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786章 陷害


    “你说是吗?”朱盈盈不答反问,将问题抛回给叶无天。

    叶无天说道:“你这样,很容易令到我误会。”

    朱盈盈美眸转动:“如果说我就是在勾.引你,你会怎样?”

    “我很专一。”

    朱盈盈笑了,笑得很夸张,眸子里笑出泪水,仿佛听到天底下最好听的笑话,一个已经有几个红颜知己的男人,他还好意思说自己感情专一?做人怎可以无耻到这个份上?

    “我是认真的,你这套对我没用。”

    朱盈盈笑得快不行,连连挥挥手,“我也是认真的,难怪司徒妖精这么喜欢你,再跟你呆下去,连我自己都可能会忍不住喜欢你这么一个妙人。”

    “所以今天过后咱们还是各行各路吧,咱们之间本就不同一类人。”叶无天说道。

    “哦?那说说看我是哪一类人?你又是哪一类人?”

    叶无天说:“我看不透你。”

    “看不透?我有这么难理解?有这么难看透?跟司徒妖精比起来,我有什么不同?”

    叶无天答道:“不知道,你给我的感觉就是神秘,你很神秘,同时直觉得更告诉我,离你远一点更安全。”

    “你的意思是你已经占完我的便宜,现在想避开我?”

    叶无天没说话,有些话没必要再说第二次。

    “我不管,你什么时候帮我丰.胸?我也要变大,跟司徒妖精的一样大。”

    “朱小姐,那只是我的一时糊话,你犯不着放在心上,更何况你的本身已经不小,正如你所说,太大了反会成为负担。”

    “可是你喜欢大。”

    叶无天极度无语,这女人,疯子!

    “就今晚,可以吗?还是这间洒店,我等你。”

    叶无天淡淡看着对方,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不知道,当然,对方的要求,他也不能答应。

    电话响起暂时打断二人的对话,叶无天拿出响起的电话,“宝贝,我待会就回公司。”

    程可欣对着电话急道:“欧阳仁根出了车祸,重伤。”

    叶无天大惊:“什么时候的事?”

    “十分钟前,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欧阳幸月。”

    叶无天知程可欣打这个电话来的意思,“知道,我马上过去。”

    欧阳仁根的出事却扯上欧阳幸月,这是叶无天所不愿意看到。

    欧阳幸月是什么人,叶无天很清楚,她是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绝对不会用这种手段对付她的家人,那女人,骨子里还是很念亲情。

    挂上电话,叶无天对朱盈盈说道:“朱小姐,你自己慢慢吃,我会把账结了。”

    “反正我有空,可以跟你一起去吗?”朱盈盈问。

    “不可以。”叶无天直接拒绝。

    “好吧,那不打扰你,不过,今晚你能来吗?”

    “不能。”叶无天再一次拒绝,抛下这句话的叶无天转身离开。

    刚走出包房,电话再次响起,这次竟是徐远华,叶无天猜测这个电话多半也跟欧阳幸月的事情有关。

    果然,当电话接通后,徐远华直接说明来意,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徐局,这事绝不可能是欧阳幸月做的,我相信她。”

    徐远华说道:“你相信没用,目前所有证据都指向欧阳幸月,凶手已经召供,说是欧阳幸月指使他去杀欧阳仁根。”

    “欧阳仁根现在怎样?伤有多重?”叶无天问。

    “很重,正在抢救。”

    欧阳仁根是在路上被一辆大泥头车给撞上,导致他那辆车严重变形,没当场死掉,已经算他欧阳仁根命大。

    叶无天直接赶去警局,欧阳幸月这会已经被请到警局问话。

    “欧阳幸月在哪?我要见她。”叶无天找到常肖媚,提出他的要求。

    常肖媚语气不善:“这里是警局,不是你家。”

    叶无天将音调提高很多人分贝:“我再问一次,欧阳幸月在哪,我要见她。”

    “肖媚,带他去。”身后,徐远华出现。

    常肖媚冷冰冰的走在前面,叶无天朝徐远华点点头,随后跟着常肖媚离开,在一间审讯室里,叶无天见到欧阳幸月。

    “为什么不打给我?”叶无天问。

    欧阳幸月说道:“只是小事,用不着劳师动众。”

    “你这笨女人,不知我会担心?什么叫劳师动众?你有什么事,我不该替你分担?”这番话说出来,叶无天以为欧阳幸月会感动,哪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用不着,我很好,这种事情我自己能摆平。”

    叶无天想直接吻晕这女人,太可恨,那么不近人情,不是说女人都很容易被感动吗?怎么欧阳幸月不是那样?

