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46章 谁有证据

  
      越来越多的记者发出尖叫声,皆因他们都被眼前这一幕给吓住,一个个全都惊呆。
  
      台上,货车司机刚刚开口,然后感觉鼻孔一热,下意识的伸手一摸,手上全是鲜血。
  
      流鼻血了。
  
      不光如此,他除了感觉鼻子不舒服之外,眼睛,耳朵,甚至嘴巴都不舒服,尤是嘴巴,更感觉有一股血腥味。
  
      七孔流血。
  
      “救救我,快救救我,我不想死。”弄清楚原因之后,货车司机惊慌失措,一个劲的拉着叶无天,希望叶无天能救他。
  
      叶无天站在那不动,丝毫不受影响,仿佛像是根本没听到对方的请求。
  
      见叶无天不理他,对方又对众多记者道:“快打电话,救我。”
  
      有反应过来的记者连忙拿起手机打电话。
  
      然而,电话刚拨打出去,那位货车司机开始站不稳,脸色越发苍白不已,鼻子朵耳所流出来的血也已呈黑色。
  
      “救我,我不想死。”货车司机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双手死死拉住叶无天的裤子。
  
      一直站在后面的徐远华与郑忠仁见状再也站不住,两人几乎同一时间冲了过去。
  
      好好的一个记者会,如今却闹成现在这样,这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想到。
  
      徐远华与郑忠仁扶住那个货车司机,对方的意识已开始模糊,开始陷入昏迷状态,情况十分危急,再这样下去,不知他能支持多久。
  
      “老弟,快出手帮帮他。”徐远华说道,这里只有叶无天是医生。
  
      “抱歉!我恐怕帮不上什么忙,刚才我一直看着,都无法知道他这是什么情况。”叶无天耸耸肩道。
  
      徐远华压根不相信这话,在他看来,叶无天更像是看热闹的成份居多。
  
      很多记者都认识徐远华这位东城警界一哥,手中的相机对着徐远华就是一顿猛拍。
  
      “两位,不用忙了。”叶无天说道。
  
      徐远华与郑忠仁也已经发现那个货车司机不行,毫无生机,静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好好的一场记者会,却还闹出命案,现场气氛很显压抑,除了记者们手按相机快门的声音,没人说话。
  
      谁也不知该开口说什么,谁也不知开口时该说什么。
  
      好端端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死?就算重伤,也并没有严重到那个地步。
  
      程可欣与司徒薇二女这会也终于明白欧阳幸月所说的那句话,立威,原来是这样,通过这种方式找回场子。
  
      三女都不知该说什么好,残忍吗?看上去有点,但是如今这社会,就是一个你死我活的残酷社会,弱肉强吃。
  
      何况出发点是为了天欣红颜集团,三女都见过世面,尤其是欧阳幸月与司徒薇,她们本身就是大家族出身,见过很多黑暗的东西,哪个大家族没做过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没哪个家族敢拍着自己胸口说自己家族是干净的。
  
      三女都没说话,这种事情,是错是对,不好定论,心情异常复杂。
  
      医生来了,一番检查过后,得出的决论就是中毒,至于中什么毒?什么人下毒,暂时无法知道。
  
      “叶先生,请问发生这种事你有什么想要说的?”有记者问。
  
      叶无天说道:“我没什么好说,这种事情我不方便发表任何评论。”顿了顿,又道:“或许你们会想问,我是个医生,刚才为什么不出手相助,是吗?那么,对于这个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凭什么?他对我身边的人下手,我凭什么要救他?”
  
      此言一出,顿时震惊四座,虽知叶无天会在记者会上语出惊人,但现在众人仍然被他的话给吓着。
  
      冷血,记者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叶无天是个冷血之人,见死不救,绝对的冷血。
  
      “今天召开这个记者会,就是想让他当着诸位媒体朋友面前说出来,他是怎样行凶,可惜,发生这种事。”
  
      “叶先生,你可否告诉我们们一些内幕?”又有记者问。
  
      叶无天看向对方:“我说?我说的你们会相信吗?你们可能信吗?与其这样,倒不如什么都不说,这样还好点。”
  
      众人傻愣,这是什么理由?这样的理由,根本不算是理由。
  
      “对方一死,你就成为最大的疑凶,请问你有没有什么想要说?”
  
      叶无天冷笑:“这个问题,我想问,怀疑?现在破案都只能靠怀疑吗?没有证据能证明什么?想怀疑我,拿出证据。”
  
      众人心想,这算是无赖招式吗?
  
