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51章 刚烈的老太婆

  
      叶无天离开了京城,走得很急,直到飞机降落到东城时,他才长长吐了口气,京城是个是非之地,不宜久留。
  
      飞机刚刚降落,胡适的电话就打进来,表示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见他。
  
      叶无天有种不妙预感,胡适一向都是个冷静从容之人,可现在叶无天却感受到胡适的紧张。
  
      “叶先生,有结果了。”胡适递过一叠资料。
  
      叶无天内心一咯噔,接过胡适递来的资料打开,下一瞬间,叶无天整个人瞬间傻掉,看着手上那几张相片,叶无天知道,证实自己并没猜错。
  
      “做得不错。”花了十多分钟时间将资料看完,抬头的叶无天说道。
  
      胡适一笑:“应该的。”
  
      “唐杰的事情处li得怎样?”叶无天问。
  
      提起唐杰,胡适脸上的笑容渐散,“已经处li好,按你的意思,给了唐杰家人一亿。”
  
      叶无天叹了声:“是我对不起他的家人。”
  
      胡适摇头:“话不能这样说,唐杰的死,我们们谁也不想看到,就算唐杰现在仍然活着,也只能活着那种永不见天日的大牢里,那种生活,生不如死,活着又有什么意思?走这一条路,我们们早已有心理准备,更何况你对我们们不薄,叶先生无需自责。”
  
      有了胡适的安慰,叶无天好受了些,“赌船很快就能交付使用,到时又要麻烦你们几个。”
  
      “具体什么时候可以交付使用?”
  
      “最快三个月后。”叶无天答道。
  
      “这么快?”
  
      “呵呵,刚巧国外那家造船厂正在替外国一家公司打造一艘,我让说服国外那家公司,让他们将船卖给我们们。”叶无天说道:“这船比原先那艘要大很大,当然,也先进很多,船上配置有重武器。”
  
      胡适听得双眼放光,“我开始有些迫不及待。”
  
      “让兄弟们继续注意。”
  
      胡适点头,没几句就离开。
  
      叶无天再次拿起那叠资料,看着相片喃喃自语:“怎么到哪都有你的身影?”
  
      走出机场后,叶无天并没回公司,而是朝妙妙门在俗世的总部而去。
  
      “你们门主在吗?”叶无天拦住前台。
  
      对方认识叶无天,连忙点头,“在,我带你上去。”
  
      叶无天道了句谢谢,心道长得帅就是不一样。
  
      叶大爷若是知道人家小姑娘对他如此客气并不因为他长得帅,不知他会做何感想?怕是会郁闷得撞墙吧?
  
      “神仙姐姐,有没有想我?”踏进凤仙子办公室,叶无天吊儿郎当坏笑道。
  
      凤仙子脸很红,叶无天老远就闻到她身上的那阵酒味,这让叶无天很意外,她怎会喝酒?
  
      “怎么喝那么多酒?”叶无天关切问道。
  
      凤仙子放下杯子:“刚回来,喝了点。”
  
      “太子?”叶无天问,眼睛紧紧盯着凤仙子。
  
      凤仙子沉默了,她的沉默这个时候就等于默认。
  
      不知为何,叶无天内心忽然涌出一股莫名怒火,凤仙子现在这模样让他心痛。
  
      “他让你喝你就喝?你不能不喝吗?”叶无天音高八度,怒目圆睁。
  
      凤仙子说道:“没事,喝多一杯而已。”
  
      “太子在哪?”叶无天问。
  
      “你问这个做什么?”
  
      “带我去见他,我倒要看看那狗日的是何方神圣。”
  
      凤仙子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叶无天的愤怒让她心里暖暖的。
  
      她又nǎ里知道,叶无天生气,并不是因为担心她喝了酒,而是担心她吃亏,交手多次,以他对那太子的了解,对方绝不是好东西。
  
      “为什么?怕我打不过他?怕我不是他的对手?”叶无天咆哮如雷,太子真那么强吗?他不相信,一个连话都不敢说的缩头乌龟,能强到哪去?说穿着对方顶多像一些富二代那样仗着自己的家势在那狗眼看人低,太子肯定也自持着毒影门而作威作福,这种人,在叶无天心中就是个渣!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
  
      “总之我不会带你去,你就别问为什么。”
  
      “下次你要见他,带我去。”
  
      “不行。”
  
      叶无天来火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怎样?”
  
      凤仙子话题一转:“你有事找我?”
  
      “没事就不能来吗?像你现在这样,我以后不但要来,而且还要天天来。”
  
      凤仙子愕然,对叶无天这话相当无语。
  
      “太子有什么好怕?咱们没必要怕他。”
  
      “换个话题吧。”凤仙子淡淡道。
  
      “神仙姐姐,给你一个建议,如果你死活不肯带我去见太子,那你回总部去。”
  
      凤仙子知叶无天关心她,道:“我知你不喜欢太子,可是太子也不是你想的那样。”
  
      叶无天眉心一紧:“你喜欢他?”
  
      凤仙子说道:“想哪去?”
  
