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699章 想跟我比败家实力

  
      叶无天一开口就要比现时市价多百分之十,这是欧阳家所无法接受的事实,哪怕是欧阳幸月,也只是要求按现在的价格,而不是比现在价格高百分之十。
  
      这百分之十,就已经是一笔天文数字,尤其是欧阳幸月手上所持有欧阳集团的股份很多。
  
      “幸月,你的意思呢?也认同他的话吗?”欧阳政仁冷声问道,他曾经不止一次拿欧阳幸月与许影相比,瞧瞧人家许影,那么的顾家,为了家族生意,她可以付出一切,反观欧阳幸月,事事都是为了她自己,站在她自己的立场上想事情,只顾着她自己的利益,甚至为联合外人来对付自己家族,同为女人,为何两者之间的差别就那么的大?
  
      这事让欧阳政仁很想不明白。
  
      若果叶无天知欧阳政仁有这种想法,他怕是会忍不住冲上去揪住对方的衣领后来一顿狂抽,直接将这种无耻的家伙抽成猪头,看他还能无耻到什么程度。
  
      欧阳幸月莫明其妙一句,“你不习惯?”
  
      欧阳政仁被这话给呛得不轻,不习惯?他当然不习惯,明明是自己的家事,现在却偏偏掺进来一个外人,这都什么跟什么?换上谁都不会习惯。
  
      “各位,你们不想跟我谈吗?”叶无天笑问,只是他这笑容里多少带着点不怀好意,带着点邪恶,“这事你们现在还必须得跟我谈,因为我来兴趣,我想跟你们谈。”
  
      “叶无天,你是不是太嚣张了些?”欧阳豪冷笑。
  
      “嚣张?欧阳豪,你是第一天认识我?第一天知我嚣张?似乎我一直都是这么嚣张的,你不知道?”
  
      “喊几个保安上来。”欧阳政仁按下办公桌上的座机。
  
      叶无天说道:“保安?欧阳老狗,你敢喊保安?很好,就冲你这个行为,我决定再提高百分之二十,换句话说,你想买股份,必须得给出比现在股份高出百份之三十的格价,否则免谈。”
  
      欧阳家众人像看傻子般看着叶无天,要不是他们早就认识叶无天,肯定会认为他是个傻子,说的什么话?这是人话吗?百分之十都已经离谱,如今还要提高百分之二十?
  
      最让欧阳家众人无语的是,瞧叶无天似乎还想威胁欧阳家,这人,实在太狂太嚣张。
  
      “你们一个个是不是把我当成傻子看待?”叶无天笑问。
  
      欧阳政仁几人心道你还知道别人把你当成傻子般看待?就你这样,谁不把你当成傻子?
  
      “嘿嘿,我知你们是怎样想的,不过没关系,很快你们就会知道我不是傻子,最多也只是个疯子。”叶无天漫不经心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叶无天那副胸有成足的模样让欧阳政仁等人有些摸不准,想着这小子又想出什么损招。
  
      “我想说,现在摆在你们面前两条路,一是你们按我的说法去做,提高百分之三十的价格,二是让我把你们欧阳集团的股价拉低,你们想选择哪一样?”
  
      叶无天的话让欧阳政仁等人暗自震惊,满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叶无天,包括欧阳幸月也不由多看了叶无天一眼,显然她也很吃惊。
  
      “都别那样看着我,你们没听错,我也没说错。”叶无天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直到现在,他那副墨镜仍然没摘下。
  
      “你以为你是谁?”欧阳政仁被激怒,欧阳集团那么软弱?任别人怎样捏就怎样捏?不可能。
  
      “我叫叶无天,一个总是会创造出奇迹的神奇帅哥。”
  
      众人的那个汗啊!这小子的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自称为帅哥,还要那样脸不红心不跳,这样的人,的确算得上够神奇的。
  
      “想拉低欧阳集团的股价,不是凭一句话就能行。”欧阳豪冷笑,他感到好笑,叶无天有些痴人说梦,想拉低欧阳集团的股份,只能从两方面入手,一是有欧阳集团的负面新闻出现,可这段时间欧阳集阳根本没什么负面新闻,大好消息倒是很多,叶无天想通过这方面来拉低欧阳集团的股价应该不怎么可能,二是硬碰硬,用钱,大量的钱强行打压欧阳集团股价,但想做成这点也不容易,叶无天想从这方面入手,首先他必须得有一大笔庞大的资金,就算如此,这事也是杀敌和一千自损八百,傻子才会这样做。
  
      “我知道,谢谢你的提醒,换成普通人,可能不会那样做,但是你们别忘了,我不是普通人,我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帅哥,所以,这点事又怎会难得倒我?”
  
