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824章 你没到那个境界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叶无天会下令将六爷从海里拉上来时,结果却不是众人所想那样,叶无天既没亲手拉绳子,也没下令将六爷拉上来。
  
      箭般冲来的鲨鱼张开口朝六爷游去,冲到最前面的一条鲨鱼速度最快,锋利的牙齿一口将的挣扎中的六爷咬成两断。
  
      血腥的一幕将船上的很多人都吓倒,一些胆小的人更是尖叫起来,蹲在那狂吐。
  
      后面冲上来的鲨鱼为了能分得一点猎物,开始挣抢起来,六爷的尸首被完全撕碎,鲜血染红海面。
  
      除了被染红的海面之外,连同救生圈都被凶狠的鲨鱼给吞了下去。
  
      很多人都知鲨鱼会吃人,可如此直接,如此近距离的见鲨鱼吃人过程,他们都还是第一次见到,刚地那一幕让他们两腿直发软,已经不能用震撼去形容,那一幕,怕是一辈子都不能忘记,也无法忘记。
  
      “六爷,对不起,帮不到你。”看着开始恢复平静的海面,叶无天喃喃自语着。
  
      史密夫打了个激灵,情不自禁退后两步,从事这个行业,这些年他见过别人杀人,只不过如此残忍的杀人手段,是第一次见到。
  
      用鲨鱼来杀人,怕是只有叶无天才能想到。
  
      回到办公室的叶无天并没将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对赌船的运作十分满意,这船已经成为一棵摇钱树。
  
      放下业绩报表,叶无天抬头时意外见史密夫那张充满着疑惑的脸,便知史密夫想问什么,这个问题怕也是很多人想问,六爷已经屈服,已经答应可以道出一切实情,为何叶无天却还要任由鲨鱼咬死六爷。
  
      “史密夫,你有事想问?”
  
      史密夫一怔,犹豫小会后,他最终还是咬牙问:“六爷已经认输,为什么你不拉起他?难道你不想知幕后主谋是谁?”
  
      “不想。”叶无天回答得很直接干脆,“因为我已经失去耐性。”
  
      史密夫狂汗,显然叶无天的回答并未能让他满意。
  
      “你已经有怀疑对象?”
  
      “呵呵,史密夫,你好奇心可真多,要知好奇害死猫。”
  
      史密夫有些被吓着,“我没别的意思。”
  
      叶无天说道:“我给过机会对方,是对方不懂得珍惜,怨不得我。”
  
      “你们国家有句话,杀鸡儆猴。”
  
      叶大爷好笑,看不出来这洋鬼子对华夏的文化挺了解,连这个成语都知道。
  
      “史密夫,你只需要知道,我从来不会对自己人下手。”叶无天这句话等于是这安抚对方,或许不管史密夫还是下面的人,都被刚才的场面吓着,有些心神不守。
  
      史密夫点头,这事他倒是相信,对待自己人,叶无天倒是挺大方。
  
      刻意不拉起六爷,叶无天就是有意而为,这厮故意让六爷被鲨鱼咬死,他想借此告诉六爷背后那人,他叶无天不好惹,想过来惹他,就得搞清楚代价。
  
      另一方面,他杀了六爷,无形中也算是替水原佑太报仇,小鬼子死得冤,死得出人意料,并不代表他没实力,水原佑太肯定也代表着某方面的组织,如今水原佑太一死,他背后那些人肯定不会罢休,所以叶无天杀了六爷,还能博得那些人的好感,尽管叶大爷并不在乎。
  
      “赌船生意不错,辛苦大家了,吩咐下去,将每人的奖金提高到五十万。”
  
      史密夫暗道这小子真不拿钱当钱看,“老板,你赌术很厉害,我盯了半天,都没看出来。”
  
      对钱,史密夫并不太担心,他更想做的是从叶无天身上学到一招半式。
  
      叶无天自然知史密夫的那点如意算盘,“看不明白?”
  
      史密夫按耐住激动摇头,叶无天主动提起,是想传他一两招?“完全看不明白。”
  
      “嗯,看不明白很正常,说明你还未到那个境界,史密夫,好好工作,我说过,不会亏待自己人。”
  
      史密夫傻眼,这是啥意思?又是空头支票?他要的不是什么空头支票,而是实实在在的赌术。
  
      每次都这样,叶无天每次都总是拿这句话来搪塞他,偏偏他还不能怎样,当初叶无天可是说过,要他在船上呆满两年,他才会教一些招式。
  
      “不到那个境界,我教你也没用。”叶无天说道,却是很头痛,史密夫如此心甘情愿呆在船上,无非就是为了学赌术,而他这些赌术,史密夫根本学不来。
  
      其实叶无天压根不会什么狗屁赌术,他只会作弊。
  
      安抚史密夫几句后,叶无天便将史密夫打发走,又找来胡适几人,让他们这段时间注意一点安全,无论是六爷幕后的人还是水原佑太后面的人,都有可能会不甘心。
  
      “老板,请放心,有这么好的资源给我们,还不能保护好船与客人,我们也就白混了。”胡适说道,特种兵教官出身的他太清楚这艘船有多先进。
  
      叶无天微微一笑,也没再提醒,相信胡适几人知怎样做:“兄弟们都没什么困难吧?”
  
