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98章 你们玩不起


    “幸月,你别太过份,到底还有没有将我们当成是你的长辈?”欧阳仁根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些话白说了,人家欧阳幸月根本就没听进去。

    “你们今天是想打亲牌?”欧阳幸月神情鄙夷道:“要不我将股份送给你们好不好?”

    没人回答欧阳幸月这个问题,在场的人都能听出来,欧阳幸月这是讽刺。

    “怎么?不敢接受吗?”欧阳幸月又是一句,“白送给你们,你们不高兴?”

    “啪!”

    欧阳政仁用力一拍办公桌,“幸月,找你过来是要解决问题,不是来听你讽刺我们。”

    “既然是解决,你们就不应该提出那种要求。”欧阳幸月内心愤怒,这些贪得无厌的人竟敢开口让她将股份按市价低百分之十转让给家族。

    凭什么?她欧阳幸月可以为家族付出,但是这些人是真心为了家族吗?

    瞟向坐在角落里的那个她所谓的父亲,此时正拉耸着头,仿佛今天的事情跟他无关。

    对于这个父亲,欧阳幸月早就已经失望,或者说从来就没期望过。

    不曾期望,又何来失望?

    “幸月,我们都有义务为家族的发展而付出,谁让我们是这个家族的人?”苦口婆心的欧阳仁根劝道。

    “为家族贡献?可以。”欧阳幸月出乎意料的豪爽,“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欧阳政仁等人心里暗喜,表面却镇定自如,“什么条件?”

    “既然是为家族贡献,我愿意,你们都把自己手上的股份转出来,为了表示我诚意,转让你们手中有股份时,可以按现在市价,甚至还可以高一点点,而我自己的股份,我可以按市价低于百分之十的价格。”欧阳幸月说道:“大伯,不知我这样算不算有诚心?算不算为家族出一份力?”

    欧阳政仁几人哑口无言,他们都意识到自己被欧阳幸月将了一军。

    “幸月,你这不是胡闹吗?”欧阳政仁说道。

    欧阳幸月却道:“我不认为是胡闹,既然你们口口声声说是是为了家族,那大家为什么不可以把股份都拿出来?咱们都不要股份,有什么不好?”

    “你认为那样能行得通?”一直未开口的欧阳豪问,“你那是胡搅蛮缠,都将股份拿出来,公司谁说了算?”

    “可以保持现状,大伯仍然可以是董事长,这点,我不会争。”说到这,欧阳幸月扫了眼其它人后又道:“相信其它人也不会有意见。”

    “那利润呢?怎么分配?”欧阳豪又问。

    “按现在的股份配额。”

    欧阳豪鄙夷地看着欧阳幸月:“你的意思现在家族出钱买回大家的股份,然后每年还可以分润,你当家里是银行?”

    “如果你认为这样不好,我也同意将股份全部交出,一分不要,只是,你们能做到吗?”

    欧阳豪被呛得不轻,这样的行为他当然做不到,那是疯子的行为,又怎么可能做到?

    “做不到吗?你们一个个都说是为了家族的利益与发展,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到?我可以,你们可以吗?”

    “幸月,咱们还是换个话题吧,你的设想没办法成立。”欧阳仁根说道。

    欧阳幸月反问:“为什么不成立?我觉得挺好,都将股份交出来,就可以断了大家争权夺位的念头,只有那样,欧阳集团永远都是那个欧阳集团,有什么不好?大家都不是为了家族吗?我这个提议有什么不好?”

    又是一个让人无法反驳的问题,欧阳幸月说得对,那样大家都会一心为了家族的利益而努力,代代相传下去,只是,那样做又有几个人愿意?

    欧阳幸月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可她真敢那样做,抛开欧阳集团的股份,她还有一个赚钱的公司,眼前,她那个公司的赚钱速度让无数人眼红,至少欧阳政仁就眼红。

    “幸月,还是说正题吧,你的想法不现实。”欧阳贡根开口,他的开口让欧阳幸月不由多看了一眼,这就是她所谓的父亲吗?

    很多时候,欧阳幸月极度怀疑自己是否欧阳贡根亲生,有这样的父亲吗?从来不将她当成女儿看待,或许顶多只是当成一个利用工具。

    这样的父亲,要来有何用?

    欧阳幸月充满了伤感与无奈,这是怎么一回事?她的父亲为什么会这样?

    越想越是不甘心与愤怒,欧阳幸月对这些所谓的家人越来越反感,一个个都将目光瞄准她,都想从她这里拿到好处,这些,还是她的家人吗?

