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44章 嚣张

  
      徐远华第一反应就是以为自己听错,这怎么可能?又爆炸?所不同的是这次换成欧阳幸月的车子。
  
      如果说程可欣的车子发生爆炸只是意外,那么现在欧阳幸月的车子呢?也是意外吗?天底下哪来这么多意外?
  
      无论是程可欣还是欧阳幸月,都跟叶无天有关系,如今她们二人的车子前后发生爆炸,外人怎么看?
  
      徐远华感觉自己背发凉,一个案子已经够让他头痛,如今再来多一个,更是让他无语的到极点,压力成几何倍数增长。
  
      “各位,刚才欧阳幸月女士的车子也发生爆炸,所幸没人伤亡。”徐远华冷着张脸说道,他这个东城警察局长做得相当痛苦,不时遇上这种辣手的案子。
  
      这些案子,处li好了,那是他徐远华应该做的工作,处li不好,就是他徐远华的失职,他这个局长不称职。
  
      当然,凡事都有两面性,徐远华很清楚,可是他真不喜欢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
  
      紧急布置几项任务后,徐远华就宣布散会,走出会议室的他是电话接完一个又一个,全部跟程可欣的两个案子有关。
  
      “古书记,我一定尽快把案子破了,目前已调动大批人手加紧侦察,希望能找到线索。”书记办公室里,徐远华汇报着案情进展。
  
      古安的日子也不好过,刚刚被上面骂了顿,上面直接对着他劈头盖脸臭骂一顿,让古安压力山大。
  
      东城发生这种事,作为东城的家长,他逃不掉责任。
  
      “徐局长,盯紧点,三天,无论如何,三天之内你们必须破案,这案子上面盯得紧。”
  
      徐远华暗自叫苦,三天?时间太短,可是他能怎么办?书记下的命令,他只能听。
  
      “叶无天有跟你联系吗?”古安话题一转,问道。
  
      “通了一个电话,他应该回来了。”
  
      古安嗯了声:“不能大意,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只要把案子破了,我记你们一功。”
  
      为了能尽快破案,古安也是豁出去,只有用最快的速度把案子破了,他在上面那才好交待。
  
      离开古安办公室,徐远华叹了声,这个案子足够让他焦头烂额,让他抓狂,三天的期限,他不敢保证能破掉案子。
  
      “徐局长,请留步。”身后,郑忠仁的声音响起。
  
      郑忠仁的出现让徐远华眼前一亮,对方多半也是为了这两个案子而来。
  
      “徐局,找你没别的意思,我直接进入主题,国安也在查那两起爆炸案。”郑忠仁说道。
  
      这话让徐远华没来由心情一松,笑道:“有你们国安帮忙,我压力减小不少。”
  
      郑忠仁却是未露出笑意,说道:“这案子非常辣手,我怕徐局你轻松不起来。”
  
      “郑主任,不知你们国安查到什么?”
  
      郑忠仁说道:“我们们抓到几个人,但是对方嘴巴很紧,暂时问不出什么。”
  
      徐远华陷入沉思,郑忠仁的话让他开心不起来,连国安都无法让那些人开口,这案子的确很辣手。
  
      “徐局,今天找你是想跟你商量,希望你们能把动静搞大一些,我们们国安在暗中行动。”
  
      徐远华瞬间明白对方的意思,点了点头道:“好,咱们分工合作。”
  
      得到答复后,郑忠仁很快就离开,与徐远华一样,郑忠仁同样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叶无天走出机场时方才知道,欧阳幸月的车子也被炸了,听到这事时,他愣在原地好一会。
  
      欧阳幸月的车子也被炸,这事跟程可欣的车子被炸一案有没有什么牵联?
  
      车上的叶无天一句话都没说,脑海子再一次浮现出那个神秘的中山装男人,毫无疑问,对方成为他的第一怀疑对象。
  
      赶回公司,确认两女没事后,叶无天方才松口气,他都不敢想象,万一当时她们都在车上可怎么办?
  
      叶无天看着司徒薇,“你小心些。”
  
      司徒薇问道:“你担心他们对付我?”
  
      “肯定的。”
  
      司徒薇妩媚一笑:“这个我还真没怕过。”
  
      “怕不怕是一回事,小不小心又是另外一回事,我不希望你们有事。”
  
      “爷,是不是觉得很头痛?要保护我们们那么多个,不好办吧?”
  
      叶无天老脸一红,这个话题着实有些尴尬,让他无从回答。
  
      “不用担心我,想要我命的人还没出生,当然,除了你之外。”
  
      这点叶无天倒是相信,司徒薇的身手很好,可是功夫再高,也会怕菜刀的。
  
      “对方是想给你一个警告,你打算怎么处li?”欧阳幸月问。
  
      “已经让人去找出那些人,而且现在想找那些人不止我一个。”
  
      欧阳幸月说道:“就算被你找到那些人也没用,幕后的主谋你根本找不到。”
  
      叶无天很沮丧,想想好像还真是那样,幕后的主谋又岂会那么容易找到?
  