    “不行,我必须得为你分担,你接不接受是你的事,做与不做又是我的事。”

    欧阳幸月声音平静如水,摊上这么大事,一点都看不出她紧张,反倒叶无天自己紧张不已,“随便。”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陷害你,被我找出来,我一定让他死无全尸。”天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此时的叶无天的确很生气,真被他找出幕后凶手,他势必会将对方挫骨扬灰。

    “你怎么就知不是我?”欧阳幸月忽然问。

    叶无天说道:“怎么可能是你?我还不了解你?”

    欧阳幸月久久方才说:“无聊!”

    叶无天嘿嘿笑着,“好好呆着,他们不敢对你怎样。”

    交待几句后,叶无天便走出审讯室,现在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当前要做的是将欧阳幸月从这里捞出去。

    叶无天并不知道,当他转身走出去一刹,欧阳幸月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极为好看的弧度,可惜,叶无天没看到。

    与欧阳幸月分开的叶无天直接找到徐远华的办公室,“徐局,跟我说说情况。”

    “我现在唯一可以告诉你的就是,若没有新证据能证明欧阳幸月的清白,她就很有可能会被定罪。”徐远华说道。

    “那个凶手在哪?可以让我见见他吗?”叶无天提出要求。

    “不能。”徐远华拒绝,“三分钟前,省局派人将那个凶手接走。”

    三分钟前?那不就是刚才?

    这案子这么快就捅到省局?最有意思的是,省局既然接手,为什么又单只是接走凶手?作为嫌疑人的欧阳幸月却让她留在这,很说不通。

    “小叶,真想证明欧阳小姐是无辜的,那就动用你所有关系,这个案子已经闹大,不可能平静下处理。”

    “你是说有人故意将事闹大?”

    徐远华也不敢保证:“现在还不好说,不过你得有心理准备,这事在外面传得很快,你得注意。”

    “谢谢徐局提醒,我会注意。”从一开始,叶无天就知道这事肯定有人搞鬼,幕后凶手是谁?又月什么目的?

    “欧阳仁根在哪个医院?”叶无天问。

    “东城人民医院。”

    叶无天心道,还真是巧了,好歹自己也是顾问。

    拨通韦君智的电话后,叶无天询问一番,可随着韦君智的解说,叶无天开始慢慢紧张起来,据电话里的韦君智说,欧阳仁根的伤非常重,现在还正在里面的抢救着,最终结果会怎样,没人会知道。

    叶无天意识到,韦君智不能死,他一死,只会对欧阳幸月更加不利。

    挂上电话,告别徐远华后,叶无天驱车前往人民医院,准备亲自了解情况。

    “叶顾问。”叶无天刚回到医院,韦君智就来了。

    “那边的情况怎样?”叶无天问。

    “还没出来,吴老亲自主刀。”

    叶无天想了想,说道:“走,过去看看。”

    二人走到手术室门口时,见一大批人或坐或站的守在那里,全部都是欧阳家的成员。

    那些人见是叶无天时,都是不由怔住,率先反应过来的欧阳豪朝叶无天吼:“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叶无天冷笑:“欧阳豪,我喜欢去哪里,用不着你来指手划脚,别忘了我是这个医院的顾问,你说我有没有权利出现在这里?”

    欧阳豪双眼如毒蛇般盯着叶无天:“叶无天,我二叔最好能平安无事,不然,我一定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话让叶无天不乐意,“啥意思?你怀疑我?”

    “欧阳幸月下的手,自然跟你逃不掉关系,很有可能就是你让她做的。”

    叶无天上前两步,“欧阳豪,你心情不好,我可以理解,可你要再满嘴喷粪,别怪我手下无情,有证据你就拿出来,别像个怨.妇似的只会顾着说,还有,我想告诉你,证据又算得了什么?只要我愿意,我随时能让人弄出一大堆你杀.人的证据。”

    “叶无天,你最好别得意,人在做,天在看,你所作所为,上天能看到的。”

    “你真无聊。”叶无天鄙夷道。

    “叶无天,就算你是顾问,这里也用不上你。”欧阳政仁说。

    叶无天笑说:“怎么着?我的出现就那么妨碍到你们?瞧你们的意思,你们是巴不得欧阳仁根死?”

    “你别血口喷人。”欧阳政仁怒吼。

    “我站在这里,只有你们两父子反应最大,若是欧阳仁根一死,欧阳幸月又没办法洗清自己清白,整个欧阳集团,只有你们最得益。”

    “姓叶的,你别冤枉人,再胡说八道,我们法院见。”

    叶无天正想还击,可这个时候急救室的门开了,让众人都纷纷围了上去。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