      “我知道,很多人都会认为我恨不得他死,事实上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我的确很想死他,那又怎样?就一定是我杀他吗?”叶无天又道。
  
      “各位记者朋友,不知你们还有什么想问?如果没有,今天的记者会就到这。”
  
      记者们慌了,这样就散场?什么问题都没到,除了死了个人之外,有关于程可欣她们的案情却一丝没有透露。
  
      “对了,还有件事,今天我想通过你们告诉想对付我的那些人,最好把你们狐狸尾巴夹紧点,别让我知道你是谁,还有,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害怕,在我叶无天眼中,从来没有害怕这两个字,你们搞这么多动静,对我使出一次又一次的威胁手段,不就是想恐吓我吗?不就是希望我别去京城吗?那我现在告诉你,不管你们是谁,给老子听好了,你们不让我去,我偏要去,怎么着?你们有意见吗?我草。”
  
      记者们狂按着手中的相机快门,这是猛料啊!叶无天的嚣张很多人都知道,这厮可没什么斯文这个词语,为人处事从来都是直来直去,想怎样处li就怎样处li。
  
      说完自己该说的话,叶无天离开了,只留下那一大帮似乎不愿意离开的记者。
  
      毫无疑问,新闻报导出去后,引起极大的轰动,对叶无天的为人又有更深一个层次的了解。
  
      很多人都意识到那个货车司机的死跟叶无天有直接关系,可是,有谁能拿出证据?
  
      京城,朱家,老人家关掉电视,右手食指轻轻敲打着沙发,叶无天的用意,他明白。
  
      有时候他感到挺好笑,那小子真够操蛋,什么事都敢做出来,似乎还真没什么他不敢做的事。
  
      现在这样做,他就不怕报复?
  
      幕后的敌人,老人家已经有了些线索,对方那样做,老人家也完全能理解,不过对这种手段不屑。
  
      只能说,那些人对叶无天那小子还是不够了解,以为只是吓吓就能让那小子退却,哪知那小子非但没退步,反而将他逼急,主动开口要来京城替马老爷子看病。
  
      走出书房,见孙子朱剑正坐在客厅,老人家走了过去,“小剑,你认为无天怎样?”
  
      朱剑愕然,爷爷的这个问题很奇怪,“一个很值得交的朋友。”
  
      老人又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们之间的生yi怎样?”
  
      “我跟张少他们每人五千万,每人拿新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由叶无天让人去操作。”朱剑老实答道。
  
      老人家没再说,再次转身进去书房,令到朱剑一愣一愣的,心里嘀咕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爷爷这些问题很奇怪。
  
      就在朱剑发愣间,手机响起,摸出一看,有些难于置信地看着手机,马锋打电话给他?
  
      “锋哥。”朱剑接通电话。
  
      电话另一边的马锋呵呵一笑:“小剑,有空吗?”
  
      “现在?”
  
      “对,就是现在,如果有空,陪我去一趟东城。”
  
      短短一瞬间,朱剑想到很多,尤是听说马锋要去东城时,朱剑就猜到到马锋的用意。“好。”
  
      马锋说道:“你现在来机场吧,我在机场等你。”
  
      挂上电话,朱剑思索一会,敲开爷爷的书房,将马锋刚才那个电话的事情说了遍。
  
      老人家想了会,说道:“去吧。”
  
      得到指示的朱剑连忙赶去机场,当他去到机场时,那里已经有一架军用飞机在那等着。
  
      可以随意把军机弄到民用机场,这马锋是不是太过高调了些?当然,这不是他朱剑需要考虑的问题。
  
      见面后,马锋拍了拍朱剑的手臂,并未多说什么,就领着朱剑上机。
  
      与此同时,京城市郊一幢西欧建筑风格的别墅里,两个年约六十岁左右的男人坐在那里喝着功夫茶。
  
      别墅四周,防守严实,四处都是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此外,不时还有安保人员牵着大狼狗来回走动,小心注视着别墅四周的情况。
  
      “弄巧成拙了。”右边那位正泡着功夫茶的男人说道。
  
      “飞机刚刚起飞,目的地是东城。”另一位老人说道。
  
      “有计划吗?”泡功夫茶的那位老人问。
  
      “静观其变,对方已经灯油耗尽,就算了小子去,怕是也是无力回天。”
  
      “不能大意,那小子有些邪门。”
  
      “你的意思是?”
  
      “一不做二不休。”倒了杯茶给对方后,他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是时候,不能节外生枝。”
  
      “等也不是办法。”
  
      另一位老人没说话,两人陷入了沉思。
  
      东城,叶无天望着徐远华与郑忠仁,开口说道:“两位,我没什么好说的,你们都请回吧。”
  
      “记者会上的事情你就不打算跟我们们说说?”郑忠仁问道。
  
      叶无天反问:“有什么好说?我说,你该不会也在怀疑我吧?你有证据吗?”
  
      郑忠仁一笑:“老弟,你这招示威的方法真不怎样。”
  
      叶无天笑问:“你有更好的招?”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