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妙手狂医 > 第827章 夺位

  
      第827章夺位
  
      “幸月,你说两句话。”欧阳贡根将目光移向女儿,希望她能帮着说两句。
  
      “我的话很重要?”欧阳幸月冷冷问:“你还会在乎我的话?”
  
      欧阳贡根被呛得不轻,“你,你就这样看着我肚子痛?”
  
      “我不是医生。”欧阳幸月又是一句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欧阳贡根心道我当然知你不是医生,可你的男人是医生,你没办法的事情,他有办法。
  
      “现在知女儿好?早干什么去了?欧阳贡根,按道理我也要喊你一声爸,只不过像你现在这样,我实在喊不出来。”叶无天一直都想弄明白欧阳贡根为何对这个女儿如引冷漠,虎毒不食子,这话在欧阳贡根身上不适用,他是可以食子的。
  
      欧阳贡根老脸通红,换在平时,早就对叶无天进行反击,只不过现在估计是怕得罪叶无天,因此强强忍住。
  
      “想要我的偏方,你们只有一个选择。”叶无天再次的重申自己的立场。
  
      欧阳政仁既生气又愤怒:“叶无天,你就不怕自己有报应?”
  
      “报应?”叶无天好笑:“报应是什么东西?你现在不就正被报应了吗?瞧瞧你现在,肚子痛那么久,这就是报应吗?”
  
      欧阳政仁如同吃了苍蝇般难受,跟叶无天斗嘴,无疑是自讨苦吃。
  
      兄弟三人都抱着一个心态,恨叶无天,又不敢将叶无天得罪死。
  
      “幸月,帮忙说句话吧。”无奈之下的欧阳政仁也只能向欧阳幸月求助。
  
      “我想知一个问题。”欧阳幸月答非所问。
  
      “说,你问。”欧阳政仁意识到机会来了,或许只要回答好欧阳幸月的问题,就什么事都不会有。
  
      “为何非要赶我出去董事局?我做过什么对不起公司的事?”
  
      欧阳政仁哑了,这个问题不好回答,站在他自己的立场上,无非就是不想让欧阳幸月也参与公司理管,他儿子欧阳豪是什么货色,他很清楚,论单对单,不可能是欧阳幸月的对手,所以可以说欧阳政仁是在为他儿子以后而铺路。
  
      仁根那里也是他极力争取到,当然,私底下也给了不少好处才让他答应,至于贡根那,连欧阳政仁也未能搞明白,贡根为何要如此对他女儿,非但没护着他女儿,反而非常支持将欧阳幸月赶出董事局。
  
      “答不出来?”欧阳幸月问:“不好回答吗?”
  
      “没什么目的,就是为了公司的发展而出发。”欧阳政仁绞尽脑汁只想了这么一个理由。
  
      欧阳幸月又道:“我的存在对公司有影响?”
  
      “这个。”
  
      “还是说我这个副董对公司没任何作用?”这些问题压在欧阳幸月心里好久,早就想弄清楚,想知是怎么回事。
  
      “对公司的付出,我坚信我不会比你们少,贡献也绝对不会少,你们一个个接二连三想赶我离开,理由是什么?我需要真正的理由。”
  
      欧阳政仁面露难色,这个问题不好回答,真正的原因不能道理,否则今天别想指望叶无天能出手帮他们止痛。
  
      “告诉我。”冷静的欧阳幸月突然咆哮,此举将包括叶无天在内的人都吓着,让她这么一个冰山美人咆哮起来,足于说明她是有多么的愤怒。
  
      “真没别的意思,就是为了公司的发展。”欧阳政仁答道。
  
      “那你告诉我,我的存在妨碍了公司哪方面发展?”欧阳幸月今天豁出去,只想弄明白怎么回事,“为了欧阳豪?”
  
      此话一出,让欧阳政仁当众脸色大变,本就因为肚子痛而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无比,“幸月,你胡说什么?”
  
      “我说。”一直默不作声的欧阳仁根开口:“幸月,我说了,你们是不是可以帮我?”
  
      欧阳政仁大急:“仁根,你疯了?”
  
      欧阳仁根却不理会,“大哥,今天谁也别想阻止我,我受够了。”
  
      叶无天像变戏法一样,小手一翻,手里就多了粒话梅,欧阳仁根认出叶无天手上那颗话梅正是当初在董事局会议室里的那种。
  
      肯定是解药。
  
      欧阳仁根双眼放光盯着叶无天手上那颗话梅,恨不得将那颗话梅抢过来吞下去。
  
      “这话梅的味道不错。”叶无天将手中的话梅朝欧阳仁根晃了晃,眼神里透着鼓励。
  
      “仁根,别乱说话。”欧阳政仁十分担心。
  
      “大哥,我受够了。”欧阳仁根说完转头看向欧阳幸月:“幸月,你大伯他想将你赶出董事局的目的就是为了他儿子,他怕你的强势令到他儿子被排斥。
  
      “我已经说了,快把解药给我。”欧阳仁根伸手向叶无天要话梅。
  
      “你胡说,仁根,你别胡说八道。”欧阳政仁大吼:“没那回事。”
  
      见大哥狡辩,欧阳仁根也火大,想到自己连日来被痛得那么惨,都是因为大哥的原因,现在想想,他有那么些后悔,作为欧阳家一员,欧阳集团董事局成员,肯定希望着公司能越做越大,而不是为了大哥那点利益就改变这个观点。
  
      糊涂啊!
  
