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56章 另有内情


    几分钟后,叶无天推开会议室的门,一脸尴尬的走进去,虽然已经过去几分钟,可这厮的老脸依旧通红。

    徐远华一脸笑意看着叶无天,更是让叶大爷不自在,是的,他害羞了,在一个老爷们面前害羞起来。

    至于常肖媚,则是冷着张脸坐在一旁,那表情,仿佛是别人欠她一千几百万,看向叶无天的眼神也是一脸厌恶。

    见徐远华那张带着张嘲笑的脸,叶无天就气不打一处来,“徐局,这段时间嫂子怎样?没怨你吧?”

    徐远华打了个激灵,叶无天这话代表着什么,他很清楚,这小子在玩威胁呢。

    被这小子一威胁,徐远华还真不敢乱来,赶忙收起笑容。

    “那个,两位今天来事?”

    常肖媚冷冰冰道:“是不是我们们打扰你的好事?我们们今天不该来?”

    “咳,这个,当然欢迎。”

    “口是心非。”常肖媚骂了句,末了又加上一句:“变.态。”

    叶无天被这话给呛得不轻,什么叫变态?这妞怎样说话?连孔老夫子都说过,吃色性也,有什么问题?

    瞧这母暴龙如此厌恶,难道她那方面冷淡?

    “你有性.冷淡?”叶无天突然脱口而出。

    正喝茶的徐远华却被这话给呛得连连咳嗽,这小子,说话真他妈强悍。

    常肖媚怒了,从她那起伏不定的胸部可以看出,她很生气,水灵眸子正在喷出熊熊怒火。

    “行了,你别总有那种眼神看我,你知道,我不怕的。”

    常肖媚一拍桌子:“叶无天,你真无耻。”

    “然后呢?”

    常肖媚:“…………”

    叶无天心道,反正本大爷的好事被你们撞见,那本大爷再无耻一点又何妨?

    “呵呵,行了,说正事吧,老弟,今天过来是有件事要告诉你,小婉的案情了新进展。”徐远华可不想二人再闹下去。

    听到李婉儿的案情,叶无天瞬间闭嘴不语。

    “经查,那些人受人指使,同时他们也是腾龙帮的成员。”

    “腾龙帮?杨浪子?”叶无天说道。

    杨浪子想干什么?无奈到要使用这些招式?威胁?还是什么?

    以他对杨浪子的了解,对方应该不会使出这种招数,这样只会弱了他杨浪子的名头。

    “据那几个凶手的交待,他们是腾龙帮的成员,却不是受腾龙帮高层的指使,是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男人给他们一大笔钱让他们那样做。”

    “中山装男人?”叶无天想起上次在京城所见过的那位,当然,还有那对双胞胎。

    “根据犯人的描述,我们们画了张相。”徐远华拿出一张通过电脑凑成的相片递给叶无天。

    接过相片,叶无天见不是他在京城所见的那位。

    “暂时没找到这人。”徐远华道。

    “还有其它线索吗?”

    “没有,我相信那几个犯人没有保留。”

    叶无天陷入沉思,很明显,幕后的敌人是冲着他而来,到底是谁?

    苦想半天,叶无天都想不出对方是谁。

    敌人太多并不是件好事!这一刻,叶无天悟明一个道理。

    直觉告诉叶无天,这个中山装男人跟他在京城所见的那个必定有联系。

    没法得知凶手,叶无天也不罢休,几个行凶者腾龙帮之人,换句话说,他可以借这个理由去找杨浪子的晦气。

    “杨浪子,这事你不该给我一个交待吗?”将事情说明后,叶无天冷笑,两人之间从那天起已经算是撕破脸皮,称呼上不再杨兄长杨兄短,而是直呼其名。

    杨浪子久久没说话,比起前两天,此时他要憔悴不少,无论是腾龙帮还是杨家,这些天都是损失惨重。

    “不说话?杨浪子,你真想逼我动手?”

    杨浪子终于开口:“这事我会查清楚。”

    “一个小时,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说着,叶无天往沙发一坐。

    “姓叶的,你别欺人太堪。”杨浪子嘴角急剧抽搐着,被人逼到这份上,以前从未有过。

    “哈哈!欺人太堪?杨浪子,如果说老子就是欺负你,你会怎样?跟我拼命吗?”

    如此嚣张的话语更是令到杨浪子怒火万丈,双手早已紧握成拳,他很生气。

    “收起你那双牛眼,老子还就他妈欺负你,怎么着?来跟我打一架呗,腾龙帮那么大,你堂堂杨家大少,连这点胆量都没有?”

