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808章 煎熬 上


    杨浪子直到叶无天的身影消失后才回神过来,脑子里想着叶无天刚才那句话,叶无天所说的小动作是什么意思?直觉告诉杨浪子,叶无天那句话绝不普通。

    难道他在他身上下药?想到这时,杨浪子就一阵头皮发麻,一阵抓狂,叶无天的手段很让人防不胜防。

    一直以来,杨浪子在叶无天面前都装镇定,为的就是怕叶无天会对他施暗手,对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着实很让他头痛。

    拨通叶无天的电话,当下杨浪子必须弄清楚叶无天是不是在他身上下药,这个问题必须弄清楚。

    电话倒是通了,奈何电话那边的叶无天却迟迟不接,直至电话自行断线,叶无天都没接。

    肯定是故意的,杨浪子知叶无天肯定是故意的,那混蛋就是故意不接他电话,故意要让他着急。

    再重拨过去,电话同样通了,可结果却没有什么变化,仍然跟刚才一样,无人接听。

    抓狂的杨浪子差点没将电话砸了,极力忍住怒意的他第三次拨通叶无天的电话。

    最后的答案是肯定的,电话同样无人接听,三个电话过后,杨浪子彻底失去耐性,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拿着电话的手有些颤抖。

    编好一条短信发出去,上面只有一句话,你对我做了什么?

    让杨浪子无奈的是,叶无天电话不接,就连短信也不复,所发出去的短信石沉大海。

    叶无天就故意的,故意不接杨浪子的电话,故意要让杨浪子着急,其实他什么都没做,临走前那句话也就是吓唬吓唬杨浪子,现在看来,效果很大。

    杨浪子很怕死,这是叶无天所得出的结论。

    “杨浪子的伤真没办法吗?”司徒楚问,刚才叶无天离开杨浪子病房后,直接到来到司徒楚的病房。

    “你很关心这事?”叶无天问。

    司徒楚笑道:“你这不是废话吗?我又岂能不关心?”

    “一看你就是肚量小之人,打败对手,最好的方法就是直面打败对方。”

    司徒楚嘴巴如同吃了黄莲般苦,想骂这家伙几句,站着说话不腰痛。

    “他的伤,西医是没办法的,再怎样弄,也是个瘸子,除非他能遇上一个医术高明的中医,那就另当别论。”

    司徒楚听得双眼放光,他喜欢听这句话,喜欢见到杨浪子成为瘸子,脑海里甚至都浮现出那样一幅画面,杨浪子手持着一副拐杖,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那是多么有意思的画面?

    想到这些,司徒楚就忍不住想笑。

    司徒楚明白一个道理,钱再多又怎样?人际关系再强大又怎样?还不如认识一位神医来得有保障,像自己现在的伤,若不是有叶无天,他这伤势也肯定会落得个残废的下场。

    想到自己认识叶无天,司徒楚就一阵得意,这方面,他比杨浪子强。

    检查一番司徒楚的伤势后,叶无天稍稍将药方改了改,然后离开司徒楚的病房。

    人刚回到公司,屁股都没捂热椅子,郑忠仁就一脸怒火的冲进办公室,“老弟,你玩得太过份了。”

    见郑忠仁愤怒的模样,叶无天第一想到的不是什么安慰,而是想着自己应该告诉下面,不管是谁,没有自己的允许绝不能放他上来,包括这些国安。

    “怎样一个过份法?郑主任,你这话特别有意思,你告诉我,怎样一个过份法?”

    “人呢?现在可以交出来吗?”郑忠仁脸色不善道,叶无天挂断他电话,拒绝交人,这已经是等于毫不给他面子。

    “什么人?你是说凶手吗?”叶无天像是恍然大悟,站起来的他神情激动无比:“你们抓到了?”

    郑忠仁疑惑了,叶无天这表情,演得入木三分,难道人没在他手上?

    这一刹,郑忠仁的内心开始动摇。

    不可能,人必定在他手上,线报不可能有假,想到这,郑忠仁又道:“老弟,有些事玩得太过就没意思了。”

    “呵呵,郑主任,你今天说话真有意思,一直都还认为是我抓了凶手,难道你认为我比你们国安的情报系统还更加牛叉?这不可能吧?我再强大,也只是个人,倘若你们国安还比不过我,那说明什么?我想你也应该知这个道理。”

    郑忠仁被气得够呛,叶无天这小子的意思是再明显不过,再认定凶手在他叶无天手上,那国安就不如他叶无天。

    “多余的话我也不想再说,若是郑主任你坚持认为凶手在我手上,行,拿出你的证据,国安办事也是需要证据。”

