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787章 岂能如你们所愿

  
      急救室的门被打开后,吴群生首先走出,紧跟其后的是一大群医生护士。
  
      “医生,怎样?我二叔的情况怎样?”欧阳豪问道。
  
      摘下口罩的吴群生说道:“手术很成功,但暂时未脱离生命危险期。”
  
      “那什么时候才能安全?”
  
      “三天,只要伤者能挺过这三天,应该就没什么问题。”吴群生说完刚想离开,却看见叶无天也在人群之,“小哥,你怎么也在?”
  
      “来看看,有人想对欧阳幸月栽脏嫁祸,咬定是她让人对欧阳仁根下手。”叶无天解释道。
  
      吴群生这才知道,敢情这还不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
  
      “伤者手术是做了,但仍未渡过危险期。”吴群生这话等于是在提醒叶无天,情况还不太乐观。
  
      叶无天说道:“吴老,从现在起,安排伤者住进独立病房,禁止任何探望,除了我们少数几个人以及两个指定的护士之外,谁也不准进去。”
  
      欧阳豪不乐意了,冷声道:“叶无天,你什么意思?凭什么这样做?我探望我二叔还不行吗?用得着你来批准?我告诉你,你没权利这样做。”
  
      “欧阳豪,你的意思是不想让你二叔快点好?你是希望他快点死?”
  
      “你……你胡说。”
  
      “那你是什么意思?不让人去探望,那为了伤者好,让他能更好的休养,你怎么就反对了?反对的目的又是什么?”叶无天一连问了几个问题,将欧阳豪问得口哑哑。
  
      “我,对我二叔的情况,我有权知道,更有权探望。”
  
      “伤者未过危险期,你确认要这个时候去打扰他?”
  
      “那我二叔什么时候才能过危险期?我们又什么时候才能去探望?”
  
      叶无天说道:“可以的时候就自然会告诉你。”
  
      “叶无天,这事用不着你说,你不是主治医生。”欧阳豪忽然想起这一点。
  
      “哦,你居心不良想尽千方百计让我不要过问与干涉,不好意思,我还真不能如你所愿,欧阳仁根的命,我一定会保住。”顿了会的叶无天又道:“欧阳豪,你太嫩了,某些方面表现得太心急,就算你想让你二叔死,想用此来陷害欧阳幸月,也用不着如此着急,那样只会让人怀疑你的动机,这方面,你老头子做得比你好。”
  
      欧阳豪几乎被气得吐血三升,“我没有,叶无天,你别咬定我想害我二叔,我跟他是一家人,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连自己的家人都不放过?”
  
      “是不是你们,我会查出来,现在我告诉你,最好别让我查出是你们在搞鬼,不然,你们一定会后悔。”叶无天伸手指了指欧阳豪,充满发敌意与杀气。
  
      叶大爷最讨厌的就是那些暗地里使暗手的小人,偏偏他总是遇上那种人。
  
      “二婶,我们为二叔转院,转到京城去,让二叔呆在这里,我不放心。”欧阳豪对他旁边一个风韵犹存的年妇人说道。
  
      这年妇女是欧阳仁根的妻子王媛。
  
      王媛关心丈夫的安危,并未急于答复欧阳豪的问题,反倒看向叶无天:“叶顾问,你真有办法能保他不死?”
  
      “没错。”强大的自信从叶无天身上散发出来。
  
      王媛感受到叶无天所散发出来的自信,下一瞬间,她作出决定,就将丈夫留在这里治疗,这里也有京城医院所比不过的地方,这里有个叶无天,她相信叶无天会尽力救她丈夫,尽管救她丈夫是为了帮助欧阳幸月。
  
      叶无天竖起大拇指对王媛道:“你是聪明人,以伤者现在这情况,经不起路上的折腾,只有某些不怀好心的人才会提出如此荒唐的要求。”
  
      欧阳豪再一次被鄙视,被看不起,让他几欲抓狂。
  
      “都散了吧,伤者现在需要做的是休息。”说完这句话,叶无天就离开。
  
      回到自己办公室里,叶无天沉思起来,这个案子,远不如表面所看的那么简单,从表面上看,一旦欧阳仁根一死,最得益是谁?除了欧阳幸月之外就是欧阳政仁,至于欧阳幸月父亲欧阳贡根,他完全没必要那样去做,没必要让人去对付欧阳仁根。
  
      越想越是头痛!大家族的亲情较起普通家庭来说要谈得多,可能在那些人心只有利益,什么亲情爱情都是假的,只有钱最亲。
  
      除了怀疑欧阳豪父子之外,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别人嫁祸给欧阳家,想让本就不太平的欧阳家乱起来。
  
      叶无天不想参与什么斗不斗,只想闷声发大财,只想陪着他那些红颜知己过一些自己想过的日子,只可惜,想要过那种生活,对叶无天而言也个困难,很难做到。
  
      “哟,叶顾问,没打扰你吧?”李纯万笑着走进来。
  
      叶无天连忙站起,“院长,你来了,请坐。”
  
      李纯万笑呵呵的坐到沙发上,叶无天亲自替李纯万倒了杯茶,“院长,你找我有事?”
  