    “叶无天,你想故意剌激我?”杨浪子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

    “你还真说对,就是想剌激你。”

    杨浪子那紧握着拳头关节啪啪作响。

    “动手吧,杨浪子,我就在这里等着,你怎么不动手?你有腾龙帮,有杨家作为后盾,而我,什么都没有,这样你都不敢对我动手?那我只能说,我很失望,对你相当失望。”

    本以后杨浪子会动手,可是,他却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十分夸张,叶无天就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

    “叶无天,你这招嫩了点。”

    叶无天反驳道:“不是我的招数嫩,而且你的脸皮够厚,有做孙子的潜质,这样都能忍得住,靠!”

    “算了,你就是一个没劲之人,跟你说这些没劲,记住,一个小时,我希望一个小时后能接到你的电话。”

    “如果我不打呢?”

    “不打?”叶无天冷笑:“你想腾龙帮快点灭?”

    杨浪子说道:“你有这个实力?”

    叶无天忽然诡异笑道:“这些天你不好受吧?”

    “我会记住你,你欠我的,我会一一追回。”

    这回轮到叶无天大笑,这厮大笑就算了,偏还要朝杨浪子竖起中指。

    杨浪子默默注视着叶无天离开,由始至终,他那双紧握的拳头都没松开过,握得很紧。

    “为什么不动手?”杨浪子身边的吊额眼上前一步问。

    “他想挑起我的怒火。”

    吊额眼问:“少爷你真怕了?”

    “怕?我怕的不是他,而是上面。”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上面明显是站在叶无天那边,我们们再忍让,再低声下气都没用,对方该怎样还是会怎样。”

    其实杨浪子还有一点没说,他怕叶无天,那小子的身手太过诡异,杨浪子自认不是对手。

    “少爷,要不把叶无天交给我,我做了他。”

    杨浪子回头:“你有几成把握?”

    “论单打独斗,我不是对手,但我在暗,他在明,下起手来会容易很多。”

    杨浪子沉默不语,这事让他犹豫不决,成功还好,万一失败,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一番思索之下,杨浪子还是摇头:“暂时不要动他,我们们的对手是霸虎帮。”

    吊额眼内心一阵失望,少爷的胆子越来越小了。

    “不过,我们们也不能任由别人牵着鼻子走,让人打电话给那些人,拿了我们们那么多好处,也是时候让他们为我们们做点事。”

    与杨浪子分开后,叶无天抬头望着天空,今天将杨浪子剌激得不轻,自己是不是借机将他灭了?那样一个人,留着,始终都是个祸害。

    “东城的天也要乱了!”

    司徒楚这些日子过得相当滋润,眼看着霸虎帮一天天壮大,一步步与腾龙帮拉近实力的距离,作为帮主,这是司徒楚所乐于看到。

    “杨浪子,你真没眼光。”司徒楚那间特殊的酒吧里,这货仍旧是那身雷死人不偿命的装扮,沙滩裤,人字拖,外加一件花格子衬衫,左手端着一杯红酒,右手一支雪茄,最让人无语是他那件花格子衬衫还不扣上,露出他那并不怎么结实的胸膛。

    用叶无天的话说,司徒楚就是一个装十三爱好者。

    “帮主,以属下之见,咱们再次抢几个场子过来,现在是好机会。”司徒楚的一个下属说道。

    “田鸡,你认为杨浪子会罢休吗?”司徒楚问。

    对方不解,杨浪子当然不会罢休,两帮之间的最终之战还没来到,而这一战,迟早会打响,时间而已。

    “杨浪子一定不会罢休,否则那就不是他杨浪子。”

    “以帮主之见我们们接下来该怎样?”

    “当然是抢地盘。”

    田鸡:“…………”

    “哈哈!”司徒楚狂笑不已。

    田鸡额头满是黑线,心道帮主该不会是开心傻了吧?听说他说怎么怪怪的?

    “这事交给你去办,机会来了就要把握。”

    田鸡大喜,连连点头:“请帮主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得到命令的田鸡领命而去,而司徒楚则是再次倒了杯红酒,听着美国一些饶舌歌曲,被腾龙帮压了这么年,如今终于找到机会,司徒楚当然不会放过。

    “杨浪子,你个傻叉,哪个不选,偏偏选那个小变态作为敌人,自寻灭亡。”司徒楚的心情相当不错,这货自认为自己比杨浪子聪明,懂得怎样选择敌人,更懂得怎样选择盟友。

    呡了口红酒,正待拿将雪茄放进嘴里,可这时,突然一阵地动山摇,与此同时还伴有一阵巨大的响声。

    轰!

    沙上的司徒楚坐不稳,第一时间就是意识到是不是地震?

    巨大的震荡让酒吧的墙无法承受,一块块掉落。

    司徒楚吓得三魂不见七魄,再不走,很有可能会被活埋在这里。

    双手将酒杯与雪茄同时一扔,人已从沙发站起来,动作敏捷的他箭步朝门冲去。

    司徒楚刚刚站起,再次传来一道巨响,较起刚才,这次更夸张,威力更大。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