      “没有,都很好,谢谢老板关心。”
  
      两个小时后,叶无天乘搭直升机离开回到东城。
  
      “爷,你又狠狠出了把风头,真是走到哪都遮挡不住你的风骚。”司徒薇说道。
  
      叶无天苦笑,这妖精,风骚?她就不能换别的词?非要用这么一个不怎么雅的词语来形容他?
  
      “没办法,要怪只能怪我太帅了。”叶无天很臭屁的说了句。
  
      “嗯,我家大爷是很帅,帅得都让妾身无法自拔了,当然,我家爷的小兄弟更帅,我爱它多过于爱你。”司徒薇妩媚万千说道。
  
      几欲一头栽倒的叶大爷连翻白眼,如此赤果果的话让他哭笑不得,她司徒薇好歹也女人,说这些话就不会脸红?
  
      “净说废话。”气得不轻的叶无天随手一巴掌抽向司徒薇粉臀,“陪我去个地方。”
  
      “找杨浪子?”娇哼过去的司徒薇答道。
  
      叶无天愣住,司徒薇的回答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靠!难道他写在脸上?司徒妖精又是怎会知道?
  
      “是不是觉得我很聪明?”司徒薇很是得意,双臂搭上叶无天脖子,整个娇躯都依偎在叶无天怀中。
  
      “很聪明。”这句话是发自叶大爷内心,“说说你的理由。”问话时,叶大爷双手也没闲着,轻轻游上司徒薇妖精的粉臀。
  
      司徒薇一个白眼抛给叶无天,说道:“这还用问吗?六爷曾经是杨浪子的人,你自然要去恶心杨浪子一番。”
  
      叶无天叹了句:“知我者,司徒薇也。”
  
      带着叶无天出现在杨浪子病房时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这其中两人在车上吃了顿‘快餐’。
  
      人未到,老远就听到杨浪子在那大吼大叫,听得出来杨浪子应该很生气。
  
      杨浪子是很生气,他腿上的伤势让他无法冷静下来,所谓的专家御医请了一个又一个,却没一个能帮他。
  
      他不想成为瘸子,只想恢复到正常人的走路水平,这样也很难吗?这样应该不难吧?反正杨浪子认为这样的条件并不高。
  
      “滚出去。”砸掉手机的杨浪子对他一个手下大吼,刚才他这个手下告诉他,从国外请来那位专家表示对这伤没办法。
  
      “哟!什么事发生这么大火气?生气不好,对身体更不好,没事别生气。”搂着司徒薇出现在杨浪子面前的叶无天说道。
  
      杨浪子并未想到叶无天来,他是想来看笑话么?
  
      出乎意料的,杨浪子迅速压下心中怒火,甚至于强行挤上一丝笑容:“叶兄弟,今天吹什么风?”
  
      “哈哈,闲着没事,过来看看。”叶无天随意笑答:“杨浪子,不是我说你,作为一个医生,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别发这么大火,不好。”
  
      “谢谢叶兄弟提醒,我会紧记。”杨浪子多少猜测到叶无天今天的来意,叶无天刻意说他自己是个医生。
  
      他这伤,叶无天有办法,奈何叶无天一直不肯出手。
  
      “别往心里去,如果不喜欢听,你可以直接无视我这些话。”
  
      “呵呵,不会不会。”杨浪子摆了摆手,“叶兄弟,不知你今天的来意是?”
  
      “没什么意思,就想来看看。”说到这,叶无天话题一转:“你以前那个手下,六爷死了,今天刚死。”
  
      杨浪子愕然,“叶兄弟你就想专程来跟我说这事?”
  
      叶无天一直注意着杨浪子,想从杨浪子脸上看出些什么,只是他失望了,根本无法看出杨浪子有什么不对劲,脸色平静。
  
      难道六爷已经跟杨浪子没任何关系?
  
      “叶兄弟,我知你今天来的意思,无非是想从我这里探一些口风,不过可能要让你失望,我跟他已经没什么关系,要说有,那也只是曾经的主仆一场。”
  
      被杨浪子这样一说,叶无天反倒不知该说什么好。
  
      “死了就死了吧,反正跟我没关系,不管怎样,还是谢谢叶兄弟你前来告诉我,这份人情,我杨某人记下。”
  
      “哈哈,瞧你说的,把我说成那种小人,我不是那种小人,岂会专程为那么一点小事来?你误会了,我今天来是想送你一份礼物。”叶无天晃了晃夹在左臂下的一个大盒子。
  
      司徒薇暗笑,男人虚伪起来可真不是盖的。
  
      “哦,我倒想看看叶兄弟会送我什么礼物。”杨浪子来了兴趣,好奇叶无天会送他什么礼物,直觉告诉他,叶无天来者不善。
  
      当然叶无天打开礼物盒子后,笑意僵在杨浪子脸上,笑容换成愤怒。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