑口无言。
  
      “老爷子,这样吧,你所在的军区,我恢复供应,怎样?”叶无天说出自己的提议。
  
      “你想闹到什么时候?”那样的回答并不能令宁朋满yi。
  
      “不知道。”
  
      “老人家都提着烤鸭找你,你还不满yi?”
  
      叶无天苦笑:“一事归一事,烤鸭那是他欠我的。”
  
      “那这个呢?”宁朋指着墙上那块字,“一生传奇就是这样?”
  
      狂汗的叶无天想了想,说道:“我可是从来没想过要做什么传奇。”
  
      “废话少说,给我一个答复。”
  
      闹了半天,宁朋是来当说客的。
  
      “生产计划不是我处li,现在我真回答不了你。”
  
      “一个星期行不行?给你一个星期时间。”宁朋答非所问。
  
      “老人家让你来?”
  
      “上面很乱,想必你也感受到,倾城丸是老人家手中的一张王牌。”
  
      “我能得到什么?”叶无天不知怎么的来火了,脾气压都压不住,“你们只考虑到自己的东西,那我呢?我能得到什么?我不是圣人,更不是什么伟人,甚至最简单的连公~务~员都不是。”
  
      宁朋或许没想到叶无天会如此大火气,这老头晾在那半响不知该说什么。
  
      “你吼什么?你凭什么吼?有话不能好好话吗?”宁思绮仿佛终于找到理由,对着叶无天就是一顿臭骂。
  
      “抱歉!我只是不习惯被人当成玩偶,我对上层的事情没兴趣,所以别总拿上面的事来压我。”
  
      宁朋站起来,伸手拍拍叶无天肩膀,“好好考虑一下吧。”
  
      宁朋爷孙俩刚走,敲门声又响起,待看清来人后,叶无天却突然从椅子弹起。
  
      “老板。”前来之人喊了句。
  
      “你……你就是我秘书?”
  
      “请多多关照。”对方说道。
  
      叶无天有些回不过神来,怎么也想不到秘书原来是她。
  
      “告诉我怎么回事?你怎会成为我的秘书?”
  
      “具体情况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一道圣旨下来,我就成了你的秘书。”
  
      “你姐呢?她怎样?”叶无天话题一转。
  
      “比以前好多了,开始慢慢从以前走出来。”
  
      “那就好。”叶无天发现自己有些语无伦次,主要是这个秘书的人选跟他所猜测的有很大出入。
  
      凭心而论,这个秘书不丑,相反,她很漂亮。
  
      “老板,有个问题我不知该不该问。”
  
      “说。”
  
      “成为你的秘书,我还需要跳舞给你看吗?”
  
      叶无天差点坐不住,咽了口唾沫的他小声问:“那你还愿意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