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uu优优 > 飞剑问道 > 第九章 再相见
    燕凤楼外,豪客们三三两两入内。
  
      在街道角落此刻却是有两名青年,穿着虽朴素却也很干净。
  
      “王老二,你真要进去?进去坐下来喝杯茶都是一两银子啊,我们卖苦力两个月才一两银子!”这两青年遥看着燕凤楼,看着燕凤楼中依稀可见的妖娆身影。
  
      “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只要能听到‘清秋仙子’吹奏一曲,值了,你去不去?不进去,我去了。”一浓眉大眼男子催促道。
  
      “我,我还要养家,不,不去了,英子知道肯定得骂我。”旁边另一矮壮汉子却犹豫了下摇头。
  
      “就你家黄脸婆?昨晚都骂了你一夜,而且你也是捡了贵人的钱袋,贵人赏你的一两银子,你家黄脸婆不知道!走吧走吧。”
  
      “你去吧,太贵了。”
  
      “你别后悔。”浓眉大眼男子当即大步走去,很快就进了燕凤楼。
  
      矮壮汉子遥遥看着,心中挠痒痒,最后一咬牙转身还是走了:“一两银子,也能多买些肉食,日子好过些,英子看到一两银子也一定很开心。”想着,矮壮汉子脸上也露出笑容。
  
      而秦云、田波二人骑着马则来到燕凤楼外。
  
      “田公子,好久可不见你来了,快请快请。”一位颇有些姿色老鸨连高声喊道,这老鸨年轻时想必也是美女,一旁立即有龟奴上前热情牵马。
  
      “我们进去。”田波下马带着秦云往里走。
  
      “快来招呼客人。”老鸨热情引领。
  
      顿时有一身材娇小年轻的侍女来迎接:“田公子快请,这位公子是第一次来我们燕凤楼吧?”
  
      “这位是秦公子,给我们安排离近些的位置。”田波吩咐道。
  
      “放心,你田公子吩咐的,我们岂敢怠慢?”侍女笑道。
  
      燕凤楼,是由五座楼宇组成,主楼、东楼、南楼、西楼、北楼。其中主楼平常迎接四方客人,其他东南西北四楼却是非贵客不能入。
  
      此刻,秦云和田波进了主楼,被带到靠近栏杆的位置。
  
      栏杆围着中央的台子,台子后方有乐师演奏,台上则有两名舞姬在翩翩起舞。
  
      “云哥,现在是些寻常姑娘,等会儿会有名妓出来,我们这离的算最近了。”田波说道,二人坐下,面前有一茶几,田波非常熟练的道,“瓜果和点心都端上来,再沏壶茶。”
  
      “快去。”
  
      那年轻侍女就在一旁伺候着帮忙沏茶,同时嘱咐其他侍女去端瓜果、点心。跟着非常自然的给田波揉肩:“田公子,秦公子可需要一位姐妹伺候?”
  
      “不必。”秦云则道,在外行走天下六年,对青楼内规矩自然也懂,像燕凤楼这等青楼,侍女们们也只是伺候揉肩翘腿之类的,却并不卖身。
  
      “小霜今晚会出来吧?”秦云问道。
  
      “谢霜妹妹进了青楼,改了名了。”田波说道,“如今艺名叫‘尘霜’,她是抵债进来的,燕凤楼自然经常让她出来见客。”
  
      “尘霜?”秦云轻声低语,心中却是刺痛,当初那个少女如今却被迫进了青楼。
  
      燕凤楼内,座位也有讲究。
  
      豪客贵客们要么在一雅间,更私密,却离台子较远些了。要么坐的靠近台子,一般都会有美貌侍女们瞧见揉腿喂着水果,而在后面的座位都小了不少,一般只是点上最普通的一壶茶,也不叫人伺候。那样才是最低的花费‘一两银子’!
  
      ……
  
      时间流逝。
  
      台上,一个个轮番登场。
  
      伴随着箫声响起,燕凤楼内名气最大的‘清秋姑娘’一袭绿衣,静静坐在那吹奏,箫声低沉婉转,幽静柔和,如泣如诉,令人不知不觉仿佛陷入梦中,红尘中的纷纷扰扰都仿佛已远去,连秦云都不由被吸引静静聆听。
  
      待得箫声停歇,清秋姑娘却已经起身,素手握着箫,转身离去。
  
      “清秋仙子呢?”
  
