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809章 煎熬 下


    杨浪子当然知道,也正是因为这样,让他迟迟不敢开枪,换成另外一个人,恐怕早就将对方的头当成西瓜来打。

    “收起枪吧,咱们之间或许有一天会用枪来解决,但不是现在。”

    杨浪子的脸色阴睛不定,手握着枪不知该如何是好,拿不是,放也不是,有些自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意思。

    “行了,我也该走了,你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来。”说完,叶无天便在杨浪子的枪口威胁之下离开,而由始至终,杨浪子都是握着枪。

    待叶无天身影消失后,杨浪子突然猛扣扳机,枪口对着病房里一阵猛打,直到将弹夹里的子弹全部打光,这厮才喘着粗气停下来。

    昨天下午他已经让医生替他全身检查一遍,得出来的结论是,没事,但杨浪子并不相信,换在平时,他可能不会那么无聊跑去检查,现在是非常时刻,他不敢大意,叶无天怀疑他跟那个凶手有关系,此外双方之间的磨擦不少,所以杨浪子也有些吃不准。

    “哟,杨兄,什么事让你发这么大火气?”司徒楚来了,是被护士推着轮椅而来。

    杨浪子没想到司徒楚会来,当下,怒意快速消失,取代而之的笑意,“司徒兄,咱们真是有缘。”

    司徒楚也笑着点头,“没错,我也是这样想,咱们的确很有缘,连受伤都是住在同一个医院,呵呵,对了,杨兄,你的伤怎样?要不要紧?我可是听说你受伤很重,医生怎么说?那地方不能开玩笑,必须得小心对待,弄不好就变成瘸子。”说到这,司徒楚似乎发现自己说错,连忙手捂着嘴,一脸歉意意道:“哟,看我,抱歉,非常抱歉,我没别的意思,不要见怪,我是担心杨兄那么帅的一个人,你说要是弄得个残废,你说该怎么办才好?那岂不了浪费?”

    “呵呵,谢谢司徒兄的关心,你的伤又怎样?没什么大碍吧?”杨浪子笑问。

    司徒楚答:“我的伤很重,估计对方是想要我的命,只不过我这个吧,没什么好,就是命好,对手这样都弄不死我,再有就是,比起杨兄你,我可能稍稍走运一点点,能得到那么一位神医帮我,对了,杨兄你的伤也可找叶无天帮忙,有他出手,我相信你的伤应该没什么大事。”

    听到这,杨浪子总算是明白司徒楚的来意,闹了半天,原来是想摆显的,就想借此事来剌激他。

    “杨兄你不相信叶无天的医术?他可是很厉害的,有他帮你,相信你一定不会有事。”司徒楚继续装疯着说道。

    杨浪子气得不行,他倒是相信叶无天的医术,奈何人家根本就不肯帮他,恐怕司徒楚也早已知道,这个时候跑来,出于什么居心,想必明眼人一看就明白。

    “我相信,司徒兄,实不相瞒,叶无天他不肯帮我。”杨浪子知道在这件事实面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实话实说,否则只会得到更多的讽剌。

    “哦,为什么?他有没有说因为什么原因?”司徒楚佯装惊讶与不解,一副难于置信的表情。

    “没说,可能我让他讨厌吧。”

    司徒楚暗笑,心道你小子全是明白得很,知道自己令到叶无天讨厌。

    内心高兴,嘴上却还是说:“唉!可惜了,如果有他出手帮你,情况就不一样。”

    “要不司徒兄你帮我问问?”杨浪子这句话也只是随口说说,连他自己都没有当真。

    “好,改天找机会我跟他提提,做人怎么可以这样?改天我得说说他才行,身为一个医生,他就该有医生该有原则。”司徒楚说得义愤填膺,大有替杨浪子打抱不平的表情。

    “对了,杨兄,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问。” 司徒楚又是一句。

    杨浪子先是看了司徒楚一眼,说道:“司徒兄有事请说。”

    司徒楚说道:“我们双方平时有过不少磨擦与争执,甚至外面所有人都认为我们两个帮派之间是死对头,还有很多人说什么一山不容二虎,其实真没那么夸张,私底下,就我个人而言,我是非常把你当成朋友,因此我也不希望看到你有什么事发生。”

    杨浪子听了半天都没听到司徒楚说主题,但他也没急着打断司徒楚的话,而是耐着心性听下去,他知道主题一定会来的。

    果然,废话一圈后,司徒楚终于引入正题,只见他说道:“我听外面有传言,说叶无天对你下手?”

    此话一出,杨浪子开始坐不住,开始不镇定,这难道又是司徒楚今天过来的另外一个目的吗?

    杨浪子是不可能会相信司徒楚关心他,两人之间不可能成为朋友,双方的身份摆在那,两人只能做成为对手,而不可能成朋友。

    “杨兄,我不太了解具体详情,不过有一点我要告诉你,千万不能小视这事,叶无天的实力相信你也清楚,他真要对一个人下手,你还真拿他没办法,咱们自己的身体要自己爱护,你最好还是去查一查,看看是不是被叶无天下毒什么的,记住,千万不能小视啊!”

