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818章 远方的战书

  
      与郑忠仁分开后,叶无天回到自己办公室里静坐,脑中不断想着郑忠仁刚才那些话。
  
      司徒老头的故意失踪很可能是因为谋些阴谋?
  
      若是郑忠仁所说的话都对,那么,叶无天隐隐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已被卷入一个阴谋中。
  
      当然,他不希望那样的事情发生。
  
      “爷,你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该不会又在想哪家的美女吧?”推门而入的司徒薇风情万种人走进来。
  
      叶无天打量了司徒薇一眼,略有酸意道:“你就只有这些衣服吗?”
  
      今天的司徒妖精身穿一套粉色紧身超短裙,上不遮胸,下不挡臀,虽说那两个笔直修长的美腿被丝袜包裹着,看上去却别有一番韵味。
  
      司徒薇知叶无天在想什么,于是故意扯扯胸前的衣服,不是往上扯,而是往下扯的,如此一来,更是将她胸前那道深不见底的沟沟显露在叶无天面前,尔后妩媚一笑:“爷,人家好看吗?”
  
      叶无天咽了口唾沫,暗骂句妖精,此刻的他有种冲动,原始的**被勾起,让他想将这妖精按在桌上,然后将一些该做与不该做的事情全做了,看她还得意个什么劲。
  
      “爷,我就喜欢你吃醋的模样,特别可爱。”娇笑过后的司徒薇说道。
  
      老脸一红的叶大爷赶忙扯开话题,“有事吗?”
  
      回答叶无天的是一个卫生眼,“没事就不能来?按平均分,你也有三分之一是我的,就算我吃亏点,至少也能占到四份之一吧?”
  
      叶无天哭笑不得,这又不卖猪肉,什么三分之一四分之一的,太夸张。
  
      “你来得正好,跟我说说你爷爷的事。”叶无天问道。
  
      司徒薇愕然:“怎么突然问起我爷爷?”
  
      “没事,就随便问问。”叶无天随意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司徒薇盯着叶无天看了半响,“不对,爷,你肯定有事瞒着我。”
  
      叶无天狂汗,这女人,太聪明。
  
      “你骗不了我,你说慌时脸部表情会僵硬,会不自在。”
  
      叶无天心道看来自己的演技还不够,还有待努力,一直都对自己的演技十分有信心的叶大爷今天方知,原来不是那么回事,在很多人眼中,他的演技十分的烂,就他自己还得意。
  
      “有人怀疑你爷爷还活着。”知骗不了司徒薇,叶无天干脆实话实话。
  
      “谁?”司徒薇大惊:“谁说的?”
  
      叶无天没直接回答,只是说:“有人怀疑杨浪子的事跟你爷爷有关。”
  
      “不可能,我他们还活着,他肯定会找我。”司徒薇不相信这事,太荒唐,太难于让人相信。
  
      “我也觉得不可能,但世事无绝对,说不定你爷爷真还活着。”
  
      司徒薇沉默了,她当然希望爷爷还能活着,假如爷爷真活着,对司徒家而言将会实力大增。
  
      “抽空好好了解一下。”叶无天提醒道。
  
      “嗯。”司徒薇点头,这事她肯定会去查,没人比她更着急爷爷的生死。
  
      得到这个消息后,司徒薇并没在叶无天办公室里呆多久,甚至就把她自己要办的事情都忘了。
  
      欧阳集团的股票还在狂跌,无论怎么救市都没用,就是没法止住股价下跌,为了救市,集团已经投入很大一笔资金,奈何石沉大海。
  
      董事局事件对集团影响太大,如此丑闻,只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给公司带来负面影响。
  
      叶无天并没过多关注这事,用这小子那不负责任的话说,别人的事情,自己还是的少掺和,人家会不高兴的。
  
      傍晚,叶无天接到吴群生的电话,让他去家里一趟。
  
      收起电话的叶无天带着疑惑去吴群生家时,见吴怡正忙里忙外,一身家居装的她看上去别有一番韵味。
  
      “你今天看上去很漂亮。”叶无天赞了句。
  
      这话让吴怡高兴的同时又极为不满:“怎么?我以前不漂亮?”
  
      “漂亮,可你今天更漂亮。”
  
      吴怡嗔骂一句:“马屁精。”
  
      叶无天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我这人最大优点就是不拍马屁,实话实话。”
  
      吴怡啐了句,根本不相信叶无天这话。
  
      此时,吴群生也从厨房里走出来,笑呵呵对叶无天说道:“小哥来了,坐,吃饭先。”
  
      见吴群生众厨房里出来,叶无天不由看了眼系着围裙有模有样的吴怡,莫名其妙说了句:“原来如此。”
  
      吴怡仿佛知叶无天说什么,俏脸通红,狠狠瞪着叶无天:“你什么意思?把话给我说清楚。”
  
      “嘿嘿,我是想说,为什么没进屋就闻到香气,原来是吴老亲自下厨。”叶无天笑着解释道。
  
      吴怡听后更气,叶无天这样说,摆明就在说她不会做菜。
  
      虽然她自己也知做菜水平烂了点,可同样无法忍受叶无天的挤兑,几欲银牙咬碎的她想将手中的碟子朝叶无天砸过去,太可恨。
  
      吴群生哈哈大笑,很喜欢这种氛围,见二人斗嘴,让他也感觉自己年轻不少。
  
      “小哥,你这可就冤枉我家宝贝了,她可是出了很大力的,洗菜切菜,不时还给出一点指导意见,没她,我根本做不出这么香的菜。”
  
