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57章 中毒


    司徒楚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剌鼻的药水味告诉他,自己情况不容乐观。

    “三叔,醒了。”司徒薇说道。

    “我怎会在这?”司徒楚满是不解与疑惑,“你哭了?”

    “沙进眼。”

    “哭就哭呗,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司徒楚没心没肺笑道。

    “笑吧,很快你就会笑不出来。”

    司徒楚愕然:“为什么?”

    “医生说你左膝盖有重伤,无不再复原,另外,你尾骨处也有不同程度的受损。”

    司徒楚傻了,真那样,他岂会成为一个废人?

    “三叔,你能活着已经算是命大。”

    司徒楚没说话,瞟了眼那条打着厚厚石膏的左腿,他心里拨凉拨凉的。

    “到底怎么一回事?”司徒楚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这,根本不知发生什么事。

    “炸弹。”

    司徒楚吸了口凉气,回想起当初那两声巨响,当初还以为那是地震。

    “酒吧怎样?”

    “一片废墟,”

    “王八蛋。”司徒楚忍不住狂骂一声:“老子花了不少心血,这样就炸了?”

    司徒薇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自己的伤都不关心,是不是她白哭了?

    “查到目标吗?”

    “没有。”司徒薇摇头:“从炸药的装置看,对方应该是个行家。”

    “查,无论如何,一定要查出来。”涛天杀意迸发出来,司徒楚从未吃过这种暗亏。

    其实以霸虎帮现在的实力,没多少人敢惹他,而最值是怀疑的目标绝对属杨浪子不可,两帮正打得火热。

    “我已经让人去处li,你安心休息吧。”

    “小薇,我膝盖的伤真那么严重吗?”

    司徒薇好笑:“现在才担心?你刚才不是一直只关心酒吧吗?”

    司徒楚一副苦瓜脸躺在那。

    “医生说膝盖的伤倒是其次,担心的是你尾骨上伤,医生说有很大机会出现短暂性神经失常。”

    司徒楚说道:“最严重的后果是什么?”

    司徒薇神情犹豫,不知该怎样开口。

    “说吧,三叔我有心理准备。”

    “医生说最坏的结果可能会无法控制下半身。”

    轰!

    晴天霹雳,这个消息彻底将司徒楚震住,无法控制下半身?岂不意味着他要瘫痪?如果那样,的确比膝盖上的伤要严重。

    “你也别太过于担心,医生说要看情况。”司徒薇有些后悔,他不应该将这些说出来。

    “小薇,不管花多代价,一定要找出凶手。”

    司徒薇点头,“放心吧,我会处li。”

    “叶无天呢?那小子怎么说?老子受了这么重的伤,他怎么不过来看看我老人家?太没人性了。”司徒楚想到叶无天,那小子的医术很邪门,有他在,或许不用像小薇所说那样。

    “他在京城。”

    “又去京城?这不刚回来吗?”

    “那边出了点事。”

    司徒楚问:“能不能快点让他回来?”

    “没办法。”

    “靠!没人性的家伙。”

    “好好休息,我出去一会。”

    司徒薇走了,而她离开后不久,病房门被推开,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走进来,司徒楚没在意,左右看了看,都没发现自己手机,怕是落在爆炸现场了。

    司徒楚正想吩咐这个医生,让对方帮他打个电话,可是刚看向医生,司徒楚就傻眼了,像是见了鬼似的看着眼前这个医生。

    吃惊!兴奋!甚至还有些手足无措!

    揉了揉眼晴,以为自己眼花,连续###几下眼睛后,发现眼前的场景没变。

    “老……老爷子。”司徒楚喊道,直至现在,仍然感觉不真实。

    来人竟是失踪多时的老爷子,司徒宗。

    “伤怎样?”司徒宗问。

    “你……”司徒楚竟不知该说什么。

    “我怎么还活着?”

    司徒楚狂摇头:“不,不是这意思,老爷子,你……真好。”

    语无论次的司徒楚双眼微微湿润,他一再告诉自己,不能哭,无论如何都不能哭,可是就是忍不住,老爷子的突然出现,让他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知该说什么。

    司徒宗难得露出一丝微笑,儿子这是真情流露。

    “老爷子,大哥他们知你回来吗?”

    “哼!别提他们。”

    司徒楚一怔,老爷子这是怎么了?