    见司徒楚一副苦口婆心劝自己时,杨浪子就忍不住有种想打人的冲动,明知司徒楚只是想来气他,可杨浪子又不得不承认司徒楚的话有道理,叶无天的手法是诡异莫测,让人不得不小心提防。

    “谢谢司徒兄提醒,我会注意。”

    司徒楚哈哈一笑:“都是老相识了,客气啥?行,我也就没什么事,先回去,你也好好休息吧,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待司徒楚离开后,杨浪子又一个劲的拼命扣手中的枪,连扣几下后方才想起子弹早已在刚才打光掉。

    回到病房的司徒楚哈哈大笑,用他的话说,刚才真他妈贼爽,能有机会将杨浪子气成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见。

    大笑过后,司徒楚问帮他推轮椅的小护士,“你说,我刚才帅吗?”

    小护士被司徒楚这问题给问住,如此奇怪的病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当下也不知该怎样回答。

    “怎么?不帅吗?”司徒楚又问。

    “帅,当然帅。”无奈之下的小护士妹妹只能违背心非答道,想借此应付司徒楚的问题。

    然而司徒楚仍然没打算放过小护士的意思,又再次问:“那你说说看,是我帅,还是刚才那个人帅?”

    小护士mm的额眼满是黑线,这种问题,真让她抓狂,在她眼中,两个人都不帅,尤其眼前这个,更是完全跟帅气扯不上半毛钱的关系。

    见司徒楚那满是期待的眼神,小护士想实话实说却又有那么些不忍心,稍稍思考后还是再次违心答道:“你帅。”

    司徒楚乐了,笑声填满房间,“小妹妹,你嘴巴很甜,这样,等我出院了,到时送你一份大礼物。”

    小护士说了句谢谢,可心里却不住的诽腹着,想送礼物,什么时候不行?为什么要等到以后?说来说去只是诚意,男人都那样,特别这种上了年纪的男人,总喜欢用把空嘴去哄女孩,这种人,就该鄙视。

    想泡妞还不想付出代价?老男人脸皮就是厚。

    若是司徒楚知小护士正在内心鄙视他时,真不知他会不会郁闷得撞墙,想他司徒楚虽算不上什么超级首富,可那点小钱还是有的,花钱方面更不会小家子气。

    司徒楚是笑得出来,可杨浪子却笑不出来,叶无天对他所搞的小动作,连司徒楚都知道,这事怕是已经传开。

    本就心神不定,被司徒楚这么一吓,更是让杨浪子担心不已,担心叶无天真在他身上动过什么手脚。

    医生的检查早已出来,没什么事,除了腿上的伤之外,其它并没中毒。

    又是一天过去,对绝大部份而言,只是普通的一天,但对杨浪子而言,绝对是煎熬的一天,受到叶无天的恐吓后,杨浪子压根开心不起来,心烦意乱的他脾气变大,动不动就吼,不管是下属还是医院里的工作人员。

    随着时间的过去,杨浪子就越来越沉得自己不对劲,似这里痛那里也痛,那种感觉不知该怎样去形容。

    杨浪子的变化之大,连他的下属都有所发觉,短短两天来,帮主变憔悴很多,一向注意仪表的帮主这会也是胡须满脸。

    “帮主,京城请来的御医到了。”随着几下敲门声过后,门被推开。

    听到下属的汇报,难得露出笑容,“快请。”

    片刻后,一位年约六十多岁的老者进来,这位张姓老人是杨浪子通过种种关系从京城请来,对方也是中医,在京城里很有名气,是多位中央首长的保健医生。

    “张老 辛苦了。”杨浪子不敢托大,强行坐起来对张御医说道。

    老者微微一笑,说道:“还好,先替你把把脉吧。”

    杨浪子连忙将手伸出去,嘴上还不忘了说一句:“有劳张老。”

    张御医静下心来替杨浪子把脉,先是左手,然后又是右手,一共用近十分钟,把完脉后,张御医并没马上开口,又是拿起医院里面医疗记录以及各种检查结果认真看起来。

    这过程中,杨浪子的心脏是差点没跳出来,除了紧张还是紧张,生怕张御医会说出一些他所不想听的话出来。

    终于,就在杨浪子快要忍不住时,张御医终于缓缓开口:“从脉上看,你没什么问题,化验结果也证实这一点。”

    “张老,叶无天昨天也来过。”杨浪子说道。

    张御医一怔,问:“天欣红颜集团的叶无天?”

    “正是,张老认识他?”

    张御医并没回答,只是问道:“他怎么说?”

    “我曾说对我做了一点小动作,昨天又跟我说,差不多了,这一类莫名其妙的话。”

    杨浪子担心,那是因为他曾在叶无天那里吃过暗亏,知道叶无天的厉害,想起上次叶无天对他使暗手,他直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那次的事情给他造成的影响太大。

    张御医眼神里首次露出凝重的表情,而此举更是让本就不安的杨浪子担心不已,张御医这种表情,说明什么?杨浪子不敢去想。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