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788章 都放马过来

  
      第788章都放马过来
  
      “叶无天,你什么意思?”脸色剧变的欧阳贡根质问。
  
      在欧阳贡根心里,叶天天相当气人,无视他是欧阳幸月的父子也就算了,还敢质问他女儿是不是亲生?
  
      做人怎可如此嚣张?
  
      当着老丈人面前说这种话,如此赤果果的示威,他叶无天也应该算得上天底下最嚣张的女婿,也只有他才敢样做。
  
      “自己的女儿你都不相信,让我怎么不怀疑你?换成是你,你会怀疑吗?用这种方式跑来质问她,你这个父亲是怎么当的?你自己的女儿是怎样一个人,你还会不清楚吗?她表面冰冷,但内心是极为善良的人,怎可能做出那种事?”
  
      “我没有怀疑,就是过来问问。”
  
      “没怀疑你问什么?有你这样问的吗?若真关心她,你现在要做的不是质问,而是关心她,帮她找出证据证明她没罪。”
  
      “帮她找证据,我会,至少要等我确认真不是幸月,不然,我只会帮倒忙。”
  
      叶无天冷笑起来:“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她。”
  
      “不用说了,随他吧。”欧阳幸月打断叶无天的话,看着她父亲:“我不会作任何解释。”
  
      “幸月,你别怪我这样,所有证据都是指向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要弄清楚。”
  
      “没什么可说的,没什么事你走吧,我很忙。”欧阳幸月下逐客令。
  
      欧阳贡根一怔,女儿竟然管他走?这一刹,他满是怒意,那种被剥面子的滋味不好受,尤其削他面子的那个还要是他女儿。
  
      “幸月,发生这的事,我做为公司股东,认为你暂时不适合任职副董,为了减少公司的损失,你先把权交出来,暂时休息一段时间吧。”
  
      欧阳贡根的话让不管是叶无天还是欧阳幸月,都齐齐傻掉,做梦都未想到欧阳贡根会提出这种要求。
  
      若说是其它股东提出来,还能让人好接受些,偏偏开口之人是欧阳贡根。
  
      面对欧阳贡根的无情,叶无天再一次怀疑,欧阳幸月到底是否是欧阳贡根的亲生女儿,天底睛哪有这么狠心父亲?
  
      这一点,欧阳贡根远不如欧阳政仁,起码人家还会想尽千方百计扶他儿子上位,不像这欧阳贡根,非但不扶持,反倒极力排挤他女儿。
  
      这是什么父亲?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我不会交权,该怎样上班我还是会怎样上班。”欧阳幸月答道,态度坚决,没有丝毫犹豫,只有痛心。
  
      “幸月,我这样做也为了集团好,那么多不利证据指向你,咱们不能大意,作为欧阳家一员,相信你也不想看到那种情况发生。”欧阳贡根苦口婆心道。
  
      “走吧,你没听到吗?说再多也没用,给你五秒钟,是你自己走,还是让我保安请你出去?”叶无天懒得跟对方废话。
  
      “你敢。”欧阳贡根怒道。
  
      叶无天好笑:“我有什么不敢?你倒是跟我说说,我有什么不敢?天底下还有我还有我叶无天不敢做的事?”
  
      “好,很好。”欧阳贡根被气得直发抖。
  
      “慢走,不送,以后没什么事就别来了,我这里不太欢迎你。”叶无天冲着欧阳贡根背影大喊。
  
      欧阳贡根差点摔倒,对叶无天恨得咬牙切齿,若是他能左右女儿与叶无天之间的感情,他必定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这种不听话的女婿,要来做什么?
  
      遗憾的是,他根本无法左右女儿,不管他再怎么反对,她认定的事情也还是会一意孤行,还是会那样做,做她自己认为是对的。
  
      “我真的很冰冷?”欧阳幸月忽然。
  
      “呃!那什么,怎么突然问这个?”叶无天被欧阳幸月的问题打得措手不及。
  
      “回答我,我平时真的很冰冷?”欧阳幸月紧追不舍,就想弄明白这个问题。
  
      “呵呵,我就喜欢你这样,喜欢你外冷内热。”
  
      欧阳幸月见状倒没再问。
  
      “别想太多,该怎样做还是怎样做,别人怎样说那是别人的事,咱们做好自己就行。”
  
      “知道。”
  
      叶无天双手紧握成拳:“千万别让我找到那些人,饶不了他们。”
  
      欧阳幸月买凶杀人的事件越演越烈,越来越多证据针对欧阳幸月,都认为是她在卖凶杀人。
  
      情况对欧阳幸月越来越不利,经查,发现转账给凶手的账户都是欧阳幸月的户名,此时的欧阳幸月那百口难辩,跳进黄河也水洗不清。
  
      这么多的证据证明是欧阳幸月,那么,真的是她吗?所有人都疑惑了。
  
      人证可以收买,物证也可以造假,可那账户又怎么作假?
  