    “没人知我回来,你也别跟他们说,我今天找你有事。”

    司徒楚有种莫名的激动,一直以来他在老爷子眼前都不怎么受待见,现在看来情况似乎有变。

    没人知这爷俩商量了什么,司徒宗也并没逗留多久,前后不到半个小时,看着老爷子离去的背影,司徒楚很是兴奋与激动。

    激动过后,司徒楚忽然想到,老爷子还活着,那欧阳家那位呢?想到这,司徒楚意识到,两位老爷子必定在策划什么重大事情。

    暗中得到老爷子的指点,司徒楚恨不得马上离开医院,放手大干一场。

    在老爷子离开后,司徒楚并没闲着,一个接着一个的指令发出去,有了老爷子在背后的撑腰,司徒楚感觉自己的胆量特别大,信心也特别强。

    “东城要乱了。”司徒楚喃喃自语着。

    司徒楚遇袭一事,让杨浪子麻烦不少,包括他在内,腾龙帮有多人被国安带走,不过并没问出什么有用的线索。

    “郑先生,国安也是要讲证据,千万不要胡乱冤枉好人。”杨浪子的脸上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郑忠仁也跟着微笑道:“再狡猾的狐狸都会露出尾巴。”

    “我知你们在怀疑我,不过请你们用证据说话,没有证据可千万不要冤枉我。”

    “杨先生,杨家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三思啊!”

    “这是威胁?”

    “忠告。”

    杨浪子站起:“谢谢你的忠告,我会记在心里,如果没什么事,我可以走了吗?”

    郑忠仁点点头:“可以。”

    杨浪子离开,钻进车内后,杨浪子脸上有笑意瞬间消失,杀意,取代而之的是杀意。

    “少爷,下面的兄弟汇报,有神秘人去过司徒楚的病房。”开车的吊额眼说道。

    “人呢?”

    “跟丢掉。”

    杨浪子骂了句:“废物。”

    吊额眼并没再说话,专心开着车。

    车内的杨浪子闭上眼睛思索一会,很快就睁开,“是时候了。”说罢,杨浪子拿出一部全新手机,在拨了个号码后将手机放到耳边,“开始吧,也让他们吃惊一阵了吧。”

    几个小时后,一条条新闻传出,震惊整个东城。

    东城一姓王的副市长被当场双观。

    纪委副书纪被带走!

    招商局局长被带走!

    财政局局长被带走!

    这样的消息一条接着一条来,而最让外界震惊的是,东城市委书记古安也被带走。

    一个下午,东城政府的班子就残了,市民们震惊之余,更多的是骂声一片,一个地方如此多官员出现问题,这说明什么?

    风暴并未过去,除了东城之外,附近其它几个兄弟城市也不断传出有官员被带走的消息传出。

    每被带走一个,国内的几个大型门户网站上就会出现那位官员的犯罪证据,全部都是因为金钱女色。

    远在京城的叶无天并不大关心这些,谁上台谁下台又跟他有多大关系?这个世界没了谁,地球都一样会转。

    再次来到京城,叶无天是迫不得已,如果可以选择,他不想来,当初急匆匆从京城离开,就是不想涉及到京城是非中去,哪知最后绕了一圈还是不能逃避。

    “小神医,死老头的情况怎样?”老太太问道,叶无天会再次来京城,全因为这个老太太,人家亲自前往东城请他,他又岂能不给面子?

    停下把脉的叶无天说道:“老太太,情况不太乐观,这是中毒症状。”

    “中毒?”

    叶无天嗯了声:“老爷子能醒着,完全是因为强大的毒素在支撑着他。”

    “有办法解除掉他那些毒吗?”

    “难!老爷子中的毒太深。”

    老太太说道:“有劳小神医,请你一定要帮帮忙。”

    站在一旁的马锋也跟着道:“如果你来治,有几成把握?”

    叶无天说道:“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先告诉你们几点,一,老爷子中毒太深,毒已达五脏六腑,想完全解除毒素,很难,二是老爷子年数已大,经不起折腾,如果真的解毒,很有可能中途就……”

    无论是马锋还是老太太,都能从叶无天话里听到严重性,治也难,不治也难,反正就让人头痛。

    “如果不治,后果又会怎样?”马锋问。

    “从现在症状看,老爷子很有可能会迷失自我,换句话说很多事情连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做。”

    老太太一惊,以老头子的身份,随便做出一两件都很有可能会惊天动地,万一他做出一些损害国家的事情,那就成为千古罪人。

    “毒能让一个人变化如此大?尤其像我爷爷的情况。”马锋好奇,爷爷那么虚弱的一个人,什么毒如此厉害?可以让他多活一两年?

    “可以,可以控制人的神经,也可以剌激人的潜能,但副作用极大,一般医生不会用。”

    “杀,冲上去杀了他们,狗日的,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忽然,床上的马老头自言自语着。

    “北城军区小李调到怀东,将南省军区的王柱军革职……”

    随着马老头嘴里吐出一句句话,马锋与老太太顿时脸色苍白,看来,问题比他们想象中还要严重。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