      “犹如一场梦,梦醒,清秋仙子就已不在了。”
  
      周围很多人都怅然若失,跟着个个都为之惊叹,更有在角落位置的那浓眉大眼青年激动的很:“能聆听清秋仙子一曲,值了,值了。”
  
      秦云听了也微微点头,如此箫艺,的确了不得。
  
      “清秋仙子的箫声,越加不凡,依我看,这次清秋仙子当能夺得花魁。”
  
      “花魁岂是那般好夺的?自清秋仙子来我们广凌郡城,连续两次选花魁,清秋仙子都只是被选入前三,未能夺得花魁之位。”
  
      “去年香衣姑娘能压清秀仙子一头,夺得花魁就罢了。前年,那个‘如梦阁主’也都能夺花魁,就太不公正了。”
  
      周围议论声一片。
  
      “选花魁?”秦云也知道,广凌郡乃是数十万人的大城,选花魁,那是一场盛事!各大出名的青楼都会全力去争,别说成为花魁,便是在诸多名妓中进入‘前十’,那都是名气大增!而在青楼,名气就是白花花的银子!
  
      “燕凤楼自然也全力争花魁,刚才的清秋姑娘便是燕凤楼第一名妓。”田波说道,“她本是官宦之女,家道中落,才沦落风尘,不过很快便有了偌大的名气。燕凤楼将她从吴郡请来,如她这等名妓,即便来到燕凤楼,也还是自由身,想走就走,连燕凤楼都束缚不得。想要见一面这清秋姑娘,便得百两银子,还得看清秋姑娘是否愿意。”
  
      “燕凤楼全力帮清秋姑娘,要为她夺得花魁之位,可惜前两年都没能成。”田波摇头。
  
      “小霜呢,选花魁了么?”秦云问道。
  
      “谢霜妹妹早先时刚进燕凤楼,名气不够大,都没进入候选。去年进入候选了,可也没能进前十。”田波道,“今年同样没指望,毕竟在燕凤楼她也只是排在第五。”
  
      秦云点头没再多说。
  
      虽然面前有着一盘盘点心、切好的水果,可秦云都没碰,仅仅喝着茶水,终于在喝了两杯茶后。
  
      “呼。”
  
      一道英姿飒爽红衣身影从后面飞出,一剑划过长空,最终飘然落在台上。
  
      燕凤楼‘尘霜’姑娘,剑舞!
  
      “小霜。”秦云握着茶杯的手都一紧,当年离别时才十三岁的少女,如今已十九岁,是大姑娘了。
  
      当年的谢霜妹妹,年少不识愁滋味,单纯的很。父亲逝去如果是因为长期重病在床,有心理准备的话。唯一的亲人‘大哥谢雷’死去,对谢霜的打击就太大了。她当时还得站出来,赔偿那死去男人的可怜家眷们,甚至最终卖身到青楼好凑银两。
  
      “大了,大姑娘了。”秦云低语,谢霜的变化很大。
  
      一双剑眉,英气十足,甚至使剑时让人感觉到凌厉感,只是她的气质却总带着淡淡的柔弱感。
  
      英气和柔弱感,却融于一身。
  
      “我教她的剑术,被改成这般样子了。”秦云轻轻摇头,心中则复杂。
  
      伴随乐曲,台上尘霜姑娘转身一刺时,却看到了这个方向的桌子。
  
      尘霜姑娘一怔。
  
      那个身影……和田波坐在一起的男子……
  
      脑海中一幕幕回忆闪现。
  
      “小霜,这一剑招该这般施展。”当时年仅十三岁的少年秦云教着。
  
      “云哥哥,我会了我会了,我再施一遍给你瞧瞧。”当时十一岁的少女谢霜,更是兴奋要再尝试。
  
      “可得好好练,你云哥哥如今都是人剑合一之境了,比你大哥我都厉害。”一旁观看着的,年仅十四岁便已颇为壮硕的谢雷则哈哈笑道。
  
      ……
  
      尘霜姑娘眼睛一酸,不由有泪花闪现。
  
      秦云也看着她。
  
      二人视线碰撞,秦云微笑着微微点头。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99uu娱乐