      “京城那边呢,你打算怎么处li?”
  
      “不理他,我们们先把自己的事摆平再说。”叶无天根本没兴趣去帮助马老头,“不过,那些人实在不该对我作出这样的警告,他们不了解我。”
  
      三女都明白叶无天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家伙,你越是警告他,他就越是的反抗。
  
      回来东城已经大半天,凶手方面仍然没任何消息,连续炸了两辆车,对方的嚣张让叶无天出乎意料,更让叶无天恼火,被人玩弄的滋味不好受。
  
      一直以来,叶无天都是那种宁可我负天下人,莫让天下人负我的性格,他去玩弄别人,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让别人这么玩弄,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郑主任,你那边怎么回事?这么久还没进展。”叶无天语气不善的看着郑忠仁。
  
      郑忠仁说道:“连续扑了几个都扑了个空,老弟,你也别着急,这种事情急不来。”
  
      叶无天冷笑,“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痛,换成是你的家人被威胁与恐吓,我看你急不急。”
  
      郑忠仁不知说什么好。
  
      此时只见叶无天又道:“话又说回来,我还真的不急,可是我怕马家会急,你能让马家不要着急吗?”
  
      郑忠仁更是哑然,马家是什么人家,他一个小小的主任,在人家面前,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街上,处处都是警察,看到可疑人物都会上前盘查,或者干脆带回警局。
  
      东城乱,据朱剑打来电话说,京城那边也乱,他爷爷已经离家半天,不知去了nǎ里,连秘书与警卫员都没有带,这可是少有的事情,如今,京内各家都看好自家弟子,都纷纷保持低调。
  
      于家,于启城自从治好疯病后,整个人仿佛变了个样,不再像以前那般嚣张,变得沉稳,当然,也变得隐沉。
  
      手中的烟换了一支又一支,已经发呆半天的他丝毫没发现有人站在身后。
  
      于泰涛看着儿子的背影,第一次发现儿子独自一人坐在那发呆这么久,他印象中,儿子不是那种人,除了喜欢玩,冲动之外,于泰涛真想不到儿子还有什么优点。
  
      “爸,有事?”终于,于启城发现父亲的存在。
  
      于泰涛走上去,坐到于启城对面,“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
  
      “于家的现状。”
  
      于泰涛愕然,很是惊讶地看着儿子,忽然间有种陌生感。
  
      “咱们家开始止步不前,我担心。”于启城说道。
  
      “说说你的想法。”
  
      “叶无天。”
  
      “叶无天?你想跟他合作?”
  
      于启城点头:“他是个很特别的人。”
  
      “你不恨他?”于泰涛很是震惊,儿子今天给到他太多震撼。
  
      “恨。”于启城答道:“可是我更怕于家退步。”
  
      “打算怎样做?”
  
      “跟他做朋友。”于启城说道:“叶无天的敌人不少,我相信他会很需要盟友。”
  
      “万一他不答应呢?”于泰涛说道:“你也说了,他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于启城陷入沉默,他的确没想过这点,没想过万一叶无天不答应该怎么办。
  
      于泰涛笑着拍拍儿子肩膀,“慢慢来,很多事急也没用,急不来。”
  
      距离欧阳幸月的车子被炸已经过去一天,可是在过去一天里,无论是警方还是国安方面都没任何消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叶无天开始越来越坐不住,他不是一个喜欢等结果的人。
  
      拿起中山装男人留下的号码打过去,却传来已关机的声音,让叶无天好一阵郁闷。
  
      “你急也没用。”欧阳幸月说道。
  
      “我能不急吗?最不喜欢被人当成猴子耍。”叶无天说道。
  
      “小心点就是,再狡猾的狐狸终归是会露出尾巴。”
  
      “你们出去时多带些人,安全第一。”
  
      “马家那里你打算怎样?”
  
      叶无天忽然一阵无名火涌出,“关我屁事,我现在可没心情理他们。”
  
      就在此时,欧阳幸月的电话响起,接通电话的她脸色一变,对着电话说道:“保护好人。”
  
      “什么事?”叶无天问,从欧阳幸月的脸色看,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司徒薇被告一横无牌人货车撞上,车毁,人没事。”
  
      叶无天先是愣住,继而猛的一拍桌子,浑身杀气,“王八蛋。”
  
      身边的女人一个个都这样,叶无天很清楚,那个敌人只是想借此恐吓他,让他知难而退,嚣张,实在嚣张。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