      欧阳豪又是一声冷笑:“那我倒要看看,你是怎样做的。”
  
      “八百亿,不知够不够?”叶无天伸手晃了晃,“这笔钱应该能将欧阳集团的股价拉低吧?”
  
      欧阳政仁众人心中一震,八百亿?这小子什么意思?他想硬用钱来拉低欧阳集团的股价?
  
      此时此刻,欧阳政仁几人心里都隐隐有种不妙的念头,可他们不愿意去相信,那样做,对他叶无天也没什么好处。
  
      “你想两败俱伤?”欧阳豪问道。
  
      “嘿嘿,你还真的说对了,我就是想两败俱伤,钱对我来不是最重要,最重要是那口气,谁敢欺负我家宝贝,我就敢跟他玩命。”叶无天说道:“怎样?敢不敢跟我玩玩?看看我们谁更败家?”
  
      在场的人被叶无天这话给呛得不轻,败家?这小子想比谁更败家?他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你们有一分钟的时间考虑,希望你们能在一分钟内回答我,是买回来我家幸月宝贝手上的股份,还是准备跟我大干一场?”
  
      “叶无天,你以为你这样说,我们就会害怕?”作为欧阳集团董事长,被人威胁到这个田地上,这是欧阳政仁所无法接受的事情。
  
      耸耸肩的叶无天说道:“好吧,我想我知你们的选择。”说完,叶无天扭头看向欧阳幸月:“宝贝,你怎样想?”
  
      欧阳幸月没说话,沉默了,而她的沉默让叶无天心领神会,往往很多时候沉默就是代表着允许。
  
      拿出电话的叶无天拨通一组号码,“开始吧,人家不接受我的好意,记住,别给我省钱。”
  
      叶无天的话再次让欧阳政仁等人紧张不已,这小子要玩真格?真要做出那种傻子都不会做的事情?真要闹得两败惧伤?
  
      八百亿,虽不至于让欧阳集团的股票变成废纸,却足于让欧阳集团喝一壶。
  
      打完电话,叶无天似笑非笑看向众人:“各位,好戏要开始了,希望你们能玩得开心。”
  
      “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叶无天,劝你先别得意。”欧阳仁根说道,对叶无天是恨得咬牙切齿,遇上这种从来不按常理出牌之人,那是很头痛的一件事情。
  
      叶无天点头:“的确,谁能笑到最后,这个时候还不好说,不过有一点劝你们别忘了,我不在乎和心痛钱,你们呢?你们也能不在乎?”
  
      这话像一把重锤那样狠狠砸向欧阳政仁几人心窝上,叶无天可以做到,他们可以吗?他们不行,也无不法做到,还未做到视钱财如粪土的境界,如果他们有那境界,也就不会为欧阳幸月手上那些股份而讨价还价。
  
      不一会,欧阳政仁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听到电话响起,众人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拿起电话的欧阳政仁很快脸色突变,若有深意的望了叶无天一眼,对着电话说道:“我知道了。”
  
      此时,欧阳仁根几个手机也前后响了起来,内容只有一个,欧阳集团的股票被神秘资金恶意打压。
  
      接完电话,欧阳政仁几人才知道,原来叶无天并没开玩笑,这混蛋是玩真的。
  
      “怎样?是不是有动静了?各位,准备好钱吧,接下来的游戏希望你们能玩得开心。”
  
      “幸月,你姓什么?”欧阳政仁怒瞪着道,现在,欧阳政仁的心才开始慢慢慌了起来,面对八百亿的资金,他无法镇定下来。
  
      欧阳幸月冷若冰霜,并没回答这个问题。
  
      “行了,你们几个也别为难她,事情是我做的,有种你们冲我来,只会欺负一个女人,你们算什么男人?”叶无天鄙视道。
  
      此时,欧阳政仁办公桌上的电话再次响起,这次欧阳政仁快速接通,果然,这个电话还是说股票的事。
  
      “守住,必须给我守住。”欧阳政仁几乎用吼的语气,下面的汇报让他很生气,对方来势太过凶猛,被打得有些措手不及,这短短几分钟时间里,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