      吴怡脸更气,被叶无天气也就算了,哪知爷爷也要拿她开玩笑,什么指导意见?她倒是问了好几个次这个菜为什么要这样炒,而不是什么指导意见。
  
      此时,在吴空姐眼中,爷爷跟某人一样坏,男人都一个德性,都喜欢开美女的玩笑。
  
      “吴老说得是,看来是我误会了,在此,我向吴大美女道歉,希望吴大美女你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这个小人物一般计较,在下感激不尽。”
  
      吴怡自然知叶无天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挤兑倒是有。
  
      眸子射出熊熊怒火,那意思像是在对叶无天说:“小子,今天这事本小姐记下了。”
  
      “好了好了,坐下来吃饭。”玩笑过后,吴群生说。
  
      叶无天直接坐下,可他此举却惹吴怡的极度不满:“你不用洗手?”
  
      “洗什么手?我上午已经洗过了,很干净。”
  
      吴怡气得够呛,质问道:“你确定你是医生?”
  
      “兼职的,属玩票性质,所以你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你,连我自己都不知自己到底属不属于医生。”
  
      这话又将吴怡气得够呛。
  
      “小哥,你就别气我家小宝贝了。”吴群生笑道。
  
      吴怡却并没打算放过叶无天,扭头看着她爷爷,娇嗔道:“爷爷,这种人你们医院也会要?”
  
      “人品好自然一切都好。”叶无天自言自语说道。
  
      吴怡想着要不要将这个可恨的家伙家里赶出去,太气人,欺人太堪,一点也不顾及她这个女主人的面子。
  
      笑眯眯的吴群生在想,两人莫非上辈子是冤家?怎么一见面就斗嘴?
  
      要是叶无天这小子不那么花心,让他做也孙女婿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宝贝孙女嘴上虽恨叶无天恨得要死,但实则未必,从小到大,他这宝贝孙女曾为谁亲自下过厨?就连他这个爷爷都这个待遇。
  
      孙女的下厨帮忙,极有可能是为了叶无天。
  
      可惜了!叶无天已有女朋友。
  
      一顿饭下来,三人倒也吃得十分愉快,吴群生的老伴这段时间跟她的好姐妹一起出去外面旅游去了,因此如今并不在家。
  
      饭后,吴群生招呼叶无天坐下喝茶,而吴怡则收拾碗筷,不时弄出一阵阵砰砰响,让人心惊肉跳,生怕她不小心将碗筷全部打烂。
  
      “小哥,饭已吃过,接下来咱们该聊正事,有人向你下战书。”吴群生呡了口茶,放下茶杯的他看着叶无天。
  
      “战书?谁?”叶无天好奇。
  
      吴群生笑:“还记得姜承圣吗?”
  
      叶无天脑里顿时浮现出一个人,“那个小棒子?”
  
      吴群生一阵白眼,这小子的嘴巴可真够毒的,小棒子?
  
      “这次向你下战书的是他孙女。”
  
      叶无天想了想,说:“无端端怎么向我下战书?我又没惹她。”
  
      “上次医斗会过后,在h国国内掀起极大波澜,他的老神仙被你打败,对这h国来说是种耻辱,是h国民众所没法接受的事,他们一直都想着翻盘,而姜承圣回去后,更是整天郁郁而欢,借酒消愁,上个月死了。”
  
      叶无天越听越无奈,那班小棒子就这点胸怀?不就一个普通的医术交流会吗?至于这么较真?还借酒消愁?
  
      “姜承圣的孙女叫姜玉,就是她向你发出挑战。”
  
      叶无天问:“她漂亮吗?”
  
      吴群生一怔,嘴角控制不住的微微搐抽着,而本是静悄悄的厨房里更是响起盘子摔破的声音。
  
      “不漂亮就算了,我没那个精力去应战,吴老你随便找个人把她打发了吧。”叶无天说道,丝毫没理会吴群生的怪异目光。
  
      “这是挑战,不是选美。”吴群生好心提醒。
  
      “我知道,对方漂亮,我勉强考虑,不漂亮,那就免了。”
  
      吴群生有种抓狂的冲动,“那你要怎样才会认为漂亮?”
  
      这个问题一时真不好回答,刚巧此时见吴怡从厨房里走出来,于是叶无天随手朝吴怡一指:“至少也得像她那样。”
  
      下一瞬间,吴怡怒了,至少?他叶无天等于是说她只能算一般?直接说像她那样漂亮不就好了吗?为何还要加上一个至少?
  
      “淫贼。”
  
      叶无天哈哈大笑,而吴群生则是老脸极不自在,这小子浑身是剌,什么话到他嘴里都变味。
  
      “吴大美女,天地良心,我是在夸你漂亮,这你也要生气?”
  
      “哼,用不着你夸,早知这样,我还不如将饭菜拿去喂狗。”吴怡转身离开,留下一道好闻的香风给叶无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