      叶无天这边苦力寻找,都没找到任何相关证据,叶无天意识到,当务之急是要见那个凶手,或许只有从他那里才有可能找到突破口。
  
      凶手如今在哪?叶无天通过关系去省警察厅打听,得到的回复是,凶手已经被接走,至于被什么人接走,倒是没查出来。
  
      “老公,怎么办?”程可欣的声音里满是焦急,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叶无天安慰道:“放心,不会有事,他们要玩,那就跟他们玩玩。”
  
      “五分钟前,欧阳集团召开股东会议,一致决定暂时欧阳幸月副董的职务。”程可欣说。
  
      叶无天并没太多的惊讶,这事他早已想到,也知肯定会那样。
  
      “这事先放着,找到证据再说。”
  
      下午,欧阳幸月再次被带走,这次带走他的不是警察,而是国安,直接在公司里将欧阳幸月带走。
  
      欧阳幸月被带走时,叶无天刚巧不在公司,与郑忠仁坐在咖啡室里。
  
      “老弟,这事我恐怕帮不上你什么忙,案子是上头直接让查办,我插不进手。”郑忠仁说。
  
      叶无天想到那个卓老头,对方什么意思?要带走欧阳幸月,说都不说一声?真以为他是局长就很了不起?
  
      本来指望让郑忠仁帮忙看看,现在看来是指望不上。
  
      “老弟,你怎么就犯糊涂?手里有那么多关系不用,偏偏还要找我,你在京城的那些关系可以利用啊。”郑忠仁提醒道。
  
      叶无天又岂不会知道?只不过不想动用那些关系,何况他去京城也只能找朱家帮忙,至于马家,被他直接省略掉。
  
      ###着胀痛的额头,叶无天想想一个人,于是辞别郑忠仁,上车后拨通对方的电话。
  
      一个电话说了好几分钟,挂上电话的叶无天知道,想要找到那个凶手的所在,能做的只有等。
  
      “爷,我只能查到凶手被关在京城,至于什么地方,查不到。”司徒薇推门进来,一脸疲惫的说道。
  
      叶无天有些心痛,“多注意休息,别累着自己。”
  
      司徒薇妩媚一笑,朝叶无天抛去一个媚眼:“为了能博得爷的一笑,妾身再累也能撑住。”
  
      “胡说八道。”叶无天笑骂,“把我说得跟暴.君似的,我可不是那种人。”
  
      “在我心里,你就是妾身的王,可以以一敌十八的王。”
  
      叶大爷老脸忍不住发烫,他是将那十八人放翻,但他自己也醉了,并且还要在醉后做出一系列羞人的事。
  
      幸好当时吻的是朱盈盈,若吻的是什么普通女人,还不知要闹出多大的笑话来。
  
      “二少.奶真可怜,她的家人那样对她,换成是我,肯定会很郁闷。”
  
      “风雨欲来,你也要小心些,不能大意。”
  
      “你担心最终的目的是为对付你?”司徒薇问。
  
      “一切都有可能,小点无大错。”
  
      司徒薇豪气万丈的拍着她那性感丰满的胸,“那就让他们放马过来,我们怕过谁?也是该向别人展示一下番我们的实力,不然人家还为我们是软柿子,可能任由别人捏。”
  
      叶无天被司徒薇的豪气所感染,笑了笑:“那是,我们从来不会怕任何人,以前不怕,现在也不会怕。”
  
      当天晚上,叶无天接到一条陌生信息,而信息是从一个陌生号码发来,信息上只有一句话。
  
      叶无天独自一人前往京城,并且在下机后找到那个地址。
  
      从外表看,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四合院,这种四合院在京城里随处都是。
  
      确认地址没错后,叶无天借着夜色机警的留意着四周,他相信手机上那个地址是真的,而他也确认没找错地方。
  
      夜静悄悄的,叶无天悄无声息的潜了进去,仔细打量一番后,发现这四合院并没什么特别之外。
  
      而在叶无天潜进四合院时,距离四合院不远一处巷子口,一辆挂着普通号牌的黑色商务车停在那,车内,坐着四五个人,其中两个男人在监视着车上的仪器,另外还一个女人正打着电话。
  
      “是,目标已经进去,可以确认。”那个身穿黑色劲装的的女人对着电话说道,异常紧身的黑色皮衣将她那完美的魔鬼身材完全展现出来。
  
      “是,确定后马上离开,请放心,保证完成任务。”黑衣劲装女人说道。
  
      挂上电话后,黑衣劲装女人摸出另外一部机手机,开机后运指如飞的编了条短信息发出去,然后取出卡并马上掰为两块,完全将芯片毁掉,嘴上喃喃着:“只能做到这,接下来就看你。”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