      “我胡说?大哥,你敢拍着自己胸口说吗?敢说这样做不是为了小豪?公司走到现在,全都因为你的原因,因为你的自私自利,你看出小豪能力不如幸月,所以千方百计想将幸月赶出董事局,我说错了吗?”
  
      “你,仁根,你是不是疯了?知不知自己说什么?你这是想让咱们兄弟反目?难道你看不出来他们故意想让我们兄弟反目?”
  
      “我不知道。”欧阳仁根大手一挥:“我只知道我现在受够了肚子痛,我不想再这么痛下去,同时我也清醒了,有能者居上,幸月她有实力,可以带领着公司走向更高,我为什么不支持她?作为董事,我只看中利益,如果你能帮公司产生更多利益,我也一样支持你。”
  
      欧阳政仁的那张老脸变化莫测,表情十分丰富多彩,身体像筛糠似的。
  
      叶无天暗自好笑,看这些人狗咬狗真不错。
  
      “不是那样的,幸月,你别听他乱说,大伯从没有那样的心思。”欧阳政仁见解释不清楚,当下又气又急,连忙向欧阳幸月解释。
  
      “接着。”叶无天将手中那粒话梅抛给欧阳仁根,后者接住后不作任何思考,直接将话梅扔到嘴里。
  
      欧阳幸月没说话,眼神冰冷的盯着欧阳政仁。
  
      面对如此冰冷如刀的目光,欧阳政仁不知为何竟产生出一种惧意,有瞟人不敢与欧阳幸月这种目光相对视。
  
      “不痛了,我不痛啊,哈哈,哈哈。”刚吞下话梅没一会的欧阳仁根忽然大笑起来,他肚子不痛了。
  
      “话梅有用吧?”叶无天笑问。
  
      “谢谢!谢谢你们。”激动无比的欧阳仁根差点连眼泪都出来,激动得无与伦比,十分开心。
  
      见欧阳仁根已经不再肚子痛,欧阳政仁与欧阳贡根是羡慕妒忌恨,恨不得自己也能得到话梅。
  
      叶无天说道:“欧阳仁根先生,给你一个建议,作为公司董事,你需要为自己的钱作主意,董事长到一些庸人手上,不可能带领公司走向更高,相信你应该很清楚,以公司目前的状况,用不了多久,欧阳集团就会被挤出去。”
  
      欧阳仁根并没否认,反而点头:“说得对,我知道怎样做。”
  
      此时此刻,欧阳仁根对叶无天充满着感激,丝毫没想到他会肚子痛,完全就是因为叶无天而造成,仇恨忘了,只记得叶无天对他的好。
  
      “大哥,我要求召开董事局会议。”欧阳仁根说。
  
      “仁根,你吃错药?胡说什么?”
  
      “我很冷静,更知自己在做什么,大哥,我们都错了,老爷子若是在,一定不会让我们这样做,我们不能那么自私。”
  
      手捂着肚子的欧阳政仁忽感肚子抽搐几下,痛得他连连抽了数口的冷气,“我不同意。”
  
      “我相信其它董事会同意。”欧阳仁根并不退让。
  
      欧阳政仁愣住,这个时候去跟其它董事说,同意的可很大,谁也不想这样一直痛下去。
  
      当着众人的面,欧阳仁根拿出电话通知秘书,让秘书去通知其它董事。
  
      这就是在逼宫了。
  
      “幸月,我不会让你得逞。”欧阳政仁注视着欧阳幸月。
  
      “大伯,睁开你双眼看清楚,由始至终,我都没说半句话。”欧阳幸月按下桌上的电话:“喊保安上来。”
  
      “你,欧阳幸月,你用不用做得这么绝?”听到要喊保安上来,欧阳政仁更是被气得不轻,“咱们是亲人。”
  
      欧阳幸月却不理会,低下头去处理文件。
  
      欧阳政仁心里那个气啊,冷哼一声后就捂着肚子离开,而欧阳贡根看向叶无天。
  
      “别那样看着我,没有我家幸月的同意,我是不会给你话梅。”叶无天仿佛欧阳贡根的意思,主动开口。
  
      欧阳贡根见状也就没说什么,转身离开。
  
      今天收获最大的欧阳仁根是最后一个走,临走前,他对欧阳幸月说道:“幸月,我会召开董事会议,你这边也作好准备。”
  
      办公室里只剩下叶无天二人,这厮走到欧阳幸月身边,拿出一个小袋子,里面装的全是话梅,他将话梅递到欧阳幸月手上,“这是个机会,那些董事应该知怎样选择。”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