      接过茶的李纯万点头:“欧阳仁根的事,从他进来到现在,我已经接到过几个电话。”
  
      叶无天怔住,问道:“都说些什么?”
  
      李纯万收起笑意:“说什么的都有,有让我尽力救他,也有警告我别多管闲事。”
  
      听到李纯万的话,叶无天就更加确定,欧阳仁根的事绝不可能只是单纯的车祸,这是一起有预谋的谋杀案。
  
      “院长你打算怎么做?”叶无天问李纯万,他倒要看看李纯万是什么心态,毕竟被人威胁。
  
      “呵呵,那些人告诉我,若我再多管闲事,我这个院长就别想做了。”脸上,李纯万是在笑,可内心却是愤怒的,非常的愤怒,被人如此威胁,换任何人都无法忍受。
  
      叶无天静待着李纯万的回答。
  
      “叶顾问,我今天来就想问问你怎么办?我感觉那些人来头不小。”李纯万问道。
  
      叶无天笑:“你才是院长,况且那些人是找你,不是找我。”
  
      对李纯万今天的前来,叶无天多少能猜测到一些,多半来求助的,恐怕此时李纯万的内心也很纠结,一方面不想失去这个职位,另一方面也不想越过自己的底线。
  
      老脸通红的李纯万的确是犹豫不决,不知该怎么办,犹豫好久的他说道:“我们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职责,面对伤者,绝不能向任何权力低头。”
  
      叶无天笑了,李纯万能说出这些话,说明他还是一个合格的院长,有他这些话,也就足够。
  
      “院长,你不用理会那些人威胁你,我向你保证,没人可以将你从东城院长之位赶走,退一步说,就算你最终被赶走,那么,全国所有医院,包括京城医院的院长副院长,随你挑。”
  
      李纯万被狠狠的震住,叶无天敢说这话,他是狂还是嚣张?
  
      不管如何,这些话都是李纯万所想听到,有了叶无天的保证,他底气也就足了起来。
  
      别人的保证,李纯万不敢随便相信,可叶无天的保证,他相信。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复后,李纯万笑着离开,今天的目的已达到。
  
      李纯万离开后没一会,叶无天也离开办公室,程可欣来电话,说欧阳幸月已回公司。
  
      临走之前,叶无天打电话让陈乐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欧阳仁根,同时这厮还让徐远华也派人保护欧阳仁根。
  
      对叶无天的要求,徐远华答应了,欧阳仁根不是什么普通人,在东城甚至在国内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不敢大意。
  
      赶回公司时,叶无天直接进入欧阳幸月办公室,当他进去时,意外见欧阳贡根也在里面。
  
      难怪刚才在医院里没见到他,原来这么快跑这来了。
  
      “告诉我,是不是你?”欧阳贡根问,眼闪烁着怒火。
  
      欧阳幸月只是用眼夹了对方一会:说道:“你要这样认为,那当是我。”
  
      面对父亲的解释,欧阳幸月连解释的欲.望都没有,她不想作任何解释,任何的解释都是多余。
  
      别人可以不相信她,但父亲也不相信,不相信自己亲生女儿。
  
      尽管欧阳幸月对这个所谓的父亲已经不是第一次失望,却还是忍不住伤心,这种面对亲人的不信任,滋味不好受。
  
      “幸月,你这是什么态度?”欧阳贡根怒吼。
  
      欧阳幸月问:“我是什么态度?你又想我是什么态度?我的解释重要吗?今天你能来,已经说明你不再相信我,既然如此,我说什么又有什么所谓?说什么都已经变得不重要,我的解释也将会是多余。”
  
      欧阳贡根被呛得无话可说,站在那里愣住老半天不知该怎样开口。
  
      “你是谁?”开口的不是欧阳幸月,而是叶无天,他早已听不下去。
  
      刚被女儿给呛到的欧阳贡根这会又被叶无天给呛到,这小子装什么装?严格意义上说,他还是他欧阳贡根的女婿,还敢在老丈人面前耍大牌?混蛋!
  
      “我问你,你是谁?”叶无天再一次问,这次声音更大,更洪亮。
  
      “我跟我女儿说话,轮不到你插嘴。”
  
      叶无天一笑:“你怕且是忘了,这里所有地方都属于我的,包括她,她是我心爱的女人。”叶无天手指着欧阳幸月:“我想问,她是你亲生的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