      叶无天莫名松口气,“有朝一日我会见到他,我会知他到底是什么三头六臂之人。”
  
      “这段时间你麻烦不少。”凤仙子说道。
  
      叶无天一笑:“我的麻烦一向不少,没办法,人长得帅就是这样,处处被人妒忌。”
  
      “脸皮见长不少。”
  
      叶无天狂汗,差点没被雷翻。
  
      “老太婆呢?”叶无天问。
  
      “你找她有事?”
  
      叶无天道:“的确有事。”
  
      凤仙子略为好奇:“我真想不到你会有什么事找她。”
  
      “你对她了解吗?”
  
      “嬷嬷从小看着我长大。”
  
      “回答我,你对她了解吗?”
  
      “你想说什么?还是怀疑嬷嬷?”
  
      “知人知面不知心,神仙姐姐,任何事情都要留一个心眼为好。”
  
      凤仙子并不赞成叶无天这话,“如果个个都像你这样,那活得不累吗?”
  
      “那也好过被人出卖。”
  
      凤仙子慢慢拉下张脸:“嬷嬷是我的亲人,没有证据,请你注意自己的言词。”
  
      单纯的女人!
  
      叶无天对凤仙子作出这样一个评价。
  
      两人谈话间,嬷嬷敲门进来,对叶无天的存在感到意外。
  
      “门主。”老太婆喊了句。
  
      “嬷嬷心情不错嘛,红光满脸,是不是遇上什么开心事?”
  
      “老身有什么事需要告诉你吗?你以为你是谁?”
  
      叶无天并不生气,又呵呵笑道:“嬷嬷说得对,当然不需要告诉我,不过,嬷嬷你是不是告诉了别人?比如你孙子。”
  
      老太婆声音阴沉得吓人,“你想说什么。”
  
      “呵呵,我只是在想,人在做,天在看,很多事情根本不可能隐瞒得了,你说是吗?”
  
      “小子,你到底想说什么?”
  
      叶无天也慢慢散去笑容:“如果说我想抽你,你有意见吗?”
  
      “放肆,叶无天,你以为你是谁?”老太婆估计被叶无天剌激得不轻,对叶无天咬牙切齿,瞧她那样仿佛是恨不得将叶无天咬死。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知自己是谁。”
  
      凤仙子宛如听梦般,疑惑地看着叶无天:“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还是那句话,神仙姐姐,你了解她吗?”叶无天旧话重提。
  
      凤仙子紧盯着叶无天,他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盯着嬷嬷不放?是不是嬷嬷做了什么事?
  
      不敢说自己有多了解嬷嬷,可是自她有印象起,嬷嬷就一直陪在她身边,那么多年一直如此,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嬷嬷。
  
      “不了解吧?”叶无天说道:“从你的表情可以看出,你并不解她是不是?”
  
      老太婆怒道:“臭小子,你想挑拨离间?”
  
      “对你?用得着吗?”叶无天冷笑一声:“大声告诉我,你跟杨浪子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都没有,老身不认识他。”
  
      叶无天鄙夷地看了眼,“不认识吗?”说着,叶无天拿着手中那叠资料朝老太婆扔过去,“别告诉我这是假的。”
  
      叶无天扔资料的力度很大,导致那些资料与相片散落到一地。
  
      老妇人并没弯腰去捡,盯着地上一张相片好半响,久久没有说话。
  
      凤仙子捡起一张相片,她也看着那张相片好久没说话。
  
      “你查我?”老太婆说道。
  
      “查你?你害怕?不做亏心事,你还会怕查?”叶无天冷笑。
  
      “嬷嬷,怎么回事?”凤仙子终于明白为何叶无天刚才一直都在说嬷嬷。
  
      “主门,老身没什么要说的,这事不想解释什么,是老身对不起你。”
  
      “嬷嬷,为什么?从小到大,你一直把你当成亲人,你这是为什么?”
  
      “老身对不起你。”
  
      “告诉我原因,我需要知道原因。”凤仙子语气提高几个分贝,她需要一个理由,一个来说服自己的理由。
  
      “老身身不由已。”
  
      “就这样吗?”凤仙子说道:“嬷嬷,你就打算给这样一个解释我?”
  
      老妇人一声苦笑,“门主,如果有下辈子,我会一心一意伺候你。”
  
      凤仙子暗道不妙,刚想要阻止,却见嬷嬷嘴角溢出黑色的血。
  
      “门主,老身对不起你。”嬷嬷说完还费力朝凤仙子露出一个笑容,然后慢慢向后倒下。
  
      “嬷嬷。”手快的凤仙子冲上去扶住老妇人,“嬷嬷,你不必这样。”
  
      老妇人紧紧抓住凤仙子手臂:“只……只有这样才能赎罪,门……门主,对……对不起。”
  
      “嬷嬷。”凤仙子的泪水滑落,看着失去生机的嬷嬷,凤仙子很是悲伤,从小到大,她都将嬷嬷当成家人,名为主仆,更似亲人。
  
      叶无天也傻了,眼前这状况是他所没想到,老太婆一声不吭就吞毒自杀,让叶无天好一阵无语。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