    “你们想要我的股份,我可以卖,但不能低于市场价一分,否则免谈。”这种撕破脸皮的事情,反正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做,欧阳幸月早就麻木了。

    “幸月,你并不差钱,又何必这样呢?”欧阳政仁说道。

    “你差钱吗?大伯,你会差钱?”

    “低于市场价百分之十,就这样决定吧,幸月,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欧阳贡根突然开口。

    他这话更是让欧阳幸月愤怒,莫名的愤怒,不帮她这个女儿也就算了,还要调转过来帮别人?

    除了愤怒,欧阳幸月还想哭,想冲进某人的怀里好好哭一场,不过,她不允许自己这样,绝不允许自己流泪,那不是她的风格。

    “先生,你不能进去。”门外,响起一阵吵杂的声音。

    话音刚来,办公室的门被却粗暴的推开,戴着大墨镜的叶无天出现在欧阳政仁等人面前。

    叶无天的出现让已话到嘴边的欧阳政仁又将话给咽了回去,他本是想骂人的,想骂一骂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在这里闹事,见是叶无天,欧阳政仁内心的那股无名火莫名消失。

    秘书一脸焦急的看向欧阳政仁,“董事长,他……”

    欧阳政仁打断秘书的说话,挥手示意让她出去,而那秘书见董事长并没责怪她,顿时暗松口气,小心的转身关上门出去了。

    叶无天认真打量了在座的每一位,在每人脸上都停留了足足有十秒钟,而这短短的十秒钟却给对方造成巨大的压力,尤其是叶无天还带着大墨镜。

    这小子什么意思?戴着大墨镜看人,他想做什么?

    如此一圈下来,时间过去几分钟,有意思的是,在过去几分钟时间里,欧阳政仁等人竟然没人开口说话。

    终于,叶无天终于开口,只是他一开口,就将欧阳政仁等人气得够呛,“听说,你们合在一起欺负我的女人?”

    这话有质问,有挑衅,还有嚣张!

    “你无礼冲到我办公室,就想跟我说这句话?”欧阳政仁冷冷问道。

    “回答我的问题,你们是在欺负我的女人吗?”叶无天答非所问。

    “叶无天,这里不是你的公司,这里是欧阳集团,请你搞清楚。”欧阳政仁怒目横眉,对叶无天的嚣张,怕是没几个人能承受得了他的嚣张。

    “你们好像还没回答我,是不是想欺负我的女人?”任凭欧阳政仁愤怒,叶无天都视若无睹,直接当成透明。

    欧阳政仁差点没被气疯,叶无天的嚣张让他面子大跌,这是他所无法容忍的事情,尤其还当着这么多人面。

    “宝贝,告诉我,他们是不是欺负你?”叶无天走到欧阳幸月面前,轻拉着欧阳幸月的白嫩小手轻抚着。

    欧阳幸月脸红了,一句宝贝,几下轻抚,让冷若冰山的她脸红起来,同时还有着一种莫名的感动,原来被人关心的滋味真不错。

    “我知道,你们都想要我家宝贝手上的股份,对这事,我不想理,但我只有一点,如果她同意卖回给你们,我没意见,可是,万一被我知道你们当中有谁敢采用威胁的手段,那你们就别怪我不客气,我叶无天的怒火,怕是你们没办法去承受。”

    欧阳豪毕竟年轻,第一个忍不住跳出来:“叶无天,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要知道,她欧阳幸月是叶无天的女人,作为男人,我有权利与义务去保护她,你们只需知道这点就足够。”

    “这是我欧阳家的家事,轮不到你管。”

    “家事?”叶无天冷笑:“欧阳豪,听你的意思,你们还准备对我家幸月宝贝进行威胁?你们确定吗?”

    “够了,叶无天,这里不欢迎你,请你出去。”欧阳政仁一拍桌子,意识到跟叶无天是没办法讲道理。

    “欧阳政仁,你再对我拍桌子,信不信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叶无天的双眼透着墨镜死死盯住欧阳政仁。

    欧阳政仁打了个冷颤,叶无天的邪门他知道一些,当下没了脾气。

    叶无天也懒得跟这些计较,“我家宝贝说了,你们想要她的股份,可以,高出市场价百分之十,没问题吧?”

    众人气结,一个个都对叶无天怒目相向,高出百分之十?欧阳幸月只需要按现时市价就行,怎么到了他叶无天口中就变了?

    “你认为可能吗?”欧阳豪冷笑,在他看来,叶无天的要求跟白.痴没什么两样。

    “不可能?”叶无天忽然咧嘴一笑:“诸位,你们是想试探我的能力?实不相瞒,我怕你们玩不起。”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