    “人在做,天在看,老弟,别太过,对你没好处,问完你该问的,凶手对你来说就没任何意义。”郑忠仁苦口婆心道。

    “说得对,如果凶手在我手上,而我又问到我所需要的答案后,的确不需要再留着他,所以我一定会将他交给你们,不然我总不能杀人灭口吧?那可是犯法的,我是个守法的公民,犯法的事情我是不会去做。”

    郑忠仁早就已经在在怀疑,怀疑凶手早已死在叶无天手上,天底下就没有这小子不敢做的事,让一个从世上消失,并不难,最主要是,这小子不是什么善类,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还是一事,你去杨浪子那里?”

    叶无天不答反问:“怎么着?这事你也管得着?我去谁哪里应该跟你郑主任没啥关系吧?”

    “老弟,你实话告诉我,有没有对杨浪子做过什么手脚?”

    叶无天一怔,内心很是震惊,这么快就传到国安那去了?而且看样子上面高层都知道了。

    “上面高层已经知道,我只想跟你说,如果你真对杨浪子做过什么,还是算了吧,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杨浪子啊杨浪子,我是高估你了,有你这样一个对手,我自己都觉得是种污辱。”叶无天的确是没想到杨浪子会这么快就将事情闹到上面去,这都他妈什么跟什么?一点芝麻小事都要闹到上面?他杨浪子就这点本事?

    郑忠仁苦笑,作为一个外人,他倒是能体会杨浪子的心情,这事换谁都会紧张,皆因叶无天的手段太过于出诡异莫测,让人发怵那是正常的,更何况杨浪子当初就吃过叶无天的暗亏,因为叶无天的下手,让杨浪子吐血连连,受尽苦头。

    “你替我回去告诉杨浪子,这事我不会发表什么说法,他要是怀疑,可以去找出证明,只要可以证明到是我对他不利,我认了。”

    郑忠仁很无奈,叶无天的语气已经是在等于告诉他,他今天的两件事都办不成,遇上这种水火不侵的家伙,郑忠仁也不知该说什么。

    “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就别聊了,咱们还是谈点愉快的事吧,说起来咱们也好久没一起吃饭,今天就等我来作东,请郑主任你吃顿饭,不知郑主任你可否赏个脸?”叶无天问。

    郑忠仁站起来,很有深意的看了叶无天一眼:“免了吧,你的饭我可吃不下。”

    “哈哈,郑主任,工作是重要,生活也重要,对不对?”

    叶无天越是这样,郑忠仁就是越是怀疑,据他对这小子的了解,他的心机并不算太重,属于那种藏不住心事的人,他若不是找到凶手,现在会如此嬉皮笑脸?绝不可能。

    “免了,我吃不下你这饭。”郁闷的郑忠仁甩手离开。

    “郑主任好走,不送了啊。”叶无天冲着郑忠仁背影大声喊了句。

    郑忠仁没搭理叶无天,被气得够呛的他只希望能快点离开这里,离得远远的。

    目送着郑忠仁离开后,叶无天脸上的笑容慢慢拉下来,杨浪子这么快就将事情闹到上面去,他是想通过高层来向他施压。

    竖日下午,叶无天跑到医院,推开杨浪子的病房,这厮不说任何话,就是那样静静打量着对方好半响才道:“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杨浪子正想找叶无天,如今见对方主动送上门来,杨浪子更早已按耐不住张口问的冲动:“你对我做了什么?”

    叶无天说道:“你先告诉我,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这个问题让杨浪子无从回答,他感觉自己浑身都不舒服,浑身都不对劲,“你到底对我做过什么?”

    “应该差不多了。”叶无天无视杨浪子的逼问,独自在那喃喃自语着。

    此话一出,更是让杨浪子担心,差不多?什么差不多?叶无天这话代表什么意思?

    忽然间,杨浪子有种想杀人的冲动,手朝枕头底一摸,片刻的,他手里多了把枪,而此时正用枪口指着叶无天。

    叶无天吓一跳,意识到自己有些托大,以杨浪子现在的情绪,万一他真开枪,到头来受罪的还会是自己。

    “你敢开枪吗?”叶无天知自己没有退路可走,眼下要做的就是硬着头皮撑下去,“至少有十个人知道我来了你这里。”

    面目狰狞的杨浪子冷笑:“你真以为我不敢开枪?”

    “你敢,但我相信你也应该清楚,你开枪的代价是什么,我保证,你敢开一枪,不管你有没有杀死我,你的下场都会很惨,不信咱们可以赌一赌。”叶无天说道。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